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巔峰仙道 > 第五百六十三章雷帝方印!真正的小主!
    時間能不能再慢一點,抑或是再快一點。

    古魂強烈地感知到了帝王印與雷珠之中蘊含地的毀滅氣息,那是一種超乎尋常的力量!一個元嬰期巔峰修士,竟可以施展出如此強橫的法術,當真是驚世駭俗!

    但奇才也好,絕世之才也罷,終究會死。萬載之前,隕落在黑魔古拳、黑月玄掌之下的大修士何其多,雖如今自己修為大降只有魂體,但對付葉長天,足夠了!

    葉長天好像沒有感知到古魂最強的一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快與慢,左與右。

    一只手進行帝王印結印,是一件極為復雜且困難的事情。但尋常的帝王印,對付獓因那種家伙都不能有多少效果,對眼前詭異的古魂又能有多少作用?

    只有升級帝王印,并與雷電之力結合在一起,才能發揮最強的一擊!

    可雷電之力狂躁而分散,很難集合在一個點上,形成一個穩定的物質。

    葉長天神魂快速消耗著,究極百里的神魂本源不斷提供著魂力,支撐著葉長天一心兩用。

    這邊,再快一點。這邊,再慢一點。

    葉長天感知著帝王印不斷融合靈力,各種元素在帝王印之中以不同方式排列著,形成一個個穩定的架構,只是這里不再有雷電之力,只有五行靈力,白色、黑色、綠色、紅色、黃色,緩緩地浮現在帝王印的不同位置。

    左手中的閃電團融合,縮小,再縮小,逐漸變得只有巴掌大小,但這還不夠,遠不夠!壓縮,再壓縮!

    葉長天的神魂感知著這一切,一種細微不可查的震蕩緩緩地傳遞到識海之中。葉長天仔細捕捉著,震蕩的感覺越發的清晰,越發的明確。

    “這是,元素自身的震蕩?”

    元素維持著固定的頻率振蕩,而正是這種震蕩,形成了元素的游離、運動。

    金元素的震蕩是尖銳,鋒芒,木元素的震蕩是活躍,快速,水元素的震蕩是溫涼,和緩,火元素的震蕩是暴躁,凸起,土元素的震蕩是厚重,平穩。而一旁的雷電元素,震蕩卻是高山峽谷。

    所有的一切,都在震蕩,這些震蕩,猶如呼吸一般,維持著自身的規律。不同的物質,也有著不同的震蕩。

    葉長天心神一動,若是改變這些震蕩,會不會讓帝王印凝聚的更快一些,讓閃電壓縮地更平穩一些?

    可是,如何改變這些元素的震蕩與波動?

    或許,施加一定的波動,可以做到。

    葉長天將神魂之力分為數股,分別對五行元素與雷電元素施加不同的震蕩,一時間,整個空間中物質的震蕩發生了改變。

    古魂駭然地看著自己的攻擊在空間之中的速度被減緩了,在距離葉長天兩丈外艱難地向前挺近,憑借自己的實力與最強一

    擊,葉長天那粗淺的空間法則,絕對無法約束這自己這一擊!

    可事實卻是如此!

    古魂有些驚慌了起來,目光之中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憑借自己的感知,竟沒有發現葉長天施展空間法則,可,為什么自己的攻擊變得遲緩了?!葉長天,到底怎么做到的?!

    葉長天感知不到古魂的震驚。改變物質的震蕩,耗費了葉長天絕大部分魂力,也終于完成了一切。

    右手之上,一方五色帝王印熠熠生輝,無數符文流走,形成一道道滿含規律的流光。左手中,暴虐而躁動的雷電已然不見,化作了一顆漆黑的雷珠,雷珠在手,并沒有雷電的熾熱,相反還詭異的有些冰涼。葉長天清楚,雷珠之中蘊含的雷電之力一旦肆虐開來,足以讓出竅期巔峰修士狼狽不堪。

    葉長天輕輕地將雷珠靠攏向五色帝王印,緩緩地說道:“進去吧!

    隨著空間的波動,雷珠悄然沒入至五色帝王印最中央,形成了一個整體。葉長天得意地看向手中的五色帝王印,這是與雷珠相結合的存在,是兩種法術的融合!

    “就叫你,雷帝方印吧!

    葉長天輕輕地說道,抬頭看向古魂,古魂猛地一驚。但隨著葉長天完成,古魂的攻擊再次恢復了原來的速度,古魂獰笑著,喝道:“死神之光,合并,殺!”

    葉長天看著疾馳而來的兩道幽黑的光線在飛馳之中合攏為一道光線,毀滅的氣息撲面而來。只是葉長天并沒有躲避,輕輕地拋出帝王印,緩緩地說道:“去吧,雷帝!”

    雷帝方印猛地迎擊向古魂的死神之光!

    “轟轟!”

    在兩者轟擊的剎那,天地為之一靜!瞬息之間,鋪天蓋地的能量風暴席卷而出,一道道雷閃,劈開了長達數百丈的裂紋,幾乎是一霎那下,周圍的空間都徹底崩潰!下面的湖水被戰斗的余波橫掃而去,掀起了巨大的波濤,猛地拍打在兩岸,激起千重浪!

    “噔噔”

    葉長天在余波之下,不由地倒退出去,腳下的空間似乎發出了陣陣聲響!而古魂也被生生震退,全身的萬鬼護甲開始潰散,顯露出古魂的本體!

    古魂目光震驚地看著葉長天,他竟然抵擋住了自己最強的一擊?!怎么可能?!

    時間靜默了,古魂與葉長天都沉默了。

    許久之后,古魂看著有些頹然,氣息變弱的葉長天,緩緩說道:“汝最終還是敗了!”

    葉長天嘆息著,一番戰斗下來,自己早已是強弩之末,與浮沉子戰斗時便受了不少的損傷,尤其是神魂受創,雖彌補了一些,但距離恢復還很遠。制造殄文更是耗費無數,強行凝聚雷帝方印,幾乎耗費了自己所有的靈力與魂力。

    葉長天不甘心地看了一眼身后

    ,那是葉璇兒消失的地方。

    “璇兒,哥哥會來陪你的,你不會孤獨!

    葉長天淡淡地說道,幾顆丹藥入口,雙手同時而動,準備再次凝聚雷帝方!古魂見狀,咬著牙再次準備召喚殘魂,卻發現魂池之中的殘魂已然不多,難以再次凝聚萬鬼護甲!

    古魂開始驚慌了起來,若是葉長天再來一擊“雷帝”,那自己的下場,不死也得陷入至極度虛弱!

    “葉門主,我來助你!”

    葉長天正在凝聚雷帝,陡然之間聽聞到一個熟悉的聲音,身后第五州持劍而來,葉長天一喜,手中的結印緩緩散去,身體有些虛弱。

    古魂見狀,更是顯得慌張。

    “你來了就好!

    葉長天輕輕地轉身看向第五州,第五州哈哈一笑,出現在葉長天身前,大喝一聲“取你性命”,瞬間跨出飛向古魂,但劍光電閃,轉身,長劍猛地刺向了毫無防備的葉長天,一劍刺心!

    葉長天駭然地看著第五州,不知道第五州為什么這樣做!心臟處猶如遭遇了重擊一般,身影陡然砸飛了出去,落在神靈廣場之上,被砸出去許遠,吐出幾口鮮血。

    第五州有些意外,自己的劍雖非靈器,但也是上品寶器!可謂是鋒利至極,何況是自己全力一擊,竟沒有擊殺葉長天!難道說,護甲?!

    第五州看向葉長天,果然,自己竟然連葉長天的衣衫都沒有刺破!看來,下一次,需要砍掉葉長天的頭顱!不過,此時的葉長天已沒有了多少還手之力。

    葉長天連忙拿出七色蓮服下,平息著體內暴虐的靈力,舊傷未好,又添新傷,魂力衰弱,靈力混亂,此時體內的情況,可真是糟糕至極。

    只是沒有想到,真的沒有想到,第五州竟然會刺殺自己!

    葉長天看著飛來的古魂與第五州,苦笑著說道:“第五州,沒有想到,你才是真正的小主!”

    第五州哈哈一笑,說道:“你也不簡單,給我添加了這么多麻煩,不過,麻煩終會解決,你現在,已沒有了任何依靠與力量!

    葉長天默然地點了點頭,自己確實沒有了任何力量。葉長天看著第五州,緩緩問道:“在我死之前,你能解答我幾個疑惑嗎?”

    第五州與古魂停留在葉長天不遠處,默然地點了點頭,大局已定,葉長天已沒有任務依仗。

    葉長天嘆息道:“我原以為玄甲是小主,可我真的沒想到,你才是真正的小主。玄甲,在你們那邊,不是小人物吧?”

    第五州微笑著點頭,說道:“玄甲自然是一顆重要的棋子,不過他是東靈大陸的棋子。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死了的人,自然會有人替他完成任務!

    葉長天接著問道:“那浮沉子死了,你也不在乎?”

    第五州哈哈一笑,說道:“浮沉子的任務就是在血月時分,喚醒古魂,打開封印,讓古魂之魂徹底完整。他的任務完成了,死了,也是死得其所!

    葉長天點了點頭,這些人都只是被利用了而已。葉長天問道說道:“我聽說,那些完整的神魂亦或是殘魂,在完成任務之后會得到悟靈茶,你們會放他離開。這怕也只是謊言吧!

    第五州哈哈一笑,說道:“不,這并非是謊言。若是他們完成任務,自然會領走悟靈茶回去!

    葉長天有些意外地看著第五州,第五州淡然地補充道:“至于他們回不回的到家,就需要看他們愿不愿意回來了。不愿意回來的,自然到不了家!

    葉長天苦笑地搖了搖頭,問道:“第五州,你現在暴露了,不怕連累鴻蒙山莊嗎?”

    第五州饒有興趣地對葉長天說道:“暴露?你確定嗎?你說龜靈島的幕后之人是鴻蒙山莊?哈哈,縱然讓你活著離開,去中都大陸宣揚,也不會有人信你!

    “為什么?”葉長天有些不解。

    第五州得意地說道:“為什么?你對中都大陸可真是一點都不了解啊。鴻蒙山莊自開山以來,可不是毫無行動的。除魔衛道,調和各方宗門關系,亦或是幫助弱小宗門,散盡靈石,救助修士,造福玄靈,鴻蒙山莊可謂是好事做盡。別說是你,縱然是天龍族龍皇去中都大陸散播鴻蒙山莊的謠言,也會被中都大陸的修士用口水給淹死的!

    聽聞如此,葉長天只能苦笑。

    一個做好事做了三千年之久,就算曾經是惡魔,怕所有人也忘記了。何況,鴻蒙山莊也屬于中都五大超然勢力之一!

    一個實力超強,卻又處處為善,與人平和的家伙,誰愿意得罪?誰愿意否定?或許,中都大陸很多修士的心,都被鴻蒙山莊給收買了。

    葉長天看著第五州,說道:“是不是鴻蒙山莊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彬彬有禮,卻虛偽到了骨子里?與人為善,卻恨不得暗中殺死他?表面稱兄道弟,兩肋插刀,最后,卻插了對方兩刀?”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巔峰仙道》,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br>

    </br>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