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46節
    過的人都能看到。

    秦勉看見豆腐作坊的老板娘搬出一板剛做好的豆腐,“好久沒吃豆腐了!

    老板娘笑呵呵地道:“那就買兩斤回去,煎著吃、炸著吃、煮著吃,都好吃著咧”

    秦勉走過去,詢問地對雷鐵開口,“買兩斤豆腐、兩斤千張”

    雷鐵取下掛在腰帶上的荷包。

    老板娘朝秦勉抿嘴一笑,意有所指。

    秦勉面不改色,十分淡定。

    老板娘熟練地切豆腐,稱千張,“豆腐兩斤準準的,千張二斤二兩,算二斤。一共七文錢!

    雷鐵拿出七個銅板放在柜臺上,拎起包好的豆腐和千張。此舉使得老板娘又是善意地一笑。

    “慢走啊!

    豆腐作坊的老板睡眼惺忪地揉著肚子從屋里走出來,“我快餓死了,怎么還不做飯”

    “吃吃吃,整天就知道吃”老板娘的纖纖細指恨恨地戳在他的腦門上,“你看看人家雷鐵對他的男媳婦多好,只差沒捧在手里。你呢你媳婦是個嬌軟嫵媚的女人你還不知道珍惜”

    老板避開她的手,看著她的粗腰肥臀,噗嗤一笑,“嬌軟嫵媚沒看出來!

    “你說什么”老板娘雙手叉腰,杏眼一瞪。

    “沒,沒什么!崩习孱D時萎了,干笑道:“是嬌軟,是嫵媚。做飯去”

    “哼”

    秦勉挑起眉,偏頭盯著雷鐵看。雷鐵目不斜視,悶頭悶腦。

    秦勉不禁失笑。他都聽見身后的對話了,不相信雷鐵沒聽到。

    今天一點風都沒有,炙熱的陽光照射下來,蔫耷耷的樹葉上泛著金色的光芒,地面被曬得滾燙,仿佛能生出煙來。

    知了在樹葉間不知疲倦地鳴叫,一聲更比一聲高。

    秦勉的臉被曬得發熱,加快步伐,“中午吃涼菜和鹵菜!

    雷鐵走在他右側,擋住一部分陽光,“鹵牛肉不錯!

    秦勉心頭軟軟的,哪有不答應的,握住他的大掌拉他快走,“給你做一道鹵牛肉,再做一道紅燒牛肉!

    進了院門,雷秦圓說雷向智和雷春桃來了。

    秦勉想起又到月末,青云書院放假了,吩咐雷秦圓去摘幾個水蜜桃送過去。

    雷春桃和雷向智站在楓樹樹蔭下說話。

    “大哥、大嫂!

    秦勉推開門,“門沒鎖,怎么不進去坐快進來!

    “在外面吹吹風也不錯!崩紫蛑呛屠状禾腋M去。這是客氣話,家里沒人,他們怎么好隨便進去。

    雷鐵去廚房把菜放好。

    “阿鐵,豆腐泡在水里撒些鹽!鼻孛銍诟酪痪。

    雷鐵在里面問,“多少鹽”

    “一小撮就行了!

    全嬸很快過來,把洗切好的水果放在桌上,“五公子、姑娘,請慢用!

    雷春桃道了謝,悶悶不樂;雷向智眼底暗藏陰霾。

    秦勉先去換了草編的涼拖鞋穿,把兩盤水果分別遞給他們后,在注意上坐下,搖著蒲扇,“怎么都愁眉苦臉的”

    “謝謝大嫂。家里太吵了,我們出來透透氣!崩状禾叶酥P,嘆了一口氣,暗自打量大哥和大嫂。他們的衣著打扮很奇怪,卻給她一種他們非常自在悠閑的感覺,讓她十分羨慕。

    “吵什么”秦勉隨口問道。

    雷春桃是一個藏不住話的人,“娘和四哥。娘想讓四哥娶大舅舅家的二表姐。四個不愿意,兩人便吵了起來。二表姐她真不明白娘到底是怎么想的”她說這話的時候,神色間不自知地帶出一絲對杜氏的反感。

    她所說的“大舅”和雷鐵的大舅當然不是同一人,而是杜氏的親兄弟。

    秦勉對雷向禮充滿同情。他看了一眼神色平靜的雷向智,淡淡道:“你不明白,你五哥應該明白!

    雷春桃詫異地看著雷向智,追問道:“五哥,娘為什么這么做”

    雷向智不一定愿意在他和雷鐵面前說杜氏的不是,所以秦勉準備轉移話題。

    雷向智卻輕嘆一聲,開口了,嗓音冷靜,“和四哥想分家有關。娘擔心四哥和她離了心,所以”

    雷春桃皺起鼻子,“什么就因為這個原因娘想讓四哥娶二表姐二表姐雖然長得漂亮,卻嬌生慣養,好吃懶做,讓她嫁給四哥不是害了四哥嗎娘也想太多了,四哥是她的兒子,怎么會和她離了心”

    雷向智苦笑。他也很想知道娘到底是怎么想的,逼走大哥也就罷了,還想把他的親生兒子也逼走嗎

    “娘只是一時相差了,我會勸勸她的!彼谅暤,“真讓二表姐進門會毀了四哥!

    秦勉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雷鐵微低著頭給媳婦削水果,仿佛沒有聽到雷向智和雷春桃的對話。

    雷春桃此時方有心情吃水果。

    雷向智拋開負面情緒,“大嫂,我今天來還有另外一件事。我的幾個同窗想買悠然田居的水果。我和他們說過悠然田居的水果不對外售賣,但他們堅持讓我再問問你,我便替他們問一句!

    “那幾個同窗都是和你關系較好的吧只是,如今雙饗樓的生意越來越好,每天摘的水蜜桃基本上都送去了雙饗樓。連我和你大哥自己都很少吃!鼻孛阌行殡y,“這樣吧,等八月份罷園之前,我給他們勻一些。不過,價錢不會低!泵髦烙迫惶锞拥乃u的貴還要買,可見這幾個同窗都是有錢人,不宰白不宰。

    雷向智知道大嫂是看在他的面子上,笑道:“多謝大嫂。他們說過,價錢不是問題!

    秦勉輕輕地點了點頭。

    雷向智從袖袋里拿出一副卷軸,“大哥、大嫂,這是我新近作的一幅畫,如果你們覺得還過得去的話,可以掛在家里!

    秦勉接過卷軸打開,畫中乃是悠然天居一角,色彩明艷,筆觸生動,花上蝴蝶栩栩如生,仿佛要從畫中飛出。

    “好畫”秦勉贊賞道,“怎么沒題名等五弟你將來中了狀元,這畫可是要升值的!

    雷向智面色微紅,眼中神采自信怡然,“承蒙大嫂看得起,弟必竭盡所能!

    雷鐵取來文房四寶,雷向智補了題名,秦勉將畫掛在客廳里。

    “你們兄妹倆難得來一次,中午在這兒吃飯吧”秦勉說道。

    雷春桃不迭點頭,“大嫂手藝好,小妹就不客氣了!

    雷向智對秦勉拱手,“給大嫂添麻煩了!

    秦勉起身,“阿鐵,你去菜園摘些菜!

    雷向智和雷春桃也站起來。

    “我們和大哥一起去!

    “行,喜歡吃什么你們自己摘。阿鐵,你摘個南瓜回來!鼻孛阙w出兩個菜籃遞給雷向智和雷春桃。

    “嗯!

    菜園里茄子、黃瓜、青椒、冬瓜、土豆、絲瓜、苦瓜、西紅柿、南瓜、生菜、韭菜等應有盡有。一條條黃瓜修長青嫩,一個個西紅柿如同一個個紅色的小燈籠所有的蔬菜都生機勃勃,雷春桃覺得一雙眼睛根本不夠用。

    “五哥,你看大嫂家的蔬菜長得真好,連一個蟲眼都沒有!

    雷向智左右環顧,贊同地點點頭,“想來也是,否則,雙饗樓的生意不會那么紅火!

    雷鐵摘了一個大南瓜單手托住,“我先回。喜歡吃什么你們自己摘!

    “謝謝大哥!崩状禾蚁褚恢稽S色的蝴蝶一樣飛過去,先摘自己最喜歡吃的西紅柿。

    秦勉在家里先做好了鹵千張絲、鹵牛肉和皮蛋拌豆腐。雷鐵帶著南瓜回來,他又煮南瓜,準備做一些南瓜餅。還不到正午,時間充足。

    “大嫂,我們回來了!崩状禾逸p快的聲音傳來,最先進屋。

    雷向智拎著兩個菜籃,走在后面。

    “大嫂已經做了三道菜了”雷春桃看了一眼飯桌,羞赧地道,“我們摘的菜太多了!

    秦勉看了看兩個籃子里的菜,“沒關系。既然是你們喜歡吃的,一會兒就多吃些。你們先坐會兒,如果餓了再吃些水果!

    雷春桃正要說去幫忙,看見雷鐵拎起兩個菜籃跟著秦勉走進廚房,又坐回去。

    南瓜餅做好后,秦勉又做了紅燒牛肉、西紅柿牛肉湯、酸辣粉、韭菜雞蛋餅、黃瓜小炒肉和酸辣土豆絲。加上南瓜餅一共十道菜,比得上過年。

    雷春桃和雷向智幫忙把菜端上桌。

    “好香!崩状禾倚χQ贊。

    “嗷!

    門外傳來一點白的聲音,秦勉這才發現雷向禮神色茫然地站在門外,不知已站了多久。

    雷秦圓站在他身后,快步走上來,“請大少爺和小少爺恕罪,小的本來要通報的”

    雷向禮忙道:“大哥、大嫂,是我不讓他通報的,我本來準備站會兒就走的!

    秦勉示意雷秦圓退下,招呼道:“四弟,怎么不進來”

    雷向禮抹了一把臉,走進來,臉上殘留著疲憊之色,有些尷尬,“大哥、大嫂。我實在不想在家里待著,又不知道能去哪兒,走著走著就走到了這里”

    秦勉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還沒吃飯吧”

    雷向禮搖搖頭,怔怔道:“沒有!

    雷鐵去廚房取來一副碗筷。

    “多謝大哥!崩紫蚨Y在雷春桃旁邊坐下。

    “四哥,你沒事吧”雷春桃低聲問。

    “沒事!崩紫蚨Y無聲一嘆。

    秦勉示意,“吃飯!

    雷鐵先給媳婦夾了一筷子鹵千張才開動。秦勉給雷鐵添了一筷子鹵牛肉。

    雷向禮、雷向智和雷春桃一時都有些愣神。大哥和大嫂的動作都無比自然,顯然是曾經這么做過很多次。一家人相親相愛,這樣才是真正的家。不像在他們家,吃飯時每個人都吃得飛快,生怕比別人少吃一些,有的時候甚至還會爭搶,沒有一絲家的溫暖。

    第112章喜歡你的悶

    “你們三人隨意。非要客套的話,吃不飽的是你們自己!鼻孛憬o自己舀了一碗皮蛋豆腐,說道。

    雷向禮道聲謝,低頭猛吃,估計是想化煩悶為食欲。

    “大嫂做的菜很好吃,我不會客氣的!崩紫蛑俏⑿χf道。

    雷春桃表現得也很“生猛”,不好意思盛第二碗飯,還是雷向智幫她盛的。

    吃完飯,她搶著去洗碗。

    秦勉想說全嬸回來洗碗,沒來得及開口,便作罷,和雷鐵、雷向禮和雷向智到沙發上坐。

    沙發上鋪了涼墊,倒也涼快。

    當事人都來了,勤勉不能不關心兩句。

    “四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向禮簡潔地道:“娘想讓我娶大舅舅家的表妹。我看不上她!边有一句話他沒說:如果真讓表妹進了門,她就是第二個趙氏。

    “現在你打算怎么辦”秦勉問。

    “我和爹聊了一會兒,他不怎么樂意,這事應該成不了!崩紫蚨Y低落的情緒稍微平復了些,“我是擔心,就算娘打消了讓我娶表妹的想法,給我再找的媳婦也不靠譜!

    關于親事的話題,雷春桃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不好接話,低著頭吃水果。

    雷向智是男子,相對大氣些,“此事,四哥不必太過緊張。娘總不會有意給你找個不好的。不管她相中誰,你想辦法暗中打聽一番總不會錯!

    雷向禮的神色頗為無奈,“我想過了。大伯母既熱心,又不像村里其他婦人那樣多嘴,大不了我就厚著臉皮請她幫忙!比⒘讼眿D就是一輩子的事,他不能不上心。

    雷向智點點頭,沒說什么。俗話說,“家丑不可外揚”,就算大伯母再親近也是外人,如今他四哥的親事淪落到要找外人幫忙的地步,雷向智對母親更加覺得無力。

    沉默片刻,他下定決心,“四哥,你和三哥不是都想分家嗎這件事現在我還插不了手,但我答應你,等參加過院試后,一定說服爹和娘分家!

    雷向禮霍然站起身,一臉驚喜,“真的”

    “君子一言!崩紫蛑钦J真地道。

    “我先謝過五弟!崩紫蚨Y輕松許多。

    雷向智道:“我們打擾大哥和大嫂很久了,回去吧”

    雷向禮和雷春桃都點點頭。

    “不再坐會兒”秦勉問。

    “不坐了!崩紫蚨Y不好意思地道,“今天給大哥和大嫂添麻煩了。我們改天再來看你們!

    秦勉沒再挽留,“行,慢走!

    從悠然田居出來,雷向禮建議道:“五弟,小妹,我們從后面繞回去!

    雷向智和雷春桃都沒有意見。三人沿著圍墻不緊不慢地往村后走。盡管太陽很曬,三人的心情卻都不錯,步伐輕快。

    “五弟,我和三哥確實都想分家,但如今你的事是最重要的,千萬別因為這事分了心思,還是要把精力放在學習上!崩紫蚨Y不放心唯一的弟弟,囑咐道。

    “四哥放心吧,我有分寸!崩紫蛑切闹蓄H多感慨,“這些年幾位兄長都對我照顧有加,有時候家里有了好東西,連小妹也先緊著我,我心中慚愧不已。這件事,我怎么都要出幾分力的!

    雷向禮拍拍弟弟的肩膀,“你有分寸就好。若是因我的事影響了你,我心里也會不踏實!

    “四哥說得對!崩状禾也逶,“五哥你有出息了,我們也跟著沾光不是”

    七月中旬,酒坊和圍墻都建好,酒坊開業。陳三叔是酒坊的管事,其他人都是從村里雇的。秦勉只需掌握釀酒的最后一個步驟,添加靈泉水。

    為酒坊的名字發愁的時候,秦勉猛然意識到,他應該創立一個品牌。品牌是區分的標志,這種標志能提供貨真價實的象征和持續一致的保證,此外,品牌是一種信號標準。他希望看到某一天老百姓們一提到某件商品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們家的。

    他給雷鐵結實了什么叫“品牌”,讓他幫忙想一個名字。

    雷鐵半晌悶不吭聲,吐出幾個字,“想不出!

    秦勉不客氣地送給他一個字,“笨”

    雷鐵點頭,“嗯,媳婦聰明!

    秦勉無言以對,難道要說“我不聰明”

    不管怎樣,最后還是得他拿主意,“那就叫一線天堂。至于商標,弄成一個被咬了一口的滿月,象征著,用了我們的產品人生才會圓滿。怎樣”

    雷鐵頷首,“好!

    秦勉突然就不爽了,一言不發地下樓。走出籬笆門,還沒有聽到跟上來的腳步,他徹底火了,加快步伐,不一會就穿過角門,進入新起的加工園。加工園東面還有一道大門,方便雇工們進出。這叫們只供悠然田居的人使用。

    不知不覺,秦勉走到粉條作坊。

    雷秦樂快步應出去,一見小少爺板著臉,連忙收斂笑意,恭敬地行禮,“見過小少爺!

    秦勉嗯一聲,沒說話,走進去轉了一圈。

    一邊干活一邊閑聊的女工們注意到他的臉色,霎時噤聲,手上更不敢憊懶,暗中猜測秦勉是不是和雷鐵吵架了。

    秦勉注意到她們偷瞄的目光里帶著好奇和探究,心情更加煩躁,轉身出了作坊,站在池塘邊,情緒低落。

    他又不是不知道雷鐵個性沉悶,為什么浸提那會生這么大的氣他心里清楚,他不是去雷鐵不幫他想品牌名,而是氣雷鐵從幾天之前就開始偷偷摸摸,不知道背著他在干什么。他一直耐性地等著雷鐵主動告訴他,但直到今天,雷鐵都沒有對他坦白。

    他倒是沒有懷疑雷鐵做了什么對不起他的事,只是很不喜歡被他撇在一旁的感覺。

    “媳婦!

    雷鐵的聲音在身后響起,秦勉秦勉置若罔聞,蹲下去,看池塘里的小魚游來游去。

    雷鐵走過,拉住他的手腕。

    “放開,拉拉扯扯像什么樣子!鼻孛阌昧暝,手腕被套上一個東西。他抬頭一看,腕子上多了一串手鏈。手鏈上串著十六顆圓潤的紫黑色珠子,看上去像是木頭,散發出淡雅的芳香。

    他正要說話,忽然看見自己的手背上沾著一絲血痕,連忙站起身,抓住雷鐵的手,果然看見他左手食指指肚上有一條淺淺的刀痕,“怎么弄的”

    雷鐵搖搖頭,“無事!

    秦勉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雷鐵之所以偷偷摸摸的應該就是在雕琢這個手鏈,有些心虛地埋怨,“你在做什么告訴我便是,何必瞞著我!

    “刻壞了很多!崩阻F不在意地道。

    秦勉了然。男人嘛,都是好面子的。

    “回去,給你擦藥!彼臍馔耆,而且心里還甜絲絲的,握住男人的另一只手,走出兩步,無意中看見男人兩只腳上的鞋子都不一樣,登時忍俊不禁,悶笑不止。

    雷鐵低頭看了看,神色坦然,牽著他邁步,“回去。曬!

    “嗯!鼻孛闾鹗滞,端詳手鏈,“這是什么木頭上面還刻了字”

    “紫檀木,里面找的,是福字!

    秦勉摸了摸珠子,很是喜歡,“改天你也給自己做一串!

    雷鐵點點頭。

    回到家,雷鐵上樓換鞋,秦勉拿出藥箱給他上藥。想象雷鐵擺著一張面無表情的臉手中卻慌慌忙忙地穿鞋的情形,他的嘴角彎了起來。

    “媳婦,笑什么”雷鐵抬起他的下巴。

    秦勉單臂摟住他的脖頸,笑意盈盈,“你說呢”

    “不知!崩阻F握住他的腰將他提起來放在腿上,低聲道,“媳婦,別嫌我悶!

    秦勉的胸口像是被人揪了一把生疼生疼的,使勁搖頭。原來,這個男人也有不自信的時候。他緊緊環抱住雷鐵的腰,看著他的眼睛,正色道:“不嫌。我喜歡你悶剛才也沒有真的生氣!

    雷鐵的雙眼被柔情充斥,捧著他的頭,唇舌細細地研磨他的唇,仿佛膜拜。這個吻,并不激烈,反而很緩慢,卻能一寸寸地侵襲秦勉的心,讓他失了聲,失了神,全心全意地回應。

    雷鐵搬起他的一條腿,讓他跨坐在膝蓋上,摟在他腰間的手臂似乎要將他的腰勒斷。

    烈日逐漸偏西,當落地窗邊只余一抹金色的殘光時,房間里的響動終于停止。

    秦勉的神智逐漸回籠,撫著額頭,耳根發燙。兩人居然連衣服都沒脫就

    不能繼續往下想他抬起頭,使勁甩。

    雷鐵把他的腦袋按在胸前,輕撫他的背。這是他媳婦,他唯一的愛。

    他抱著秦勉站起來,走到書架前,打開第三個抽屜,從里面拿出一樣東西塞進他手里,回到床上坐下。

    “這是什么”秦勉聞到熟悉的香味,知道也是紫檀木的,翻來覆去地看了看,底部刻著他的名字。

    “是印章很精致。以后我就用這枚印章!彼蜷_隨身荷包,將印章放在荷包的小口袋里。

    雷鐵親了親他的唇,將它放在床上,“躺會兒,我去燒水!

    第113章賊惦記

    加工園冠名后變成“一線天堂加工園”,加工園產出的粉條和酒都帶上“缺口月亮”的標志。這個標志是秦勉親自畫的,粉條的包裝袋上都印有此標志和“一線天堂”四字。秦勉還和一家陶窯作坊簽定合約,燒制了一批印刻此標志和品牌名的酒壇。

    李子比水蜜桃稍晚成熟,秦勉將李子做成干果和李子醬,一部分放在空間里留著秋冬的時候吃,其余都送到雙饗樓。不少客人喜歡干果和李子醬甜中略酸的口感,每次來雙饗樓吃飯都會多買一些,帶回去給家人吃。

    雙饗樓不管是飯菜還是水果、果醬,口感比其他地方更好。雙饗樓的客人們早已明白這一點。連雙饗樓的競爭對手也會大量購買再轉賣。不管怎樣,秦勉和雷鐵都賺到錢了。

    隨著粉條作坊的產量提高,供應雙饗樓的需求綽綽有余。秦勉索性再次擴大生產,并以每斤一百文的價格出售紅薯粉條和土豆粉條。不僅如此,和面條一樣,他還折騰出綠色粉條、紅色粉條和紫色粉條,均是一百五十文一斤。外銷的頭一個月,粉條作坊凈賺七百多兩。

    酒坊的運轉也進入正軌。一線天堂酒不管是白酒還是果酒,都比其他酒多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