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56節
    既然這樣,我就直說了!倍攀狭x正言辭地道,“老大,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秦氏再好也不能給你生孩子,所以我和你爹決定給你納妾”

    “你說什么”秦勉目瞪口呆,心口忽然一陣絞痛,悶哼一聲,伸手捂住。

    “媳婦”雷鐵飛身躍上他的馬,將他摟住,猛然扭頭盯著杜氏,冰冷刺骨的眼神仿佛看著一個死人。

    杜氏如墜冰窖,全身冰冷,動彈不得。

    雷鐵左手一甩揮出一掌。

    杜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狠狠地撞擊了一下,胸口一陣劇痛,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她驚恐地看著雷鐵,張口欲言,卻發現自己竟然發不出一絲聲音

    棕馬從杜氏身上一躍而過,向悠然田居疾馳而去。

    “媳婦,你怎么樣”雷鐵低首看向懷中人,擔憂不已。

    此時的秦勉體內靈氣急劇波動,察覺到空間有異,兩個粉球就像與他心意相通一般,正在著急地召喚他。

    “快,進空間”

    雷鐵等不及回悠然田居,直接以真元凝出一片幻象以防遠處有人窺視,和秦勉一起消失在原地。

    兩人出現在空間里,被空間里波動的靈氣撞得險些摔在地上。兩人抬起頭,吃驚地看著磅礴的靈氣如同一股小型龍卷從四合院內噴出,充斥在空間里。

    “粉球”秦勉驚呼一聲。

    雷鐵摟住他,閃身出現在四合院的花壇前。蕩漾的靈氣之中,兩朵粉球的花瓣正在逐漸展開。靈氣在花瓣上跳躍,仿佛散發著銀色的光輝。

    粉色的花瓣比荷葉還大,一片片展開,秦勉連大氣都不敢出;雷鐵比他好不了多少,不自知地雙拳緊握,兩道目光緊緊鎖在粉球上。

    隨著展開的花瓣越來越多,兩人不約而同地感受到來自粉球的愉悅,詫異地對視一眼,目光又落回粉球身上。

    約莫過了近半個時辰,左側的粉球率先展開最后兩片花瓣,與此同時,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傳出來;ㄈ锷虾杖惶芍粋光溜溜的嬰兒

    秦勉難以置信地揉揉眼睛,嬰兒還是那個嬰兒,他立時又驚又喜,“媽呀,包子”

    幾乎是他的話音剛落,另一朵花也徹底開放,一個一模一樣的嬰兒閉著眼睛,蹬著兩條小腿,哇哇大哭。

    秦勉和雷鐵還來不及做出反應,空間里異變突生。澎湃的靈氣憑空而生,空間里如同遭遇疾風的海面猛烈地動蕩起來。

    秦勉和雷鐵腦中一懵,暈厥過去。

    第132章雙胞胎兒子

    不知過了多久,秦勉悠悠醒轉,抱著腦袋坐起身,因為接收了更多關于空間的消息有些頭暈。

    原來,當初那枚戒指的原主人是一位煉器師。這枚戒指就是出自他之手。戒指內空間的神奇遠遠不止可以作為移動倉庫、移動莊園和“滋補湯藥”使用。戒指滴血認主后,空間只具備這些普通的功用,當空間的主人有后之后,空間便會升級,真正承認它的主人。這位煉器師所愛之人也是男子,是一位煉丹師。為了能夠共同擁有一個愛情的結晶,這位煉丹師苦心鉆研多年,才培育出能夠孕育出兩人后代的“同心花”。從秦勉和雷鐵結下心意結的那一刻起,同心花便可接收到兩人共同的血氣,真正開始成長。至于截止后來為什么會落在“一點白”手中,卻是不得而知。

    以前的空間,靈氣很淡,在空間里修煉甚至比不上在深山里修煉的效果。但是現在,整個空間都充斥著靈氣。不僅如此,四合院也由一進變為三進,被隱藏起來的的丹藥房、靈器房和靈草園都顯現出來。磅礴的靈氣更是促使秦勉和雷鐵的修為都升了一級。

    聽到嬰兒的哭聲,秦勉想起兩個孩子,快速從地上爬起來。雷鐵也在此時醒過來。

    兩人飛身落在花壇前,看向兩朵巨花。

    兩個嬰兒仍然躺在花蕊上,揮著兩條小胳膊,蹬著兩條小腿,小嘴撅著,哇哇大哭,晶瑩的淚珠像珍珠似的一顆顆地滾落,讓人心頭發軟。

    兩人下意識都伸手去抱。

    秦勉突然間想起一件事,及時攔住雷鐵,“阿鐵,咱們得先洗手。我先去拿衣服!

    他飛快地取來兩條大浴巾,純棉的,非常柔軟,很適合做襁褓。

    見他回來,雷鐵的語氣是少見地迫不及待,“媳婦,快看,他們長得像我們!

    秦勉心中一動,“真的等會兒,我先給他們包上浴巾,以免著涼!

    他將小嬰兒往旁邊移動了一下,將浴巾鋪在花蕊上,接著,將小嬰兒抱起放在浴巾上,裹住之后,一只手臂托在嬰兒的脖子下面,另外一只胳膊抱住嬰兒的小屁股,輕輕地抱起。說來奇怪,嬰兒已被他抱起來就不哭了,睜著兩只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他。

    秦勉仔細打量和嬰兒的五官,暗自稱奇。小家伙不像一般剛出生的嬰兒那般跟只黃猴似的,反而白白嫩嫩,粉雕玉琢一般。小家伙的額頭、眉毛和眼睛都像雷鐵,鼻子、嘴巴和下巴則像他。在嬰兒的左肩上,還有一個指甲蓋大小、五瓣花形狀的暗紅色胎記。

    “嘿嘿,果然像咱們倆”秦勉欣喜不已,“太可愛了”

    他忍不住在嬰兒的額頭上親了一口。另一個小嬰兒的哭聲忽然變大,他扭頭一看,雷鐵那個笨蛋兩手放在嬰兒腋下將小嬰兒托在半空。小嬰兒骨頭軟得很,脖子還不結實,腦袋不自覺地往下耷拉著,當然會難受得大哭。

    “媳婦”雷鐵無措地向他求助。

    秦勉又是好笑又是無奈,趕緊道:“你先把他放下!

    雷鐵聽話地將嬰兒放回花蕊上。

    秦勉說道:“學我的樣子打橫抱住我這個!

    雷鐵小心翼翼地接過他懷中的嬰兒。

    嬰兒換了人抱,趴趴嘴巴,好奇地看著雷鐵。

    秦勉用浴巾裹住另外一個嬰兒,抱起來。小嬰兒立馬不哭了,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盯著秦勉看,嘴角微翹仿佛在笑。

    秦勉記得這個是弟弟,仔細看過后,發現兄弟倆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是,哥哥的胎記在左肩窩,弟弟的胎記在右肩窩。

    雷鐵走到秦勉面前,騰出一只手臂摟住他,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聲音沙啞,“媳婦,謝謝你”他是何其有幸,能擁有這樣一位知心的愛人,如今又擁有了這樣一雙孩子。這樣狂烈的幸福,簡直就像是偷來的一樣。喜悅的同時,他心底隱隱有幾分不安,患得患失。

    秦勉臉頰發熱,用大嗓門掩飾心中的尷尬,“謝我做什么說的好像孩子是我生的一樣”

    “呵呵呵”愉悅而充滿磁性的笑聲從雷鐵的喉嚨里滾出,他挑起嘴角輕輕一笑,認真地道,“媳婦,他們是我們的兒子!

    秦勉毫不猶豫地點頭,“當然”他的激動不比雷鐵輕。他從來沒有后悔和雷鐵在一起,但心里不是沒有遺憾。和雷鐵在一起就意味著不可能有親生的孩子。沒想到,空間卻彌補了他的遺憾,不但給他送來孩子,而且還是兩個

    兩個孩子是他和雷鐵照料了近十個月出生的,和他們親生的無異。

    大概是餓了,兄弟倆不約而同地哭起來。

    雷鐵不知所措地看向秦勉。

    秦勉急中生智,“你看著他們,我去擠牛奶!

    兩朵盛開的巨花成了天然的嬰兒床。他將懷中的嬰兒放回花蕊上,看見空間外面無人,閃身出去,回到家里偷偷地擠了一碗牛奶。

    有了牛奶,卻沒有奶瓶,兩個初次上任的父親只好用小勺子一點點地喂,因為沒有經驗,一勺牛奶只有少許進了兄弟倆的最,大半都灑在他們的臉上。兄弟倆卻非常乖巧,不哭不鬧,咂巴著嘴吸吮著。

    秦勉和雷鐵看得越發喜愛。

    喝完奶之后,兩個小家伙沉沉地睡去,四只小受不自覺得握成小拳頭,可愛極了。

    秦勉和雷鐵帶著既興奮又新奇的心情站在旁邊看了很久。從今以后他們就是有兒子的人了

    秦勉先回過神,“阿鐵,咱們是不是得請兩個奶娘”

    雷鐵半晌不吭聲,“媳婦,我不想讓外人住進我們的家里!

    秦勉撓頭。老實說,他也不想。但孩子必須得吃奶,不吃人奶就得吃牛奶,問題是沒有奶瓶,總不能一直用勺子喂。

    想起以前為應對傳說中的末世收集的那一大堆物資,他丟下“等等”兩個字跑遠,在一大堆屋子里翻找。前世準備物資時,因為要買的東西太多,他曾委托一家商場的經理幫他代購生活用品。當初他以為自己是要交女朋友的,還對那位經理強調過要準備一些必須的母嬰用品。其中一定有奶瓶,甚至奶粉。

    果然,翻找了近一個時辰,秦勉找到六個還還好好地包在包裝袋里的奶瓶,而且還是不銹鋼奶瓶。

    奶瓶的問題解決了,接下來還需要解決的是兩個寶寶的來歷以及寶寶的衣物、嬰兒床等。

    秦勉和雷鐵商量了一下,決定去一趟縣城,購買一些質量上等的嬰兒衣服、尿片、柔軟的布料等。至于寶寶的身份,兩人決定,不管其他人怎么問,就說孩子是他們親生的,兩個寶寶和他們長得這么像,誰敢說孩子不是他們親生的如果有人問孩子的娘是誰,在哪兒,避而不答別人也奈何不了他們。

    兩人出了空間,前往昭陽縣。秦勉在外面可以看見空間里的情形,暫時將兩個熟睡的嬰兒留在空間里也沒有什么不放心的。

    天黑后,兩人才趕回村里,抱著兩個襁褓敲響悠然田居的大門。

    福叔提著燈籠來開門,“大少爺、小少爺,你們回來了!

    看到兩人懷中抱著孩子,他大吃一驚,“這是”

    秦勉掀開襁褓的一角,有意讓他看了看孩子的臉,“是我和大少爺的兒子!

    雷鐵同樣將襁褓掀起露出小家伙睡的正香的小臉,怕孩子見了風,又快速將襁褓合攏。

    福叔一看兩個孩子的長相,不疑有他,感性不已,識趣地沒有提孩子的娘相關的話題,“太好了,小少爺對了,咱們有了兩位小少爺,以后就不能稱兩位主子大少爺和小少爺了,要稱大老爺和小老爺!

    秦勉一頭黑線。他和雷鐵都還年輕得很就得被稱老爺了

    “我們今天回來得太匆忙,明天你派人去鎮上買一張最好的嬰兒床!

    “是!备J鍐柕,“奶娘”

    雷鐵淡聲道:“孩子喝牛奶!

    福叔想說牛奶畢竟不比人奶,但也明白這位主子的性格,便沒有多說,只是眼里還是流露出擔憂的神色,決定回去后讓福嬸問問全嬸。全嬸生過孩子應該更懂這些。

    秦勉不以為然。家里的幾頭奶牛都是用靈泉水滋養過的,奶水比起人的只會更好。況且這兩個孩子是在靈氣的滋養中成長的,身體素質比普通的嬰兒要強得多。

    雷鐵吩咐福叔,“福管家,盡快擠一桶干凈的牛奶送過來!

    “是!

    “還有,”秦勉補充,“一個月后要給兩個孩子舉辦滿月禮。明天就把消息放出去!

    “是!备J搴芗,忘了叫人來給秦勉和雷鐵打燈,提著燈籠匆匆跑遠。

    所幸,黑暗對秦勉和雷鐵的影響都不大。況且,悠然田居里從大門到小橋再到籬笆門前,每隔兩丈都有燈柱,燈火通明。

    回到家里,兩個父親輕輕地將兩個孩子放在炕上,蓋上小被子。雷鐵用開水將兩個奶瓶燙洗一番。牛奶送來后,秦勉在兩個奶瓶里裝上半瓶牛奶,將剩下的牛奶放在空間里保存。

    忙活了一天,兩人還沒吃上晚飯。雷鐵看著兩個孩子,秦勉道廚房里煮了兩碗面。

    吃完晚飯,兩人帶著兩個孩子一起休息。秦勉擔心睡著后會壓到孩子,讓兩個孩子誰在里面,雷鐵挨著他們,他則誰在外面。

    半夜,兩個孩子哼哼了兩次,第一次是餓了,第二次是尿了。秦勉和雷鐵大為驚奇,都覺得兩個孩子都很好帶。

    第133章雷鐵威武

    悠然田居正房一樓的主人房里,四角的燭臺燈整晚都亮著。當第一聲雞鳴聲響起,雷鐵就從沉睡中醒來,偏頭看向身側的秦勉,微張著嘴,打著小呼嚕,睡得正香,一只胳膊露出被外。

    雷鐵輕輕側身,小心地將他的胳膊放入被子里,凝視他的睡顏半晌,低下頭,張開嘴覆上紅潤的唇瓣。睡夢中的人受到干擾,舔了舔嘴唇,繼續呼呼大睡。雷鐵的舌尖趁機鉆了進去,輕巧而無聲地在口腔里翻攪,得到對方下意識的回應,吻得更柔更深。

    “呼啊忒”少年的臉被憋得發紅,呼吸也急促了些,含糊地嘟囔了一句。

    聽到自己的名字,雷鐵眼中如水的溫柔似欲溢出眼眶,滿足地放過他,舔去他嘴角的水漬,輕拍他的背。

    秦勉在睡夢里哼哼了兩聲,沉沉睡去。

    雷鐵回頭看向炕內側,兩個小家伙肩并著肩睡得正香,一動不動。

    外面晨曦初顯,他無聲無息地穿衣起床,修煉了半個時辰回到房間,一大兩小還睡著。

    片刻,秦勉的眼皮動了動,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見男人坐在炕沿注視著他,“阿鐵,我做了個夢,夢見我們兩有兩個兒子!

    雷鐵拂開他臉頰上的發絲,示意他看炕上。

    秦勉扭頭看過去,即刻清醒過來。不是做夢,是真的有了兩個兒子

    兩個小家伙不知什么時候醒的,不吵不鬧,兩只小手抓著小被子玩,嘴里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自得其樂。

    小家伙的臉胖嘟嘟的,看上去就軟軟的,秦勉忍不住伸出手輕輕地戳了戳。

    “好軟!

    雷鐵半靠在他身上,也伸出手指在嬰兒的臉蛋上點了點。

    秦勉仰起頭看著男人眼中的溫柔,心里有點酸溜溜的。是不是有了兒子,這個男人最在乎的就不是他了

    雷鐵察覺到他的失神,低頭看去。發愣的眼神讓媳婦的表情顯出幾分少見的憨和呆,就像在暗示他趕緊去欺負一樣。他的喉頭干澀發緊,順從內心,壓在秦勉身上,激烈地索吻。

    秦勉心底那點莫名的感傷霎時灰飛煙滅,摟住男人的脖子,比他更猛烈地吻回去,導致的結果就是兩人在一起糾纏了良久才分開,秦勉的嘴唇腫了起來,雷鐵身上的衣服被他扯得凌亂不堪。

    炙熱的目光還停駐在身上,秦勉渾身發熱,脊背上過電一般的感覺還殘留著,他趕緊道:“孩子在呢”

    雷鐵直起身,慢慢地理好衣衫,看向兩個小家伙。

    “媳婦,兒子叫什么名字”

    “這”秦勉還沒想過,很快有了主意,“字典”

    以前在電視劇里看見有些父母抱著字典給孩子想名字,他還覺得很好笑,今天就輪到他和雷鐵了。下一瞬,漢語字典出現在他手中。這字典還是他高中時保留下來的,新得很。

    他一邊翻一邊問雷鐵,“兩個孩子是都跟我姓,還是都跟你姓,或者一個跟你姓一個跟我姓”

    雷鐵將靠枕拿過來讓他靠著,把他身上的被子往上扯了扯。孩子出世后,秦勉的身體再也沒有露出虛弱或者疲憊,也不會怕冷,可以確定以前的各種狀況都是兩個孩子的緣故。但他照顧秦勉習慣了,動作很順手。

    “起三字名。大的跟你姓,笑得跟我姓,中間一字相同即可!

    秦勉補充,“不僅中間一字相同,第三個字最好是一個詞語。如此,旁人一聽就知道他們倆是親兄弟!

    “嗯!崩阻F的眼神驀然暗沉下去,在他額頭上輕啄一口,“慢慢想,我出去一趟!

    秦勉注意到他的情緒不對勁,“去哪兒”

    “安心。解決一件早該解決的事!

    秦勉想到什么,不再多問,捧住他的臉在他的嘴唇上用力地啄了一口,“去吧,早點回來吃飯!

    “好!

    雷鐵來到屋外,天已大亮。

    他抬頭看了一眼云淡風輕的天空,舉步往悠然田居外走去。

    家里的下人們都起得很早,在上工之前,先做完悠然田居里的雜活,包括掃地,喂雞、喂豬等。正在打掃落葉的仆人們恭敬地朝雷鐵行禮后,退到一旁。

    雷鐵出了悠然田居的大門,不緊不慢地往村東走去。熟悉他的人會發現,今日,他身上的氣息比往日更冷沉。

    老宅

    杜氏早晨起床,發現自己依舊無法說話,驚恐得撞翻了房間里的圓凳。昨天古怪地摔了一跤后,她就發不出聲音,還以為自己家是被雷鐵可怕的表情,心里惶恐才說不出話。但為什么都過了一晚上了還是無法出聲

    她驚惶地抓住雷大強的肩膀,使勁地搖晃,“嗯嗯嗯”

    雷大強被她吵醒,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揮了揮手,不耐煩地道:“你又在鬧騰什么早知如此還不如在薇兒房里過夜!

    杜氏又氣又恨,抱住他的腦袋示意他看自己,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雷大強愣了半晌,不確定的問:“你是想說,你說不了話”

    杜氏連連點頭,眼睛里透出深刻的驚懼和強烈的不安。她早心里嘶吼著:是老大一定是老大動的手腳

    但她既說不出話,又不會寫字,只能焦躁地對雷大強做出各種莫名所以的手勢。

    “怎么會這樣”雷大強根本沒有看她在比劃什么,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沒有放在心上,“是不是著涼了才塞了喉嚨罷了,過一會兒讓劉大夫給你看看!

    他漫不經心的態度激怒了杜氏,生平第一次用怨恨的目光瞪著他。幾天前,趙四發暗中來找到她和雷大強,暗示他們可以用給雷鐵納妾的方式控制雷鐵、膈應秦勉,并推薦了他的一個表妹。雷大強當初覺得這是個好主意,也同意了這個方法。

    杜氏不甘心。雷大強也有份對付雷鐵,憑什么只有她一個人遭罪憑什么她為這個男人生兒育女,勞累半輩子,這個男人就是這么回報她

    她驀然撲倒雷大強,拼命在他身上捶打抓撓。

    雷大強愕然片刻,很快反應過來,狼狽地躲閃著她的雙手,怒吼道:“你瘋了”

    男人的力氣比女人大得多,他兩手一推,將杜氏摔倒在床上,快速下了床,陰沉地盯著滿臉淚水的杜氏,厭惡地道:“一大早上發什么瘋”

    說罷,他便甩袖離開,轉身進了衛氏的房間。

    衛氏靠在床頭,給小丫喂奶,見雷大強進來,臉一紅,忙用被子隔開他的目光。

    “相公,你這是沒事吧”

    雷大強摸了摸被抓傷的臉,走過去摟住她的肩。衛氏生孩子后比以前更多一份韻味,他越看越喜歡。

    “誰知道她又發什么瘋無理取鬧”

    衛氏微微一笑,靠在他肩上,沒說什么。不用他做什么,雷大強就對杜氏生了反感,她喜聞樂見。

    丫鬟小喜做好早飯,將飯菜端上桌。

    杜氏腫著一雙眼出現,不知在想什么,幽暗的雙眼泛著令人發寒的光芒。

    幾人還沒端上飯碗,一個高大的身影在院門口出現,不疾不徐的走進屋內。

    杜氏看清來人,霍然起身,兇狠地沖過去,喉嚨發出“啊啊”的聲音。

    雷鐵一揮手,杜氏便摔到在地上。

    杜氏頑強地爬起來,跑到雷大強身邊,扯著他的手臂,指著雷鐵,口中“啊啊”不停,兩眼里憤怒和恨意交織在一起。

    雷大強、衛氏、雷向禮和雷春桃死人都被眼前的一幕弄懵了。

    雷大強先反應過來,不敢相信,“你的意思是,你說不出話是老大弄的”

    衛氏、雷向禮和雷春桃都吃驚地看向杜氏。說不出話

    杜氏憤恨地瞪著雷鐵,不停地點頭。

    衛氏、雷向禮和雷春桃驚疑的目光同時落在雷鐵。

    “大哥,這是怎么回事”雷向禮一頭霧水。但他心底是相信雷鐵不會無緣無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