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月光閃一閃 > 第040章 面對小三從不客氣
    “他若在那個公司一直不走了呢?我總不能一直躲下去呀。而且他好像總能知道我在哪兒,躲得了嘛?”

    “這點你放心,只要你不現身,他的電話或者陌生號碼都不要理,他就找不到你!

    她怎么會知道,王磊在她手機中隱藏了定位軟件?她更不知道,那個軟件已經被任飛揚徹底清除。

    任飛揚不告訴她,是擔心她會更難過,那是她曾經的戀人,若她知道一直被戀人跟蹤,無疑又是給她狠狠的一記耳光。

    第二天早上07:30,任飛揚在她的小區門外等著她,一前一后相差不到五分鐘到公司。

    下班他們互相發個消息,約好時間再去負二樓,為了避嫌,他們不坐同一趟電梯。

    他們也確實在好幾個早上,哪怕是加班后的晚上九點下班,都能在工業園門口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他的眼睛就像掃描儀似的,掃過每一個經過人類,男女都不放過。

    他覺得要是能看到那個男人,也許就能找到何星月,于是開始留意車輛。

    第五天,任飛揚突然想到這個問題,原本準備換輛車,可王磊認識他,見到他肯定會攔車。

    思考一翻后,他決定讓助理來協助他。

    丁宋玉做他助理已經有六年有余,規矩明白的很,老板的事只管照辦,從不多問。

    盡管此時她覺得老板外面有小三了,她也還是什么都不問,每天七點半接,晚上等她一起下班。

    丁宋玉也真是沉得住氣,從不過問何星月跟老板什么關系,甚至路上一句話都不會說。

    除非何星月問了什么,她就答什么,語氣也絕對不會客氣。

    雖不確定她一定就是小三,但老板讓她接送,明顯何星月跟老板的關系是見不得人的。

    何星月被冷落兩次以后,雖不明原因,也不再自討沒趣。

    果然,第二周開始,任飛揚的車接二連三的被王磊攔下了。

    第一次,任飛揚沒理他,直接過去了。

    第二次,他直接擋在車前,任飛揚才搖下車窗,問他干嘛。

    見車上沒人,他問任飛揚知不知道何星月在哪兒,任飛揚搖搖頭,關上車窗離開。

    第三次被攔下是晚上。

    王磊已經在門口整整守了五天了,他又失業了。

    所有的心思都是在找何星月,他出了三次大錯,被公司開除。

    于是他干脆就坐在工業園門口一家便利店門前的椅子上,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十一點,他的眼睛不放過每一個經過的人。

    第五天,他已經失望到絕望了,何星月就像消失了一樣,完全沒有一點她的氣息。

    打開定位軟件,永遠只有他一個人,難道她發現了?

    也許她已經換工作換地方了呢?

    正想著,門口出來一臺他熟悉的車,猶豫幾秒,他決定去攔住。

    “你好,我叫王磊,你知道的,我在找何星月,你一定知道她在哪里,對嗎?”

    這一次他倒是客氣了不少。

    任飛揚看著滿臉胡薦的王磊,差點沒認出來,,應該好幾天沒刮過胡子了吧?

    再看看王磊的臉,跟何星月是同學,也就二十二三歲的樣子吧?怎么看起來比他還老?

    任飛揚竟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對他搖了搖頭。

    “我,又失業了,因為她……我......求你了……”

    王磊有些哽咽,說話也有些結巴。

    任飛揚皺著眉頭想了想,看著他說:

    “小伙子,我奉勸你一句,不要再找她了,她要是故意躲你,你找到又怎樣呢?有些事情過去就過去了,一個男人,千萬不要被女從瞧不起。

    我要是你,我就好好找一份工作,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工作上,等有一天事業有成了,再站到她面前,也許她還會對你笑一笑!

    “不,你不了解她,她不是那種勢力的女人,她是愛我的……”

    “行了行了,你別跟我說這些,抱歉,真幫不上,你不如好好想想我剛剛的話!

    任飛揚啟動車子,走了幾米,又探出腦袋:

    “她早就不在這座城市了,去了哪里我不能告訴你。如果以后還想見她,你就像個男人一樣活著,總有一天她會見你。要相信緣分!”

    任飛揚以前從來沒談過戀愛,從不知道失戀會讓一個男人頹廢成那副模樣。

    有時善意的謊言,生活中還是需要的。

    何星月的自尊與倔強,是不可能回頭的,就算沒有他任飛揚,何星月一樣不會回頭。

    還不如讓他沒了希望,也許就能專心工作。以后成熟些,很多事情自然也就明白了。

    后視鏡中,王磊盯著他離去的方向,動也沒動,直到看不見,任飛揚才靠邊停車,給何星月打了個電話:

    “星月,我馬上到你家樓下,你下來,一起吃夜宵吧!……這不是還不到十點嘛……那行吧,那你早休息吧!”

    “哎哎~~對了,那明天呢?明天去我家吧,我做飯給你吃……啊,這樣,那好吧,那就再約吧,嗯嗯,再見!”

    何星月已經躺在床上休息了,明天也已經跟她的小姐妹約好一起逛街,也好,這個周末就好好陪陪父母吧。

    任飛揚笑了笑,心想:

    看來每個月發工資的那個周末,就別想見到她了。

    這一次,是陳欣知道何星月搬家了,她主動約何星月,也是又想買衣服了,當然還有別的原因。

    周六早上九點半,陳欣發消息說還要十分鐘就到,何星月趕忙到小區門口等著。

    “喂!美女,上車嗎?”

    何星月扭頭,看著陳欣眨了眨眼睛,又把眼神移向她的車。

    “我去!S4,五十多萬吧?什么時候換的?”

    陳欣取下墨鏡,得意的說:

    “昨天剛提的,上車吧,邊走邊說!

    “之前的車賣了,十萬塊就給賣了。我連續兩個月業績第一,而且比第二名多了一半都不只,公司獎勵了我30萬,加上那車的10萬,剩下的錢都是我爸出的。

    你不知道,他可高興了!

    陳欣穿著一套大紅色套裝,跟這輛車子顏色倒是很搭。

    “你永遠那么優秀!哎~~不是,你是不是故意來氣我了??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

    陳欣笑著,肩膀左邊兩下右邊兩下扭著,得意極了。

    “咱們要自力更生!”

    晚上,她們時隔半年,終于又可以跟學校一樣,躺在一起看書聊天。

    何星月房間的簡潔,陳欣還吐槽了頭天:

    “我天,這都算改善居住環境了?那你之前的地方能住人嗎?”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