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她來運轉 > 第216章 千萬不要懷疑大夫
    眾人的呼喊聲才停就見吳軍師躺在地上不停的翻滾著大喊著:“神醫救我!神醫救我……”

    “怎么回事?”許嫉連忙上前按住了吳軍師。

    “癢!癢死了!”吳軍師在地上不停的扭動。

    眾人看他才發現也不知道何時他已經將盔甲都除去了,只穿著中衣,全身蜷縮成一團,兩只手全身上上下下的狠命的抓撓著。

    眾人見吳軍師如此紛紛后退。

    “你們沒事!”東方朔玥站了起來:“他是之前感染過疫病的,老夫開的藥,很可能他沒有吃完,落下來的后遺癥!

    “可有藥治療?”許嫉連忙拱手:“還請神醫為軍師診治!

    “這個!”東方朔月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小盒子:“藥膏給他全身涂上!

    吳軍師連忙上前抓過了藥就解衣服。

    眾人連忙上前圍住了。

    許嫉嘆了口氣道:“帶他去隔壁,你們幫他涂吧。吳軍師也真是的,軍務再忙也不能忘記吃藥啊。好在神醫在,不然還真不知道怎么樣呢!”

    “可不是!”其中一個侍衛笑道:“誰不知道二殿下的吳軍師最足智多謀了!怎么就如此疏忽了!真是太敬業了!”

    于此同時,已經距離益州一日急行軍距離的周茗也因為瘙癢難忍的下令在臨時的驛站等周蘊和周荇。

    進了驛站之后,他就沖進了房間。

    此行他只帶了五百親兵。

    隨行的太監見他進了房間就滾在床上以為他疫病復發了,連忙傳來了隨行的王太醫。

    一番診治之后,王太醫嘆了口氣:“殿下你是不是沒有服用神醫后來給開的湯藥啊。他還特意差人交代了,若是不及時服用會瘙癢難忍的。這該如何是好呢!”

    另外一個太醫建議道:“藥方不是還在嗎?給殿下熬藥吃了!

    “不行!”王太醫又嘆氣:“幫神醫傳話的人還特意交代了,那藥要在服用解藥的三日內吃了才有效的。如今已經四五日了,吃了也沒有用了。藥可不能亂吃的。如今之計只能差人去請神醫了!還好不遠!”

    伺候周茗的貼身太監連忙道:“還好常副將走的時候,二殿下還交代了讓他告訴三殿下盡量將神醫一起請來的!

    “那就好!”王太醫點了點:“趕緊差人去迎二殿下!只要有神醫在一定能夠救二殿下的!

    周茗想罵王太醫,無奈太癢,只拼命的抓撓著,最后實在忍不住喊道:“不就是癢嗎,你們去配藥不就行了……”

    “二殿下!”王太醫連忙安慰道:“您再忍忍,您這不是一般瘙癢,是之前中的毒余毒未清,屬下不敢貿然用藥的。還是等神醫過來看了再說吧!

    “你們……”周茗癢的渾身直打顫,也不管天冷拼命的扯開了衣服就抓。

    “殿下可不行!”王太醫連忙喊道:“萬萬不可抓破皮啊,這樣可是不行的。但凡這樣瘙癢的急癥都是要涂抹藥膏的,您若是抓破了皮膚只能讓病情加重的!

    “來人!”周茗咬牙喊道:“來人把本王綁起來!”

    “這……”王太醫嘆了口氣:“也只能如此了,只希望他們早點迎到三殿下!”

    貼身的太監加上王太醫等人將周茗結結實實的綁在了床上。

    一開始周茗還能忍,沒過多久他又喊道:“給本王拿個嘴嚼!”

    王太醫上前一看大冷天的周茗滿頭大汗的,連忙上前把住了他的手腕,片刻后急道:“殿下的脈搏太過急促,難不成疫病復發了!這可如何是好!再派人去迎迎三殿下吧!”

    “給本王備車!”周茗的聲音有些發顫:“帶本王去迎接!”

    “對對!殿下說的對!這樣一來路上的時間就省下了!”

    周茗雙手被綁著任由部下抬上了驛站備用的大馬車上。

    周茗的這些親兵才剛在房間落腳又被喚了出來。

    寒夜中,馬車在前重兵在后急速的朝著西邊趕去。

    周蘊出了益州不久就遇到前來接應的人。

    “三殿下!您帶東方神醫來了嗎?”負責迎接周蘊的周茗侍衛迎頭就問。

    “沒有!怎么了?”周蘊還沉浸在臨別時韓玥的眼淚中,一路跑來他心里一直想著她有沒有再哭有沒有難過。聽到來人如此發問連忙拉住了馬。

    接應的人收到的命令是迎接三殿下和東方神醫,聽到神醫沒來兩人頓時愣住了。

    “二殿下怕是疫病復發了!王太醫讓我們來請三殿下和東方神醫。神醫沒來如何是好!”

    周蘊頓時想起臨走時東方朔月給他的藥連忙道:“你們前頭帶路,本王有藥!”

    “有藥就好!三殿下快請!二殿下在前面的驛站了!

    “我二哥怎么了?”緊跟著周蘊的章華公主大聲問:“還有三哥你怎么會有藥呢?”

    “到了你就知道了!”周蘊不愿意多說催馬快行!

    冬日嚴寒,馬蹄碎冰。

    眾人前行了一段路就見一輛馬車在眾人的簇擁下急速而來!

    “三殿下在這!”之前迎接的兩人連忙對著馬車大喊。

    兩方在曠野里相遇,暫時停了下來。

    “三殿下!快叫東方神醫!”王太醫跳下馬車大喊:“二殿下怕是疫病復發了,一開始脈搏急促,這會子脈搏已經很弱了,跟之前發病的脈相極為相似!

    “把這個給他涂了!”周蘊將藥包丟給了王太醫:“沒有疫病復發!記住了!這樣動亂軍心的話不要再說了!”

    王太醫也意識到方才他因為過于擔憂二殿下而忘記謹言了。連忙對著周蘊低頭拱手道:“三殿下教訓的極是,是小人的錯。小人這就給殿下涂藥去!”

    野外極冷的,驛站的馬車又只有一層薄薄的車衣。

    周茗本就癢的一身汗,又脫衣涂藥。涂了藥之后倒是不癢了。但是一連幾個噴嚏,腦袋又是發沉了。

    “哎呀!”王太醫躲避不及被周茗噴了一臉的唾液:“二殿下怕是著涼了,快趕緊把衣服穿好裹緊了”

    這邊章華公主已經向周蘊問清了事情的緣由不由對著馬車里喊道:“二哥你也真是的,你的命都是東方先生救的,好端端的非要懷疑人家,這不自己遭罪了吧!我給你講,懷疑誰都可以,千萬不要懷疑大夫!不然受罪的是你自己!”

    ()

    搜狗

    </br>

    </br>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