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13節
    間還以為時光倒流回到了一個月前。

    “廖老板,別來無恙!

    秦勉臉上明快的笑容讓廖至福突然覺得有些胃疼,“呵呵,原本是小兄弟,托福托福!鄙洗蔚膱D稿讓他們東家賺了五千多兩,對于他們生意人來說不算多,但難得是這五千兩是一個月的純利潤。所以,他不想把秦勉得罪了。

    “不敢當,”秦勉笑得更熱情,“我這是又給您送錢來了!

    “喔”廖至福來了興趣。

    雷鐵的目光一直落在秦勉身上。媳婦這么會賺錢,他怎么也不能比他差。

    “想什么呢”秦勉用胳膊撞了一下雷鐵,他說了幾遍雷鐵都沒反應。

    雷鐵回神,暗自詫異,他居然會在不是獨處的情況下走神,面上不動聲色,見廖至福也疑惑地看著他,反應過來,從背簍里拿出幾張紙遞給秦勉。

    秦勉看了一眼最上面的一張,遞給廖至福,“廖老板先看看再說”

    廖至福凝神看去,驚訝之色浮上臉,“這是衣櫥”

    “正是!鼻孛泓c頭。

    廖至福沒有立即發表意見,看見秦勉手中還有幾張紙,瞪了一眼正好奇地湊過來看的伙計,“沒點眼力見,還不給兩位兄弟上茶”

    “是!被镉嬁觳酵讼。

    秦勉笑意盈盈,拉著雷鐵坐下。

    廖至福在他們對面落座,看著圖紙,斟酌地道:“只見過推拉門的衣櫥,倒是第一次見這種左右移動的!鼻孛愕膱D畫得很精細,一點兒都不難懂。

    秦勉開門見山,“我們今天來,一是想在貴店訂做幾件家具;二則是賺點錢補貼家用。廖老板看這圖如何”

    廖至福是商人,眼光獨到,這衣櫥分成大小不同的格子,和梳妝臺合二為一,正中間的鏡子旁有數個小格子,可放些胭脂水粉梳子首飾盒類的物件,坐在梳妝臺前伸手就夠得著。他敢肯定,這樣的衣櫥會受夫人小姐的歡迎。

    說來也奇怪,怎么以前就沒有人想到這么做廖至福頗有些懊惱,但還是爽快地道:“這張圖十兩銀子,小兄弟,你看如何”

    秦勉沒有異議,這樣的衣櫥沒什么稀奇的,他不好意思宰人。

    廖至福見他沒有漫天喊價,隱約猜到他也有意和自己交好,臉上的笑容更真誠些,詢問道:“其他的圖”他看向秦勉的手。

    秦勉將沙發的設計圖遞給他,詳細解說,圖紙被廖至福大加贊許,定價五十兩。

    最后,秦勉從背簍里拿出一個盤子和一個土豆。

    廖至福和那好奇心十足的小伙計都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秦勉暗笑,轉過身背對他們,片刻即將土豆削皮,回過身,展示給他們看。

    “削皮的速度快不快”

    廖至福吃驚地道:“這怎么做到的”

    秦勉笑而不語,再次背對他,同樣不過片刻回身。

    廖至福一看,盤子里裝著一盤切得很細的土豆絲。

    、00章住新房了2

    “這位小公子,你是怎么做到的你這切絲的速度比大酒樓里的師傅還快”伙計一臉不可思議,旋即納悶地撓撓頭,“但是,也沒看到你用砧板”

    秦勉雙手背在身后,神秘地道:“我這個東西不但可以快速削皮、切片,還可以快速切絲。廖老板,您看”

    廖至福痛快地直接出價,“五十兩”

    秦勉很滿意,將手里的小工具遞給廖至福,話也說得好聽,“就說廖老板是爽快人,不然的話我們也不會直接找您了!

    看清小工具是怎么回事后,和上次買面條機一樣,廖至福臉上又一次出現既滿意又郁悶的古怪表情。

    秦勉含笑喝了一口茶,“廖老板,如果不是那天給土豆削皮時削到手出了血,我還想不出這么方便的工具。這是我付出了血的代價才想出來的,所以您花這五十兩絕對不虧!边@純粹是瞎扯。

    廖至?扌Σ坏。

    秦勉將剩下的幾張圖給他。這幾張倒是沒什么特別的,只是更具現代特色,在這家店里訂做給自家用。

    約好十天后送貨,廖至?蜌獾厮蛢扇顺鲩T。

    半個月后,新房晾干。家具早幾天送來的。新房能住了,秦勉和雷鐵反而不急了,一趟趟地把家具抬進新房。雷向義和雷向禮無意中看見,主動過來幫了他們。

    到太陽落山,一切才安置妥當。

    秦勉帶著欣賞的目光打量著新家。進門是約六十平方的院子,院子里目前什么都沒有,只西北角有個小屋,是浴室。古代的條件,不可能把浴室建得堪比現代,只是個洗澡的地方,里面放著一個大浴桶,墻角有個排水洞。

    主宅進門是客廳兼餐廳,正方形的松木餐桌邊擺放著同材質的兩張餐椅,靠墻擺放的沙發和茶幾,均是現代風格。南墻上嵌著一扇窗戶,比一般人家的窗戶要大一半,因此廳內顯得尤為明亮。厚實的紅褐色窗簾紋風不動,為秋日增添幾分暖意。條件有限,不然的話,秦勉想將廳里的地面也鋪上大理石板。

    餐廳和客廳左側是廚房,灶臺鋪了大理石板,既光滑又干凈,有了碗櫥,又添置了不少碗筷盤碟,常用的擺在最方便的位置,米面油也有處存放。廚房和院子里的浴室共用南墻,但因為浴室較小,廚房南墻仍能開一扇窗,光線充足。

    北面的兩間房,較小的一間用來存放雜物,比如農具、谷子、備用的椅子等。較大的一間是臥室。雜物房和臥房相對,走道通向后門。后面是空地,以后如果想弄個后院也方便。

    秦勉最滿意的是臥室,雖然他和雷鐵還是不得不共用同一間房、同一張床,至少有個足夠大的衣櫥,兩人的衣物可以分開放。

    雷鐵跟著他參觀新房,目光在鋪了新褥子的炕上停留地有些久。只是兩張分開放的棉被和一頭一個枕頭有些礙眼。

    吃過晚飯,秦勉洗了個熱水澡,迫不及待地跳上新“床”,看了看炕的寬度,唇邊勾起一抹淺笑。床這么大,應該能改掉往雷鐵懷里鉆的毛病。他躺在自己的位置,抖開自己的被子,舒舒服服地躺下。因為手里有點錢,他又買了一張新褥子和一張新被子。

    枕頭也是新的,里面是絲綿,柔軟舒適。他用后腦勺蹭了蹭,看著屋頂。桌上的燈火輕輕搖曳,晃動著他的思緒,不自覺得出神。

    他在這個世界也算是有了一個家吧

    雷鐵裹著淡淡的熱氣進來,沉默地凝視少年臉上的恍惚和眼中淡淡的落寞,心一陣抽痛。

    他關上房門,“砰”的一聲,不輕不重。

    秦勉扭頭看他,不放心地問:“門都鎖了”

    “鎖了!崩阻F拉上窗簾,脫了鞋上床,盯著自己的那床棉被,右手一抬,撩到另一頭。

    秦勉一愣,看著他把另一頭的枕頭放到他的枕頭旁邊然后鉆進他的被子里,心跳停了兩秒,半撐起身,下巴微昂,睇他,“干什么”

    雷鐵道:“你睡著后還是會擠過來!

    這淡定而篤定的口氣險些把秦勉氣得倒仰,正要開口,那人卻長臂一伸圈住他,雖然沒有用力,卻是不容拒絕的姿態。

    秦勉用眼刀刺了他幾刀沒得到反應,只好認命地躺下。

    雷鐵忽然道:“住進新屋不高興”

    “沒有!鼻孛惚凰D移了注意力,“對了,你覺不覺得屋里少點什么”

    雷鐵的目光在房間里掃一圈。

    他實在是一個三棍子打不出一個悶屁的人,秦勉其實沒指望他會回答,卻聽他開口,“空蕩!

    “就是這個”秦勉賞他一個贊許的眼神,指著對面光禿禿的墻壁,“家具不缺,是墻上缺點東西。改天去鎮上買張字畫掛上!

    “過幾天。明天我去山上!崩阻F的臉被他的發絲刷得發癢,抬起下巴蹭了蹭。

    秦勉突然間就覺得氣氛微妙了起來,縮了縮脖子,“去打獵你說過會教我功夫!

    “教過再去山上!崩阻F一抬手,燈便滅了。屋內一片漆黑。

    秦勉悄悄地舒出一口氣,卻說不清楚為什么要悄悄的,“還有一件事,這邊遷居有暖房、溫鍋的說法嗎”

    “去打獵就是為了此事!崩阻F道。

    秦勉連忙道:“野味比豬肉貴,這次請客少用野味,多用豬肉。你看著辦!

    “嗯!崩阻F的胸口一片火熱,是因為胸口多了一個人嗎

    、01章暖房

    打理好自己,秦勉慢悠悠地走到門外。天才蒙蒙亮,秋日里少了蟬鳴蛙唱,村里頗為安靜。

    腳步聲驚動院子里正在練功的雷鐵,回頭看過去。

    少年上身穿著嶄新的青色短打棉衫,腰上用根駝色的腰帶束著,外面套著駝色的馬甲,下面著青色修身長褲,足蹬鹿皮短靴,這身打扮既簡潔又利索,宛如哪家的小公子;一頭長發并未像其他人一樣束成發髻頂在頭頂,而是用青色的發帶綁出高高的馬尾,朝氣蓬勃,一邊伸著懶腰,一邊抬首望天,英氣勃發的臉龐上露出松快的笑容,更顯得神清氣爽。

    雷鐵身上也是新裝,樣式和秦勉的一模一樣,只不過短打衫和長褲是靛藍色,馬甲和腰帶也是駝色。因為在練功,他的馬甲不在身上,搭在一旁晾衣服的竹竿上。

    其實這只是因為秦勉懶得多畫服裝設計圖,所以兩人做了相同樣式的,在古代的保守風格上添加了現代元素。

    別說,雷鐵臉上雖然有道疤,但看久了就跟不存在差不多,再這么靠服飾一抬,完美地勾勒出寬肩窄臀,整個人也是英姿挺拔,玉樹臨風。

    “早!鼻孛阌眯蕾p的目光上下打量雷鐵一遍,心情很好地和他打招呼。

    雷鐵看他一眼就收回目光,繼續練功,一招一式,威猛有力,虎虎生風。

    悶死你算了秦勉臉上笑容一僵,睇他一眼,瞄見地上有顆小石子,見雷鐵沒注意到他,撿起石子朝他的背上扔?此毜糜心S袠,誰知道是不是花架子且試他一試。

    雷鐵仿若未覺,仍在繼續練掌,在石子即將碰觸到他的時候,右手忽然變招,斜插到身后,似乎腦后也長了眼睛一樣,準確無誤地用食指和中指夾住石子,并未回頭,接著剛才的招式繼續練。

    秦勉挑眉,原來真不是花架子。不知道是不是他看錯了,剛才雷鐵似乎往這邊瞥了一眼,雖然是很淡的一眼,卻像在說他小看了他。

    他眼珠一轉,賊笑一聲。院子還沒有收拾好,地上還散落著不少石子,他彎下腰又撿起幾顆,連續朝雷鐵丟去。

    雷鐵本來正練到“海底撈月”這一招,驟然騰空一躍,在半空中翻身,右掌如同蒲扇生風,在空中猛然一擺,五顆石子全部被他收在掌心。與此同時,他的人也平穩且無聲地落在地上,注視著秦勉。

    太帥了

    秦勉兩眼冒光,沖過去,“我現在年紀大了,能學到你這種程度嗎”

    雷鐵的嘴角挑起一個弧度,約莫是不習慣笑的緣故,看上去有些僵硬,但眼中的笑意卻不做假。秦勉注意到了,心情也更好了幾分。

    “你年紀不大!崩阻F道。

    秦勉哭笑不得。他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如果他的年紀算大的話,那雷鐵豈不是“老”了這話若是別人說,他會認為別人在和他抬杠,但從雷鐵口中說出來卻有些好笑。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聽說習武要從小開始練才能進步得快!

    “無妨,循序漸進。先教防身術!崩阻F隨手扔掉石子。

    幾顆石子落在墻角,緊挨在一起。秦勉斜他一眼,“顯擺什么!

    雷鐵拍了拍他的腦袋,開始教他。

    不要認為只有女子才需要防身術,男子也一樣,尤其是還沒成年的。古代人販子猖獗,那牙行里被人販子拐來賣的少年不在少數。

    所謂防身術一般都是近距離和貼身攻擊,簡單、實用、快捷,換言之,在最短的時間里擊中對方要害,攻擊對方雙眼、太陽穴、下顎、頸喉、腹部、兩腿之間、膝蓋等位置。

    雷鐵站在秦勉背后,一條手臂摟住他的腰,另一條手臂箍住他的脖子,“若對方從后方制住你”

    溫熱的氣息撲打在耳朵上,秦勉縮了縮脖子。

    雷鐵看著他的耳垂上浮起紅暈,頓了頓,繼續道:“可用手肘撞擊對方,或者用腳后跟猛踢對方膝蓋!

    他看了看懷中人的頭頂,頓了頓,補充一句,“若身高夠高,且無計可施,亦可用頭撞擊對方腦袋!

    秦勉的臉黑了。他中間的停頓是什么意思他現在是不高,但不意味他以后也不會長高。

    他回過頭,不善地盯著雷鐵。

    雷鐵若無其事地換了姿勢,“再教另外一招”

    就這樣,一個教,一個學,秦勉大概掌握了幾招基本的防身術。

    “我先去跑幾圈再回來做早飯!鼻孛銓α曃渑d致勃勃,因此對每日的鍛煉十分在意。要想功夫深,首先要把身體素質提上去。他沖雷鐵擺擺手,撒腿跑出去。

    雷鐵鎖了門,背上弓箭上山。

    等秦勉跑步回來,雷鐵也回來了,院子里放著三棵花椒樹。

    “失策了!鼻孛憧邕M門,氣喘吁吁,一臉熱汗,用手扇著風,“出了一身汗。忘了準備一套跑步時穿的衣服和鞋!

    “下次去鎮上買!崩阻F手里拿了把鐵鍬,問他,“種在哪兒”

    秦勉倒了一杯水一口氣喝完,目光往院子里掃一圈,走到離院門不遠的地方用腳點了點,“這東西味道不怎么好聞,種這兒!

    雷鐵點點頭,彎腰挖坑。

    秦勉站在一旁看了一會兒,去做早飯。

    吃早飯時,兩人商定暖房的日子兩日后。

    吃過早飯,雷鐵去打獵。秦勉給三棵花椒樹澆了些靈泉水,挨家挨戶請村民到時候來吃流水席,順便和村里人認識認識。

    他沒有特意先去老宅,而是從村西往村東挨個來。

    到老宅時,杜氏在井邊打水,看到他進門,眼皮一掀,不耐煩地問:“你來做什么”

    對方不喜歡他,秦勉也不去拿熱臉貼冷屁股,直接道:“娘,暖房的日子定在后天,到時候你們早點來!

    杜氏的臉色這才緩了緩,“有心了,我們會早些過去的!

    秦勉又道:“我們打算做八道菜,四葷四素,到時候恐怕還要去菜園里摘些蔬菜!

    四葷四素是不錯的席面,杜氏想到自己一大家人都能去吃飯,不好不讓他摘青菜,“知道了!

    秦勉不想和她多說,“娘您忙著,我還要去下一家!

    杜氏擺了擺手。

    晚上雷鐵回來,秦勉和他定下菜單。八道菜,四葷四素分別是辣子雞丁、紅燒魚、回鍋肉、糖醋排骨、地三鮮、紅燒豆腐、黃金玉米烙和清炒萵筍。沒有湯,莊戶人家更喜歡實惠,極少有喜歡湯湯水水的。

    招待客人的零嘴和點心很普通,就是炒瓜子、炒花生和桂花糕。也不能準備太好的東西,不然的話太招人眼氣。

    掌勺的一共三人,其中有王嬸子,另外兩個婦人是以前和王嬸子一起做過席面的,一個是村里的劉嬸子,另外一個是隔壁村的馬六嫂。

    到了請客的這日,一大早,秦勉和雷鐵趕著車去鎮上買菜、酒、零嘴和點心;氐郊,秦勉將屋子打掃一遍,雷鐵去村里借桌子和板凳。

    王嬸子三人早早地來了,在廚房里忙活。村里一共有七十多戶人家,就算每家只來兩個人也有一百多號人。更何況,村民大多愛占便宜,有小孩的肯定會帶著小孩一起來。這么多人需要多少食材可想而知。

    所幸,錢氏和雷春桃很早就過來,幫忙清洗食材。

    錢氏會來,秦勉頗為意外,偷偷問了雷春桃才知道是雷向義罵了她一頓逼她來的。

    將近中午,村民們陸續帶著禮品來了,都是莊戶人家,準備的禮品普通但實用,有的是幾個雞蛋,有的是兩把蔬菜,有的是一塊布,條件好的送上一塊臘肉或者一壇酒。不管哪個村都是這樣,誰也不會說什么。

    秦勉都高高興興地收了,客客氣氣地請他們入席。

    菜一盤盤地端上來,來得早的能先吃,來得晚的也不必著急,參觀下新房,贊嘆下新家具,再嗑著瓜子吃著點心,一邊聊天一邊等。

    秦勉有先見之明,料到這天人多會有些混亂,提前和雷向義、雷向禮說好了,讓他們幫忙招待客人,再加上雷鐵,總算是沒出什么紕漏。

    盡管如此,秦勉也累得夠嗆,等到把最后一波客人送出門,他坐在沙發上就不想動彈了,肚子也餓得咕咕叫。

    三個大廚、雷向義和雷向禮也沒顧上吃,他不好久坐,和雷鐵兩個人把預留的一桌菜端出來,幾個人把飯菜消滅得一干二凈。一壇酒也喝得一滴不剩。

    張嫂子三人和雷向義、雷向禮走時,秦勉除了付給三個廚子豐厚的工錢之外,還給他們每人包了一份點心。

    所有人都離開后,秦勉才抱著吃撐的胃,倒在沙發上,懶洋洋地用腿碰了下雷鐵的背,“洗碗!

    雷鐵也坐在沙發上,酒喝得有點多,單手撐著頭,拍了拍他的腿,站起身,“睡會兒!

    秦勉聽到院子里不時傳出水聲和碗碟碰撞的聲音,唇角不自覺地揚起來,迷迷糊糊地睡著

    、02章租店

    日落日升又一日。

    秦勉慢慢喝著碗里的蛋湯,桌子下的小腿碰了碰雷鐵的腿,“今天去鎮上轉轉,把該置辦的東西都置辦了。另外,我想看看能不能租個鋪子。秋冬季可是賺錢的好時機!

    雷鐵的手一頓,“賣什么!

    秦勉用湯匙碰了碰湯碗,自信地道:“吃食!彼X子里各種各種各樣的吃食沒有一千種也有幾百種,再加上有靈泉水在手,不怕賺不了錢。要想在這個時代挺起腰,要么有錢,要么有權,要么有勢,目前他只能以有錢為目標。而飲食業是來錢最快的。其他的,以后徐徐圖之。

    雷鐵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吃過早飯,兩人趕著牛車去鎮上。車輪卷起枯黃的樹葉,隨風吹得更遠。

    要買的東西不少,板車沒加車廂,秦勉和雷鐵一起坐在車轅上,身上穿得多,并不冷,迎著風吹,臉上涼涼的,甚是舒服。

    秦勉曾悄悄給水牛喂了一些靈泉水,小水牛十分通人性,安安分分地靠著路邊走,還會自動繞開地上的坑和石頭,讓人暗暗稱奇。

    到了鎮上,兩人順著街道尋找合適的鋪面。但很快,秦勉發現自己太樂觀了。流水鎮是一個比較熱鬧的城鎮,但正因如此,市場早已飽和且相對穩定,想要尋到出租或者出售的店面并不容易。

    在鎮上轉了一圈都沒找到合適的,秦勉不甘心,尋到牙行。牙子手里有幾間鋪子,其中一家位于三岔路口附近,店面大小和地理位置都十分合適,但這鋪子只賣不租,要價二百兩。秦勉買不起,只能遺憾地擺擺手,轉而考慮把民宅改成鋪面,但牙行里掛賣和出租的幾間民宅均不適合做店鋪。

    “這間好啊!毖雷硬凰佬牡叵蚯孛阃扑]二百兩的那間鋪子,“這么大間鋪子光線又好只二百兩銀子絕對劃算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秦勉干笑。有錢的話誰不想買。

    “這間!崩阻F開口,修長的手指點著桌上的一張紙。

    牙子暗自驚喜。這家鋪子掛了許久都無人問津,難道今天還真能租出去

    秦勉有些驚訝。雷鐵和他一起時,尤其是在談生意的時候通常不輕易開口。這還是第一次主動發表意見。但他并不覺得不悅,反而有些高興,讓他覺得自己并不是一個人。

    他對雷鐵笑了笑才看向那張紙,上面言簡意賅地介紹了店鋪的情況,眉頭微皺,“這家,位置是不錯,但太小了。咱們賣吃食,怎么也得能容納五六桌客人吧”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