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14節
    雷鐵道:“這個地方我有印象,店面是不大,但門口有空地!

    秦勉心中一動,如果門口有空地的話,在外面加幾張桌子也行,想到這里,他問牙子,“這個鋪子什么情況”

    牙子一喜,忙詳細說來,“咱是實誠人,也不怕和你們實說。好幾年前這里種著一棵百年大樹,左邊是雜貨鋪,右邊是一家成衣店,后來這棵樹被一個大戶人家買了挖走了。官府覺得這塊地空著可惜,就在這里擠著蓋了一間房,原來是茶水鋪子。二位公子別看這店鋪小,但位置好,且租金也不高,一月才二兩銀子,租一年也才二十四兩!

    “原來是這樣!鼻孛阌行┬膭,“可否去店里看看”

    “自然可以,我這兒就有鑰匙!毖雷有θ轁M面,更加殷勤,“二位,請!

    兩人跟著牙子到了那家店鋪前,牙子開了門。秦勉看了看左右兩家店才進門。屋內還有四套桌椅,雖是舊的,但完好無損。店鋪確實不大,完全看得出是擠著蓋的,呈梯形,內窄外寬。屋里不算后廚,最多能安置四張桌子。如雷鐵所說,門外有片空地,大約能放四五張桌。

    之前秦勉還嫌地方小,如今看了則覺得正合適。店面太大的話,他和雷鐵不一定忙得過來。

    秦勉征詢地看了看雷鐵。

    雷鐵點點頭。

    秦勉拿定主意,對牙子道:“就這間了,租一年!

    牙子高興地道:“好嘞,那咱們先回去簽文書”

    秦勉擺手示意他帶路。

    到牙行辦了手續,牙子把鑰匙交給秦勉。

    拿著鑰匙,秦勉有股微妙的感覺:咱也算是有事業的人了。他興致高昂地拉著雷鐵往前走,“走,咱們今天就把店里的東西補齊,盡快開張!

    、03章媳婦,我能養你

    開店并不是簡單的事,開張之前要裝修店面,補齊廚房內各種物資,添加設備,聘請員工,廣告宣傳等。

    餐飲業主要注重干凈衛生,所以,在店鋪的裝修上,秦勉并沒有費大功夫,只讓人將房頂、墻壁和地面都擦洗干凈。墻壁上有些不太美觀的坑洞,他讓雷鐵做了大小不同的竹片和木片,擺放成美觀大方的圖案固定在墻壁上,不失為一種特色。桌椅都買了新的,客人來吃東西看著也舒服。

    另外,秦勉去買了個大號的面條機。富貴木器行的面條機在秦勉的設計上多了自己的特色,外表打磨得十分平整,而且雕有紋飾,賣得不錯。在面條機剛興起的時候,其他鎮上的木器鋪子都要從這里進貨。

    天黑后,秦勉和雷鐵沒有立即睡,點著燈在炕上商量事情。

    “你沒說賣什么!崩阻F背靠團起的棉被。

    秦勉抬起頭一笑,眉目間都透出一股自信,“天氣冷了當然要吃些熱乎的東西。我要賣的吃食是麻辣燙和火鍋!彼浅c幸這個世界的人根本沒想到食物還能涮著吃。

    他詳細為雷鐵解釋了麻辣燙和火鍋是怎么回事,“簡而言之就是把蔬菜和葷菜在燒開的湯里面煮熟了吃。這個湯不是普通的湯,而是特制的,用十八種調料調制而成。記得我買的桂皮、陳皮、香草那些東西嗎這個湯就要用到這些!

    雷鐵注視他片刻,拿走他手中的筆和紙,“不早了。明日再說!

    秦勉的困意也上來了,打了個呵欠躺下,“睡吧。明天我做給你嘗嘗你就知道了!

    雷鐵吹了燈躺下,習慣性地將人摟進懷中,“好!

    秦勉想到過兩天就能開張就興奮,困意頓消,開玩笑道:“現在你可是我養著的!

    雷鐵的手臂一僵,“我明日上山一趟!

    秦勉一樂,“我說著玩的!

    “麻辣燙需要葷菜!崩阻F不容置疑。

    秦勉想了想,答應了,“行。還有不少東西要準備,明天我得把陳皮、桂皮那些都磨成粉!睘榱诉@調料,他還專門買了一個石磨。

    “這次我想往深處探探,兩天就能回!崩阻F又道。

    “這么久”秦勉隱約覺得他有些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便沒有多想,“行,明早我多準備些干糧!

    翌日,秦勉迷迷糊糊察覺到身邊的動靜,想起昨晚雷鐵說要上山的事,猛然驚醒。

    外面已灑了晨光,因為窗簾合著,室內很暗,床頭還點著燈。

    雷鐵正在坐在炕邊穿鞋,回過頭,低聲道:“再睡會兒!

    秦勉搖搖頭,看了眼他身上的衣服,“不睡了。山里氣溫低,加件夾襖!

    他利索地穿好衣服,到廚房里做早飯,做了幾張厚實的肉末煎餅,用油紙包好后放進他給雷鐵做的腰包里。

    剩下的幾張煎餅,兩人就著蘑菇湯吃了。

    “小心!边@不是雷鐵第一次上山打獵,但秦勉沒來由地不安,叮囑道。

    “不會有事!崩阻F撫了下他的側臉,“有什么事等我回來再說!

    秦勉的心一跳。這幾句對話怎么聽怎么像是夫妻之間的對話。他捏了下發熱的耳朵,擺手趕人,“知道。走,走,早去早回!

    雷鐵點點頭走了。

    秦勉在院子里呆站了一會兒,在院子里走了幾圈消食,接著復習了一遍之前學習的招數,然后去忙正事,用石磨將陳皮、桂皮、花椒等都磨成粉。

    家里少了個人,院子里靜得出奇。秦勉覺得空蕩蕩的院子礙眼,拿著鋤頭和背簍出門,打算挖點玩意裝點院子。

    是個陰天,太陽不知所蹤,灰蒙蒙的天空不見一絲云?瓷先ゲ幌褚掠,但秦勉還是很煩躁,在山腳下晃悠了半晌,挖到幾株野菊花,白色和黃色的花朵雖然小,但開得燦爛。他將菊花種在院子里,澆了一杯靈泉水。

    直到第三天下午,雷鐵還沒回來,秦勉的心猛然一沉。雷鐵說過兩天就會回來,但現在還沒出現,難道是出了什么事這個念頭讓他慌了神,忍不住向遠處的山脈跑去。

    到了山腳下,他忍不住苦笑。他是瘋了吧,居然想去找雷鐵。這一片都是山,他不知道雷鐵去了哪里,想找他談何容易

    “轟隆”一聲驚雷在頭頂響起。老天連續陰沉了兩天,終于下起雨。雨淅淅瀝瀝地落下,很快將地面浸濕。

    秦勉的心更是沉到谷底,下雨天山上的條件會更艱苦。一陣怒氣隨即噴發,他跑進林中,發泄地喊叫:“雷鐵你混蛋”

    聲音就像光被黑暗吞噬,不留下一絲痕跡。

    他冷著臉往回走,看到雷大強挑著一擔柴站在不遠處,一臉不善地看著他。

    “老大家的,你鬼叫什么”

    秦勉皺著眉,緩了緩情緒,“爹。鐵哥去打獵了,說是兩天就回來,但直到現在還不見人影。您看是不是”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雷大強打斷,“他又不是第一次上山打獵,自己知道分寸。倒是你,既然做了老大的媳婦,就應該知道以他為天。你剛才喊的什么”雷大強厲眼盯著挺立得就像小白楊一樣倔強的少年,滿心不喜。

    秦勉臉色一變,冷哼一聲,“關你屁事”他看也不看一眼雷大強,快步離開。

    “你你”雷大強不可置信地瞪著他的背影,氣得直哆嗦,厲聲喊道,“你給我站住”

    秦勉只當沒聽到,很快走遠。管他什么孝道不孝道,反正沒有人看到,雷大強也不能把他怎么樣。

    沒心思吃晚飯,他只吃了兩個包子,等到十點多還是不見雷鐵人影,只能關了燈睡覺。

    半夜,院子里的一聲悶響驚醒秦勉。有賊

    他不敢點燈,摸索著出了房門,聽到堂屋門門栓滑動的聲音,心提到嗓子眼,厲喝一聲,“誰”

    “媳婦,是我!

    秦勉又喜又氣,這才發現睡衣都汗濕了,嗓音帶著埋怨卻很輕松,“你怎么現在才回來”

    他抹黑過去開了門才去拿茶幾上的火折子點燈,回頭看去,站在他面前的可不就是雷鐵

    “去了趟縣里!

    雨還在下,雷鐵帶進一陣濕氣,順手將弓箭放在桌上,從懷中掏出一張紙,抿嘴道:“我能養你!

    秦勉一愣,不解地看向那張紙。雖然是繁體字,但“伍佰兩”三個字他還是認識的。

    “哪兒來的”

    雷鐵輕描淡寫,“獵到一頭黑熊,四只熊掌賣了這五百兩。有吃的嗎”

    秦勉一驚,聯系他方才說的“我能養你”,又注意到他腰側的衣服是破的,隱約還有一股血腥味,心口一緊,臉色亦是一沉,將銀票甩在他身上,冷笑道:“我不過開句玩笑你就用銀子打我的臉。雷鐵,你真是好本事”

    他轉身就走。急著起來,他只穿著睡衣,身上冷得厲害,比不過心冷。

    雷鐵一愣,看到他氣沖沖地走向房間,頭也不回,心中一慌,幾步走過去拽住他的胳膊,“我不是!

    “放手”秦勉冷聲道。

    雷鐵眸色一黯,張了張嘴,將人扣進懷中,大掌緊緊按住他的背。

    “你放開我”秦勉掙脫不開,氣急敗壞,鼻端的血腥氣使他怒火更旺。

    “不放!眰诒慌龅,雷鐵悶哼一聲,雙臂不松,悶聲道,“我未曾想打你的臉。媳婦,我能養你!

    秦勉掙扎的動作僵住,胸腔里一陣酸意,同時,腦中有種醍醐灌頂的醒悟。他也是男人,怎么就忘了男人的自尊心有多強。雖然他當初說那句話真的只是玩笑,但之前他賺錢比雷鐵多是事實,雷鐵怎么可能不在意他氣雷鐵沒看出來他是在開玩笑,更氣他不把自身安危當回事。

    他抬起頭,男人還是面無表情,深邃的眼睛里卻藏著一抹幾不可察的無措,箍在自己背后的手臂也燙得厲害。

    他有些挫敗地緩了語氣,“放開,我看看你的傷口!

    雷鐵抓住他的手腕,回到桌邊端了油燈,拉著他回房才放手,“穿衣!

    秦勉套了棉襖,沒好氣地瞪著他,“坐下!

    雷鐵依言在炕邊坐下,“只是小傷!

    秦勉沒理他,掀起他的濕衣服,看到五條血糊糊的傷痕,心尖一顫,氣道:“不是去縣里了嗎為什么不去醫館包扎了傷口再回來”

    “看著嚴重,傷不重。怕你擔心賣了熊掌就往回趕。傷不重!崩阻F道。

    秦勉剜了他一眼,取了清水、紗布和金瘡藥過來,小心地為他清理傷口,細心地灑了藥粉后包扎好。

    “你什么時候去的縣里怎么回來的”

    “約莫酉時,下山后剛巧遇到有人趕車去鎮上,搭了他的車。只鎮里無人收購熊掌,只得雇車去縣里。返回時已太晚,雇不到車便走回來的!

    大概是知道秦勉心里還有火氣,他難得說了這么多話,回答得很詳細。這使得秦勉心里直發軟,再大的火氣也消了。

    他站起身,“鍋里還有熱水,你先洗個澡換身干衣服,小心不要碰到傷口。我去給你做點吃的!

    雷鐵應了一聲,端著油燈跟著他出去。

    那張銀票老老實實地躺在地上。雷鐵撿起來遞給秦勉。

    秦勉收在兜里,走進廚房。

    、0章找上門

    這幾天為了讓雷鐵回來后隨時能吃上飯,每天煮飯秦勉都會煮多些,晚上剩下的米飯正好用來炒飯。他拿了兩個雞蛋攪拌成液,又拿了一根胡蘿卜和一把青菜洗干凈,胡蘿卜切成丁,青菜切碎,做了香噴噴的炒飯,炭爐上同時煮上濃香的酸辣湯。

    雷鐵洗完澡,換上干凈衣服,來到廚房,看到媳婦正把炒好的米飯往飯桌上端,彎腰端了爐子上的砂鍋,跟在媳婦后面。

    “夠不夠吃”秦勉問。盤子里堆得高高的炒飯,色香味俱全。因為熱愛美食,連帶著秦勉對各種餐具情有獨鐘,家里的餐具形狀各異,大大小小,裝炒飯的盤子就很大。

    “夠!崩阻F去廚房拿了四個碗,兩個飯碗,兩個湯碗,“你也吃些!

    秦勉肚子確實有些餓,盛了一碗炒飯。

    “夠了”雷鐵在他身邊坐下,問道。見媳婦點頭,他把飯盤挪到跟前,悶頭吃起來。

    看得出來他確實餓狠了,雖然動作不失以往的優雅,卻急了幾分。秦勉唇邊蕩起一抹微微的笑,口中不客氣,“又沒人和你搶!边@么說著,他的手卻拿起一個湯碗,舀了一碗湯放在雷鐵左手邊。

    “一天沒吃東西!崩阻F簡短地回了一句,喝了一口湯后,繼續吃飯。

    秦勉不忍再說什么,也低頭吃飯,一碗飯吃完,喝了半碗湯就放了筷子,看著雷鐵吃。

    雷鐵便將剩下的湯都喝了。

    秦勉不確定地問:“飽了嗎沒飽的話我再做兩個煎餅!

    “飽了!崩阻F起身收碗。

    秦勉打了個呵欠,“明天再洗!

    雷鐵意外,他一直知道小媳婦是個愛干凈的,尤其是廚房,用過的碗絕對不允許留在第二天再洗。這還是第一次。

    燈光下的黑眸蒙上柔和的氣息,他應了一聲,只把碗筷放到灶臺上就出來了。

    兩人漱了口,一起回房間。

    秦勉將銀票放進錢箱里鎖好,收好鑰匙鉆進被窩。

    雷鐵熄了燈,把人摟進懷中。秦勉懶得矯情,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小心地避開男人身上的傷,享受著對方遠高于自己的體溫,再次確定這個男人是冬天里最佳的火爐。

    “這幾日可好”雷鐵在黑暗中卻能準備地摸到媳婦的臉,撫摸了一下。

    想到雷大強,秦勉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他敢肯定雷大強明天肯定會找上門。

    “幾天不見你的影子,又下著雨,我沖著山上罵了你一句,你爹就罵我,然后,我回了一句關你屁事!鼻孛愫艿ǖ卣f著,心里卻有幾分忐忑。雷大強畢竟是雷鐵的爹。他快速補了一句,“當時沒有別人!

    “無妨!崩阻F淡漠地道,“面上過得去即可!

    秦勉不喜歡突然而起的寂寥氣氛,在他懷中翻了個身,大聲道:“困了,睡覺,睡覺!

    雷鐵收了收手臂,將懷中人抱得更緊,也合上雙眼。

    第二天,天總算放晴,涼風徐徐,秋高氣爽。院子里的菊花雖被秋雨打過,掛著水珠看上去卻更精神。新開的花朵大了些,香味更濃。院子里是土地面,的,踩一腳全是泥。以前沒錢,就沒在院子上花功夫,如今有了雷鐵帶回來的五百兩,底氣足些,這院子總要好好收拾一番。

    “雷鐵,在哪兒”秦勉看著敞開的院門,喊了一句,知道人不會走遠。

    雷鐵的聲音從院墻外傳過來,“這兒!

    秦勉轉身進了廚房,果然瞧見昨天的碗筷都洗了,鍋灶也收拾得很干凈。

    做好早飯出來,院子里多了兩棵桂花樹,花朵繁茂,香氣撲鼻。

    秦勉驚喜地走過去,“在哪兒挖的”

    “山上!崩阻F看到院子里的菊花就猜到他不喜歡院子里太空蕩。

    “吃過飯再種!

    雷鐵洗了手,到餐桌邊坐下。桌上擺著兩份炒面和兩碗湯。兩人飯量都大,飯碗都是大海碗,不過雷鐵的碗比秦勉的更大一號。

    雷鐵在心里感嘆媳婦的好手藝,從兩人單住到現在,基本上五天之內的早餐不會重復。今兒個的炒面加了金黃色的雞蛋,鮮紅的辣椒絲,翠綠的青菜葉子,勾人食欲。

    心里想了這么多,他的臉上一貫的沒有表情。

    但秦勉從他的眼神里還是能看出他對今天的早餐是喜歡的,暗自得瑟:“娶”了小爺是你丫的上輩子燒了高香。

    “路上全是泥,去鎮上不方便,不如等地面干了再說。今天就去河邊撿些石子把院子墊墊,至少得鋪一條能走的路。怎么樣”

    “嗯!

    “那兩棵桂花樹就挨著菊花種。留點地方種棵什么果樹!鼻孛阃鹤永飹吡艘谎,還是覺得院子有些小。前世在城里住得久了,他不喜歡逼仄的空間。罷了,等賺了大錢再擴建。

    “果樹,以后去山里找?斐!崩阻F用筷子輕輕地敲了下他的碗。

    兩人正吃著,外面走進來兩個人。一男一女,兩人都不到三十,面上帶著笑。

    秦勉認出了那婦人是以前來看宅基地時探頭探腦的那個,就住在他們隔壁,她男人叫周二好。

    “雷鐵,雷鐵家的,正吃著呢!倍眉业男θ菥拖袷菙D出來的,兩邊眼角各勾勒出一條不淺的紋。

    秦勉和雷鐵起身請兩人進來坐,不明來意。

    “呵呵,叨擾了!敝芏脙墒址旁谛渫怖,一雙三角眼一直在東瞅西瞄,滴溜地掃了一整圈,目光落在餐桌上油亮的炒面上,暗自吞了吞口水。聽說雷鐵家請客很大方,但雷鐵蓋房子時他被岳丈家的事耽擱了,雷鐵家暖房時他又被大舅子的事拖著,沒吃上他家的飯周二好一直很遺憾,昨兒個夜里聽到鄰居家有動靜,他知道機會來了。今天媳婦一攛掇他就跟著過來了。村里人的早飯基本都是稀飯、窩頭、咸菜,雷鐵家的日子過得果然紅火,那炒面里放了雞蛋不說,還放了不少油,聞著就香。

    秦勉直覺不喜歡這二人,沖雷鐵使個眼色,低頭吃面?偛荒苌妒露加伤鲱^。

    “可是有事”雷鐵心下疑惑。

    二好家的連忙擺手,一臉關切,“沒事,沒事,昨天半夜聽著好像你們小倆口吵起來了,我和我們當家的就過來看看有沒有什么需要我們幫忙的。這以后我們兩家就是鄰居了,有用得著的地方可千萬別客氣!

    “多謝!崩阻F頷首,淡聲道。

    “看你們家這家具多氣派,”周二好摸著沙發,貪婪的目光就像盯著一個大美女,“這玩意一定不便宜吧我們村有這玩意的只你們一家!

    雷鐵蹙眉,也坐下吃面。

    秦勉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腳,“多謝嫂子對我們的關心,我和雷鐵沒什么事。你們隨便坐,天氣漸冷,飯菜涼得快,還得勞二位等我們吃完飯再陪你們坐!

    他和雷鐵相視一眼,非常默契地放慢速度,不緊不慢地吃完炒面后,又慢吞吞地喝湯。

    周二好和他媳婦坐了一會兒,覺得無趣,總算知道他們不受歡迎,干笑著站起身,說了兩句寒暄的話走了。

    秦勉用膝蓋撞了下雷鐵,“這兩人看著不像好的,以后多個心眼!

    雷鐵意味不明地瞥他一眼,一口把湯喝完,看著他喝,很耐心地等他喝完后,自覺地收碗。

    “中午吃麻辣燙或是火鍋”

    還記著呢。秦勉斜睨他,“行!

    等雷鐵洗了碗,兩人把桂花樹種了,換上舊鞋子,去河邊撿石頭。

    白水河是青山村的主要水源之一,貼著村西由北向南流去,村民種田灌溉、種菜澆水、洗滌衣物、閑暇捕魚等,基本都在這里。

    河邊的青石板旁,兩個婦人一邊洗衣服一邊閑聊,兩人居然是周翠花和方紅柳,看到秦勉和雷鐵過去,和善地笑了笑。

    秦勉有點意外,回了個笑。不管這二人是為什么變了態度,總不是壞事。

    河岸上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石子,長年被雨水沖刷,比較圓潤,鵝暖石不在少數。不一會兒,兩人就撿了半籃子。

    “老大,你在這兒!辈簧频穆曇粼谏砗箜懫。

    秦勉的動作一頓,不著痕跡地退到雷鐵身后。

    雷鐵直起腰,“爹!

    雷大強冷哼一聲,大踏步走近,粗著嗓門喝道:“你還知道我是你爹你知不知道你媳婦在我面前是什么態度”

    雷鐵神色如常,右手隨意一抬,手中的鵝暖石精準地落入遠處的籃子里。

    第5章秦勉的反擊

    杜氏站在雷大強身邊,幸災樂禍的情緒在眼底翻騰,瞄一眼豎著耳朵偷聽的方紅柳和周翠花,拽了下雷大強的袖子,假惺惺地勸道:“老頭子,有話好好說!

    “連自己的媳婦都管不住,怎么和他好好說”雷大強跳起腳指著雷鐵的鼻子,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