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23節
    的目光往身下掃。

    秦勉意識到自己的腿放在他的腿上,忙縮回來,肚子咕咕地叫起來,嘆了一口氣,坐起身。

    雷鐵按住他的肩膀,“等著!

    秦勉茫然地看著他穿好衣服,把小炕桌擺在炕上,走了出去,過了一會兒端著菜盤進來,將菜盤里的三道菜和一碗飯放在桌上。

    秦勉稀奇地看著他,“你做的”

    雷鐵道:“只是加熱,我會。穿上上衣!

    秦勉確實餓了,也顧不得自己還沒洗臉漱口,端起飯碗吃起來。

    雷鐵往意著他的表情,知道昨晚的事他都不記得了。

    “發什么呆你不吃嗎”秦勉納悶地問。

    “我先練拳!

    秦勉覺得他有點怪怪的,加快速度,吃飽后,麻利地穿好衣服,來到院子里。

    日頭巳上三竿,雷鐵還在院子里練拳,棱角分明的俊臉上掛著汗珠。

    秦勉覺得不是自己的錯覺,雷鐵練拳招式變換的速度比以往快,比以往猛,很像在發泄著什么。他撿起一顆石子扔過去,雷鐵恍如未覺,繼續把一套拳打完。

    秦勉心口有點悶悶的,語氣就不太好,“誰招惹你了”

    雷鐵注視他片刻,捕捉到他眼底不自知的委屈,忽然就釋然了。

    “沒有。一會兒去店里”

    秦勉心頭一松,“我去洗漱!

    等他洗漱完,雷鐵巳把飯菜從房間里端出來,正坐在飯桌邊吃飯。

    秦勉看見一點白在趴在角落里不安地扭動著,似乎很不舒服,連忙走過去蹲下輕揉它的腦袋,“雷鐵,它這是怎么了”

    雷鐵沉吟道:“昨天的菜有些辣,或許”

    秦勉憂然,“是我的錯。我記得狼好像不食鹽,而且它以前應該從沒吃過熟食,大概是腸胃不適應”他快步去廚房端了一碗水倒進一點白的食盆里,喂它喝。

    “做什么”雷鐵問。

    秦勉搪塞遭:“我給它喂些水,讓它請請腸胃大概就沒事了!睂嶋H上這水是兌了靈泉水,多多少少能緩解一點白的不適。

    雷鐵不置可否,一邊吃飯一邊看著他喂水。

    一點白慢慢地喝著水,又躺了一會兒,果然恢夏精神抖擻的模樣。

    拿來一些野豬肉,切成小塊放進它的碗里。一點白低著頭,吃的津津有味。

    “以后都喂生肉!崩阻F道。

    秦勉點點頭,“這次是我疏忽了!

    等雷鐵吃完飯,兩人套上牛車準備出門。一點白屁顛地從墻洞里鉆出來,敏捷地跳上牛車。

    有門不走,偏要鉆洞。難不成一點白很喜歡那個墻洞秦勉一臉好笑地關上院門上鎖。

    今日是個大好的晴天,沒有風,陽光照在身上暖烘烘。路上遇到同村的步行去鎮上的一個老大爺和他六歲的孫子。秦勉禮貌地邀請他們上車。

    “爺爺,小狗!毙⊥拗钢稽c白說道。

    一點白很有靈性,除了警惕地盯著老大爺和小娃,并沒有露出攻擊的跡象。

    老大爺瞇著眼看了一點白半晌,“怎么瞧著像是狼”

    秦勉心里喀噔一下,正色道:“是狼狗!

    “喔!崩洗鬆數箾]有懷疑,畢竟狼是不可能親近人類的。

    秦勉很佩服自己的急中生智,以后還有人認為一點白是狼的話,他就堅持說是狼狗。

    牛車行到店門口,鄭六和王順過來打招呼,把牛車上的東西搬下去。

    雷鐵坐在車轅上沒下地,對秦勉道:“去去一趟縣里!

    “干什么”秦勉納悶。

    雷鐵道:“去買個東西,鎮上沒有!

    秦勉見他無意多說,雖然心里不是滋味,但也忍著不問,若無其事地擺擺手,“走吧!

    雷鐵點點頭,駕著牛車遠去。

    “小老板,你來了!痹罇|迎出來。

    秦勉收回目光,往店里走,“嗯。這幾天生意怎么樣”

    “還行!痹罇|道,“吃火鍋的客人還是很多。吃燒烤的基本都是打包帶走,但吃麻辣燙的客人少兩人。因為天氣越來越冷,很多人都不愿意在店外吹風。

    秦勉皺起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這樣一個小鎮,想租個大些的店面不容客易。這樣,我再想幾種新菜品,希望能吸引更多客人!

    岳東面露笑容,“此法應當可行。不瞞小老板,這幾日我和幾個伙計也在琢磨,但沒想出來!

    秦勉一樂,“行啊。你們繼續琢磨,如果想出一種可行的,老板我有賞!

    岳東笑著答道:“好嘞。我一會兒就把好消息告訴他們!

    “嗯,順便告訴他們,越近年關越不可疏忽大意。如果大家伙兒表現的好,咱們店二十四就關門,而且給每人都發一筆年終獎,讓大家都過個好年!比阋贿呎f,一邊走到柜臺后查看賬本。

    岳東面有喜色,一一應下。

    一個多時辰后,雷鐵才回來。

    秦勉忍著沒問他買了什么,又在店里坐了會兒,一起回家。

    雷鐵拿著弓箭、鋸子和刨子出門,一點白屁顛顛地跟著。

    秦勉心里有氣,不問他去干什么,也不問他什么時候回來,徑自拿著紙筆寫寫畫畫。

    天擦黑時,院子里才有動靜。

    雷鐵把一只野雞放到地上。

    秦勉隨意地瞄了一眼,挑起眉,“那是牙印”

    一點白晃了晃尾巴,走到他腿邊蹭了蹭。

    “是一點白獵到的!崩阻F說完又解釋,“我們不可能將它當做狗來養。

    秦勉點點頭,有點無靜打采,“我明白!

    雷鐵走到他跟前,從背后拿出一樣東西遞給他。

    秦勉雙眼一亮。雷鐵手中赫然是一把精致的弓,弓臂被打磨得光滑如玉,色澤黃亮,不知是什么木材,里面隱約能看見金絲線。

    “這是”

    雷鐵道:“弦是縣里買的,弓是我做的?上矚g”

    秦勉胸口的郁氣頓時煙消云散,眉開眼笑地接過去,“喜歡。原來你去縣里是為了買弦”

    雷鐵道:“鎮上賣的弦不夠好!

    秦勉愛不釋手地撫摸小弓,忽然注意到弓臂上還刻著幾個鐵畫銀鉤的小字,仔細一看,競是“鐵贈妻”,下方還有一行小字某年某月某日,心頭一跳,看向雷鐵。

    雷鐵目不轉睛地凝視著他。

    兩人對視良久,移不開視線。

    一點白抬起腦袋蹭了蹭秦勉的腿,瞄了瞄飯桌,似乎在問什么還不開飯。

    秦勉定定神,“對了,這是什么木材里面為何會有金色的絲線”

    雷鐵道:“拓木!

    第63章親戚家的飯不是好吃的1

    “柘木,”秦勉大吃一驚,將小弓握得更緊,“原來這就是柘木。椐我所知,柘木是一種非常名貴的木料,與黃花梨等同,沉于水或半沉于水,材質穩定少翹曲。柘木的芯材只有手指粗細,內有黃如金的金絲線。這金絲線并非年輪線,三到五年才會長出一條。找到這樣的木材不容易吧!

    雷鐵道:“喜歡即可!

    秦勉擔然道:“很喜歡!

    他把弓箭拿進房間,愛惜地和雷鐵那張大弓掛在一起。出來時,雷鐵巳把飯菜端上桌。

    “明天就上山如何,”秦勉興致勃勃地問。

    雷鐵道:“先練定靶射箭,再練移動靶射箭!

    “這么麻煩”秦勉失望。

    雷鐵淡淡道:“沒學會走,如何學會跑”

    還挺會講大道理的。秦勉無言以對,只能贏下,起身給一點白切肉

    第二天,雷鐵在院子里插了兩根棍子,中間掛著一個舊草帽當靶子,讓秦勉瞄準射箭。

    秦勉剛擁有自己的弓箭,興致正濃,按照雷鐵的指導,不知疲倦地射了一次又一次。一開始一支都不中,射出七八箭后,他找到感覺,能準確無誤地射中草帽,而且離中心越來越近。

    雷鐵本來只是哄他玩,看出他有幾分天賦,頗有些意外,這才教得更認真,先讓他在離草帽兩丈遠放箭,再退到三丈遠,逐漸拉大距離。

    秦勉初學射箭,胳膊舉久了發酸,近晌午時結束練習。

    雷鐵道:“以后每日只練半個時辰,欲速則不達!

    秦勉點頭,他亦覺得有些吃不誚,胳膊都抬不起來,“中午吃什么”

    雷鐵道:“火鍋,我做!

    秦勉一笑,放松地躺在沙發上,“行,你做,我等著吃!

    雷鐵做火鍋不像秦勉那么講究,水燒開后,把調料往里面一倒,嘗嘗味道,淡了就加點鹽,再一股腦地倒入切好的肉片、昨日從店里帶回來的肉丸、土豆、菠菜和白菜葉子。等到肉和土豆熟了,菠菜和白菜葉子早就爛的夾不起來。

    雷鐵那張平板的臉上少見地露出窘迫之色,在秦勉出言調侃之前,淡定地又夾了一些蔬菜和白菜葉子放進去。

    所幸,味道還是不差的。

    秦勉想到這人難得做次飯,悶笑片刻,倒是沒揶揄他。

    沒煮米飯,光吃菜吃不飽,兩人把面條放進火鍋里一起煮。

    自從有了面條機,吃面條非常方便,提前用面條機壓出一大堆面條,懸掛晾干后,用剪刀剪斷。放在干燥的抽屜里保存,想吃的時候隨時可以煮。只是這時代沒有干燥劑,吹干的面條最多只能保存一個月,但這也足夠了。

    飯桌上,秦勉提起正事,“最近吃麻辣燙的人少了。下午咱倆就在家待著,做些蘿卜丸子、魚丸、紅薯丸子和蔬菜素丸子。先做一些試賣,好賣的話就請人做!比绻皇嵌噘嵭╁X來擴展生意,他才不耐煩天天做這些。

    雷鐵點頭。

    吃過飯,兩人在村民家里買了一些紅薯、土豆、蘿卜、胡蘿卜和魚。

    紅薯丸子最簡單,削皮后蒸熟,壓成薯泥,加入適量面粉,混合拌勻,搓成一個個小團,油燒開后,將紅薯丸子倒進去炸成金黃色,軟糯香甜。蘿卜丸子也不難,蘿卜切碎,和肉末、雞蛋、面粉、調料攪拌在一起,同樣搓成團子油炸。蔬菜素丸子的主料是土豆和胡蘿卜,土豆蒸熟碾壓成泥和胡蘿卜絲、蛋清、各種調料攪拌在一起,搓成團,也是油炸。

    魚丸的難度相對較大,魚處理干凈后,去掉大骨和刺,用刀將魚肉刮下來,加入適量姜末、鹽和水,用搟面杖捶打成泥,加入蛋清,用筷子往同一個方向攪動,可根據稀稠度加入少許面粉,然后將魚泥搓成丸,鍋里加水,魚丸小火下鍋,再轉大火,等魚丸全部浮起時即可撈出,浸泡在涼水中,涼透后瀝水。

    秦勉和雷鐵馬不停蹄地忙到天黑,紅薯丸子、蘿卜丸子和蔬菜素丸子各做了一百多個;魚丸少些,大約八十多個。

    村里沒有賣牛肉和羊肉的,不然還可以做些牛肉丸和羊肉丸。

    晚飯是米飯和火鍋。每種丸子各下了十幾個。秦勉和雷鐵都最喜歡魚丸。

    紅薯丸子是甜的,估計更受女子歡迎。

    幾種丸子的出現使吃得香食肆再次出現高朋滿座的盛況。

    時光如梭,一晃眼就進了臘月。

    “過年”這個詞越來越多地被人提到。養了肥豬好過年的村民在廖大伯那里排了隊地殺年豬。村里每隔幾天都能聽到豬凄厲的慘叫。

    提到殺年豬就要提到殺豬飯,顧名思義,殺年豬后要請客吃頓飯,通常都是請親朋好友,以及同個村里相處得比較好的鄉親。

    秦勉和雷鐵吃的第一頓殺豬飯是張大栓家的,沒想到只過了一天就又有殺豬飯吃

    看到雷向義和一個五十歲左右的老伯一起走過院門,秦勉愣了一下才想起這位似乎是雷鐵的姑父董大牛。衛氏進門的時候見過一面。

    “姑父來,請進!崩阻F不冷不熱。

    秦勉給董大牛倒了一杯熱茶。

    董大牛進門后緩緩地環顧一圈,看得很仔細,就像在衡量屋內物件的價值。好一會兒,他才笑著開口,“茶就不喝了,我還要跑幾家。家里明天殺豬,我是來請你們去吃殺豬飯的。明兒個早些來啊!

    秦勉道:“我們一定早些去。讓三弟過來和我們說一聲就行,怎么姑父還親自跑一趟,這讓我們怎么好意思”

    董大牛笑呵呵地道:“當初你們暖房的時候我們家里有事就沒人過來,我正好趁今天這個機會來看看?吹侥銈冞^得還不錯,我和你們姑母就放心了!彼惶帷胺旨摇,只提“暖房”。

    秦勉笑而不語。這話隨便聽聽就算了。據他所知,董大牛一共有三個兒子,就算有天大的事壓在身上,連派個人來坐會兒的時間都沒有如今殺豬卻想到要請他們去吃飯,怎么想都覺得有古怪。

    董大牛似乎真的有事,小坐一會兒就走了。

    雷向義故意慢了幾步,低聲說道:“姑父的小兒子進過牢,明日去了他們家你們要小心些!

    秦勉吃了一驚。

    雷鐵也有些意外,他畢競離開多年,對親戚家的事確實不了解。

    “為什么坐牢“秦勉連忙問雷向義。

    雷向義嘆了一口氣,“說來還是姑父和姑母太慣著偉表哥,小時候偷雞摸狗,長大了連牛都敢偷,罰了十兩銀子,還判了兩年牢,七月的時候才回來。本來以為他在牢里待了一年能受到教訓,誰知道出來后還是不學好總之,明天你們小心!

    對大夏王朝的農民來說,耕年就是他們的命根子,所以才會判得這么重。

    雷向義離開后,秦勉想了想,試探地對雷鐵說道:“要不,明天你自己去”

    雷鐵定定地看著他不說話。

    秦勉也覺得自己不夠義氣,又改口道:“行,一起去!

    雷鐵道:“我不會讓他欺負你!

    秦勉斜靠在沙發扶手上,斜睨他,“誰怕這個不管怎么說我也跟著你學了這么久的功夫,難道會打不過他我只是覺得明天肯定沒什么好事!

    第二天吃過早飯,秦勉和雷鐵趕著牛車到老宅,和老宅的人會和。老宅的人全體出動,雷向智恰巧這日休息,也一起去。因為人多,董家村又離得有些遠,雷大強在村里借了一輛驢車。

    秦勉、雷鐵、雷向仁、雷向義、雷向禮和雷向智坐牛車,雷大強、杜氏、衛氏、錢氏、趙氏、雷春桃和三個孩子坐驢車,兩家人浩浩蕩蕩地前往董家村。

    最近都沒下雨,村道雖然是土道,倒也好走,驢車晃晃悠悠地走了近半個時辰,穿過兩個池塘夾著的土道后,進入一個被柳樹和槐樹包圍的村莊。雷鐵跟著停車。

    這就是董家村。

    雷大強的姐姐雷小云和姐夫董大牛帶著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親自到門口迎接。

    雷向義低聲對秦勉道:“那就是偉表哥!

    秦勉暗自打量董偉,各自挺高,體型微胖,長得倒是白,一雙豆子一樣的小眼睛卻浪費了一對雙眼皮,滴溜溜地轉著,一看就不老實。

    “三弟,杜弟妹,衛弟妹,你們來了?炖锩孀!崩资嫌H熱地挽住杜氏和衛氏的胳膊,一邊指著秦勉對董偉說道,“這是你鐵表哥和勉哥,還不叫人”

    董偉以一種近乎放肆的眼神上下打量秦勉一遍,又看了一眼雷鐵,笑容曖昧,乖巧地道:“鐵表哥,勉哥,里面請!

    人的第一印象真的非常重要。秦勉并沒有因為董偉沒有當著眾人的面叫自己“表嫂”而對他生出好感。董偉只招呼特和雷鐵,對雷向仁幾個卻視而不見,說他沒什么心思連三歲小孩都不會信。

    第6章親戚家的飯不是好吃的2

    屋內坐著不少人,雷大剛、他媳婦、兩個兒子、大兒媳婦、兩個孫子和兩個孫女都在,幾乎也是全家出動。還有雷小鳳一家。雷小鳳的丈夫叫萬楊樹,長女萬小香巳嫁人,獨子萬耀祖娶妻陳氏,幼女萬小柔已定親,來年四月成親。雷小云和董大牛的長子董英、次子董雄、大兒媳婦王氏、二兒媳婦小王氏四人在招待客人。幾個小鬼在屋里跑來跑去地鬧騰。

    雷小云、雷大剛、雷大強和雷小鳳一共兄妹四人。秦勉今日才把雷大強這邊的親戚認全。

    這么多人都待在屋里,顯得很擁擠。但所幸堂屋夠大,不然的話真容納不下。

    雷大強和雷大剛之間還是沒話說,冷淡地說了兩句客氣話,分別和其他人打招呼。寒暄之后,一屋子人才坐定。

    好幾人的目光在秦勉和雷鐵之間掃來掃去。

    秦勉憂如未覺,安靜地靠墻坐著,優雅地疊著腿,手中棒著一杯熱茶,不時抿一口。

    雷鐵本是面癱,同樣若無其事。

    不一會兒,外面喊了一聲:“來逮豬”

    幾個男客起身去幫忙或圍觀,孩子們也都跑出去看熱鬧。

    秦勉沒動,雷鐵也就沒動。

    衛氏對杜氏道:“姐姐,不如我們去廚房幫忙!

    杜氏譏誚道:“何必和我說,你自去和老爺子說,你不說他怎知你勤快

    衛氏不慍不怒,“姐姐這是生我的氣了嚴格論起來,我和你之間,你和大姐才更親厚,倒是我錯了。姐姐既然沒發話,我是不敢動的!

    杜氏猛然站起身,“你這是在說我憊懶嗎”

    衛氏歉然道:“姐姐真誤會我了。罷了,我去外面看看!闭f罷,翩然離去。

    雷鐵忽然低聲道:“杜氏太弱!

    秦勉明白他的意思一旦衛氏完全壓制住杜氏,衛氏未必不會盯上他們倆。

    但他并不擔心這一點,悄悄朝蹙眉看著衛氏背影的雷向智努了努下巴,“五弟不會讓杜氏吃虧!

    雷家幾兄弟,杜氏最疼的是雷向智;而雷家幾兄弟中也是雷向智對杜氏最孝順。雷向智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杜氏被衛氏制住。一旦有了雷向智的指點,杜氏的“戰斗力”將和衛氏旗鼓相當。所以,杜氏的弱勢只是暫時的,她和衛氏的“斗爭”還會繼續下去。

    董偉走過來,“鐵表哥和勉哥在聊什么在屋里等著也無聊,我帶你們出去走走”

    秦勉往院子里看去,一大堆人擠在那兒,角落就是豬圈,幾個大男人圍著逮豬,近兩百斤的豬在豬圈里竄來竄去,嘶叫不停,聲音刺耳。他無所謂地對董偉點點頭。

    三人出了院子,順著村道往前溜達。

    冬天的村莊到處一片凋零,沒什么景好看。三人無意地走到池塘邊。白水里豎著數根枯萎焦黃的藕稈,短短長長,盡顯寂寥。偶爾一陣風來,水面才微微波動。

    董偉停下腳步,笑著道:“鐵表哥,聽我娘說你們在鎮上開了一家食肆,想必生意一定不錯!

    雷鐵道:“尚可!

    董偉道:“恭喜鐵表哥,希望你們能發大財。聽說你們店里一共有五個伙計”

    雷鐵頷首。

    秦勉還以為接下來董偉就會求他們安排他去店里幫忙,卻見董偉只是笑了笑,就轉移了話題,“我們村后面有一塊石頭是幾年前從山上滾下來的,形狀很奇怪,在附近挺出名的。我帶你們去看看!

    秦勉和雷鐵對視一眼,有些摸不請他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跟著他往后走。

    看過石頭,三人又慢慢地往回走。董偉并沒有再提店鋪的話題,只聊些閑事。

    雷小云一見小兒子就沖他使眼色。

    董偉送秦勉和雷鐵進了堂屋又出來。

    雷小云把他拉到一旁,悄聲問:“雷鐵答應讓你去鋪子里做事了嗎”

    董偉環手抱胸,懶散地斜著身子,“我沒說!

    雷小云一愣,伸出手指戳了他一下,“你這孩子,我不是跟你說”

    董偉打斷她的話,“娘,你放心。我自有打算!

    “你能有什么打算如果能進你鐵表哥的鋪子里做事,每月至少能拿六七百文錢!崩仔≡茮]好氣地說,申請有些泄氣。其實她自己兒子是什么德行,她心底全明白,從牢里又染了不少壞習慣,人也變了不少,剛回來時她幾乎不敢認他。但畢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她怎么能不擔心別人家的兒子一般十六七就娶媳婦了,她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