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危情諜影 > 第375章 兩個男人
    這天夜晚,短短兩三個小時,連續兩次驚魂,川島秀子內心不由大駭!

    今晚要不是魏強和羅鑫兩個人,憑她一個人的實力,絕無生還之理。對方糾集了二十多人,一個個都是鉚足勁地沖。這是要致她于死地的。

    究竟是誰下這么大的血本?

    回到金陵大酒店,川島秀子一個電話打到特高課龜田課長辦公室。此時,龜田正在訓斥半死不活的賴東明。

    “八嘎牙魯!蠢豬!廢物!”

    龜田把該罵的臟話都罵了一遍,賴東明家的祖宗十八代無一幸免。賴東明也很無辜,自己的小命差點丟掉,還丟掉了幾名弟兄的性命。任務沒有完成,想象中的金條肯定泡湯。

    龜田示意賴江明下去,然后朝著電話嘰里呱啦說了一陣,原來川島秀子打來的!

    川島秀子明確告訴龜田,自己住在金陵大酒店,剛剛遇到襲擊,希望他能保證帝國特工的安全。否則,就將把這一情況報告給松井將軍。

    龜田聽罷,一刻也不敢耽誤,立刻打電話給警察局處理現場,然后親自帶著一個小隊人馬來到金陵大酒店,把川島秀子接到日軍駐南京的專用賓館。這家賓館距離特高課并不遠,僅僅數百米遠。但這里的安保非常嚴密。附近駐扎著一個憲兵中隊的士兵,賓館還有不少于一個班的值勤人員。前來住宿的人員,也大多是日藉人員,需要持有特別證件。

    龜田聽到川島秀子的匯報,雙眉緊鎖,沉默了一會,說道:“秀子小姐,你知道那個皮箱里裝的是什么嗎?”

    “不知道!贝◢u秀子如實相告:“崗村課長只是讓我負責把皮箱帶給您,并沒有說什么東西。誰知那幫該死的小偷,一直惦記著它。他們得手之后,強行打開皮箱,然后引起了爆炸!

    “既然任務已經失敗,我也不妨如實相告。皮箱里的東西很重要,里面有幾份日軍準備長沙大會戰的材料,還有我特高課派往敵占區潛伏人員的名單,F在那些東西都已化為灰燼,表明你的任務已經失敗。明天中午,你就自行坐車回上海吧!

    川島秀子一聽,不由暴跳如雷,吼道:“你們戲弄我?”

    “不,秀子小姐。這不是戲弄,沒有完成任務,對于一個帝國特工而言,意味著什么,我想你比我還要清楚。南京、上,F在都是大后方,我們在自己的占領區連送材料的任務都不能完成,你不覺得是恥辱嗎?崗村沒有錯,我們也沒有錯。錯誤發生在你下了火車之后,不應該住進賓館,而應該直奔我們自己的機關!”

    龜田說得有些激動,讓川島秀子無言以對。原本是有理的,現在變成一大失誤。龜田要想找她的岔子,還可以想到其他辦法。

    龜田見川島秀子有些失落,又佯裝關心她的樣子,說道:“文件發生了自爆,我們的敵人沒有獲取這幾份機密文件,就也是不幸中的萬幸。今晚秀子小姐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息吧。明后我派幾個人送你去火車站!

    “不,我不回去。好不容易來一趟六朝古都,我想到處走走,開開眼界!

    川島秀子堅持不回去,這讓龜田的神情不由一愣。在她來或者去的路上下殺手,是龜田和崗村之間秘商之后想出的招術,F在她提出不回去,想多玩幾天。豈不是給了自己極好的機會干掉她?

    “行,我聽秀子小姐的。不知你是否需要我派保鏢保護你?”

    “不需要。我自己能行!

    龜田走出秀子的房間,門外的賴東明偷聽了好一會,通過門縫近距離觀察川島秀子,更加清晰地記清楚她的長相。

    ......

    “課長,她還有兩個保鏢呢?”

    要不是賴東明提醒,龜田還沒有想到這一層。賴東明的人和川島秀子交過手,知道她身邊還有兩個男人當護衛,F在住進日軍招待所的只有川島秀子一人,這表明其中必有蹊蹺!

    “納尼?”

    “真的,她不是一個人。另兩個保鏢,槍法和身手都非常了得。他們突然間失蹤了,表明他們潛伏在暗處!

    “喲西!”

    龜田的綠豆小眼露出一絲綠光。賴東明的這個發現讓他興奮。川島秀子并沒有從上海派出隨從當保鏢,那么她的兩個隨從是哪里的?這里面大有文章。

    “賴桑,這件事你一定要保密,否則,死啦死啦的!

    “好,一定,一定!”

    龜田從賴東明的現場反饋,基本上可以肯定,那兩個年輕保鏢是中國人。憑什么她能有中國保鏢?她和他們是什么關系?難道崗村課長的懷疑都是真的?一系列的疑問浮現在腦際,龜田正雄覺得自己做了一件有利于帝國的大事:這個川島秀子肯定已經被劉達成洗腦。如果從這里打開突破口,或許能抓捕大量的中國特工。

    順藤摸瓜!

    想到這個詞,龜田課長的睡意全無。雖說已經是下半夜。他仍然把賴東明叫到自己的辦公室,拿出兩根金條作為賞賜。畢竟這家伙在槍戰中有損失,自己又受了傷。不給個安慰獎,他不會用心干活。

    拿到兩根金條,賴東明似乎忘記了疼痛,差點又要崩起來。一興奮,肩上胛處撕扯一般,讓他忍不住倒哪一口冷氣。

    龜田正雄不由笑道:“賴桑,如果事情辦成,我還大大的有賞,F在,川島秀子已經在我們的掌控之內。你可以不必負責。你想辦法找到那兩個保鏢,摸清楚他們的下落,但你們不要動手,打電話給我。懂嗎?”

    “哈依!”

    賴東明當然懂。很顯然他自己的人并不是那兩個人的對手。而日軍特高課兵強馬壯,高手如林。他們要是出手,相信那兩個人將無處可逃。只要抓住了川島秀子隨行的男人,川島秀子也會成為掌中之物。龜田能隨便找個理由,把她關進大牢!

    賴東明走后,龜田正雄在自己寬大的辦公室來回地踱著步子。他很久沒有如此興奮過,F在都已經是下半夜了,他仍然如白晝一般清醒。

    </br>

    </br>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