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54節
    雷鐵吩咐福叔,“福管家,稍后你帶著雷秦鐘和雷秦順與聶老板,沐公子一起去縣城將文書送到官府過檔!

    福叔俯首應道:“是,大少爺!

    雷鐵轉向聶衡和沐晨,“大棚是福管家帶著其他仆人蓋成,有任何問題你們盡可問他們,福管家會知無不言!

    聶衡雖說對秦勉和雷鐵不算十分了解,但從二人為人處事的風格上即可看出二人都是很正派的人,并不怕他們;。

    “若還有疑問,可著人去那邊叫我!崩阻F說完,朝聶衡和沐晨拱手告罪,轉身離去。

    沐晨拍了拍聶衡的背,表情曖昧,“秦老板居然沒出現,他就不怕他家男人在我們手中吃虧你說,他會不會還沒起床”

    聶衡瞥他一眼,拉著他往大棚深處走,“這些需要你操心嗎趕緊做正事。福管家,你先和我們說說蓋這樣的大棚需要些什么東西”

    雷鐵回到房間,秦勉的一碗粥已吃完,將空碗遞給他,“還想吃,還有嗎”

    “很多!

    雷鐵端著粥回來,看著秦勉吃,等他吃完,確認他已經吃飽,說道:“媳婦,雷秦樂帶了孫掌柜的話,另外三位鉆石會員也放棄參加除舊迎新大冒險!

    “是嗎”秦勉一臉遺憾,“我還以為深山狩獵對于他們那些有錢人來說會很有吸引力,看來預測失誤。罷了,還給咱們省事了!

    “嗯,看書嗎”雷鐵問。

    秦勉搖頭,“我先安排今年的年禮!

    雷鐵從抽屜里取出他的簽字筆和筆記本,拿了碗筷出去。

    送了聶衡和沐晨出門后,回到房間,秦勉的筆記本上已寫了好幾頁。

    秦勉把筆記本遞給他,和他商量,“阿鐵,你看看我的安排是否合適。咱們家的仆人都還不錯,目前還沒有發現偷懶耍奸的。我想著,今年過年,比照去年,每人多發五十文的賞錢,多發五斤肉。另外,明年開始,所有下人的月錢漲二十文,普通下人,四季衣裳各添一套;管事們,四季衣裳各增加兩套。你看呢”

    雷鐵仔細看過后,頷首,“按你說的辦。媳婦,雷秦樂和福管家都不錯,以后讓雷秦樂管理粉條作坊,福管家管理酒作坊。這樣,你就不用那么辛苦!

    秦勉笑道:“和我想到一塊去了,年后就把事情安排下去。全叔的品性也信得過,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可以吧葡萄園交給他打理!

    “可行!崩阻F道,“賣身契在我們手中,相信無人會做糊涂事!

    “嗯!鼻孛隳菚P記本,繼續寫下其他安排,“酒作坊和粉條作坊里工人的年禮依舊按照他們平常的表現分級,以免把他們的胃口養刁了!

    雷鐵道:“發年禮時我親自去!

    臘月十八,秦勉和雷鐵再次來到老宅。這日是雷向禮和孫玉定親的日子。定親一共有六禮,納彩,問名,納吉,納征,請期和親迎。納彩是說媒;問名是討八字,交換了八字就表示愿意繼續下一步;納吉是提親,雙方八字相合,婚姻即可成立,可定下成親的日子。雷向禮和孫玉成親的日子定在年后的四月十八。

    親事定下,自家人在一起吃頓飯是習俗。

    雷向禮站在院門口,嘴角掛著掩蓋不住的笑。

    秦勉提高的音量里滿含揶揄,“四弟,恭喜可算了了一件心事了,對吧”

    “咳咳”雷向禮臉一紅,“大嫂就別取笑我了。大哥,大嫂,請進!

    秦勉從袖袋里掏出早已準備好的紅色小荷包遞給他。荷包里裝著五兩銀子!

    “這是我和你的大哥的一點心意,收好!

    不等雷向禮說話,他拉著雷鐵走進堂屋。

    不出他所料,雷大強一見他們進門就耐不住。

    “老大,老大媳婦,想必你們沒有忘記,當初你們要分家時說過,等老四成親”

    雷向禮忙說道:“爹,大哥和大嫂給了我五兩銀子,我已經收好了!

    杜氏的臉一沉。秦勉和雷鐵把銀子交給雷向禮,而不是給她和雷大強,明顯是在防著他們。

    秦勉笑呵呵地道:“老爺子,老太太,二老太太,我們是來給你們道喜的。只是今日實在是不巧,今天我們還有要事去鎮上,飯我們就不吃了!

    衛氏搶在雷大強和杜氏前開口,“無妨,你們有要緊事就先去忙。老四,你送送你大哥和大嫂!

    三人還沒走遠,杜氏就朝衛氏發難,“衛氏,老四是我的兒子我兒子定親,什么時候輪到你做主了”

    衛氏嫣然一笑,柔聲道:“姐姐,你沒看見剛才老四神色很為難嗎我是為了你好,免得你的三兒子也和你離了心!

    杜氏氣煞,“你”

    “好了,好了!崩状髲姴粷M地看了杜氏一眼,背對她擋住她兇狠的目光,關切地看著衛氏,“薇兒,你馬上就要生了,可不許太激動!

    “我聽相公的!毙l氏對他輕柔一笑,“相公,陪我出去走走吧!

    “好。我扶你,慢點!

    兩人剛走出堂屋,屋子里就傳出杯子摔碎的聲音。

    第128章新的一年

    新年越近,雷鐵對家將們的訓練并未放松,早上起床,完成每日的修煉任務后,帶上干糧,領著家將們前往后山,進行野外操練。這幾天大雪紛紛揚揚,訓練并未因此中止。雷秦順九人并不明白為什么大少爺對他們訓練得如此嚴格,但沒有人發出疑問,他們都明白一個道理:真正學會的東西才是屬于自己的。

    住宅的大門緊閉,金毛趴在沙發旁,睡得天昏地暗。秦勉窩在沙發里,背靠著金毛,腿上蓋著絨毯,以腿當桌,在筆記本上寫著字。不遠處放置著一個炭盆,炭火燒得正旺,火光繚繚,被燒成白色的炭隨著火焰浮起,被風吹遠。四角的燭臺燈都燃著,將客廳烘托得既暖和又溫馨。

    當要做的事情太多時,秦勉習慣將事情全部寫在紙上,更方便做出最合理的安排。他正在安排的是年前的準備,誰負責住宅的衛生,誰負責布置悠然田居,誰負責購置年貨,誰負責殺雞宰鴨都寫得清清楚楚。去年,這些事都是他和雷鐵親自忙活。今年,他們只需要做他們的大少爺和小少爺。

    堂屋的門被敲響,福嬸的聲音傳進來,“小少爺,老身有事求見!

    “進來!

    福嬸推開門,冷風攜帶者雪花灌進來,秦勉緊了緊身上的絨毯。

    福嬸垂著眼簾,并不四處亂看,屈膝一禮后,說道:“小少爺,最近有不少人明里暗里地大廳雷秦樂。老身想了想,覺得還是應該盡早跟您說一聲!

    “雷秦樂”秦勉的目光從筆記本上移開,不解地看著她,“雷秦樂怎么了”

    福嬸看出小少爺沒有反應過來,“小少爺,老身估計是這么回事。粉條作坊和酒作坊的年禮已經派下去,不少村民覺得咱們家對待雇工和下人們都很大方。這不,一些條件差些的人家還有姑娘沒有說親的”

    秦勉恍然大悟。雖然他是“當家主母”,但畢竟不是女人,根本沒考慮到這方面來。他記得,雷秦樂是二十多歲,過了年就是二十一,在這個時代來說已經是大齡青年。他在心中嘖了一聲,當主子也不容易,還得負責下人的親事。幸虧現在到了成親年紀的只有雷秦樂一人,雷秦順他們都還小,可以過幾年再說。

    “雷秦樂可曾和你提過這件事”

    “那倒沒有!

    秦勉點點頭,“這件事我心里有數了。再有人問你,你可以告訴他們,雷秦樂的媳婦必須入我們家的奴籍。福嬸,不必我說,你也明白,我們家的秘方太多,不是什么人都能進來的!

    福嬸了然,“請小少爺放心,老身知道該怎么說!

    “嗯。另外,你也可以和雷秦樂提一提這件事,看看他自己有沒有什么想法。我和阿鐵都是大男人,不好直接管這事,你和全嬸多上心!

    “是!备饝,“如果沒有其他事,老身這就告退!

    “嗯,退下吧!

    門被關上。一股寂寞感忽然涌上秦勉的心頭,同時覺得家里安靜的慌。這幾天雷鐵一直是早上出門,天快黑時回來。對于習慣了和雷鐵同進同出的他來說,非常不適應。

    他索性放下筆,穿上暖和的兔毛靴,披上斗篷,喚了金毛跟他一起出去,不忘扣上門扇上的鎖環,以免風吹進去撩起炭火發生火災。

    悠然田居內,除了被下人們掃出的鵝卵石小路,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地面上,潔白的積雪就像是被白色的羽絨鋪墊而成,雞鴨留下的腳印仿佛繡上去的花朵,寧靜而雅致;果樹上,白雪素裹,宛如玉樹開銀花,層層疊疊,美如畫卷。

    金毛邁著穩重的步伐,不緊不慢地往前走,頑皮地在一棵桃樹上撞擊一下,雪花簌簌落下,蓋了滿臉。它不滿地搖擺著笨拙的身軀,姿態嬌憨而有趣。

    秦勉順著小道向大門口走去,金毛晃晃悠悠地跟在后面,不時甩一甩腦袋上的雪花。

    秦勉看得好笑不已。據他所知,并不是所有的棕熊都不冬眠,沒想到金毛就是其中之一。除了肚子餓的時候自己離開尋找食物,其他時候它都留在家里。

    秦勉覺得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金毛舍不得雷鐵,因為幾乎每隔幾天,金毛都要挑釁雷鐵,和他過幾招。作為一個旁觀者,他表示無法理解金毛和人類過招的意義到底在哪里。

    全叔在門房里值班,也燃了炭盆,燒的不是炭而是柴禾,也暖和得很。

    看見秦勉走近,他連忙跑出屋,“小少爺,您要出去”

    “隨便走走!

    “小的給您開門!

    有金毛跟著,全叔沒什么好擔心的,秦勉出去后,他便將大門關上。

    秦勉信步往前走,天也茫茫,地也茫茫,一路賞著雪景,倒也有趣。等他回過神來,他發現自己已站在山腳下,不禁啞然失笑。

    金毛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又站起來,自得其樂。

    寒風在耳邊呼嘯,冰冷刺骨,秦勉忽然覺得自己今天的行為有些傻乎乎的,揚聲對金毛喊道:“金毛,回去了!

    剛轉過身,一聲短促的狼嚎在身后響起。他回頭一看,一道黑色的身影快如閃電地在雪地上跳躍,不一會兒就來到他面前。

    “嗷嗚!币稽c白兩只前爪搭在秦勉的肩膀上,熱乎乎的舌頭在他的臉上舔了一口。

    叢林中走出來的雷鐵正巧看到這一幕,加快步伐。

    雷秦順等人驚奇地看著他似乎是在雪地上飄動,連一個腳印都沒有,對他更加敬畏。

    “媳婦,在等我”雷鐵在秦勉深淺站定,推開一點白,抬頭拂去他斗篷上的雪,漆黑如墨的眼眸里蒙著一層愉悅而滿足的笑意,嗓音低沉而柔和。

    他眼中的喜悅讓秦勉更是覺得自己做了一件蠢事,渾然味覺自己的嘴角是翹著的,“不是,我散步!

    “嗯!崩阻F握住他的手。

    遠處,趙四發充滿鄙視和憤恨的目光落在兩人身上,因為害怕引起對方的注意又快速移開,人也飛快地消失。

    秦勉看向雷秦忠等人,當初纖細的小白楊們如今已成長為挺立的杉樹。

    雷秦忠幾人身上都背著弓箭,手里拿著獵物,幾步上前,一起行禮,整齊的嗓音擲地有聲,氣勢如虹,“見過小少爺”

    秦勉擔心雷鐵性子太悶有些該說的話沒有說,出言敲打一句,“大少爺在大雪天親自帶領你們上山集訓是何等的榮幸,你們可不要辜負了大少爺和我對你們的栽培和信任!

    九位家將面目肅然,齊聲道:“小的不敢”

    秦勉微笑著點點頭,“很好。你們先回去吧!

    “是!

    等他們都走遠,秦勉和雷鐵也慢慢地往回走。

    “阿鐵,你和他們幾人接觸得更久,覺得他們品性如何”

    雷鐵道:“媳婦,放心。他們九人都不錯!

    “那就好!鼻孛悛q豫了一會兒,“明天還上山”

    雷鐵原定的集訓時間是十天,立即改變主意,“明天和后天還要集訓,不過不必我親自帶隊!

    秦勉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些。

    雷鐵捧住他的臉,輕輕地在他唇上吻了吻,“走,回家!

    四天后就是除夕。

    雷大強想讓雷鐵、雷向仁和雷向義都去老宅吃年夜飯。三人像是提前商量過一樣,不約而同地拒絕了。

    雷大強和杜氏幡然意識到,他們對三個兒子的控制力越來越弱。

    悠然田居里掛上了彩旗和紅燈籠,紅彤彤的春聯也貼上了。年夜飯依舊是秦勉親自動手,整治了滿桌子菜。一點白和金毛的年夜飯也很豐盛,一點白的年夜飯是一整只野山羊,金毛的年夜飯是一大盆魚、紅薯和蜂蜜。

    兩人、一狼和一熊一起度過了一個熱鬧的除夕。

    正月初一,秦勉和雷鐵穿上新衣服到老宅去拜年。

    很意外的,兩人居然是到得最早的。拜過年后,兩人和雷向禮、雷向智、雷春桃坐在一起嗑瓜子閑聊。

    “咦我們來晚了”趙氏左手牽著雷大寶、右手牽著雷二寶,跨進屋里,下巴微揚,笑意盈盈地開口。

    三人一進門,秦勉就覺得眼前一亮好閃

    趙氏身穿大紅霓裳,布料上繡著隱秘的銀絲,在燈火下閃閃發亮,云髻斜插金步搖,額上一條銀抹額,耳垂懸珍珠,頸上銀項圈,腰上還掛著銀色的禁步;雷大寶和雷二寶都穿著紅色棉襖,脖子上掛著銀質長命鎖,小小年紀就和他們的娘一樣趾高氣昂。

    雷向仁挺著腰走在最后,頭戴卷檐虛帽,身穿云錦裁剪的直綴和虎皮褙子,腰間一塊翠玉晃晃蕩蕩。

    杜氏摸了摸自己耳朵上戴了好幾年的銀耳環,目光在趙氏身上的配飾上巡回,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有些后悔太早分家。

    第129章到府城去過元宵節嘍

    一見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他們一家人身上,雷向仁眉宇間透出一股得意,大步走到雷大強和杜氏面前,和趙氏一起跪下,“給爹和娘拜年!毙l氏被他忽略了。

    衛氏神色平淡,似乎沒有注意;雷大強有些不悅,但雷向仁是他的兒子,也不好說什么。

    雷大寶和雷二寶跟著下跪,嘴巴很甜,“給爺爺、奶奶和小奶奶拜年。恭喜發財、紅包拿來”

    “好好,快起來!崩状髲妼蓚孫子還是很疼愛的,連連叫起,拿出兩個紅包,一人給一個,“來,拿著紅包,希望咱們大寶和二寶新的一年越長越高,越來越聰明!

    雷大寶當場打開紅包,一個一個地數。

    “喲,咱們大寶會數數了”杜氏喜愛地看著大寶。

    “是啊,娘,大寶可聰明了才上幾天學堂就回從一數到二十!壁w氏一臉驕傲。

    杜氏滿意地點頭,“好,有出息”

    大寶數完后跑到趙氏跟前,小嗓門很響亮,“娘,你不是說爺爺奶奶有很多錢,會給我們銀子做壓歲錢嗎我要銀子”

    滿室靜寂。

    秦勉差點被茶水嗆到,連忙放下茶杯。雷鐵拍拍他的背,拉著他站起身。

    秦勉拿出三個紅包,其中兩個遞給雷向仁,另外一個遞給雷向智,“這個是給欣欣的。我們還要去其他村民家里拜年,先走一步!

    杜氏回過神來,立即爆發了,一聲怒吼,“趙氏你就是這么教我孫子的啊”

    秦勉趕緊拉著雷鐵加快腳步,出了院門,忍不住搖頭,“大寶和二寶兩個娃危險了!绷鶜q的孩子不可能胡編出那種閑話,只可能是跟著父母學的。有趙氏和雷向仁這樣的爹娘,雷大寶和雷二寶長歪的可能性太大了。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崩阻F淡淡道。

    “太精辟了”秦勉朝他豎起大拇指。

    雪地上到處都是炸開的爆竹和紅色的碎紙屑,偶遇幾個出門拜年的村民,兩人拱手道一聲“過年好”。

    雷向義抱著雷欣欣,和錢氏匆匆走過來。

    “大哥、大嫂,過年好你們這就回去了”

    錢氏屈膝道一個萬福,“大哥、大嫂,新年好!

    “過年好!鼻孛惚瘟嘶稳嗔巳嘈佬赖哪X袋,“怎么這么晚”

    雷向義道:“孩子她娘早起有些不舒服,所以耽擱了一會兒!

    “三弟妹沒事吧”秦勉關切一句。

    “多謝大嫂關心,我沒事!卞X氏笑著搖頭。

    “欣欣的紅包我給他五叔了。你們去吧。進去時要小心,里面不太平靜!鼻孛惆凳镜。

    雷向義了然,不放心地囑咐錢氏,“你一會兒跟在我身邊!

    秦勉和雷鐵繼續拜年之行,在雷大剛家送出好幾個紅包,剛從雷大剛家出來,兩人看見雷向禮和雷春桃急匆匆地往這邊跑,一臉焦急。

    秦勉好奇地問:“五弟,小妹,你們跑什么”

    “大嫂,小娘動了胎氣,要生了”雷春桃回著話,腳步不停,“我去請穩婆”

    “大哥大嫂,我去請大夫”雷向禮也飛快地跑遠。

    現在去老宅也幫不上忙,秦勉和雷鐵繼續拜年,拜完年回家里,兩人商量到時候有怎么送禮。

    “女人生孩子應該送什么”秦勉沒有主意。

    雷鐵搖頭,“問福嬸”

    秦勉把福嬸叫來。

    福嬸道:“回小少爺,一般都是送些紅糖和雞蛋!

    秦勉想了想,說道:“準備二斤紅糖、二斤雞蛋和六斤紅棗!

    “是!

    近晌午時,小喜來報喜,衛氏生了個女兒,洗三禮定在初三。小喜轉達雷大強的意思,讓雷鐵、雷向仁、雷向義和雷向禮去親戚家送喜信,每人負責幾家。

    雷鐵只給了小喜兩個字:不去。

    小喜不敢多說一句話,快速離開。

    正月初二,秦勉和雷鐵到鄧家村拜年。

    自從去年春天鄧家人來家里賞花后,秦勉和雷鐵沒有再邀請鄧家的人去家里玩,只是每到果期派人送些水果過去。

    鄧大舅和鄧而就都是聰明人,猜到家里有些人給秦勉和雷鐵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后來去了幾次雷鐵家,都沒有帶媳婦、兒媳婦、孫子和孫女。他們也沒有因此怪罪雷鐵和秦勉,雷鐵和秦勉能記掛著時不時地給他們送些新鮮水果已經很難的。雙方就和一般親戚那樣來往反而更自在些。

    等老爺子和鄧老太太享受的是特殊待遇。秦勉和雷鐵逢年過節都會給他們送豐厚的節禮。雷鐵對老爺子和老太太是發自內心地敬重,秦勉則因雷鐵的敬重而敬重。

    正月初三,雷家小丫洗三。

    一大早,秦勉讓福嬸把二斤紅糖、二斤雞蛋和六斤紅棗送過去?焐挝鐣r,他和雷鐵才過去吃午飯,得知雷家小丫的名字叫雷雅晴,名字是衛氏起的,小名叫晴晴。

    洗三禮是要添盆的,可以添銅板、金銀錁子,也可以添金票銀票,還可以添桂圓、紅棗、花生栗子等喜果。連雷向仁和趙氏都添了一把銅錢,雷大強對秦勉和雷鐵送的洗三禮十分不滿,不時用此人的目光掃他們一眼。杜氏更是尖酸的話說個不停。

    秦勉和雷鐵在不著痕跡地疏遠和老宅的關系,自然不會把他們的態度放在心上,坐在宴席上,只意思地吃了兩口菜就找借口離開。

    幾天后,村里興起一股流言,大意就是說雷鐵發達了就忘了父母的養育恩。不用打聽就知道這流言是雷大強、杜氏、雷向仁和趙氏四人中的某個人傳出去的。衛氏是聰明人,可能性不大?赡苄宰畲蟮氖嵌攀虾屠状髲。

    雷鐵沉默寡言,平常連話都懶得說,當然不可能去和那些閑聊八卦的村民們去爭辯。但他媳婦可不是好欺負的立即召集所有下人,讓他們把當年杜氏和雷大強的所作所為好好地宣傳一遍,順便把杜氏曾對衛氏做過的事也宣揚出去。

    都是一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