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32節
    子。秦勉的兩個籃子里裝的是新鮮蔬菜和好吃的零食?臻g里并沒有季節之分,好幾種蔬菜是這個季節所沒有的。

    雷鐵的兩個籃子里裝的是水果,嫣紅的水蜜桃,粉紅的蘋果,還有兩串紫色的葡萄,顆顆飽滿,泛著誘人的光芒。

    雷鐵搬出兩個木墩在井邊上洗水果和蔬菜。

    秦勉坐在另外一個木墩上,左手提著一大串洗過了還在滴水的葡萄,右手一顆顆地摘葡萄吃。他向身后看了一眼,附近沒有其他人。

    “我看我們還是在屋前圍一道籬笆,免得有人從前面經過,看到一些不該看到的東西!

    “木柵欄還是種樹”雷鐵問。

    “種灌木,月季、荊棘、刺柏之類地!鼻孛阏f的這些植株都是呈叢生狀態比較矮小地樹木,既能隔絕他人靠的太近,又不會限制他們在院子里地視野!

    “好!崩阻F仔細地洗掉嫩綠的小白菜上沾的泥巴。

    秦勉摘下一顆葡萄送到他嘴邊。

    雷鐵一張嘴,含住他的手指,若有若無地舔了舔才卷走葡萄。

    秦勉看著溫潤的手指,又看看還想吃的葡萄,猶豫了一會兒,繼續摘葡萄吃。

    “再來一顆!崩阻F低著頭,洗菜洗得很認真,就像著句話不是他說的。

    秦勉忍俊不禁,還是摘了一顆葡萄喂他,自己吃一顆,再喂他吃一顆

    一大串葡萄兩人分吃完,雷鐵地菜同時洗好。

    雷鐵把菜拿去廚房,秦勉洗了手跟上。雷鐵生火煮飯,他拿起菜刀處理食材,雞剁成塊;鮮嫩的大白菜,葉子和幫子分開,幫子削成條,煮熟了也好吃;土豆切成片;香菜揪成兩半

    屹過午飯,秦勉想起他的愛馬,看太陽正好,找出兩個小木桶裝上水,又拿來一個小籃子,裝了四個蘋果。

    “坐什么”雷鐵看見了,問道。

    “喂馬,再給它刷毛!

    雷鐵點點頭,把水倒進水缸里,左手提竹籃,右手拎兩只空木桶往外走,“用池糖里的水!

    秦勉拿著本來用來刷靴子的毛刷跟上。

    途徑池塘,雷鐵裝了兩桶水,秦勉拎著竹籃。

    兩匹馬在馬廄里低頭吃草。

    兩人把馬牽到太陽下,秦勉拿著一個蘋果喂他的棕馬。棕馬嗅了嗅蘋果的味道,張口就吃。他笑吟吟得撫摸著它的脖子,對雷鐵道:“看,我就知道它會喜歡!

    雷鐵也拿起一個蘋果喂他的黑馬。黑馬看了他一眼才低頭吃蘋果。

    喂完蘋果,秦勉挽起袖子為棕馬刷毛。

    棕馬很享受地微瞇著眼,頭顱還親昵地蹭了蹭秦勉的胳膊,引得秦勉更加喜愛。

    再看雷鐵那邊,雷鐵一板一眼地在黑馬身上刷著,黑馬一動不動,也不看他一眼,似乎怎樣都無所謂,等雷鐵刷完左邊,倒是很自覺地主動地轉過身,還是不看雷鐵。一人一馬地氣質出奇地相似。

    秦勉看得直樂。

    雷鐵忽然回頭道:“等你騎馬更熟練些,教你騎射!

    “好啊!鼻孛銟芬庵,“嘿,等學會后可以騎馬狩獵!

    給馬刷完毛,雷鐵搬了一些草料出來,讓兩匹馬在太陽底下吃草。等馬毛曬干后,兩人把馬牽回馬廄中。

    福叔遠遠地站著,聽候吩咐。來田居這么久,福叔、福嬸和喜樂三人都很勤快,F如今,喜樂和福叔巳砍了不少柴。福嬸洗碗和洗衣服都很干凈,也將菜園照料得極好。秦勉和雷鐵對他們三人比較滿意。

    雷鐵吩咐福叔和喜樂去山上挖一些灌木,回家拿了棋盤和秦勉在池塘邊的柳樹下下棋。

    福叔和喜樂回來后,秦勉指定位置,讓他們將灌木種下,每三兩棵之間種一棵花。

    籬笆中間做一道半個人高地木柵欄門。太陽快落山時,秦勉和雷鐵出去一趟,帶回兩棵葡萄樹,種在院子里靠墻地位置。等到夏天,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摘葡萄吃。

    生日的白天就這般悠閑地度過。

    晚上躺在床上,秦勉前所未有地緊張。自從過年時雷鐵對他“告白”,雷鐵面對他時的定力就越來越差。而今天可以說是他和雷鐵的重要轉折,雷鐵會不會忍不住對他下手老實說,他對雷鐵也常有想親近的念頭,但他如今才十六虛歲,身體還沒完全發育好,渴求比雷鐵淡的多。

    雷鐵鎖好門窗進門,就看見媳婦一臉緊張地躺在被窩里,把自己裹得緊緊的,聽到腳步聲,警覺地抬起頭,對他干笑了一聲。

    雷鐵的腳步頓了頓,慢吞吞地脫著衣服,只留褻衣,輕輕地挑起被子鉆進去,把人摟進懷中。

    秦勉身軀一僵。

    “你在怕什么”雷鐵的聲音很疑惑。

    恩難道是他想多了自作多情了秦勉的嘴角抽了抽,心情頗有些復雜,說不出是高興,還是失落,但還是放松下來,輕松地道:“沒什么,呵呵。

    “恩!崩卒e翻身覆在他身上,吻住他的唇,嘬一口,吻他的臉頰后,再親他的耳垂。

    這架勢不對啊秦勉一哆嗦,“你干什么”

    “吻你!崩阻F答得干脆,兩手按住他的兩只胳膊,兩條腿也壓住他的雙腿,以一種完全壓制的姿勢制住他。

    秦勉全身緊繃,主動親一口后,正色看著他,“鐵哥,你讓我再長長唄”

    雷鐵的動作一頓,“好!

    泰勉長舒一口氣的結果依舊是被雷鐵吻遍全身。

    雖然沒有深入交流,但第二天早上還是睡道快晌午才餓醒的,他大喊一聲:“雷鐵”

    雷鐵很快現身,“媳婦,是不是餓了”

    秦勉面無表情地瞥他一眼,麻利地往身上套衣服。

    雷鐵的目光掃過他脖頸上一個淺淺的吻痕,“我讓福嬸煮了雞蛋肉絲面!

    “等會兒!鼻孛愦┖眯,一溜煙地沖出去。

    雷鐵跟出去,“媳婦,急著上茅房”

    秦勉一個趔趄。上你個頭

    “跑步”

    雷鐵挑了挑眉,看著他跑遠。

    一點白嗷嗷一聲,緊緊相隨。

    秦勉沿著圍墻跑了半圈,回來時,兩腿發軟,弓著腰,兩手按在膝蓋上,張著嘴直喘氣。

    雷鐵將人扶起。

    “還沒完!鼻孛阃崎_他,來到晾衣桿前,把晾衣桿當單杠使,兩手握住,縮著腿,掛在上面蕩來蕩去。

    雷鐵站在一邊看。

    秦勉沖他笑得得意,“這樣可以拉長手臂,說不定將來我的手臂能比你更長!

    雷鐵徽徽搖頭。

    秦勉認真地蕩了一會兒,兩腋掛在晾衣桿上,抬起兩條腿,想用腳勾住晾衣桿,試了半天未遂,樣子頗有些滑稽。

    雷鐵大步走過去,一把將人拖下來,拍了柏他的腰,“胡鬧!

    秦勉知道自己累過頭了,也不堅持,“哎,得了。明天開始,恢復晨練。

    我去洗漱!

    他舒展雙臂,甩了甩胳膊,踢踢腿,慢悠悠地走向浴室。浴室里新添了鏡子和洗臉臺,很實用。

    雷鐵去廚房給他盛面條。

    喜樂匆匆跑過來,在柵欄門外大聲稟告,“大少爺、小少爺,五公子和姑娘來了!彪m然他們幾個下人和老宅的人沒有關系,但他們的主子和老宅的人畢竟是直系近親。所有老宅的人有幸也獲得一個比較“高大上”的稱呼,“五公子”和“姑娘”指的就是雷向智和雷春桃。

    秦勉吐掉漱口水,從浴室里走出來,“知道了!

    雷向智和雷春桃過來時,秦勉在石桌邊吃面條,雷鐵在他旁邊的矮木墩上修犁。

    “過來坐!鼻孛闶疽饫状禾液屠紫蛑。

    雷春桃沒坐,“大嫂,你園子里的花都很漂亮,我想過去看看,畫幾張繡樣!

    “哦,那你去吧。一點白在,可別拈惹它,它最近比較躁動!鼻孛闾嵝。

    “我知道!崩状禾一仡^一笑后,漸漸走遠。

    秦勉一邊吃面一邊問,“五弟有什么事”

    雷向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哥、大嫂,我有一個不情之請!

    秦勉道:“先說說看!

    第82章雷向智要參加府試了

    雷向智道:“我的幾個同窗打算在院試前到處走走散散心,不知從哪兒聽說悠然田居的主人是大哥,便想來園子里看看,讓我問問你們意下如何!

    秦勉看了看雷鐵。

    雷鐵眉頭微皺,“園里一草一木皆不可動!边@些都是他和媳婦的心血。

    雷向智忙道:“這是自然。大哥和大嫂盡可放心,我交好的那些同窗都是知禮之人!

    雷鐵對秦勉微微點頭。

    秦勉無意反對。雷向智和他們的關系不錯,就是沖著不能落雷向智的面子著一點也不能拒絕。

    他吃掉碗里最后兩口面條,提出心中的疑問,“我們這園子比一般莊戶人家的院子是好看些,但比起大戶人家和名勝景地的園林差得遠了。他們怎么會有興趣來這里”

    雷向智放下茶杯,搖首,“約莫是沖著這些花來的!

    秦勉于讀書上并沒有什么天賦,念得大學也是二本,對那些喜好風雅的才子和整天之乎者也的書生都不甚感冒,想提前避開,隨口問道:“什么時候來”

    雷向智道:“約在明日!

    雷鐵和秦勉心有靈犀,“明日我們去鎮上,你自己招待。福叔和福嬸留給你用!

    “多謝大哥!崩紫蛑歉屑さ氐。

    秦勉問:“還有幾日府試”

    雷向智道:“我們兩天后出發!

    第二天一早,秦勉、雷鐵和喜樂一起去了鎮上。

    雷向智的個同窗在雷向智家集合。

    兒子帶來這么多青年才俊,杜氏心中自得,滿面笑容地熱情招呼,有意無意地把衛氏擠到一旁。

    小坐了一會兒,雷向智便帶同窗們去悠然田居。杜氏大方地給他兩布袋過年吃剩的瓜子和花生,還有得知貴客要來特意買的點心和干果,讓他好好招待客人。原本她也要跟去田居,被雷向智好言勸住。

    書生們似乎都喜穿白衣,襯得一張張白面更顯俊秀。村民們看多了曬得黑不溜秋的鄉下小子,還從來沒有一次性見到這么多唇紅齒白地少年娃,都好奇地盯著看。更有那大膽的姑娘躲在遠處,紅著臉偷瞄。

    “五公子!备J搴透鹪绲玫角孛愕慕淮,站在大門口迎接。

    雷向智道:“福叔,福嬸,我先帶他們轉轉。麻煩你們在花圃邊準備些茶水!

    “是!崩紫蛑菧匚闹Y,福叔對他有好感。

    一進門,眾人被對面如云的桃花吸引,贊嘆不巳。

    “此處果然是一勝地!鼻v文率先贊出口。

    其余人附和地點頭,以欣賞的目光四處打量。

    雷向智拱手作揖,笑言,“這座莊園一草一木皆費了我大哥大嫂頗多心思,還請諸位只飽眼福,萬莫伸手,向智先在此謝過!

    曲縱文幾人都笑著說不敢。

    “呵呵”唯一一個沒有說話的書生凌啟運環顧左右,“此番叼擾,理該先拜訪主人,賠罪一二。雷兄,不知令兄令嫂可在”

    雷向智微微蹙眉。方才在他家時就說過大哥和大嫂不在。

    曲縱文瞥了凌啟運一眼,輕搖折扇,盡顯少年風流,“方才雷兄便說過他兄長與大嫂去了鎮上特意為我等騰地方,怎么凌兄沒聽見嗎”

    凌啟運歉然一笑,“原來如此。是我心不在焉,沒有聽到雷兄的話。只是不能拜訪主人,啟運頗有不安!彼裉靵硪皇强椿,二是想看看整個鎮都傳遍了地男男夫妻到底長什么樣。雷向智學問再好又如何,親大哥還不是娶了個男媳婦被人笑話但他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說出來。在場眾人,不是學問好,就是家世好,他不希望自己被排斥處這個圈子。

    曲縱文手中地折扇一開一合又一開,啪啦作響,似笑非笑地道:“凌兄若真的不安,又何必跟來”

    雷向智拍拍他的肩膀,對凌啟運微微一笑,“大哥與大嫂之所以不在家,便是怕我等玩的不盡心。凌兄若是不安,反而負了家兄家嫂地美意。走,我帶你們去前面看著!

    “走!睗饷即笱鄣牟角嘣谱钕雀胶,大大咧咧地勾住雷向智的肩膀往前走。

    其余幾人跟上,一群人說說笑笑。

    凌啟運調整好情緒,也快步跟上去。

    曲縱文欣賞著橋頭矯艷的桃花,眼里閃過一抹驚訝,“雷兄,看來你兄嫂在打理果樹上果然是一把好手!

    “怎么說”雷向智不明白他為何忽然得出這樣的結論。

    曲縱文指著眼前斜伸出來的一根桃枝,“我家里也有幾棵桃樹,今年的花一樣開得燦爛,但卻不如令兄家的。你們看著桃花,花瓣嬌嫩,生機勃發,掐之見水,一看即知水分飽滿。我敢斷定,將來結出的桃一定十分甘甜!

    其余幾人都有同感地點頭。

    “不止是桃花,”書卷氣最濃的一位書生指著遠處,“那邊的李樹和梨樹也是,極其富有生機,見之心情大好!

    雷向智自是不知其中奧妙秦勉在池塘里偷加過靈泉水,而田居里的果樹、花株和蔬菜澆水都是來自池塘,這些果樹自然生機濃郁。

    他只笑了笑道:“這里的果木都是我們村里的一位大爺幫忙打理的!

    曲縱文對雷向智道:“我們家老太太最喜歡吃桃,到時候少不了得要從這兒買了!

    雷向智微微搖首,“這個暫時還不好說。我聽我大嫂提過一次,這些果樹似是另有用途。不過,我少不得要幫你提一提!

    “那就多謝了!鼻v文笑道。

    “說什么果子,還沒影呢看花,看花!辈角嘣普驹诨ㄆ赃叴叽,“你們快過來,這些花開得真好!

    另一位才子快步走過去,“我說你們,此處景致極美,不能辜負春色啊,咱們斗一斗詩如何”

    不說這邊幾位書生看花斗詩,秦勉和雷鐵在鎮上初步規劃他們新買地十五畝地。和田居一樣,用樹枝做上標記隔斷各個區域,只等買齊各種建材后即可開工。忙完之后,兩人去食肆里轉了一圈,打道回府。

    秦勉騎馬過癮。雷鐵飛身躍上馬,坐在他身后。

    喜樂趕著空車跟在后面,十分無語,兩位主子帶著他難道僅僅是為了趕“車”

    青山村村口,兩輛馬車面朝村外?吭诼愤。車邊站著幾個人。

    雷向智正要送他的同窗們離開。

    聽到漸近的馬蹄聲,眾人好奇地看過去。

    棕馬跑到他們跟前,秦勉熟練地將馬勒停在一丈外,“吁五弟!

    雷向智上前打招呼,“大嫂,你們回來了!

    秦勉含笑點頭,“恩!

    雷鐵淡淡地掃視眾人,握住秦勉的手一抖韁繩,棕馬拔腿跑向田居。

    喜樂趕緊跟上。

    曲縱文臉上還殘留著幾分吃驚的神色,轉頭對雷向智道:“雷兄,你大哥和大嫂可都不像鄉下人!庇绕涫呛竺娴啬莻男人,好強盛的氣勢,淡然一瞥,凌厲霸氣,就像曾經在戰場上廝殺過的將軍。

    步青云張大嘴看著他們離去的方向,用力拍了一下雷向智的肩膀,低聲嚷嚷,“哎,后面那個是你大哥你大哥真是你親大哥”他也覺得雷鐵和雷向智的氣質不像一家人。

    雷向智無奈地道:“當然是親大哥!

    到了田居門口,福叔聽到馬蹄聲,立即把門打開。

    秦勉利落地跳下馬,“福叔,今天沒什么事吧”

    福叔笑著道:“回小少爺,五公子將他們約束得極好。他們看了花,作了詩,還下了棋,瓜子花生殼也沒有隨地丟!

    “這就好!

    回到家里收拾一番,又坐了一會兒,估計老宅的客人已經走了,秦勉和雷鐵一起過去。

    雷春桃自站在院子里,撅著嘴,手里揪著一朵花,一副賭氣的模樣,秦勉好奇地走過去。

    “小妹這是怎么了”

    “大嫂,你們來了。沒什么!崩状禾业淖爨降酶鼌柡,秀眉緊蹙,羞惱極了。

    秦勉進了屋,看見雷向智也是一副無奈的表情,更加納悶。

    杜氏拍著桌子,生氣地道:“我還不是為她好”

    “發生了什么事”秦勉低聲問雷向禮。

    雷向禮委婉地道:“五弟的同窗都相貌堂堂,其中有兩個學問極好,家世也不錯!

    不必說太請楚,秦勉就明白了。敢情杜氏是想在那幾個書生里挑女婿。

    “姐姐,我們當然知道你是為了春桃好,但是那兩位公子說過他們家里就要為他們定親了。你硬是摻合進去不是害了春桃嗎姑娘家的名聲就是第二條命。萬一弄巧成拙,姑娘這一輩子可就完了。相公,你說是吧”衛氏喝著茶,慢慢地道。沉寂了一段時間,衛氏火力變猛了。

    雷大強本來有些動心,一聽這話。神色一變,立即改變了主意,“薇兒說得對,這事做不得!

    杜氏陰陽怪氣地道:“你現在眼里只有她,當然她說什么都是對的。春桃是我的姑娘,不是她的,她當然見不得春桃好”

    衛氏臉色一白,嘴唇哆嗦,咬唇看著雷大強,“相公,我沒有”

    緊接著她又轉向雷向智,急切地道:“老五,你是明白人。我方才所說可都是為了春桃!

    杜氏臉色大變。好你個衛氏,你是想把我兒子拉到你那邊嗎

    秦勉暗自唏噓,著一個兩個都不是好惹的。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他趕緊插話,“咳咳。五弟過兩天就要去州府應考了,該收拾地東西都收拾好了嗎”

    杜氏緩了緩情緒,“都準備好了!

    秦勉道:“我們這里離州府青天府有兩三天的路程。路途遙遠,恐有一些不懷好意的人借機生事。我和阿鐵商量過了,打算到時候親自送五弟去州府!

    衛氏看了秦勉和雷鐵一眼,垂下眼簾,老大他們對這個弟弟倒是在乎得緊。

    雷大強和杜氏臉上都靠出驚喜的笑容。

    “好,好!崩状髲娰澰S地看著雷鐵,目含欣慰,一副慈父的姿態,“老大,你們做得好。老五是你最小的弟弟,你和你媳婦正該如此!

    第83章前往州府

    雷鐵巋然而沉默地坐在那里,目光落在秦勉身上,仿若沒有聽到雷大強的話,沒有給予他任何反應。

    雷大強眼里一片失落,隱隱有一種感覺,他巳徑失去了這個兒子。

    “對,對。老五,你大哥會功夫,有他送你,娘放心多了!倍攀洗葠鄣乜粗紫蛑。

    雷向智也很欣喜,“大哥、大嫂,可會耽誤你們的正事”

    “放心,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我還從來沒去過州府,你大哥說要帶我去逛逛,送你也是順便的事!鼻孛憧粗阻F,笑著說道。

    雷向智站起身,鄭重地道謝,“多謝大哥和大嫂。不瞞大哥大嫂,夫子也特意和我們講過以前就有一些匪類專門在考期生事,交代我們路上不可大意,還安排了四個護院送我們。有大哥和大嫂在,小弟更安心!

    雷鐵拿出一個荷包遞給他,“這是十兩散碎銀子,拿著傍身!

    雷大強和杜氏的神色更滿意。

    “多謝大哥!崩紫蛑菦]有推辭。

    雷向仁直撓頭,如果當初苦捱著多念幾年書,雷鐵也必須掏錢供著他。他的目光無意中從直吸鼻涕的雷大寶身上掠過,靈機一動:大寶今年也有六歲了,該啟蒙了。

    他的眼球一轉,賊溜溜的視線落在杜氏和雷大強身上,又若有若無地掃過衛氏。

    正事說完,秦勉和雷鐵起身告辭。

    “娘!崩紫蛉首叩蕉攀仙磉,正要開口,又把嘴巴閉上,暗忖著現在開口不合適,萬一鬧出不愉快影響老五考場上的發揮就弄巧成拙了。

    “什么事7”杜氏皺著眉,這個兒子越來越不像話了,昨天老三和他說老二在鎮上本來找到活兒干,卻因為偷懶被人趕出去,所以才一文錢都沒有帶回萊尼。

    “沒什么,我就是叫叫您!崩紫蛉舒移ばδ樀販惖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