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這后宮有毒 > 第二十二章 滿月宴之爭
    “陛下沒有過來!扁螌m,琴德殿上,魏橫煙輕輕嘆息,說不出來是遺憾還是松口氣。

    她是故意在這時候讓人去絢晴宮報信的就想看看,自己在淳嘉心目中的地位。

    平時比不過云風篁她是認了,但今天到底不一樣不是嗎?

    她有喜了。

    淳嘉大婚八年,不,今年是第九年了,后妃懷孕的不在少數。

    論位份高有貴妃,論情分有青梅,論溫柔小意有已故淑妃,論搶先,名義上的皇長子跟事實上的皇長子都已經落地了但魏橫煙自覺自己跟這些妃嬪到底不一樣的。

    淑妃死,貴妃倒臺,青梅面目全非,諸宮嬪論位份論出身論得寵誰能跟她比?

    云風篁是穩壓她一頭,可云風篁子嗣艱難,不過是小皇子小皇女的養母罷了。

    淳嘉接到消息后,不拘是出于歡喜還是出于對她的情分,也應該過來看看的……可是他沒有。

    “天色已晚,陛下也是怕打擾了您休憩!弊笥覄袼艑捫,“陛下素來喜歡娘娘,既知娘娘有喜,怎么都是高興的!

    聲音一低,“縱然隔壁已經有了小皇子小皇女,底下宮嬪們有喜的也有幾個,可那些個的生母何等卑微,怎么能跟娘娘比?就是順婕妤,那也不過是個庶女,其所出子嗣,論起來還不如養在真妃娘娘膝下的皇子皇女矜貴呢。娘娘的子嗣,必然是這宮里頭一等的!

    魏橫煙自失的笑了笑:“這話,以后還是別說了。且不說真妃姐姐自來掐尖好強,等宣妃她們陸續有喜之后……誰知道呢?”

    搖搖頭,吩咐下人伺候著,該安置了。

    她高估了自己在淳嘉心目中的地位,又或者說,低估了云風篁對淳嘉的影響哪怕是懷孕這樣的消息,仍舊沒法讓淳嘉在掌燈時分專門過來看她一眼。

    這么著,這肚子里的孩子須得格外小心。

    畢竟往后說不準,這就是她在這宮里頭的依靠了。

    翌日起來,到了延福宮前,昨兒個才好了的紀皇后再次“舊疾復發”,讓她們自去春慵宮。

    路上魏橫煙專門找云風篁賠禮道歉,說自己昨晚上聽著太醫確診后高興的昏了頭,迫不及待要跟真妃姐姐分享這好消息:“等人派出去之后算著時間都到姐姐跟前了,妹妹才想起來,都那么晚了,一則可別打擾了姐姐跟陛下,二則,小皇子小皇女如今都在姐姐跟前養著,可也被吵著了他們……妹妹做事真是太欠周全了!還請姐姐原宥!”

    她說這話時一臉的忐忑不安,仿佛真的只是興高采烈之下舉止失措,沒有任何趁機試探的意思。

    而云風篁笑的和氣:“你這說的什么話?可是見外了。昨兒個晚上本宮聽著高興的不得了,打算立刻跟陛下一起去看看你呢。然而陛下說,時辰已晚,怕過去了打擾到你,打算今兒個再去看你的……你接下來可要好好調養身體,爭取給陛下生個健壯的皇嗣才好!

    魏橫煙看她神情也吃不準有沒有記恨,陪著說了幾句做低伏小的話,見云風篁待自己一如既往,這才暗松口氣。

    這么著,就算這真妃姐姐惱了她,既然還肯這么敷衍著,顯然不打算因此翻臉。

    片刻后到了春慵宮,袁太后這邊已經接到魏橫煙有喜的消息了,很是高興:“昭容進宮有些日子了,宮里人也傳過好消息,本來以為子嗣緣分還要過會兒才能來,沒想到這樣巧,新人進宮沒幾天呢,就有了!

    “可不是?”云風篁懷疑她要將魏橫煙有喜這件事情,定性成沾了洛寒衣等人進宮的光。

    這怎么能成呢?

    她毫不遲疑的接過話頭,“前兩日昭容到浣花殿看小皇子小皇女,還有些羨慕呢。妾身當時就說她,沒準馬上也要有好消息了。昭容當時還害羞,說妾身欺負她……這會兒可不是就讓妾身說著了?”

    所以,這孩子就算真是被人帶來的,那也應該是本宮膝下養著的一雙兒女福澤深厚。

    關洛寒衣她們什么事兒?

    袁太后本來只是場面上隨口說說,倒也沒有一定要這么抬舉洛寒衣她們的意思。被云風篁如此一堵,面色微微一僵,心頭十分的不快:“你提到倆孩子,哀家倒是想起來,他們的滿月宴也快了吧?”

    云風篁笑著道:“是呢,有勞太后娘娘惦記著!

    就說了些滿月宴的安排本來淳嘉這個年歲了才有這一雙兒女,再怎么隆重也是應該的。

    可誰叫小皇子之前,有個夭折了的公襄茁?

    這是袁太后心里的一根刺,為了不刺激到這位現管著的皇太后,本打算借此機會進一步威懾六宮的云風篁,只能遺憾的放棄了大肆操辦的念頭,而是參考前朝舊例,中規中矩的來。

    果然太后聽著這規格,絲毫沒有抬舉的意思,反倒說:“其實倆孩子落地就差那么幾日,不如讓皇女跟著皇子一起辦了算了。畢竟皇兒膝下子嗣單薄,他們年紀這樣小,哪里知道什么呢?就是辦的花團錦簇,他們也還不能理解,F如今,對倆孩子來說,好好兒的長大比什么都重要!

    這話聽著像是祖母心疼孫兒孫女,汲取之前的孫子孫女們要么沒能落地,要么落地了沒能活下來的教訓,擔心太興師動眾了會折損孩子福壽,以至于不好養。

    但云風篁知道,太后的主要目的就是給自己臉色看。

    畢竟倆孩子雖然都養在她膝下,可小皇女才是她名下的孩子。小皇子卻是淑妃名下的。這要是當真這么做了,讓小皇女跟小皇子一起做滿月,外頭該怎么說?

    真妃名下頭一個皇嗣,竟然連自己單獨的滿月宴都沒有,只能蹭淑妃的孩子的?

    嗯,這都不用外頭這么議論,云風篁這性.子,自己想一想,都覺得不能忍!

    “妾身代皇嗣謝太后娘娘心疼!彼⑽⒐创,柔聲道,“只是皎若也還罷了,小皇子卻是淑妃姐姐之子,妾身不過因著姐姐故去,代為撫養罷了。這孩子說起來也是可憐,還沒落地,就沒了母妃照拂。之前,陛下就說過,讓翼國公夫婦代淑妃姐姐取個乳名,也算是聊以彌補?晌以剖弦蛔遄詠砉е,委實不敢逾越……這不,陛下昨兒個才親自過問了小皇子的滿月宴,這……”

    “既然這事兒皇兒過問了,那真妃你就別管了!比绻瞧匠r候,知道淳嘉過問的事情,袁太后是不會再多嘴的。

    畢竟不是親生母子,再怎么說勝似親生,終歸還是需要好好兒相處,才是長久之道可這會兒太后心里不爽快,就冷冰冰的說道,“就這樣吧!

    就不相信淳嘉再怎么寵著你,能為這么點事情,拂了哀家的臉面!

    太后這想法云風篁心里清楚,故而沒有絲毫反駁,乖巧的應了。

    然后這天淳嘉到浣花殿,她將人迎到里頭坐下,暗示左右避開,立馬開始抹眼淚了:“妾身知道自己出身寒微,人也笨拙,不及宣妃她們討太后娘娘歡心,更遑論跟純恪夫人還有昭媛這兩個太后娘娘的嫡親侄女比了?墒切』首痈』逝菬o辜的!”

    “太后娘娘不喜妾身,直接責罰妾身出氣就好,妾身也是聽生母教誨過為人婦的道理的,難道還會忤逆長輩嗎?”

    “做什么要拿小皇子跟小皇

    女的滿月宴做文章?”

    “且不說小皇子記在淑妃姐姐名下,妾身不過代為撫養,便是小皇子年紀還小,還什么都不懂,為免他長大之后有著誤會,同妾身生出罅隙,妾身能輕忽他的任何事情嗎?就說小皇女,這是陛下的長女,卻連個單獨的滿月宴都沒有,傳了出去,人家還以為孩子不得陛下歡心,以后讓她在前朝后宮如何自處?”

    她捏著帕子,哭的上氣不接下氣,“陛下大婚迄今將近十年了,膝下統共就這么一點兒骨血,妾身雖然不是生身之母,卻絲毫不敢懈!這些日子,那是連猛兒的課業都沒空管的!就怕哪兒做的不好,對不住陛下!”

    “太后娘娘是他們的祖母啊……今兒個這事兒那許多人聽著,等以后倆孩子長大,以為不得祖母喜愛,該多么難過?”

    “不就是個滿月宴么?”淳嘉其實已經接到稟告,了解來龍去脈了,之所以過來絢晴宮,就是為了打圓場的,此刻就勸她,“你想給倆孩子分開辦,那就分開辦,朕等會兒去跟太后說就是了!

    他這段時間套了云風篁不少話,再加上自己私下揣摩,對于如何跟袁太后撒嬌賣慘博取同情從而達到目的很有心得。

    盡管袁太后這次不打算輕易跟兒子妥協,但淳嘉并沒有把太后這種決心放在心上他都想好了,見了太后先噓寒問暖,再提起皇嗣的話題,先不說情,先跟太后一起追憶往昔,母子倆相依為命的那段歲月。

    這種橋段他現在玩的很順溜了,唏噓感恩走一波,保證袁太后潸然淚下。

    等太后哭的差不多了,再扯上幾句“母后之前總是為孩兒的子嗣擔憂”,喚醒太后的慈母情懷,呈上理由“孩兒以前就想,等料理了紀氏,皇嗣不再受到不明不白的戕害,如此,宮中三不五時的給皇嗣慶賀生辰,母后看著定然歡喜。只是如今皇嗣就這么兩個,且用滿月宴熱鬧下”,袁太后絕對無法再拒絕下去!

    所以淳嘉沒覺得這次的婆媳矛盾多麻煩。

    但云風篁不配合。

    她哭著說:“太后娘娘都那么說了,若是妾身還要違逆她的意思,就算是讓陛下出面,回頭少不得被她老人家懷疑挑撥天家母子情誼……妾身算什么,怎么承擔得起這樣的罪過?”

    “母后沒有這個意思!贝炯螕е,“母后也是為了孩子好,畢竟之前茁兒的事情,她一直耿耿于懷,你也是知道的!

    云風篁凄然說道:“陛下,若是太后娘娘對妾身膝下這倆孩子如對大皇子那樣的疼愛關切,慢說這會兒讓倆孩子一起辦滿月宴了,就算不辦滿月宴,妾身也絕對不會說一個字!畢竟,若是大皇子還在,縱然沒有滿月宴,誰敢說太后娘娘不心疼他?”

    關鍵是太后平時對本宮膝下這倆皇嗣就沒有很關心,再出言削減他們的滿月宴,這誰不懷疑太后不喜歡這倆孩子?!

    不等淳嘉開口,她又說,“只是太后娘娘都當著那許多后妃說了,這會兒如果不依了她,諸姐妹還不知道要怎么想。只望陛下看在兩個孩子還小,沒了您的疼愛庇護,單靠妾身,根本無法護持周全他們的份上,往后,私下里,多疼疼他們罷……不然……妾身……畢竟妾身沒福為陛下延續子嗣……”

    看著懷中開始啜泣的真妃,淳嘉有片刻的錯愕。

    嗯……

    就……

    沒想到她居然會順著太后的意思,忍了?

    這太不真妃了啊還是她在打其他主意?

    以至于淳嘉竟然沒有立刻心疼她或者夸她懂事的,而是迅速思索:真妃這是……到底想干嘛?2k閱讀網

    </br>

    </br>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