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12節
    濕的,渾然不在意。

    “山里有大家伙嗎如果能獵到一個大家伙可以用獸皮做幾條護膝保暖又防水!

    “有。再往里面走走!崩阻F瞥見秦勉左側一條褐色的蛇無聲無息地從草叢里探出頭,不動聲色,手中的棍子一戳一挑,那蛇便飛出老遠。

    “怎么了”秦勉聽到樹葉摩擦的聲音,莫名其妙地抬頭。

    “沒事!

    手背上劃過一陣刺痛,秦勉低頭,原來是被一根樹枝刮了一下。一人多高的小樹上結滿紅色的麥粒大小的果子,樹枝上長著略斜向上生長的皮刺。

    “怎么不小心”雷鐵看見他手背上一條細長的刮痕,眉頭蹙起。

    “這是”秦勉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幾天他還在感嘆這個世界居然沒有花椒,今天就在山上發現了。前世,他外公的菜園里就種著三棵花椒樹。

    雷鐵道:“麻果!

    又是個新鮮名字。秦勉哭笑不得,摘了一顆果子放進嘴里,果然是熟悉的麻辣的味道。

    雷鐵猛然捏住他的手,“什么都往嘴里放”

    這還是他第一次用這么嚴厲的語氣和秦勉說話。秦勉有點稀奇,原來這人也有脾氣,又有點窩心,對他揚起笑容,“這是花椒樹,這果子是一種調料。我有預感,我們又多了一條財路。得把這個地方做個記號,回來的時候把這棵樹挖回去!

    雷鐵盯著他半晌,一聲不響地從他的背簍里拿出鏟子,看也不看,用力往旁邊的一棵樹干上一戳,轉身就走。樹干上被戳下比臉還大的一塊樹皮,露出米色的樹心。

    秦勉有一種自己的皮被剝下的錯覺,脊背一涼,狐疑地看著男人的背影。這家伙不會是在發火吧

    他快走幾步追上,探頭打量雷鐵的臉色面無表情,神色冷淡。

    真有氣秦勉詫異極了,模模糊糊地意識到什么,再次追上去,抬起胳膊勾住雷鐵的肩膀,在他看過來時對他揚唇一笑。因為身高差距,這個姿勢有點別扭,但他沒放手。

    “我有分寸,不會貿然去吃不認識的東西。剛才的花椒我也沒吃,只是用舌頭舔了舔!

    雷鐵的臉色這才緩和。

    “那東西你們叫做麻果你們不知道它可以用作調料”

    “味道麻辣,老人以為有毒!

    “原來是這樣!鼻孛阊壑橐晦D,面上帶笑。

    約莫二點多,兩人餓著肚子下山。一半天收獲頗豐,一只野兔,三只野雞,兩只均有四十多斤重的狍子估計是兄弟倆、一簍子蘑菇和板栗。因為東西太多,秦勉兩手也沒空著;ń窐鋾簳r不挖了,等新房子蓋好后再移植。秦勉摘了不少。

    回到家,兩人臉上都有汗。秦勉現在的身體很好,倒是沒覺得太累,就是胳膊有點酸,略坐了一會兒去做飯。

    雷鐵早知道媳婦無肉不歡,不用吩咐就拎了一只雞去處理。

    秦勉滿意地看著他往河邊走,決定中午就做板栗燉雞。

    一晃眼就到了新房動工的日子。天公作美,驕陽升空。

    秦勉請了張嫂子和另外一個手藝比較好的王嬸子來做飯。王嬸子四十多歲,她的手藝在村里是數一數二,村里人辦紅白喜事時通常都會請她去掌勺。張嫂子和王嬸子關系好,代秦勉去請她,她便一口應下了。

    早早在家吃過早飯,兩人便相攜來到秦勉家,順便帶來一些碗筷。因為秦勉家的碗筷不夠,只能從別人家借用。

    秦勉前一晚就準備好了今日要用的米面菜,細細地交代張嫂子和王嬸子中午飯怎么弄。

    兩人早聽說秦勉準備的是兩葷兩素,看到廚房里的雞和兔心里仍然有些激動,中午她們也能嘗到這些菜。

    主食是饅頭,兩葷兩素是土豆燉兔肉、野雞燉蘑菇、清炒茼蒿和清炒秋茄子。

    張嫂子和王嬸子都是做活很麻利的人,挽起袖子,洗了手就忙活起來。

    囑咐兩人別忘了燒好茶水后,秦勉便匆匆往宅基地去。

    幫工們都是老實人,沒有故意來晚,也是吃了早飯就來了。秦勉到的時候,眾人已經忙碌起來。雷鐵拿著一張紙和張大栓說著什么。

    磚瓦堆不遠的地方放著兩張桌子和幾張椅子,應該是雷鐵借來的。

    秦勉快步走過去。

    張大栓看到他,笑著對雷鐵道:“這圖不會是你媳婦畫的吧”村里人的房子構造基本都是相同的三間房平分為三部分,正中堂屋,兩側多做臥房。但秦勉畫的圖紙卻把三間的宅基地分為四間,兩大兩小,北面的兩間之間有一個走道,開一扇后門。這樣的格局在村里獨一無二,所以張大栓有點稀奇。

    雷鐵沒否認。

    “張哥!鼻孛愫蛷埓笏ù蛄藗招呼,沒有立即湊過去,而是迎著幫工們暗自打量的眼神,面上帶笑,揚聲道,“各位大哥、叔伯,多謝你們賞臉來幫手。今天中午的菜是土豆燉兔肉、野雞燉蘑菇、清炒茼蒿和清炒秋茄子,保證油水足。大家伙都加把勁,中午咱們準時開飯”

    看著挺瘦削、不當事的一個少年,說出的話卻干脆利落,而且坦然大方,一幫大男人頓時收起幾分輕視之心。

    有特別活躍的小伙子甚至還帶頭叫好。

    氣氛瞬間被炒熱,眾人一邊干勁十足地挖地基、搬磚、攪漿,一邊扯著嗓門閑聊。被這邊的動靜吸引的小孩陸續地跑過來,繞著磚堆嬉鬧,一不小心擋到大人的路被呵斥幾句也不怕,嘻嘻哈哈地躲開。好不熱鬧。

    張大栓笑呵呵地對雷鐵低語,“你家的很厲害!

    雷鐵看了一眼走過來的少年,對張大栓點點頭。

    “張哥,”秦勉站在雷鐵身邊,熱絡地道,“我和鐵哥在這方面都沒什么經驗,還要勞煩你今天多辛苦,幫我們照應一下!

    張大栓爽快地道:“這是應該的,放心吧。我先過去忙!

    “這里不用你幫忙,稍晚些送茶水過來!崩阻F對秦勉說道。

    秦勉道:“知道,你只管這邊,其他的我會安排好!

    他沒看到老宅的人,還以為他們不回來了,要離開的時候才看到雷向仁、雷向義和雷向禮三人往這邊走。沒見著雷大強。

    他沒在意,在這里幫不上忙,轉身回去。

    張嫂子和王嬸子各有分工,一個處理菜,一個和面,干活都有條不紊,他插不上手,就沒進廚房。

    這份爽快讓張嫂子和王嬸子接收到他的信任,心里熨帖。

    秦勉去處理家務活,拿了他和雷鐵的衣服去洗,洗完衣服又牽牛喝水喂草,之后躲進房間,拿出筆紙寫寫畫畫。

    如今十月初,天氣已經較涼,預計這里的冬天會很冷。他覺得有必要在房間里盤個炕。那炕到底是怎么做的,他很清楚,以前去東北拍美食節目時在一個東北人家里住了兩天因為好奇問過。

    、037章厚臉皮

    屋外多了幾道女聲讓秦勉從圖紙中抬起頭,將鉛筆收入空間里,拉開門。

    杜氏、趙氏和錢氏三人昂著頭站在廚房門口,盛氣凌人。雷大寶和雷小寶抱著趙氏的腿看著盆子里還沒煮的野雞流口水;雷欣欣也在,牽著錢氏的手,吸吮著手指頭。

    張嫂和王嬸子尷尬地站在水缸旁,在圍裙上擦著手,神色含著怒氣。

    秦勉了然,張嫂和王嬸子必然是受氣了,揚聲開口,“娘、二弟妹、三弟妹,你們怎么來了”

    趙氏嬌笑一聲,“大嫂,你中午不是要待客嗎我們來幫你做飯。只是,沒想到你們請了別人!

    杜氏板著臉,“老大家的,你是不是太不把我和你爹放在眼里了”

    “是啊,不請親戚請外人,大嫂這是要”錢氏故意說話說一半。

    張嫂和王嬸子不吭聲,眉頭都皺著。剛才杜氏三人說的話都不客氣,兩人心里都有氣。他們是秦勉和雷鐵請來的,和杜氏她們可沒關系,杜氏三人在這里頤指氣使算怎么回事

    秦勉用歉意的眼神看了張嫂和王嬸子一眼,張嫂和王嬸子都搖搖頭,示意沒關系。

    “娘、二弟妹、三弟妹,你們誤會了。我請張嫂子和王嬸子來做飯是要付工錢的。我確實想過請你們來幫忙做飯,但我是付錢呢還是不付錢不付錢吧,太麻煩你們我過意不去;付錢吧,又太外道,而且傷了兩家之間的情分。娘,您說是吧想來想去,我就沒請你們,沒想到倒讓娘和二弟妹、三弟妹誤會了,實在對不住!

    杜氏、趙氏和錢氏三人一時啞口無言。她們打聽過,張嫂和王嬸子幫忙做飯一天的工錢和那些男人們一樣,只做一頓飯就是二十個錢,這數目絕對不少,而且還包午飯。如果秦勉讓她們幫忙做飯卻不付錢她們肯定不愿意,但這話怎么能直說

    張嫂和王嬸子看他們三人神色變了又變,暗自發笑,忙轉過身。

    “我也是怕你們來早了覺得無聊,本來準備開飯時再去叫你們的,”秦勉看了看天色,“娘,大概再過一個時辰左右就該開飯了,要不你們先坐會兒喝點茶聊會兒天廚房里的活兒交給張嫂和王嬸子就行了!

    張嫂和王嬸子相視一笑,到灶臺前繼續忙碌。

    杜氏、趙氏和錢氏三人暗惱秦勉的不留情面,但人家說的話滴水不漏,她們無法反駁,更何況三人都盼著中午的一頓飯,不想在這時和秦勉扯皮。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不再理會秦勉,真的坐在堂屋桌邊喝起茶聊起天來。

    秦勉暗自佩服她們的厚臉皮,但只要她們不添亂就足矣,最多是中午添幾雙筷子的事。

    “張嫂,王嬸子,廚房里的活就麻煩您二位了!

    “放心吧!睆埳┞牫鏊难酝庵,朗聲一笑,若有若無地看了看杜氏幾人。

    秦勉也笑了笑,坦然地鎖上房間的門后,去工地送茶水。

    杜氏、趙氏和錢氏三人瞪著鎖上的房門,胸口發堵,想說些什么,卻見秦勉已快步走遠,那背影十分悠然。

    工地上,大家伙正干得熱火朝天。眾人拾柴火焰高,這會兒,基坑已差不多挖好。雷鐵沒閑著,脫了上衣,手中拿著鐵鍬,將坑里的土一鍬一鍬地鏟上去。結實而緊致的肌肉隨著雙臂的動作而聳動,陽剛之力展露無遺。

    “大家辛苦了,茶水送來了,大家隨意!鼻孛銖闹窕@里取出水罐和茶碗放在桌上。

    “好嘞!

    有幾個人應了,過來喝兩碗茶又去干活。

    吳敵過來時還沖秦勉笑了一下,也是個實干的人,喝過水后接著挑土。

    秦勉不想回去面對杜氏幾人,留在這兒又幫不上忙,索性搬了幾塊磚到樹蔭下,靠著樹干坐下,有點百無聊賴。

    雷鐵注意到秦勉沒走,放下鐵鍬,長腿一抬,輕松地從基坑里邁出,到桌邊喝了一碗水,走到他跟前,隨意地問:“怎么了”

    “沒什么!鼻孛阆蚬さ乩锲骋谎,似笑非笑地道,“沒看到你爹!彼以為雷大強頂多晚來一會兒,沒想到都這時候了還沒出現。

    “嗯!

    秦勉挑眉。嗯什么嗯

    “只是有點好奇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是想讓人去三催四請,還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和我們的關系不好!崩紫蛉市值苋齻都來了,總不能只雷大強有事不能來。秦勉說這些話就沒想過雷鐵會不會因為他說他爹的話不高興,或許潛意識里明白雷鐵肯定站在他這邊。

    工地里忙碌的人不時偷偷往這邊看,有些好奇兩人是怎么相處的。

    雷鐵一言不發,冷淡的表情顯然對雷大強是否會來不在意。

    秦勉并不是想聽他的答案,又道:“又不是正式的待客,我覺得,如果午飯時他還是不來也不必去請!彼Φ糜行┙苹,實在看雷大強不順眼。

    雷鐵點點頭,“我去忙!

    “去吧!鼻孛銛[手。

    一直待到日頭當空,估計快開飯了,秦勉才回去,見飯菜確實都做好了,又回到工地喊大家伙吃飯。

    漢子們朗聲笑著收工,輕松地搬著桌椅,有說有笑地往村后走。

    、038章不爽

    二十多個人,堂屋里坐不下,四張桌子就擺在外面。雖然秋陽當空,但不烈,曬在身上反而暖洋洋的。

    雷鐵招呼客人入座,秦勉到廚房吩咐上菜。王嬸子輕松地把一蒸籠的饅頭搬出去,香噴噴的白面饅頭還冒著熱氣。秦勉和張嫂兩人端菜上桌,看見杜氏、趙氏和錢氏四平八穩地坐在桌邊,他的唇邊勾起一抹嘲弄的笑。

    張嫂和王嬸子面面相覷,不約而同地搖頭。難怪雷鐵和秦勉要分出來。

    所有人都用怪異的目光看著杜氏三人,但她們三人卻渾然未覺,眼睛只盯著秦勉手中的菜。

    每張飯桌上都擺著土豆燉兔肉、野雞燉蘑菇、清炒茼蒿和清炒秋茄子四道菜,每道菜都用小盆裝,濃郁的肉香勾得人移不開眼。

    “各位請,不必客氣!崩阻F站起身,說了兩句才坐下。

    眾人紛紛笑道:“不會客氣的!毙睦锒几锌,雷鐵和秦勉果然是實在人,兩個葷菜里的肉都分量十足,不像有些吝嗇的人待客時肉菜里的肉只是少量配菜居多。

    秦勉道:“饅頭都在這兒,大家自己拿,我就不一個一個地請了,免得大家反而不自在!

    張大栓揚聲道:“雷鐵家的,你就放心吧,我們都不會客氣的!

    杜氏夾了一大塊沒有骨頭的雞肉放進碗里,又往碗里夾了一塊兔肉,生怕比別人慢一步,掃了秦勉一眼,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老大家的,你去叫下你爹!

    所有人不由得都安靜下來,你看我,我看你。就那么大塊工地,誰能沒發現雷大強上午根本不在

    吳敵暗自嗤笑一聲,好奇地看向秦勉,有些好奇他會怎么回答答復。

    秦勉泰然自若,“娘,爹一向對我和鐵哥極好我和鐵哥都記在心里,只是這會兒他老人家還沒來大概是身體不舒服在家里休息。說起來最近幾天是挺冷,一不小心就容易著涼,我看就不叫爹過來了免得見了風。不過您放心,我已經給他和小妹留了飯菜,一會兒您回去的時候順便帶回去。晚些時候我和鐵哥再過去看他!

    杜氏一噎,陰冷地瞪著秦勉。

    張嫂和王嬸子眼角都帶笑。秦勉用話堵住杜氏她們覺得解氣。

    雷向義和雷向禮羞愧地低著頭。他們當然知道雷大強為什么沒來,心里都埋怨雷大強,您要擺架子也不要挑這個時候。兩人相視一眼,都有些無奈。

    秦勉隊杜氏的眼神恍如未覺,拉著張嫂和王嬸子到一張嶄新的小方桌邊坐下,頗為歉疚,“張嫂、王嬸子,如果不介意的話您二位就單獨坐這兒,還清靜些!边@小方桌是雷鐵做板車時多余的木料,不太多,雷鐵便用來做了一張小方桌。

    張嫂和王嬸子自然知曉他所說的“清靜”是什么意思,暗松一口氣。兩人都不想和杜氏她們坐在一起,都是一個村的,她們和杜氏三人誰不知道誰啊再加上之前鬧那么一出,她們不想和杜氏坐在一起找不自在。她們心里慶幸還來不及怎么會怪秦勉只是沒看出來秦勉還挺細心。雖然是張小桌,桌上同樣是四個菜,而且分量都足,足夠她們兩人吃,估計還能剩下不少。

    “這是說哪兒的話,這一桌子菜都是我們兩個的,我們求之不得!蓖鯆鹱右彩莻爽利大方的性格,呵呵笑道。

    張嫂也連連稱是,“就是。雷鐵家的,你別忙活了,也去吃飯吧!

    秦勉都安排好后在雷鐵旁邊坐下,他面前的空碗里已有人為他夾了滿碗的菜。他對雷鐵笑了笑,拿起筷子吃起來。

    雖然場面被杜氏弄得有些尷尬,但有張大栓、雷向仁、雷向義和吳敵幾個都能說會道的,僵硬的氣氛很快被打破。眾人說說笑笑,十分熱鬧。

    清炒茼蒿和清炒秋茄子雖然是素菜,但是用豬油炒的,味道絲毫不差。一頓飯吃完,四張桌子上基本都沒有剩菜。眾人吃得滿足,也不耽擱時間,只略休息了一會兒便去了工地。

    杜氏、趙氏和錢氏三人絲毫沒提留下來幫忙收拾的事,端了秦勉給雷大強和雷春桃準備的飯菜就離開了。

    張嫂和王嬸子洗了碗筷杯碟,將廚房收拾干凈。

    張嫂道:“雷鐵家的,這兒沒什么事我們就回去了,明天早上再過來!

    秦勉端著兩個碗過來,笑道:“張嫂、王嬸子,辛苦你們了。這是小飯桌上沒吃完的菜,如果你們不嫌棄的話,就帶回去吧。我和鐵哥飯量都大,這么些也不夠晚上吃的!

    莊戶人家沒那么多講究,雖然是剩菜剩飯,也是好菜。張嫂和王嬸子都歡喜地接了,道了謝,一起離開,一邊走,一邊議論杜氏、趙氏和錢氏三人今天的所作所為,打心底對她們更加不待見。

    張嫂不屑地道:“平常在自己家里也就算了,今天那么多人在場,杜氏和她兩個兒媳婦也那樣,實在讓人看不過眼!

    “誰說不是啊他們家的老四還沒說親呢。杜氏就不怕她的名聲傳出去了沒人愿意到她們家來做媳婦”王嬸子附和道。

    “嘻嘻,”張嫂掩著嘴笑,“反正如果我有閨女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把閨女嫁到他們家的。你沒看今天吃飯時趙氏的樣子,恨不得自己能長兩張嘴!

    兩人已走出很遠,架不住秦勉耳力好,聽得清清楚楚,不由發笑,琢磨著,能不能想個招以后不讓杜氏三個過來,什么活都不干,憑什么讓她們白吃白喝這房子最快也要半個月才蓋好,難不成她們打算每天中午都過來吃飯讓人占點便宜沒什么大不了,但讓他不喜歡的人來占便宜,秦勉怎么想都不爽。

    但是一想到如果真不讓那三個厚臉皮的來,還不知道她們會鬧出什么事,他又放棄了這個打算。罷了,再忍忍,等到房子蓋好后,院子也蓋好,再想占他們家的便宜沒那么容易。

    、039章住新房了1

    后來,秦勉看到杜氏三個再來吃飯,絲毫不意外;看到雷大強在飯桌邊出現也不意外。只有雷春桃,因為面皮太薄,不愿意來。但秦勉還是每日準備她的飯菜,讓杜氏帶回去。

    近半個月,新房終于落成,青磚黑瓦,默然而立。因為秦勉經常去“監工”,而且招待幫工熱情周到,幫工以細心為回報,一磚一瓦都很齊整,一看就知道是盡了心的。

    房屋落成的一日,秦勉把包的一頓飯從中午移到晚上,還準備了好酒。幫工們既吃得痛快,也喝得過癮,被自家婆娘返回去時被罵幾句也笑嘻嘻的。

    經此一事,他們對秦勉和雷鐵的為人多了幾分了解,之后對待兩人的態度都多了幾分善意。這種態度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村里的其他村民,秦勉和雷鐵在村里的人緣變好了些,尤其是秦勉。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秦勉趁熱打鐵,找來幾個經驗豐富的泥水匠,把早就畫好的炕的圖稿拿給他們看,并詳細地解說,成功地把炕造了出來。

    雷鐵除了在看到圖的時候露出一絲驚訝的情緒,沒有發表意見,任他折騰。

    炕做好后,秦勉的精力集中在浴室上。他和雷鐵用了兩天的時間從山上找到幾塊大理石,專門送到制作珠寶首飾的玉石閣,讓他們用專門的切割工具將石頭切割成一塊塊平整的石板用來鋪浴室的地面和廚房的灶臺。只是切割幾刀和打磨了一下就花了五兩銀子,把秦勉心疼得當天沒買葷菜。

    那店里的切割師傅比他更委屈,他那切割刀是用切割玉石翡翠珍珠的,可不是用來切石頭的,最后看在錢的份上還是切了。

    之后,秦勉和雷鐵又拿著家具的圖紙到富貴木器行。

    廖至?吹角孛阋荒樞θ莸刈哌M門,雷鐵背著個背簍一聲不吭地跟在他身邊,這似曾相識的一幕讓他恍惚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