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18節
    氏和錢氏三人也暫時歇了和雷鐵過不去的心思。

    秦勉再次喬裝打扮,將另一半錢付給金媒婆。

    自始至終,除了雷鐵和秦勉本人,沒有任何人知道雷大強之所以能娶到年輕美貌的平妻是秦勉的功勞。

    兩天后,雷向禮和雷向智一起來到店里,臉上都有幾分愁苦。

    “大哥!

    在外人面前,兩人沒叫秦勉大嫂,讓秦勉松了一口氣,“你們來了?焐挝缌,還沒吃飯吧”

    “沒有,”雷向智笑著說道,”我和四哥特意來店里吃!

    秦勉也笑,“歡迎之至。你們想吃麻辣燙還是燒烤如果是想吃火鍋的話還要等會兒才有座位!

    雷向禮道:“我就吃麻辣燙吧!

    雷向智道:“我和四哥一樣!

    “你們先去選菜讓雷鐵煮!鼻孛阕屶嵙グ崃藘蓚凳子,安置在柜臺邊。

    等兩人挑好菜,秦勉說道:“如果你們倆沒什么事的話,下午在店里幫忙,晚上我們吃火鍋或者燒烤!

    “行,”雷向禮笑道,“聽你安排!

    雷向智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當然要幫忙,我特意換了耐臟的衣服!

    秦勉道:“其實我和你們大哥早有打算請你們過來吃頓飯,但是,你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就不多說了。晚上回去的時候,你們帶一鍋湯和一些菜回去讓家里人也嘗嘗!

    雷向禮輕嘆,“我們都明白,你和大哥就放心吧!

    “看你們的臉色,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秦勉能猜到他們的來意,假裝不明白。

    雷鐵低著頭煮麻辣燙的對話,再看看小媳婦無辜而茫然的表情,兩邊唇角挑起幾不可察的弧度。

    雷向禮的雷向智早知秦勉能代表雷鐵,和他說就等于和雷鐵說,當下也不隱瞞,“爹的事你和大哥都知道了吧”

    秦勉點點頭,心說:不僅知道,而且還是我干的。

    “知道了。這事咱們做晚輩的還真不知道怎么說”

    雷向智嘆了一口氣,“娘天天在家里鬧,我和四哥被吵得頭疼,索性來看你和大哥!

    “照我看,既然這件事已徑成了定局,再怎么反對也沒用,娘又何必”

    秦勉一副為杜氏著想的架勢,“只怕她繼續這么下去,爹也會煩了她。四弟、五弟,有空你們勸著些。家和萬事興!

    大嫂是個好的。雷向禮和雷向智相視一眼,都暗自可惜分家太早。如果當初不是娘做的太過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只是,我到現在還不明白,那位衛姑娘怎么會看上爹”雷向智始終想不通。

    第52章來自縣里的客人

    秦勉暗自打了一個激靈,不動聲色,“這點是令人費解。不過,雷家無權無勢,也沒什么值得算計的。衛姑娘曾是大戶人家的得力丫鬟,或許想法和一般人不一樣吧!

    “這倒也是!崩紫蚨Y和雷向智不再糾結于此。

    這日下午,雷向禮和雷向智都在店里幫忙,大大緩解了秦勉和雷鐵的壓力?吹讲簧冁偵系娜俗约簬雭沓月槔睜C,兄弟倆都吃驚不已。其實不少客人都建議秦勉和雷鐵擴大店面或者換一家更大的店面,但一則是沒有機會,二則,秦勉暫時沒那么大的精力,再過不久即將過年。以后的事以后再說。

    晚上,四人便在店里吃了辣的火鍋,一起坐牛車回家。因為今天的菜賣得快,回到村里,太陽才剛落山。

    秦勉讓雷鐵駕著牛車一直駛到老宅門口。他不否認就是想去看看杜氏的笑話。

    老宅的飯菜端上桌。

    秦勉端著一籃子菜進門,臉上掛笑,揚聲道:“爹、娘,你們正要開飯看來我們回來的正巧。我和鐵哥給你們帶了不少菜回來,爹和幾個弟弟可以好好喝幾杯!

    雷鐵兩手拎著一鍋湯,和他一起進去。

    秦勉示意雷鐵把湯放在女人們的這一桌,故意看了看杜氏的臉,“娘,這是我們店里的火鍋湯,用大骨熬的,十分香。我還帶回了一些肉丸子、羊肉、五花肉、肌肉和魚片,放在湯里煮香極了!

    雷向智摸下巴。他怎么覺得大嫂是回來“耀斌揚威”的抬頭看自家大哥眼中含著難以察覺的寵溺和縱容,他只能無奈地微微搖頭。

    秦勉確實存了刺激杜氏的心思,所以很大方地帶回不少葷菜,足夠這一大家子人都吃得飽飽的。

    杜氏的目光從各種葷菜上一一掃過,喜也不是,怒也不是,半晌說不出話。

    秦勉覺得解氣極了。

    雷向仁這才知道雷向禮和雷向智是去了雷鐵的店里,暗自后悔沒跟著他們一起去,快速走過去,“好香。媳婦,還不趕緊去燃炭爐再拿個干凈的鍋來

    三弟妹,你去拿酒!

    “哎!壁w氏吞吞口水,扭身去廚房。

    錢氏跟著去。

    雷大強輕咳一聲,“老大,你和你媳婦吃了嗎沒吃的話,一起吃點!

    雷鐵淡淡道:“吃過了。媳婦,走了!

    “好。爹、娘,我們回去了!鼻孛阈那楹芎玫財[擺手,和雷鐵一起離開坐在牛車上,他忍不住哼起歌來。

    “心情很好”雷鐵問。

    “一般一般!鼻孛憷^續樂,狀似不徑意地道,“衛姑娘進門的時候,咱們給每桌席面上都添一個火鍋怎么樣也好讓村里人看看,就算咱們被逼得分家了,也把二老放在心上!

    雷鐵握住他的手,胸口發熱,啞聲道:“聽你的!

    之后好幾天,杜氏似乎沉寂了下去。秦勉便不再在老宅上花心思。

    這日,在后廚準備好所有食材,秦勉去開店門。

    雷鐵似有似無地往門外看了一眼,把手上的水擦干凈,才不疾不徐地走過去。

    秦勉看著似乎在門外等可很久的幾個人,疑惑不巳。

    來者一共三人,一位二十五六歲的年輕公子,身著白色棉袍,領口綴著雪白的白狐毛,腰間掛著一塊名貴的白玉,一看便是富家公子,一雙狹長的鳳眼打量秦勉,眼底含著幾分探究。

    他左側是一位四十出頭的中年男人,一身灰色,是個管事模樣的人物。

    年輕公子右側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作小廝打扮。

    “小六子、小順子,招呼客人!鼻孛愠砗蠛。

    “來了!编嵙芸炫艹鰜,“歡迎幾位客官,不知幾位是想吃火鍋、麻辣燙還是燒烤”

    年輕公子沒有理會他,瞥一眼雷鐵,目光回到秦勉身上,“你是這家店的老板”

    “正是,”秦勉淡淡一笑,“如果公子不是來吃飯的話,麻煩往旁邊讓讓,不要擋到其他客人!

    那小廝眼一瞪,“大膽”

    雷鐵眉頭一皺。

    秦勉厲聲道:“你才大膽你主子還沒發話,你一個下人倒是插起嘴來了。

    如果你是我的小廝,立馬掌嘴二十!

    小廝臉色大變,偷覷年輕公子的臉色,連忙低下頭。

    鄭六佩服地看著自家老板,這位年輕公子氣勢不凡,一看就大有來頭,自家老板居然絲毫不發憷。

    “幾位,麻煩往旁邊讓讓!鼻孛愦叽俚。

    年輕公子有趣地看了秦勉一眼,就著最近的一張桌子坐下,“我們吃火鍋!

    鄭六抓住機會開口,“吃火鍋的話,還請幾位去店內坐。外面的桌子是為吃麻辣燙和燒烤的客人準備的!

    年輕公子又道:“喔,外面涼爽些。既如此,我們吃麻辣燙和燒烤。春生,你去點菜!

    小廝恭敬地道:“是,公子!

    秦勉回到柜臺后,雷鐵也回到煮鍋邊。

    “大半是為底料配方來的!鼻孛阈÷晫阻F說道。

    雷鐵淡淡道:“有我在!

    年輕公子點的麻辣燙和燒烤端上桌。秦勉注意到,他和中年男子都是先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湯喝,細細品味,似乎在分辨其中的味道。

    他們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人。

    秦勉并不擔心他們嘗出湯料的配料,他的配料用了一些常人不用的調料,還有從未被人當做調料用的花椒,更有他神不知鬼不覺地加進去的、提味效果極佳的靈泉水。

    “如何”年輕公子輕聲問。

    中年男子低聲道:“屬下慚愧,只能嘗出八種!

    年輕公子眼中露出吃驚之色,沒再說什么,這才拿起筷子開始品嘗麻辣燙里的菜。

    “小順子,這兩天鎮上似乎多了不少工人,是怎么回事”秦勉的視線從四個身上沾著干泥巴的客人身上掠過,問王順。不僅是吃得香食肆里客流量大了,鎮上其他飯館食肆面館的生意都比以前好。

    王順道:“小老板不知道嗎每年秋冬,河流水面降低,在結冰期道來之前,官府都會組織大量人手給六曲河清淤。那些工人都是去六曲河清淤的。每天最低能賺到二十多文錢。去年我也干過這活!绷邮强h里最大的一條河,青山村的小河就是六曲河的支流。

    “喔”秦勉連忙問道,“六曲河離這兒遠不遠清淤的工作大概會持續多久”

    王順有問有答,“往年都是半個月左右;六曲河有些遠,走路的話最少也要兩刻多!

    “那他們中午吃飯怎么辦”秦勉又問。

    王順道:“大多數是自己帶干糧,有車坐的話可以到鎮上來吃!

    秦勉兩眼一閃,擠到雷鐵身邊,小聲道:“賺錢的點子來了!

    雷鐵詢問地挑眉。其實他的工作也不重,只需要把客人們選好的菜放進漏勺里,等煮熟后倒進碗里,再往碗里加湯和蔥蒜即可。

    “這個點子給老宅;厝ズ蟾嬖V老三和老四,至于他們是否告訴其他人,不關我們倆的事!

    雷鐵點點頭,順便在他腦袋上撫摸了一下。

    年輕公子抬頭看了相視而笑的兩人一眼。他本來準備等客人少些再和這家店的老板詳談,但店內一直座無虛席,他只好起身走過去。

    “兩位,在下聶衡,來自昭陽縣。不知可有閑暇談談我有意購買貴店湯料的配方!

    雷鐵看秦勉。

    聶衡也向秦勉看去。

    秦勉朝聶衡一拱手,“承蒙聶公子看得起,是我二人的榮幸。既然聶公子如此坦誠,我也有話直說,到明年五月份之前,我們都沒有買配方的打算,看得出聶公子是聰明人,定然也明白麻辣燙和火鍋是靠天氣吃飯!彼屠阻F勢力單薄,并沒有永遠壟斷的念頭。

    聶衡的眉頭一蹙即展,“換言之,明年五月份之后,秦老板和雷老機會賣出配方!

    秦勉瞳孔一縮。此人調查過他和雷鐵。

    “是有此意,但暫時還沒有具體的計劃!鼻孛愕。

    聶衡權衡一番后,道:“既然如此,希望到時候二位老板能優先考慮在下!

    秦勉淡笑道:“如果聶公子有心的話,明年五月再見!

    聶衡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巳確定這個少年不簡單。那么,那個以保護姿態站在少年身邊的男人肯定更不簡單。

    “好說!甭櫤夂眯奶嵝训,“和我有同樣想法的人不止一個,他們未必和我一樣坦蕩。如果這配方真落在他人手中,我想,我會非常遺憾!

    雷鐵兀然開口,嗓音平穩卻冷冽,擲地有聲,猶如驚雷,“盡管試試!

    聶衡微微頷首,示意小廝付錢后,帶著小廝和那中年男人離開。

    第53章預兆

    牛車駛入村中,秦勉從雷鐵手中接過繩子,對他說道:“你去叫三弟和四弟來家里一趟,我和他們細說!

    雷鐵點點頭,長腿一抬,輕松地從還在移動的牛車上跳下去。

    幾個村民好奇的目光一直追隨著他。雷鐵會功夫的事早已傳遍,這樣的人讓他們又敬又畏。

    每天回到家,秦勉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燒水洗漱。灶膛里的柴禾剛燒起來,雷鐵就回來了。

    “三弟和四弟也去請淤了,正在吃飯,一會兒就過來!崩阻F拿走勤勉手中的木柴,茬灶膛前坐下。

    天氣愈發冷,什么東西都是冰涼的。秦勉樂得他幫忙,雙手插回口袋里。

    “二弟沒去

    “沒有!

    就知道是如此。雷向仁那個人,秦勉看不慣。

    “你沒和三弟四弟說是什么事吧”

    雷鐵道:“只說有重要的事找他!

    “那就好!鼻孛戕D身打開櫥柜,把稍后要磨的陳皮、桂皮等物拿出來一一稱重,放在一旁。這些配料要在睡覺前磨好,以備翌日使用。

    兩人各自干著手頭的事,雖然沒有交談,廚房內的氣氛卻沉靜而溫馨。

    “大哥、大嫂,我們來了!

    雷向義和雷向禮兩人一前一后走進來,都縮著脖子,兩手對插在袖子里。

    “這鬼天氣可是越來越冷了!

    “你們來了!鼻孛阋膊慌c他們客氣,“水還沒燒好,我就不給你們倒茶了。

    到客廳坐!

    雷向義在柔軟的沙發上坐下,悄悄感受了一下才坐正,好奇地問:“大哥說你找我們有事,是什么事”

    秦勉坐在單人沙發上,“我聽你們大哥說,你們這兩天去六曲河請淤了去的人多不多”

    雷向義道:“今天是第三天。人挺多的,大嫂大概不知道,六曲河又寬又長,官府每年都雇不少人請淤!

    “想必是挺辛苦的!鼻孛阌謫,“那么多人的午飯都是怎么解決的”

    “基本都是自己帶干糧。我們負責的那一段河流離鎮上有點遠;上游離縣城很近,但大多數人還是自己帶干糧!崩紫蚨Y隱約猜到什么,“大嫂為什么這么問”

    秦勉微微一笑,“今天在鎮上我突然間想到一個賺錢的主意,就和你們說說。你們要是愿意做的話,能比清淤賺得多些,而且比清淤要輕松!

    雷向禮雙眼一亮,立即道:“當然愿意。是什么主意”

    雷向義也面有喜色,“請淤得赤腳站在水中,可遭罪了。有更輕松的主意當然好!

    秦勉也不和他們拐彎抹角,“我的想法就是,你們可以煮些熱湯,送到六曲河邊賣。那些工人每天在水里呆那么久,中午又只能啃干糧,沒有比喝口熱湯更美的事了。你們可以借輛車,只需要帶上鍋碗柴禾,再在鎮上買點骨頭、蘿卜或者土豆什么的,燉上一大鍋。想大方點的話,可以加點肉末。就算一碗湯只賣一文錢,一天也能賺不少!

    “這個主意好!崩紫蛄x拍手叫好,恨不得現在就天亮了能立馬趕著車去鎮上,“骨頭便宜,值不了幾個錢,最多費些柴禾,所以這湯的成本不會高。有賺頭!

    雷向禮一樣喜不自禁,“在合理清淤的至少四五百人,就算只有一百個人舍得花錢,我們也能賺到一百文錢,去掉成本,怎么也能剩下六七十吧”

    兩人一個想攢私房錢補貼妻女,一個想攢私房錢娶媳婦,秦勉的這個主意無異于雪中送炭。

    秦勉淡淡一笑,“主意我是告訴你們了。至于你們要不要告訴其他人,就是你們的事了!

    雷向義和雷向禮都請楚他對老宅的某幾個人很反感,也不見怪。

    雷鐵從廚房里出來,在秦勉身邊坐下,“一輛車不夠,另外再借一輛。每日與我們一起出門,牛車可惜給你們用,在店鋪關門前送回來即可!

    “多謝大哥大嫂!崩紫蚨Y和雷向義齊聲道謝。

    雷向禮猶豫了一會兒,看向秦勉,“現如今河邊還沒有人賣湯,但我想,一旦我們去了,難保別人有樣學樣。到那時,湯就不好賣了,除非在味道上更勝一籌。我知道大哥大嫂的湯有秘方,大哥和大嫂可否把調配好的湯料賣一些給我們加在我們的湯里”

    秦勉有些吃驚。雷向禮能想到這么遠,有幾分生意人的頭腦。

    雷向義也滿含希望地看著秦勉。

    秦勉看雷鐵。

    雷鐵毫不猶豫,“你當家!

    秦勉滿意地對他笑了笑。

    雷向義和雷向禮有些窘迫地移開目光不看他們。

    秦勉想了想,點了頭,“可以。但那些調料配置不易,我每天只能賣給你們一小罐,你們就給個成本價,十文錢!鼻榉质乔榉,利益是利益,今日擺出親兄弟明算賬的姿態可以避免以后兩家再在錢財上鬧糾紛。他和雷鐵與雷向義、雷向禮目前的關系不錯,不想以后因為利益的問題起了齷齪,雖說是主動提出要給錢,但雷向禮沒想到秦勉連句推脫的客套話都沒說就真的收錢,心里有一絲不舒服,轉念又想,兩家本來就分了家,錢財上的來往還是清清楚楚的好,免得以后反而壞了兄弟之間的情分。再說,這賺錢的主意還是秦勉出的。這么一想,他便釋然了。

    兄弟二人急著回去商量細節,再次向秦勉和雷鐵道了謝,約好第二天早上一起出門。

    天亮后,看到和雷向義、雷向禮一起出現的還有雷向仁、趙氏和錢氏三人,秦勉絲毫不覺得意外。

    雷向義和雷向禮的笑容都有點勉強。他們這么大的動靜不可能瞞過其他人,而且要買柴禾菜還要從杜氏那里拿錢,所以要去六曲河邊賣湯水的事老宅的人都知道了。雷向仁和趙氏夫妻兩個都好吃懶做,還喜歡占便宜,雷向義和雷向禮都不想讓他們一起去,奈何雷大強和杜氏態度強硬,兩人也莫可奈何。

    錢氏的臉色更難看。她看得出,大哥和大嫂在雷向仁、她相公、雷向禮和雷向智四人中相對來說更喜歡她相公、雷向禮和雷向智,大嫂這主意明顯是想資助她相公和四弟,雷向仁和趙氏的加入讓她窩了一肚子火。此時,她心中分家的念頭更強烈。如果此時是分了家的,賺到的錢就只需要雷向義和雷向禮兩人分。

    趙氏不知在想什么,不時偷偷地瞪錢氏和雷向義。

    秦勉對他們之間的暗誦是視而不見,把早就準備好的小陶罐遞給雷向禮。這陶罐里的調料沒加靈泉水,而且只有十種調料,但這巳徑足夠好了。

    秦勉跳上牛車。

    趙氏想和他坐同一輛車套近乎,再偷偷看看車上的大罐子里裝的是什么。

    但秦勉早有防備,一坐穩讓雷鐵趕車走。

    趙氏暗罵幾句,只能作罷,回到借來的驢車上。車上還放著鍋、爐、兩筐碗筷和油鹽醬醋等物件。

    兩輛車在晨光中不疾不徐地離開村莊。

    秦勉從便攜包里掏出兩個熱乎乎的竹筒,遞了一個給雷鐵,“給!

    “你先拿著暖手!崩阻F道。

    “今天穿的多,不冷!鼻孛銛Q開竹筒的蓋子,遞給他。今天起得早,他用炭爐煮了一小鍋面糊糊湯。水燒開后,一邊倒入面粉,一邊用筷子攪拌,煮滾后,加入肉末和青菜嫩葉,再次燒開后,將攪散的雞蛋一點點地倒進去,最后再加入油鹽和少許火鍋調料。做法再簡單不過,但味道卻甚是鮮美。喝一口,滿口濃香,胃里也暖和極了。

    兩人拿著兩個一模一樣的竹筒喝湯。到了鎮上后再吃三四個包子就差不多了。

    雷向仁幾個在后面都看到了,也聞到了味道,羨慕不巳。

    大哥能娶到這位男大嫂不一定不是福氣。雷向禮在心中感概,莫名地想到將來他的媳婦一定也會對他很好,臉上直發燒,干咳一聲,甩開旖旎的思緒。

    “四弟,咋了”雷向仁瞟見,隨口問。

    “沒事!崩紫蚨Y敷衍道。

    雷向仁和雷鐵套近乎,“大哥,你們的生意最近怎么樣”

    雷鐵淡淡道:“尚可!

    雷向仁笑道:“大哥何必謙虛聽說你們店里的客人每日爆滿,一天至少能賺二三兩銀子吧”

    秦勉含笑,“我們這個小店算什么聽說鎮上的味美齋酒樓日進斗金?上О,別人賺再多也是別人的,外人羨慕不來!

    雷向仁聽出他的言外之意,一噎,惱恨地瞪著秦勉的后腦勺。但秦勉這話也沒說錯,他只能干笑兩聲。

    雷向義打圓場,“二哥,一會兒到了鎮上,我們分頭行動,你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