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爆笑王妃冷面王 > 第419章 美味臭豆腐
    黃素秋之所以整天把自己關在庵堂里,多數是為了彌補過錯。只是她明明知道了自己的孩子回來了,也不去看看。

    何況她就要做外祖母了,還這樣的態度去對顏玥心。確實是說不過去了,顏玥心好久沒有睡自己的床了。還是老樣子,睡在上面別提有多舒服了。

    “少爺啊,少夫人貌似回了顏府!

    黃致郁這會已經在店鋪里了,而黃金突然來了這么一句話。讓忙著的黃致郁都是一臉的茫然,她回家了?

    “怎么現在才跟我說,早點說還是可以去找她,F在我還有生意要做,再說了在她自己的家里還是可以的!

    黃致郁想著她回去了也好,那個繡繡就不能氣她了。至于他大可不必回到那個家里,那不就用不著見到了?顏松濂出去的時候,在街上碰見了一個人。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那個人就是顏懷遠。顏松濂最近什么事情都不曾去管,因為他目前要關心的是顏卿辭。

    “庭庭這次該不會再迷路了吧,是不是走這條路?”

    夜朗足足等了他們一天,不是夜朗早到了。而是夜御庭那個家伙記錯了路,他哪里每條路都能知道。這又不能怪他,夜御庭都不好意思直接肯定的回答了。

    “不太確定,我們快走吧。要是讓夜朗等太久了,他又會在我的面前嘮叨著。我會受不了的,上馬!”

    夜御庭上了馬,伸手一拉顏卿辭上了馬。因為現在是白天,不像是晚上不好分辨方向。顏卿辭打著哈欠,她昨晚沒有睡好。

    “昨晚是沒有睡好嗎?”

    “我能睡好個鬼,不說了我在睡會!

    這一次顏卿辭是坐在夜御庭的后面,她抱著夜御庭的腰。夜御庭就知道她又要打瞌睡了,不過她坐在后面會不會睡迷糊了然后滾下去。

    夜御庭的想法也是和她一樣,千奇百怪的。還好是白天他能找到路了,這不在趕過去跟夜朗碰面。夜朗也是在沒有等到夜御庭之前,不能隨便離開。

    “哎喲!我的王爺啊,你到底是走哪兒去了?”

    夜朗都快等的人成望夫石了,這個說法當然不準確了。他可是男的又不是女的,怎么能用望夫石來說。

    夜御庭的速度還是挺快的,找到了路去找夜朗那也是分分鐘的事情。顏卿辭可不管什么時候到,只是想要好好的補個美容覺僅此而已。

    “好困啊……”

    顏卿辭閉上眼睛睡覺還能說話,夜御庭以為她是在說夢話了。其實她是睡不著了,這一路上坑坑洼洼的又不像那個時代的水泥路面。

    “你不是睡了?”

    夜御庭開口道,顏卿辭就是抱著他的腰不放手。放手那就糟了會摔倒的,顏卿辭不是笨蛋。

    “睡不著!”

    顏卿辭的鼻子里傳來一股香氣,天下有太多的花香。有些彼此相似,于是湮沒無聞;有些卻被花朵的豐姿所掩蓋。

    因此常常被忽視。由此看來,茉莉花香是出色的,它不落窠臼;茉莉花香又是幸運的,它與花朵相互映襯,相得益彰。

    一朵茉莉花,從綻開到凋落也不過三四天。微風吹落枝頭的花朵,花猶潔白,暗香殘留。

    世上的人們到底是不情愿花謝花飛的;ò杲K究要化作春泥,而花香卻可以保留下來。

    茉莉香片久負盛名,清淡的茉莉香與清幽的綠茶香融為一體,恰如其分。其實,兩者的清香都出于自然造化,完美的搭配背后,只是一種返璞歸真的簡約與淡然。

    “好香的茉莉花,是在哪里?”

    顏卿辭睜開了眼睛之后,鼻子里還是一股香氣的味道。她的目光到處在看,夜御庭不去回答顏卿辭剛才說的問題。畢竟還沒有來得及回答,據他所知過了這里很快就要到了。

    夜朗還在老地方等著呢,因為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到。夜朗不敢到處走,免得他一走夜御庭就來了到時候找不到他。

    “算了算了我還是要等王爺過來,真是的花兒都要等謝了!

    顏卿辭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哪里有茉莉花,她就在懷疑是不是自己聞錯了。夜御庭說了一句話,馬上就要到了?伤闶堑搅,這一天天的總是坐馬車。

    “到了?我的天啊,終于到了。我可是要被顛簸得要吐了,趕緊的!

    夜朗在一座亭子之中等著他們過來,正好夜御庭這時候也來了。他已經看到了夜朗的身影,他還沒有下馬顏卿辭自己就用學來的功夫下去了。

    下去了之后還拍拍手,夜御庭冷笑。三腳貓的功夫,她還當寶了。不過還能防身,算不錯了。

    “學了幾招之后,這個人就是不一樣啊!

    顏卿辭朝他吐吐舌頭扮了個鬼臉,夜御庭臉上的笑意還是如此。讓人琢磨不透到底是在笑還是什么情緒,顏卿辭的行為讓夜御庭覺得幼稚了。

    就是這份幼稚才讓夜御庭如此的喜歡,喜歡她跟其他人不同。顏卿辭下了馬看見了夜朗,而夜朗手中抱著劍。

    “朗哥哥!”

    “七小姐!

    顏卿辭很是熱情的揮揮手,夜朗也就回應了顏卿辭的打招呼方式。他不能光顧著和顏卿辭說話,還是要去幫忙牽馬。

    “主子,您這是走到哪兒去了。我在這里都等了一天了,要是再不來我就要走了!

    “是嗎?”

    夜御庭只是兩個字,夜朗就低下了頭。這個還真是令人有些恐懼啊,盡管他現在臉上帶著的是笑容可還是令人頓生寒意。

    “王爺能不能不要用那個眼神看著我,我覺得很可怕的!

    夜朗說完了這句話,就趕緊跑開了。因為夜御庭在瞪著他,夜朗頭皮發麻等他回頭的時候夜御庭和顏卿辭走在一塊了。

    “不是吧,這速度是相當快了。我都沒有反應過來,干嘛如此之快?”

    主要是兩人都沒有吃東西,其實肚子早餓了。所以夜御庭才會和顏卿辭走那么快,都是去找吃的而已。那么夜朗就是幫忙看馬了,顏卿辭拉著夜御庭穿梭在人群里。

    夜朗又要牽著馬又要看這兩人。他太難了。夜朗一臉像是吃了什么似的,哭喪著一張臉。顏卿辭是東看看西看看的,什么好吃的都不曾發現。

    “這沒有什么好吃的啊,我好餓啊!

    “到了這個時候還在挑剔,是填飽肚子重要還是那些花里胡哨的好?”

    “我開玩笑的嘛,要不要說個不停的?”

    顏卿辭真想朝著他的頭拍下去,這個想法簡直不要太瘋狂了。她嘟著嘴巴看向身邊的位置,一股熟悉的味道飄了過來。

    是臭豆腐,那個里面放滿了辣椒水的臭豆腐。味道太過美味了,顏卿辭吞吞口水。盡管這心里很想吃,但是旁邊這個高貴的王是接受不了。

    怎么辦才能吃到這美味的臭豆腐,夜御庭聞不慣這個味道。他大老遠的就把鼻子捂住了,他離那個小販的位置很遠。就怕那個難聞的氣息,飄到了他的身上。

    </br>

    </br>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