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19節
    們去買柴禾,我和四弟去買菜!辈窈虄r廉,大老遠的從家里拉到鎮上再從鎮上拉到河邊不劃算,所以他們打算直接在鎮上買。

    第5章不占便宜會死

    “行!崩紫蛉实,“東西買齊后我們在鎮口匯合!

    趙氏和錢氏在車后竊竊私語。

    “三弟妹,”趙氏碰了碰錢氏的胳膊,低聲道,“大嫂這次給我們出的主意還真不錯,我敢說賣湯能掙到不少錢。只可惜都得上交給娘!

    想到一大早杜氏將買柴和買菜的錢一枚一枚地數過后遞到雷向仁手中的那一幕,錢氏就不舒服。她知道趙氏想挑撥她先提分家的事,但她偏不如她的意,只嗯一聲,沒有他話。

    趙氏見她不上當,無可奈何,忍不住說道:“如果我們也能分家就好了!

    錢氏故意問:“你說得我們是指誰呀”

    趙氏吱吱唔唔。其實她還矛盾著,既想分家,又不想分家。分了家,她就可以自己掌握家里的錢財,但一想到分家,也要和雷向智分開,她又不樂意。雷向智前途不可限量,她舍不得這棵大樹。如果把老三和老四分出去,杜氏再把掌家的權利交給她,那就再好不過。那個老太婆,一大把年紀了還掌控著幾個兒子太變態了。等衛姑娘進了門,看她還怎么囂張

    趙氏越想越遠,兩眼放空。

    錢氏白她一眼,趴在膝蓋上瞇一會兒。

    到了鎮上,太陽剛出來,陽光把影子拉的老長。

    牛車在店門前停下,雷鐵把剛買的菜搬下去,讓雷向禮將牛車趕走。

    燒烤師傅陳四來得早,蹲在一邊吃早飯兩個饅頭。

    “大老板,小老板,早!

    秦勉對他點點頭,“早!

    “大哥放心,我會順便買些草料帶過去,不會讓牛餓到!崩紫蚨Y說道。

    “我們還是第一次來大嫂的店里呢!倍攀习凳厩孛,眼神往緊閉的店門上飄。

    “是啊!崩紫蛉矢胶,諂笑道,“大哥,你這店”

    雷鐵巋然不動,淡淡道,“不早了!

    雷向仁幾人只得趕著車離開。

    “真是服了他們夫婦!鼻孛阋贿吿丸匙開門,一邊搖頭。

    “管他們做什么!崩阻F不是很在意。如果旁人有壞心思,他都能應付。

    “您二位就是這家店的老板吧”

    一道蒼老的聲音不確定地在他們身后響起。

    秦勉回頭一看,一位年逾花甲的老漢佝僂著腰站在不遠處,神色有幾分不安。

    “正是,”秦勉疑惑地走過去,“大爺,您有什么事嗎”

    老漢搓了搓手,“我是鄭六他爹,昨兒晚上小六被人打了,他讓我來告訴你們,有人逼他說什么方子”

    陳四停止咀嚼的動作,暗自慶幸自己住的近,昨晚什么事都沒有。

    秦勉神色大變,看向雷鐵。

    雷鐵眸光一寒。

    不等他開口,遠處跑來一個看上去很憨厚的年輕男人。

    “雷老板,秦老板,你們來了,我弟弟被人”

    “被人打了”秦勉接過話。

    那男人一愣,點點頭,“是,他很晚都沒回家,我出來找他才發現他躺在路邊,一身傷,現在還昏迷不醒!

    秦勉臉色一沉,怒不可遏,但他沒有失去冷靜,拿出錢袋掏出四個一兩的銀錠子,一人兩個。

    “鄭大爺,王大哥,這件事是因我們而起,實在對不住。這些錢你們拿去給鄭六和王順看病。順便請兩位幫我帶句話,讓他們倆安心養傷,傷好后再來上工。這件事我們會解決的!

    “這”

    看病確實要花不少錢,鄭六的爹和王順的哥哥猶豫了一下都接了錢。

    王順的哥哥說道:“順子遇到你們這樣的老板是他的福氣。兩位老板放心,我會把話帶到的。多謝!

    懂走鄭六的爹和王順的哥哥,秦勉氣得一腳踹在菜簍子上,“靠豈有此理”

    雷鐵拉住他,“疼的是你自己。我會解決。先開門!

    秦勉打開門,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你打算怎么解決”

    “放心!崩阻F道,“我出去一趟!

    “那好吧,你小心!鼻孛愕墓Ψ蜻沒學到家,就算跟著出去也幫不上大忙,只能囑咐道。

    雷鐵左右看了看,“附近的店鋪都開門了,人來人往,你不用怕!

    “我怕什么”秦勉好笑,“你快去,一定要給他們一個教訓!

    雷鐵點點頭,匆匆離開。

    秦勉瞄一眼一直沒吱聲的陳四,“陳四,怕了”

    陳四回過神,嘿嘿笑了幾聲,一口吞掉手里的饅頭,把菜筐往屋里搬,“小老板,那倒沒有。我們姓陳的在鎮上也是大姓,我怕什么不過,現在那些人應該知道咱們店里的調料配方只有你和大老板有了!薄靶±习濉钡拿弊哟髟谇孛泐^上取不下去了。

    他言之有理,秦勉點點頭,“萬一以后有人找上你,你盡管推到我和大老板頭上!睆拈_店至今,火鍋、麻辣燙和燒烤的調料都是他和雷鐵親自經手,店里的三個伙計鄭六、王順和陳四確實都不知情。

    “小老板放心!标愃恼f道,“不過,小六和順子來不了,今天的人手怕是不夠!

    秦勉已有安排,“等雜貨鋪開門了,我讓鄒老板把他的店伙計借來用半天!

    鄒老板就是隔壁雜貨鋪的老板。

    陳四撇嘴,“鄒老板應該愿意,但肯定會讓你開工錢!

    “那也沒辦法!鼻孛銦o奈,“小六子和小順子肯定傷的不輕,至少得歇個半個月。先等你大老板回來,我再去牙行雇個短工得了!

    兩人不再閑聊,陳四熟練地擇菜洗菜,秦勉把大骨湯燉上后,開始剁肉。

    約莫過了近一個時辰,雷鐵才回來。

    秦勉上下打量他,神色平淡,衣衫整潔,就像剛才只是去散步了。

    “怎么樣

    “解決了!

    秦勉狐疑,“都解決了”

    陳四好奇地看過來。

    雷鐵點頭。

    “怎么解決的”秦勉追問。

    雷鐵卻不說,坐下捏肉丸,“你剁肉!

    “到底怎么解決的”秦勉心里好像有一只貓爪在撓,好奇不已。

    雷鐵還是不說。

    秦勉不滿地盯著他。既然他不愿說,他也不浪費口水了,轉身洗手,“我去牙行雇一個短工,一個長工!

    陳四疑惑,“小老板,你剛才不是說只雇一個短工嗎”

    “看你大老板可憐,一雙手都熏白了。我請個人煮麻辣燙!鼻孛愦蛉。

    陳四羨慕地道:“大老板和小老板感情真好,就像親兄弟一樣!

    秦勉一僵。

    雷鐵冷冷地瞥陳四。

    陳四一抖。他說錯啥了

    雷鐵開口,“他是我的”

    “雷鐵”秦勉“嗖”的撲過去,捂住他的嘴。第一發現他的速度也能這么快,幾乎堪比輕功。

    雷鐵抬手在他臉上摸了一把,沒再說什么,繼續捏丸子。

    秦勉這才放過他,警告地瞪了他一眼,背著手,昂首挺胸地出門。

    陳四瞄一眼秦勉臉上的肉末,扭頭偷笑。

    新伙計石頭很憨厚,反應有點遲鈍,但做事勤快、力氣大,話也不多。他的加入讓這天的生意并沒有因為鄭六和王順的缺席受到影響。

    雷鐵不用再煮麻辣燙,客人少的時候,和秦勉一起坐在柜臺算帳,客人多的時候幫著端盤子和收錢。

    趁著客人少的時候,秦勉去斜對面的糕點鋪子里買了兩樣點心,分成兩份。

    太陽偏西的時候,雷向仁幾個趕著車出現,都一臉喜色。

    “大哥、大嫂,我們回來了!崩紫蛉世线h就吆喝。

    秦勉恨不得掐死他,眼刀嗖嗖地飛過去。

    幸虧店里的客人并沒有意識到這聲“大嫂”是指他。

    雷向禮拍了雷向仁一下,提醒道:“別在外人面前叫大嫂!

    雷向仁憂然大悟,“喔,知道了!

    他將驢車?吭诼愤,笑呵呵地走進店里,一臉神秘地湊到柜臺前,“大哥,你們猜我們今天賺了多少錢”

    雷鐵沉悶地提筆書寫,沒有興趣猜測。

    秦勉隨口一問,“多少”

    雷向仁呵呵兩聲,“二百三!

    雷向義笑容滿面地道:“我們算了算,去掉柴禾和菜錢,我們凈賺一百六十文錢!

    “不錯不錯,恭喜!鼻孛愎笆值老。

    杜氏眼饞地往別人正在吃的火鍋里瞄,“忙了大半天快餓死了。相公,我們就在大哥的店里吃點東西吧!

    “行啊!崩紫蛉市Φ,“大哥店里的菜就是好吃!

    秦勉也笑瞇瞇,“你們想吃什么自己挑,素菜一文錢一串,葷菜兩文錢一串,火鍋貴些,而且要多等會兒。你們第一次來,給你們打八折!

    雷向仁吃驚地看著他,“都是自家兄弟”他故意不把話說完。

    秦勉笑得更燦爛,更親近,“你們先去挑菜!

    雷向義和雷向禮都一臉尷尬。

    雷向義不贊同地看了雷向仁一眼,“二哥說什么呢!

    “我又沒說錯,大嫂也太斤斤計較了!崩紫蛉室荒槻粷M地指責秦勉。

    秦勉冷笑。什么叫“過河拆橋”他算是見識到了。但他沒再說什么,笑吟吟地數錢,銅板落入錢箱,叮當的聲音煞是好聽。他不急,一點都不急。

    錢氏突然反應過來,靠近雷向義,小聲說道:“相公,一定要付錢,明天我們還要買調料!

    他是故意讓雷向仁也能聽到她的話。

    雷向仁一頓,輕哼一聲,似笑非笑地說道:“是啊,親兄弟明算賬!

    他斜瞄秦勉一眼,趾高氣昂地走到木架前挑菜。

    有病吧,有什么好得瑟的秦勉很想一腳踩在他臉上。

    雷向義和雷向禮相視一嘆,也去挑菜。

    秦勉朝雷鐵勾勾手指,示意他靠近點。

    雷鐵往他跟前走兩步。

    秦勉按住他的肩,低聲道:“幸虧你十二歲就離家出走了,不然的話長成他那樣的厚臉皮,我一定踩幾腳幫你把臉皮踩薄些。

    雷鐵輕嚷一聲,無奈地搖搖頭。

    “才四個丸子就要兩文錢”趙氏一邊挑菜一邊咧嘴,唾沫直飛,“兩文錢能買一大塊肉呢。這素菜也貴,五片葉子就要一文錢”

    第55章在一起后的第一個節日

    “是有點貴!崩紫蛉室荒樫澩纳裆,“幾片薄薄的五花肉也是兩文錢!

    陳四站在幾步外給吃火鍋的客人上菜,不屑地看著他們二人,無語極了。這什么人哪這是嫌貴就別吃。還有,每串肉丸上的肉丸子都一般大小,有必要挑來挑去的

    秦勉沒抬頭,慢悠悠地道:“出門往右走有家賣包子的,繼續往前走還有賣面條和賣燒餅的!

    趙氏不說話了。

    雷向禮替自己的二哥和二嫂臉紅,故意大聲道:“又有客人來了,快,先挑好的先煮!

    趙氏和雷向仁不再說話,加快選菜的速度。

    錢氏早就悶不吭聲地挑好了自己想吃的菜,反正今天賺的錢都要交給杜氏,現在不吃白不吃。

    看見自己相公挑的盡是素菜,她剜了他一眼,重新幫他挑,多選了幾樣葷菜。

    雷向義輕輕地笑了笑。

    錢氏臉一紅。

    雷向仁和趙氏瞄一眼他們手里的小籃子,不甘示弱地也全選葷菜。

    一結賬,六十二文錢,打八折是五十文錢。雷向仁和趙氏二人心疼得直皺眉,轉念想到這些是杜氏出的,心里才舒擔。

    吃完后,幾人趕著車回家。

    出了鎮,路上就安靜了,只有毛驢脖子上的鈴當叮叮響。

    雷向仁輕嚷一聲,引起雷向義和雷向禮的注意。

    “二哥,有事”雷向義問。

    雷向仁斟酌著道:“老三,老四,我有個想法。你們聽聽怎么樣!

    趙氏和錢氏都看過來。

    “二哥想說什么就說吧!崩紫蛄x氣道。

    雷向仁道:“今天我們凈賺一百六十文錢,去掉吃飯的五十,還剩下一百一。我想我們兄弟三人媒人落二十文錢,剩下的再交給娘。你們倆覺得怎么樣你們看,我有兩個娃,平常連給他們買點零嘴吃的錢都沒有!

    雷向義哼笑,“你說的誰信我不信你以前做工時賺的錢真的全部交給娘了!

    雷向仁眼一瞪,“如果你一定要這么說的話,你肯定也是,不然的話你怎么知道我這么做了”

    雷向義不說話。

    雷向禮暗自郁悶,難道只有自己老實得把賺到的所有錢都交給娘了

    雷向仁緩了緩語氣,“誰還沒個私心你以前不也常說沒錢給欣欣買零嘴嗎

    再說老四,該說親了,也向多攢點錢吧到時候新媳婦進門想給媳婦買朵花的錢都沒有就丟人了!

    雷向禮臉一熱,忙道:“說事就說事,別亂扯!

    “喲,四弟還害羞了!壁w氏大笑。

    雷向義和錢氏交換了一個眼色。

    “我沒意見,”雷向義苦笑一聲,“你們也知道娘不喜歡我們欣欣,到現在為止,除了逢年過節,她吃到零嘴的次數一只手都數的過來!

    他和雷向仁達成一致后,都看雷向禮。

    雷向禮雖熬覺得欺騙牡氏不好,但沒有反對,“戒沒意見!

    幾人心照不宣地一笑,當即各自拿了二十文錢收好,輕松地聊起其他話題。

    這天晚上收工后,秦勉給了陳四五個錢,讓他把點心送去給鄭六和王順,并代表他和雷鐵慰問鄭六和王順。

    秦勉預留了他和雷鐵的菜和米飯,就著還沒熄火的鍋灶做了炒花飯填飽肚子,兩人才趕著車回家。

    這會兒,天巳黑了,將近圓滿的月亮掛在半空,月光清淡柔和,朵朵白云安靜地漂浮在周圍,襯得夜幕越發地黑。

    秦勉回頭看了看,“是我的錯覺嗎怎么總覺得后面有人”

    別說,山道上就他和雷鐵兩個人,兩邊大山都靜悄悄,著實有些滲人。

    “是有人!崩阻F淡定道。

    秦勉嚇了一跳,“誰覬覦配方的人”

    “別擔心!崩阻F按住他的手,輕輕一拉韁繩,水牛停下腳步。

    牛蹄聲和車輪滾動的聲音消失,夜空下更加靜寂。一陣風吹來,秦勉不自禁地打了個寒顫。

    雷鐵示意他坐在車上別動,無聲地跳下車,走到路中央,平靜地向車后望去。

    秦勉莫名地想到武俠小說里武林高手即將面對面的場景。

    雷鐵表現得很淡定,他也就不緊張了,在車上轉過身,好奇地向遠處看。

    四個壯實的大漢手中都拿著結實的棍子,快速靠近。

    看見一個黑影站在路中間并不逃跑,四人面面相覷,隱約覺得事情有些不對,遲疑了一會兒,還是舉起棍子快步靠近,在兩丈外停下。

    “雷鐵、秦勉,想必你們知道我們是為什么而來。識相的就把湯料的配方叫出來”其中一人揮著根棍子威脅。

    雷鐵身影一閃,秦勉還沒看請他的動作就聽到一聲慘叫,定睛一看,方才說話的那人軟軟地跪在地上,兩手胳膊以一種奇怪的造型伸向背后,不停顫抖,臉上的肌肉丑陋地扭曲著。他手中的棍子不知飛到哪兒去了。

    剩下三人大驚失色,一時不敢上前。連喝過靈泉水的秦勉都沒看請雷鐵的動作,他們就更不可能看請,因為未知才更覺得驚恐。

    秦勉狡猾一笑,揚聲道:“雷鐵,我沒看請,對付下一個時動作慢點,我學一學!

    那三人不約而同地打起哆嗦。

    “好!崩阻F右腳在地上一點,人閃出去,在第二人身后站定,右手極快地在他雙臂上的某個位置連點三下。

    第二人和第一人反應一樣,痛呼一聲,軟倒在地,無論怎么用力也站不起來,驚懼地蹬著雷鐵,聲音發顫,“你,你你對我做了什么”

    雷鐵道:“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教訓。今日起,三天之內,你們都無法動彈;厝ジ嬖V你們老板,再敢放肆,我會讓他全身軟如面團,終生無法自理。他若是不信,隨時可以來嘗試!彼恼Z速很慢,而且語氣平淡,但正是如此才更懾人。

    秦勉卻失笑出聲,這家伙是被食肆里的煙火味熏久了嗎連打個比方都能想到“面團”上去。

    剩下的那二人再沒有動手的膽子,背起受傷的二人,狼狽而逃。

    “走了!鼻孛阏泻衾阻F快上車,“冷死了!

    雷鐵上車繼續趕路,“再請個賬房,不必每天去店里!彼缇桶l現小媳婦怕冷,晚上睡著一個勁地往他懷里鉆。

    秦勉猶豫,倒不是舍不得花錢古人,“請賬房萬一他做貪錢呢”

    “賣身契,死契!崩阻F淡淡道。

    秦勉一愣。賣身契,是封建社會的特色產物之一。對于他這個來自現代的人來說有點難以接受。但他只猶豫了一會兒就接受了。所謂入境隨俗,生活在這樣的社會還要將就什么人權太矯情了。

    “買個賬房也好,以后想去店里就去,不想去就在家里貓冬!

    兩人去牙行買了個人,叫岳東,能寫會算,脾氣溫和,二十歲。能識字的都貴,買下岳東花了十五兩銀子。銀貨兩訖,岳東的賣身契也到了秦勉的手里。

    店鋪太小沒地方住,秦勉又不愿讓外人住在家里,在客店的通鋪里給岳東包了一個鋪位。雖然不太方便,但一切等過了年再說。

    食肆里的伙計分工更加明確。店鋪開門前,鄭六、石頭和王順負責洗菜、串菜;岳東和陳四負責燉湯和剁肉做肉丸,肉丸做好后,兩人也要幫著洗菜和串菜。店鋪開門后,陳四負責燒烤,石頭負責麻辣燙,鄭六和王順負責招呼客人和上菜。岳東只負責收錢。

    秦勉觀察了岳東幾天,發現他沉靜,細心,干脆把店鋪的鑰匙給他,讓他兼職掌柜并負責采辦。

    岳東沒想到來沒多久兩位老板就能這么看重他,自此辦事更是認真和負責。

    店鋪放手后,秦勉和雷鐵只需要每隔幾天給店鋪送足夠的調料以及偶爾來巡店,看看賬本。

    不去店里的日子,秦勉就窩在家里寫來年發家致富的計劃書。雷鐵則每隔兩天上一次山,每次都大有收獲。

    秦勉發現了,比起每天一成不變地去店里做事,雷鐵更喜歡現在的生活。

    這幾日他打到的獵物供他們過年還綽綽有余,一部分送到店里,剩下的全部腌制,掛在房梁上晾干。

    “今天別上山了,今天是冬至!鼻孛阈涫挚粗阻F把早飯要用的食材洗干凈,笑瞇瞇的。不知道是從哪天開始的,每次做飯,這個男人都會主動淘米、擇菜和洗菜,甚至把菜切好,秦勉要做的只是最后一道工序。

    “冬至!崩阻F心想,難怪一大早聞到村里飄蕩著各種香味。

    古人以為,自冬至起,天地陽氣開始興作漸強,代表下一個循環開始,是大吉之日。所以,冬至是很重要的傳統節日,在這一天,老百姓們會做些好吃的食物表示慶祝,同時預示著以后的日子會更好。吝嗇的人家和窮苦的人家也要做些好吃的。否則會被認為不吉利。

    第56章送餃子

    “早上隨便吃點,中午包餃子吃!鼻孛闩d致勃勃。今天是他穿越后第一次吃餃子。

    “餃子”雷鐵詢問地看著他。

    秦勉意外,難不成這個時空也沒有餃子這種美味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好!崩阻F點頭,放棄了上山的想法。冬至,是他和媳婦在一起后的第一個節日,是該好好慶祝。

    秦勉用雷鐵處理好的食材做了一鍋燴面,吃罷早飯,讓雷鐵和面,他準備餃子餡。記得以前外婆包餃子最喜歡用豬肉油條地菜餡,地菜鮮嫩,豬肉醇香,混合在一起,口感極佳。

    油條現炸太麻煩,秦勉用水將面粉調和成稀釋的液體,加了八個雞蛋,攪拌均勻后,在油鍋里攤開煎成薄薄的雞蛋餅,然后將雞蛋餅切成碎末。豬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