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此情無夢 > 第401章 謎底揭開
    “小夢的那間房里有密室,以前是方便她和舒窈轉換身份用的,里面藏一個人,外面是很難發覺的!

    “那姑姑可否感覺到了什么異常?”

    “沒有,老板娘說是獨孤鷹揚點名要晏弦思彈曲子給他聽,但是消息是怎么傳進雅苑的,就需要易大少主你去查個明白了!

    易大少主,貌似也就只有凌素衣才會這么稱呼他。

    易攸寧感到渾身不自在:“姑姑還是叫我攸寧吧,畢竟……”

    “畢竟什么?是你的就是你的,該接受的就要接受!

    事實和身份,是易攸寧無法改變的,也是他無可控制的,他對那個稱謂的抗拒,何嘗不是他對于自己新的身份的抗拒。到現在,他還是接受不了,甚至更加抵觸。

    他怨過嗎?恨過嗎?苦過嗎?

    答案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人是有情感的動物,再冷靜、再通透的人都難免會有情感的波動,易攸寧也不例外。身世帶給他的就是如今他情感與內心上的最大的弱點和缺口。

    “姑姑還是不要再提此事了,我先去看看屋子里還有什么人吧!彼室獗荛_了話題,為的也是此行真正的意圖。

    凌素衣提醒著他:“我出來的時候注意到阿宇沒有關上房門,我離開溫柔鄉的時候繞了一圈,發現窗戶也被打開了!

    “獨孤鷹揚這個人一貫謹慎,所以,你自己小心為上!

    易攸寧謝過她的好意,還是執意要去探一探。

    而擺在他面前最大的難題,就是該如何掩人耳目,不被人察覺得去靠近。

    溫柔鄉獨立于城中,周圍除了兩家客棧之外再無其他,貼過去偷聽是不太可能了,那就只能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通過被打開的窗戶瞅一瞅里面的情況了。

    他在用眼睛丈量著距離,遲遲沒有動。

    凌素衣似乎覺察出了他的意圖,建議道:“左邊那家客棧三層的天字三號房,剛好可以看得清楚屋子里的情況,你不妨去試試!

    易攸寧一愣:“姑姑怎么知道?”

    凌素衣解釋道:“因為小夢早就在買下溫柔鄉之前就買下了那間客棧,她從里面的每一間屋子都走過一遍,探查過什么位置,什么角度會被人偷看到屋子里的情況!

    “她早就吩咐過,三層的那一間不留客,除了她自己!

    易攸寧不禁感嘆:“她做事真的是滴水不漏!

    凌素衣道:“滴水不漏稱不上,但是用心良苦是一定的!

    易攸寧略有疑惑:“怎講?”

    凌素衣道:“我和師父本來都以為她給我們留下的財富應該都是她殺手生意留下來的真金白銀,可是后來當我和師父去庫房查看的時候,才發現事實并非是我們想象的那樣!

    易攸寧好奇地問道:“她還留下了什么?”

    凌素衣道:“她還留下了不少的房契和地契,比起真金白銀,這些東西更加昂貴,也更加長遠!

    客棧、酒樓、私宅、銀樓、當鋪、農田……

    只要凌素衣她們想,她們就能夠從事任何一項她們能夠想得到的工作,只要她們愿意,她們就可以重新見到光明,過回正常人的生活。如果她們仍愿意留守在夢魂宮,那么這些地方的租金就夠她們一直生活下去的了。

    小夢根本從一開始就為所有人籌劃好了一切,只是她一直都沒有說。

    “或許,她自己都早就厭倦了那樣的生活,所以才為你們鋪墊好了后路!币棕鼘幮蕾p小夢的心從未改變過。

    “那么多的財富,她要付出多少才能換來?我以前不相信錢能生錢,現在是真的信了!绷杷匾掳凑招袅粼趲旆坷锏臅诺闹甘編е盼锶チ算y號,才知每個月都會有很多筆銀子存到小夢的賬戶上,月月如此。

    “可惜啊……”易攸寧不想輕易就哀嘆故人,只有快一點告別凌素衣,去做正事,“姑姑,我先行一步了!

    “小心!”凌素衣對待易攸寧的情感跟對待小夢有些相似,她是最早知道他們身份的人,對于他們的同情和內疚令她倍加關照他們。

    她并沒有走遠,而是藏在暗處以防不測。

    易攸寧要了二號房,然后趁著周圍的人不備溜進了三號房間。從窗戶小心翼翼地推出一條縫,從那個位置真的可以將溫柔鄉最大的那間房里發生的事情盡收眼底。

    他看到了晏弦思跪在地上無比恐懼的模樣,他看見了獨孤鷹揚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他看見了阿宇視若無睹、充耳不聞的模樣?伤í殯]有看見,是什么讓晏弦思那般害怕。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盯著,就這么一直從戌時等到了子時。

    咚——咚!咚!咚!

    當更夫的梆子敲在鑼上,喊著那一句“天干物燥,小心火燭,四更!”的時候,屋子里的三個人竟然還保持著最初的狀態。

    跪在地上的晏弦思不停地彈奏著琵琶,獨孤鷹揚聽得津津有味,毫無困意,阿宇則像根木頭似的,連動都不動。

    這琵琶已經彈了好幾個時辰了,晏弦思也已經跪了好幾個時辰了。

    易攸寧的眼睛也已經從縫隙中觀望了好幾個時辰了。

    終于,皇天不負有心人,他終于等到了那個從密室里出來的神秘人。

    神秘又不神秘的人。

    女人。

    他聽不到楚思柔跟晏弦思說了什么,只是握住了她的手,讓她已經近乎僵直和機械的手指從琴弦上放了下來。她好像在晏弦思的手里放了什么東西,臉上的笑容笑得十分詭異。她拍拍晏弦思的肩膀,似乎是在叮囑著什么。

    再看晏弦思,弓著身子,整個人都快趴到地上去了,從高處看去,她的樣子就像是在親吻楚思柔的腳。

    她不斷地點著頭,雙手捧在頭上,顫抖著。

    易攸寧看不清楚她手里有什么,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他的眼睛有些,忍不住地眨了一下?删褪沁@么一眨眼的工夫,屋子里的女人就消失了。

    窗戶沒有任何的擺動,連風都沒有。

    身影太快,快到易攸寧都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而獨孤鷹揚并沒有走,反倒是跟著晏弦思一起,回到了丘山雅苑的附近。

    </br>

    </br>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