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52節
    和他不愧是夫妻,也看出了端倪,緊張地看著他,“相公”

    雷向仁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鎮定,兩眼閃爍著利光,戒備地在所有人臉上梭巡。分家就分家,但一旦有讓他不滿的地方,他不會善罷甘休。

    雷大強先朝里正一禮,“又要麻煩里正了!

    里正擺手道:“呵呵,舉手之勞,不值一提!

    雷大強揚聲道:“所有人都在這兒了,便都聽我說說。大家都看到了,咱們家就這么幾間房。如今衛氏和錢氏都有喜,家里很快就要添兩口人。等老四成親,家里會更擁擠。所謂樹大分支,今天我就做主將家分了。由里正做見證人并寫下分家文書!

    還沒說到關鍵的地方,因此,也沒有人插話。

    雷大強便繼續說:“既然要分,就一次分好。老二、老三、老四和老五都分開,我、杜氏、衛氏、春桃和老五一起過!

    雷向仁立即跳了出來,“爹您這是什么意思咱們兄弟幾個好不容易扶持著五弟中了秀才,怎么連一點光都沒有沾到,就要這么分開了這不合適吧”

    “是啊”趙氏嘴一撇,眼角吊起來,斜睨雷向智,“五弟,你和爹娘剛才在房里嘀咕了半天分家的事,該不會是你”總算她還記得雷向智如今身份不同了,不敢說得太直白得罪了他。

    里正眼觀鼻鼻觀心,不插話。

    秦勉和雷鐵兩眼目視前方,似乎都在走神。

    “五弟,真的是你”雷向仁一臉受傷,難以置信地看著雷向智。

    雷向智面不改色,“二哥,可否先聽我把話說完”

    雷向仁板著臉,一甩手,“你說””分家地事確實是我對爹和娘提的!崩紫蛑堑,“除了爹方才所說的原因,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這么多人住在一起,總是會有硅硅絆伴,分開了反而更親近。我自然記得,這些年我能毫無后顧之憂地求學,全賴爹、娘、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三哥、三嫂、四哥和小妹的支持。沒有你們,就沒有我雷向智的今天!

    雷向仁的臉色稍微和援,“你明白就好!

    “我就知道五弟不是那等忘恩的人!壁w氏一副對雷向智很滿意的表情。

    秦勉鄙夷地掃視雷向仁夫妻。誰著不出來雷向智的感激只是順便帶上雷向仁和趙氏。

    “我問過三哥和四哥的意見,他們都愿意分家!崩紫蛑怯迫坏,“如果二哥同意分家,我愿意給二哥一百兩銀子資助大寶和二寶念書;如果二哥想和我一起侍奉爹娘,我當然是樂意之至,如此,這一百兩銀子我也能放心地用來求學!

    除了秦勉和雷鐵,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一百兩銀子

    雷大強和杜氏的第一反應就是后悔不該同意分家,但轉念一想以后兒子做官會有更多的銀子,便沉住了氣。

    衛氏富含深意地看向秦勉和雷鐵,很快收回目光。她沒打算摻和分家的事,不管怎么分,她都是跟著雷大強,而雷大強絕對不會和雷向智分開,她吃不了大虧。目前對她來說最重要的是平安地將孩子生出來。

    雷向仁和趙氏都喜得一哆嗦,心砰砰直跳。

    錢氏也是心頭一跳,坐立不安。在她看來,五弟太偏心,既然給了雷向仁一百兩,也應該給她相公一百兩。

    雷向義按住她的手,遞去一個警告的眼神。

    雷向禮和雷向義一樣平靜。兄弟倆都看得透徹,雷向智給了雷向仁一百兩銀子,并不是因為他和雷向仁更親厚,反而是相反的原因。

    至于雷向智這一百兩銀子是哪兒來的,一時之間,到倒是沒有人想道要問一問。

    “二哥,你考慮得怎么祥”雷向智抿了一口茶,含笑問道。

    雷向仁猶豫不決。一百兩銀子是不少,但以后雷向智做了官,他能得到的更多。

    趙氏卻慌了,生怕他拒絕,使勁拽他的袖子,壓低聲音,急切地道:“相公,你還在猶豫什么趕緊答應咱們兩輩子也掙不到一百兩銀子有了這一百兩銀子,咱們可以蓋個大房子,還可以送大寶和二寶去學堂,只要好好培養他們,他們將來也能做官”

    最后一句話打動了雷向仁,讓他在眼前看到另外一條更光明、更寬闊的道路。是啊,他為什么要盯著五弟不被弟弟到底不比兒子親厚,靠弟弟還不如靠兒子

    秦勉假意喝茶,唇邊含笑,默默地給趙氏點贊,給雷向仁點蠟。

    趙氏催促不停,雷向仁來不及仔細斟酌,裝模作樣地嘆息一聲,詛喪地點點頭,“大寶再不啟蒙就晚了,我確實需要這筆錢好,我答應分家。只是,分家了就不能再在爹娘面前盡孝”

    “是啊,爹,娘!卞X氏一臉不舍地看著雷大強和杜氏,擦了擦眼角,淚水順著臉頰滾落。

    秦勉分明看見她暗中使勁掐大腿,忍笑忍得直抖。

    雷鐵默默地扶著他的背。

    雷大強便繼續主持分家,“老五自己花錢給家里買了幾畝地,咱們家現在一共有十五畝水田,十畝旱田。我和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各分五畝水田和三畝旱田房子雞鴨豬這些這樣分農具最后,老四、老五和春桃都沒成親,家里的錢財暫時不分,等老四成親后就分!

    雷向義和雷向禮都沒有意見。雷向仁馬上就能得到一百兩銀子,對這些“小錢”就沒有那么在意了,爽快地點頭,止不住臉上的笑意。

    第12章冬天好賺錢

    雷大強說完,里正按照他所說的寫成文書,并念了一遍,所有人都沒有意見。雷向智幫里正抄寫幾份,里正、雷大強、雷向仁、雷向義、雷向禮和雷向智都按下手印后,各持一份。

    雷向智說到做到,當即將一張一百兩的銀票交給雷向仁。

    雷大強和杜氏眼熱地盯著銀票。

    雷向仁識得幾個大字,但還是交給里正辨認了一遍才放下心收進懷里,和趙氏相視一笑,頭顱高昂,用鼻孔看人,給人的感覺完全變了。

    里正起身告辭,秦勉和雷鐵趁機和里正一起離開。

    雷向仁迫不及待地開口,“爹、娘,小娘過幾個月就要生了,三弟妹如今也有了身子,一大家人住在一起太擠了。

    我現在就去買塊宅基地,爭取在年前把房子蓋好,搬出去!

    雷大強看著他半晌,點點頭。

    雷向義低聲道:“爹、娘,我也會盡快搬出去!

    雷大強皺眉,“搬出去住哪兒”

    雷向義笑了笑,“多謝爹關心。我打算先蓋兩件土坯房住著,等多存些錢再說!

    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雷大強還是放在心上的,“兩間房哪夠住這樣,老二你借一些錢給你三弟,讓他多蓋兩間房!

    “爹,您別看這一百兩很多,我又要蓋房子,又要買家具,還要送大寶和二寶去念書,哪一樣不花錢”雷向仁給雷向義出主意,“三弟,不如你去大哥家借,大哥和大嫂手里不缺錢!

    “是呀!壁w氏附和。

    雷向義搖首道:“不用,我已經決定了,就先蓋兩件土坯房住著!

    錢氏沒插話。秦勉和雷鐵借出十兩銀子給他們的事,她是不會透露出去的。

    秦勉和雷鐵回家后,繼續包餃子。餃子餡是用地菜、瘦肉和油條做的,又鮮又香。吃罷飯,兩人來到空間里。

    棕熊還在空間里休養,它的傷好得差不多了,在空間里和一點白很玩得來。

    雷鐵以為秦勉會先去看棕熊,卻見他徑自走向花壇,伸出手輕輕撫摸。

    兩個粉球已完全分裂開,胖乎乎的,煞是可愛。當秦勉和雷鐵撫摸它們時,它們的顏色會立即變得生動起來,非常有趣。

    秦勉說不清現在的感覺,兩個粉球似乎和他心脈相連,即使在空間外,他也能情緒地察覺到它們的“情緒”。

    雷鐵舀了一瓢靈泉水遞給他,所有所思地盯著兩個粉球看了片刻,又扭頭打量秦勉。

    秦勉被他的眼神看得發毛,“看什么”

    “你!

    秦勉淡定道:“你繼續。棕熊的傷已經好了,我們現在就送它回山上了!碑敵跽f要把棕熊留下來養,不過是玩笑話。

    兩人出了門,往后山走去。既然已經救了棕熊,就不可能再殺了它,未免它下山傷人。兩人一直走到深山里,將棕熊和一點白一起放出來。

    一點白發現周圍的場景變了,知道是出了空間,并且明白主人是要放了棕熊,朝棕熊嗷嗚了幾聲,跟著秦勉和雷鐵一起離開。

    棕熊在原地站了片刻,轉身走遠,龐大的身軀沒入茂密的叢林中。

    第二天早上,秦勉是被雷秦樂的尖叫聲驚醒的,一問才知是那只棕熊一大早背著一只被咬斷脖子、四五十斤重的野山羊一聲不響地趴在大門口,雷秦樂早起開門準備打掃門口的落葉嚇了一大跳。

    自此以后,棕熊和一點白一樣成了“家養”的。村民們每次提起悠然田居臉色都很古怪。以前他們有事沒事都會湊到悠然田居門外不遠處的大樹下聊天,自從棕熊在秦勉家定居后,就算打死他們,他們也不想來。

    悠然田居的下人們一開始也膽戰心驚,后來發現,只要他們不招惹棕熊,棕熊根本不理睬他們才放下心。

    而一點白有了伴,更是經常性地不著家。

    十月底,果園里的甜橙開始成熟。甜橙的果期是十月到十二月,遲熟品種能延續到次年的二月到四月。悠然田居進入又一輪的忙季。

    秦勉雇人做了五千個甜橙罐頭和五大缸甜橙醬、二十大缸橙汁等到春夏賣出。與此同時,雙饗樓推出橙子餅、香橙湯和甜橙米酒汁。

    十一月,是蓮藕收獲的季節。雷秦忠、雷秦順等九位家將幾個月的訓練不止是學習防身術,還學習了箭術、騎術以及泅水的技能。挖蓮藕的活兒由他們負責。

    雙饗樓的菜單上和秦勉家飯桌上的菜又多了幾道,蓮藕排骨湯、酥炸藕合、桂花糯米藕、糖醋蓮藕、辣椒什錦藕丁、藕丸子等,讓人吃了戀戀不忘。

    因為家里事多,雷向仁和雷向義蓋新房,秦勉和雷鐵都沒去幫忙。直到雷向義來請秦勉和雷鐵去吃暖房飯,秦勉才恍惚想起老宅分家的事已塵埃落定。

    雷向義買的宅基地在村南,三間房的宅基地上,蓋了兩件土坯房,半間做廚房,半間是雷向義和錢氏的廂房,另外一間做堂屋。屋外堆著一大堆柴禾。

    吃完暖房飯,送走家里的其他客人,雷向義留秦勉和雷鐵多坐會兒。

    錢氏給秦勉和雷鐵倒茶后,安靜地坐在一旁做小衣服。

    秦勉問起燒炭的事,“聽說你們已經開始燒炭了,可曾賣掉一些”

    雷向義神色很輕松,“一個月之前就開始燒了,第一批炭三千二百多斤。因為是無煙的好炭,賣出了八文錢一斤的高價,第一批炭買了二十五兩多。因為二哥砍的柴少,分給他五兩多,我和四弟各得了十兩。這都是多虧了大哥和大嫂對我們的照顧,感激的話我就不多說了,以后只要大哥和大嫂用得上我,盡管開口對了,還有,我和四弟商量過了,等第二批炭出來,我們給大哥和大嫂送五百斤過去!

    秦勉點點頭,“既然三弟和四弟有這個心,我就收下了。不過,房子既然給了你們就是你們的,和我們再沒有關系。方子的事過去了!

    雷向仁的宅基地買在村東,是村口第一家,和老宅之間隔著四家。宅基地面積不小,秦勉估計,光這片宅基地至少得十五兩銀子。雷向仁的房子幾乎和雷向義的同時開工,但他的房子更大,結構更復雜,進程慢些,還要四五天才能蓋好,不過已看得出格局。不但有前院,還有后院。前院的大門砌得非常氣派,和鎮上大戶人家的大門很像,大門兩側各有一間倒座房,正屋中間是堂屋,堂屋左邊兩間一間是廚房,一間是廂房;堂屋右邊有兩件廂房。堂屋有一扇小門通往后院,雞舍、豬舍、茅房和菜地都在后院、趙氏早就在村里放出話了,要在前院里弄個小花園,到時候請大家去做客。

    房子蓋好后,頗為氣派,在村里算數一數二的。趙氏果真弄在前院弄了個花園,還跑到悠然田居去要花。秦勉懶得和她打交道,直接讓一點白和棕熊在門口守著,趙氏悻悻地離去,花錢去鎮上買了一些花,又讓雷向仁去山上挖。

    雷向仁樂顛顛地區山腳下挖花,卻大意地將一條蛇錯看成一根棍子,被咬了一口,幸虧那蛇沒有毒,但雷向仁腿腫得在家躺了好幾天。這件事成為一個笑話在青山村流傳了好幾天。

    新屋晾曬了不到半個月,雷向仁和趙氏就迫不及待地搬了進去。

    秦勉和雷鐵有一次路過,在外面看了看整棟房子,得出一個結論雷向仁的一百兩銀子至少已花去了四十兩。不過,這和他們沒關系。

    又過兩日,雷向智的書院放假,雷向仁就將暖房的日子定在這一日。

    秦勉和雷鐵以前之所以還和老宅那邊保持來往,只是看在雷向義、雷向禮、雷向智和雷春桃的份上。如今雷向仁已經分出去,和雷鐵的關系就更遠了。秦勉和雷鐵都無意和雷向仁深交,借口有事去了鎮上,沒有去吃暖房飯,只是讓雷秦樂送了一籃甜橙過去。

    從鎮上回來后,秦勉聽雷秦樂說,雷向仁和趙氏收到賀禮后說了一些陰陽怪氣的話,大意就是覺得秦勉和雷鐵都是有錢人,送的禮太寒酸了。

    秦勉和雷鐵毫不在意。和雷向仁、趙氏多說幾句話,秦勉都覺得是浪費口水。他敢打包票,以雷向仁和趙氏的性子,遲早會惹出大事。他已經想好了,要逐漸淡化他們家和雷向仁這一房的關系,以后只要一有機會就徹底斷絕,以免以后被連累。

    雷秦樂還說了一件事:雷向仁、雷向義和雷向禮三人合伙燒炭的事掰了,主要是因為雷向仁總是偷懶少砍柴,燒炭的時候也經常不去幫忙。雷向智建議他們將燒炭的方子賣掉,直接分錢。用這個方子燒出的炭質量非常好,雷向義和雷向禮本來不同意賣方子,后來被雷向智說服,打算再燒一批炭之后就將方子賣掉。

    這件事,秦勉沒有多打聽。

    快進臘月時,雷向義和雷向禮送了五百斤炭到悠然田居。

    兩人主動向秦勉和雷鐵提起賣燒炭方子的事。燒炭方子一共賣了二百兩銀子。雷大強和趙氏認為,方子是秦勉和雷鐵在他們分家之前給的,就應該算作公中財務。二百兩銀子被分成了五份,雷大強、雷向仁、雷向義、雷向禮和雷向智各四十兩。雷向智并沒有要這四十兩銀子,而是堅持分給雷向義、雷向禮和雷春桃。雷春桃十兩用來辦嫁妝,雷向義和雷向禮每人十五兩。雷向義和雷向禮無奈之下,只能收下,但都暗自決定等以后雷向智參加鄉試時再給他。

    進了臘月,秦勉和雷鐵將夏天做的黃桃罐頭、水蜜桃罐頭等運到雙饗樓,一個罐頭定價一兩銀子,每日限量銷售,想買的人擠破頭。

    悠然田居暖棚里的菜也開始成熟了,紅艷艷的西紅柿、綠油油的韭菜和莧菜、翠綠的青椒和苦瓜、鮮嫩的黃瓜、肥胖的茄子、碩大的冬瓜欣欣向榮。冬季蔬菜品種少,每日總吃那幾種菜誰都會受不了。當這些夏令蔬菜出現在雙饗樓的菜單上,整個昭陽縣都轟動了。即使一盤清炒莧菜賣出一百文的高價,雙饗樓依舊每日都座無虛席,連鄰縣的富貴人家也常跑到雙饗樓來吃飯。

    這日,孫掌柜放假,秦勉和雷鐵要去鎮上給他代班,順便送一筐西紅柿、一筐黃瓜和一筐茄子去。

    雷春桃匆匆跑來,一臉喜色,“大哥、大嫂,四哥要定親了!

    第125章年關近

    幾個穿著灰棉襖,頭戴灰冬帽的仆人麻利地將一筐筐菜往板車上搬。

    一點白趴在板車旁邊,兩只爪子撥弄著一個西紅柿當球玩。

    “是哪家的姑娘”秦勉隨手從菜筐里拿了一個又大又紅的西紅柿遞給雷春桃。

    “謝謝大嫂!崩状禾业哪槂龅眉t撲撲的,收下西紅柿,因為太涼,拿出帕子包著,“是秀蘭嬸子家的二丫頭,叫小玉!

    “一個村的那也不錯!鼻孛阌行┮馔,青山村很少有人愿意在本村找兒媳或者女婿,主要是考慮到萬一夫妻倆鬧矛盾了在同一個村里會很尷尬。

    天是越來越冷了,說話時呵出的白氣就差沒結成冰棱。他們兩聊天,雷鐵把帽子、圍巾和手套一樣樣地往秦勉身上戴。

    雷春桃看得羨慕不已,忍不住幻想將來自己的相公會不會也像大哥對大嫂那么好。

    “小玉是個好性子的,她做我四嫂不錯!崩状禾已劢菐е荒ㄇ纹,“娘給四哥提了好幾個姑娘四個都不愿意,今天媒人一來說,四哥就同意了”

    自雷向智中了秀才,杜氏更是眼高于頂,秦勉記得秀蘭嬸子家里只算一般,杜氏居然會同意

    “成親的日子定了嗎”秦勉問

    雷春桃道:“還沒有,六禮現在只過了一禮。我太高興了所以忍不住先過來和大哥大嫂說一聲!

    秦勉正要打趣她之所以對雷向禮的親事這么在意是不是急著嫁人了,想起這是個保守的時代,一笑作罷。

    “大哥和大嫂正要出門吧我不耽誤你們了,走了!崩状禾覕[了擺手,快步跑遠。

    雷秦順這才上前,“大少爺,小少爺,蔬菜和要送人的水果都搬上去了!

    “出發!崩阻F簡潔地下令,和秦勉登上專用馬車。一點白一躍而上,趴在后窗上往外看。

    冬天的馬車與夏天是大不相同,四面車壁都掛上薄毯,密密實實地擋著風,只在窗戶的位置留出一塊,接收光線。

    只是,即使如此,馬車內還是有些暗,只能在車頂掛著一盞氣死風燈,這讓秦勉有一種將玻璃發明出來的沖動。琉璃的透光性不錯,但畢竟成本太高。

    雷鐵關上車門,在秦勉身邊坐下。

    雷秦樂趕著專屬馬車走在前面,雷秦順駕著裝菜的馬車跟在后面。兩輛車一前一后平穩地向村外駛去。

    冬日的早晨,太陽黯淡無光,天地之間仿佛蒙上了一層薄紗,霧氣蒙蒙。刺骨的寒風一陣一陣地刮過,光禿禿的樹枝不停地搖晃,蕭瑟而寂寞。以往愛閑聊的村民都不在外面晃蕩了,關緊門窗,窩在家里。連覓食的雞也縮著脖子躲在墻角,聽到車輪的響動,受驚地跳起來,掉落的幾根雞毛隨風飛遠。

    秦勉還沒修煉到家,即使身上絨帽、圍巾和手套一樣不少,依舊覺得冷。雷鐵長臂一撈,把他抱進懷里,脫下他的手套,將他的手夾在大氅下兩邊腋下。

    兩人臉對臉,眼對眼,鼻息糾纏在一起。車廂里的氣氛瞬間變得曖昧不清,秦勉的呼吸有些急促,卻不舍得將目光從雷鐵眼中的柔情里拔出。

    雷鐵低首靠近,細細感受溫熱的吻輕輕地落在他的額頭上,鼻尖上,最后在嘴唇上輕輕地舔咬,吸吮。秦勉也張口舔他的唇,被鉆了空子,深吻一番。

    兩人的熱情最終還是因為身上穿太多而冷卻。

    “還是你身上暖和!鼻孛闶娣乜吭诶阻F的肩膀上,手指故意在他的腋窩里撓了撓,敏銳地感覺到雷鐵一縮后將他的手夾緊,哈哈地笑起來。

    雷鐵的唇若有若無地磨蹭他的臉,“吃些東西”

    秦勉搖頭,“不想吃!

    “早上吃得少!崩阻F從空間里取出一碟小巧玲瓏的小籠包,約莫十一二個,還散發著屢屢熱氣。

    秦勉趴著不動,張開嘴,兩眼望著雷鐵,唇角染著淺笑,流露出發自內心的愉悅和滿足。

    雷鐵用手帕擦了手,捻起小籠包喂他。

    “你也吃!

    雷鐵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