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農家小福妃 > 第439章 我不打算跟你講和
    “奴才不敢!”顧九行跪倒在地,淚都下來了:“皇上,奴才不懂那些個大道理,奴才只知道,若是這世上有一個人,不是為了圖奴才什么,純粹就因為奴才沒有錯,就這么幫著奴才……奴才會感激的不行的!

    明延帝想著她一進門那聲委屈十足的“阿耶”,心忽然就是一疼。

    她肯定是一肚子委屈過來,想叫他這個阿耶理解她,哄哄她的,結果他劈頭就說了那么一番話,也難怪這孩子傷心。

    半刻之后,幾騎馬兒出了宮,向福園馳去。

    而就在片刻之前,太子到了福園,與她說了欽天監所說之事。

    晏時玥用看傻子的眼神兒看著他:“那個太史令腦子里裝的是屎么?”

    “還敢胡說!”太子急斥道:“這不是小事!你莫要再頑皮胡鬧,好生想一個解決之道!”

    她看了太子半晌,看清他神色凝重,滿目擔憂……不由得扶額,確認此事,對他們的影響力是真的很大的。

    她瞬間切回到正事模式,道:“我懂了,我會解決的!

    太子追問:“你要如何解決?”

    晏時玥正色道:“之所以敬畏,是因為不了解,等了解了,就不會再奉若神明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傳諭的太監到了,下了馬正要說話,晏時玥急止住他:“停!你不要說!你先不要說話!”

    她一邊說一邊飛速回屋,拿紙筆:“你要宣阿耶口諭是不是?你先不要宣,我有信要寫給阿耶,你先給我傳信回去!

    那太監都愣了,哪見過這架勢?

    他與太子大眼瞪小眼,然后晏時玥飛快的寫了一封信,交給了他。

    太監拿著信無所適從,太子無奈的道:“去吧,先把信給皇上,聽皇上的示下!

    那太監只得拿著信走了,明延帝的口諭是解除禁足,帶她來見駕,一見晏時玥沒來,臉就是一沉。

    然后小太監戰戰兢兢的把事情說了,把信呈上。

    信寫的顯然十分匆忙,墨跡未干就折起來,打開的時候字跡有些模糊。

    大意就是:雖然阿耶你無緣無故的罵我,我很傷心很生氣,不打算跟你講和,但是聽說有人居然敢拿啥天象糊弄我阿耶,這種事我絕不能容忍,所以就算我們還沒講和,也可以暫時一致對外,你等我收拾了那個糊弄你的東西,再解決我們的事……順便,就算我們在吵架,阿耶最愛的也只能是我!

    明延帝:“……”

    他體會到了與太子一樣的感覺:槽多無口。

    但是,拿天象糊弄他??

    明延帝忽然瞇起了眼睛。

    按理來說,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有朋黨,有派別,都有可能說假話,但起初,他還真沒想過,欽天監敢扯天象的謊。

    這就好像信菩薩的人,不敢造菩薩的謠一樣,這是一種信仰。

    敢以這種事情來造謠,就是做好了押上全家性命的準備,一般而言,沒有人豁出去一切,只為了說出這么一個并非舉足輕重的謊言。

    但她這么毫不猶豫的指證這是“糊弄”,倒是叫他意外了。

    明延帝立刻叫了影衛,去查那個太史令。

    然后就在御書房等著太子回稟。

    太子和明延帝之間,這點默契還是有的,所以,雖然太子回宮已經很晚了,仍是過來見駕了。

    明延帝見到太子時,太子滿臉都是三觀被打碎的茫然。

    當時晏時玥叫人取了個千里眼過來,針對天體運行種種,給他上了半晚上的課。

    于是太子知道了,這些星星,都有自己的“運行軌跡”,就是一種固定的路,例如北斗七星就是繞著北辰星轉,是一個固定路線,是不會發生某一天晚上,這個星星找那個星星串個門兒這種事的。

    也所以,所謂的“輔星侵北辰”完全就是無稽之談。

    順便“熒惑守心”、“三星連一”、“流星隕落”,包括“天狗吃月亮”種種,也都只是某種自然現象,例如熒惑,也就是赤星,一般每十五年到十七年會有一次大接近,這些都是可以預測的。

    太子記心甚好,基本上晏時玥說的,他全都倒給了明延帝。

    明延帝聽到一半兒,來了興致,叫人取了千里鏡來,與太子一起去高樓觀星了。

    還別說,伴隨著講解觀星更香呢!

    已經被晏時玥荼毒了半晚上,找不準還要被嫌棄,這輩子都不想再看星星的太子……心情有些復雜。

    他心說明延帝和晏時玥是親父女,絕對親的,不管是那個生了氣提都不讓提的狗脾氣,還是這個心血來潮說風就是雨的勁兒,真的是一樣一樣的。

    只是在認識晏時玥之前,他真的從沒發現,明延帝還有這一面。

    早朝時,文武百官繼續叨逼叨,“輔星侵北辰”之事繼續發酵,無數文臣涕淚交流的請求皇上饒恕福晏公主,不知道的還以為那是他親娘。

    明延帝一夜沒睡,卻精神頗佳,看這些人時,心情格外超然。

    最終他只道:“此事朕自有主張,諸位卿家也不必憂心,福晏是朕之愛女,大晏之福,對她妄加揣測之前,先思量思量你有沒有受過她的恩惠再說!”

    誰沒受過福晏公主的恩惠?別的不說,你家孩子種不種痘?

    大家倒也沒多想,只當是明延帝態度軟化了,自然暫時偃旗息鼓。

    然后,這一天,接連出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那一位在朝上冒死直諫,請皇上處死福晏公主的御史,被砸傷了。

    事情就發生在下朝時,眾目睽睽之下,路邊的屋檐掉下來,正正的砸在了他頭上,當場頭破血流。

    眾人無不膽寒。

    要知道,這種事情是沒辦法提前設計的,當時大家都在,屋檐上又沒有人,要說是提前弄松,誰能知道他就恰好在這底下經過呢?

    第二件事,據說有人路遇晏時荼和霍祈旌,兩邊起了沖突,爭吵之間,那人指責福晏公主“不敬不孝不悌”種種。

    然后霍祈陽道:“所以,尊駕認為,私情高于是非?那‘家和’是否也要凌駕于‘國法’之上呢??”

    繼“另擇明爹”之后,霍祈陽再一次一語成名。

    說真的,就這一句,能噎死半個都城的人。

    下午,太后娘娘下了懿旨,為寇逸文和孔三娘賜了婚。

    單以此事而論,便等于了了,太后明明白白的表示,支持福晏公主的決定。

    都城風向為之一變。

    大家終于拋開家事,想起尊卑來了。

    但事情演變到了這一步,寇逸文的婚事,已經變成了最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輔星侵北辰”!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