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67節
    沒有帶他們去會議室,而是請他們在大堂最大的一張圓桌邊坐下。

    雷鐵抱著圓圓和滿滿坐在他旁邊,秦勉從他懷中接過圓圓。

    吳德旺和其他幾人相視一眼,“秦老板,我們此來是”

    秦勉淡笑著打斷他的話,“我知道。你們是想和我們雙饗樓進行一場比賽!

    “不錯。如果”

    秦勉再次打斷他的話,“只我們八家酒樓比多沒意思。我看既然要比,不如就舉辦一場大型廚藝比賽,把全國愿意參賽的大廚都叫過來,帶上各種的籌碼。如果雙饗樓輸了,我可以免費公開我們家的十三香和十八鮮。就是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吳德旺幾人均倒吸一口冷氣。好大的口氣

    “看來秦老板很自信!编嶏@貴冷冷地笑了笑。

    “自信與否不是嘴上說說就行的!鼻孛爿p拍圓圓的背,以防他被吵醒,“如果各位有興趣的話,我這就讓人把消息放出去,一個月后在雙饗樓進行廚藝比賽。如果各位對大型比賽沒有興趣的話,我還可以提供場地,讓你們七家來一場比賽。至于我們雙饗樓,對小型比賽沒興趣!

    吳德旺七人均臉色難看。話已至此,如果不接受挑戰,他們七家酒樓的名聲就都完了。

    秦勉責備地看了孫掌柜一眼,“孫掌柜,愣著干什么給幾位大廚上茶啊,最好是降火的!

    不知是哪位食客忍不住笑出了聲,趕緊捂住嘴。

    “是,小老板”孫掌柜揚眉吐氣地朝小伙計吩咐,“趕緊上茶,咱們酒樓新推出的菊花茶就不錯!

    “是”

    吳德旺和另外六人對視一眼,咬牙道:“我代表文淵縣飄香酒樓同意參賽,至于籌碼,我還要與東家商量!

    鄭顯貴點頭道:“我也一樣!

    “我也是”

    七人全部同意參賽。

    秦勉贊賞地看了他們一眼,“很期待與各位較量。我這就讓人把消息放出去,比賽時間就定在六月二十二日如何”

    吳德旺幾人沒有異議,匆匆離開。距離近的,要趕緊回去一趟;距離遠些的,也要趕緊寫信給自己的東家稟告此事。

    七人走遠后,所有伙計都忍不住歡呼起來。

    “小老板威武”

    秦勉要制止已來不及,無奈地搖搖頭,看著圓圓和滿滿茫然地睜開眼。

    伙計們意識到闖了禍,慚愧地低著頭。

    秦勉擺擺手,“好了,沒什么大不了的。都忙去!

    伙計們趕緊告退。

    秦勉得意地朝雷鐵眨眨眼,“阿鐵,我的聲望可是比你高!

    雷鐵淡定地道:“就算你的聲望再高,還是我媳婦!

    秦勉:“”

    “嘻嘻”圓圓和滿滿兩個小家伙看著爹爹無言以對的模樣,偷偷地笑。

    “膽子不小,敢笑話爹爹!鼻孛闵焓謸蟽扇说母熘C。

    “哈哈哈老爹救命”圓圓和滿滿都往雷鐵懷中躲。

    雷鐵一手抱一個飛快地走向休息室。

    秦勉緊緊跟上,“追來了,追來了”

    孫掌柜端著熱茶和熱果汁來到休息室,沒忽視一點白,給它準備了一大盤骨頭,聽到休息室內的打鬧結束了才敲門。

    “進來!

    “大老板、小老板,兩位小公子,都渴了吧”

    圓圓和滿滿齊聲道謝,“謝謝孫爺爺!

    兩個孩子年紀還小,對家里的下人基本都是稱爺爺、叔叔之類,秦勉和雷鐵都沒有刻意糾正他們。

    “哎!睂O掌柜眉開眼笑。

    雷鐵摸了摸裝果汁的杯子,不燙,才遞給圓圓和滿滿。

    秦勉問道:“孫掌柜,這段時間家里沒其他的事吧”

    孫掌柜道:“小老板放心,除了今日的這件事,一切正常。當初吳德旺他們第一次過來找茬的事被聶老板得知,聶老板過來幫我們說了幾句話,還派了四個幫手幫我們守夜。另外,聶老板下月初八成親!

    “喔那我們得送份大禮!鼻孛阏f道,“那四個幫手,每人包一個二兩的紅包。雙饗樓的伙計本月拿雙份月錢!

    “是。小的代他們謝過二位老板!睂O掌柜問道,“小老板,聽您的意思,到時候您親自參加比賽”

    “對!鼻孛隳樕巷@露出自信的風采,雙眼明亮有神,“我要借此機會讓雙饗樓名動全國”

    孫掌柜臉上不由也浮起期待之色。

    滿滿爬起來站在雷鐵腿上,湊過去在秦勉臉上親一口,笑瞇瞇的,“爹爹是最棒的”

    秦勉故意問:“那老爹呢”

    滿滿毫不猶豫地道:“老爹是最最棒的!

    明顯多了一個“最”。又被兒子刺了一刀,秦勉捂著胸口望天。唉,刺著刺著就習慣了。

    雷鐵輕笑,手在桌下握住媳婦的手,被回握住。

    圓圓的小手安慰地拍拍秦勉的胸口,“爹爹,圓圓疼你!

    孫掌柜識趣地退下,不打擾一家四口的互動。

    第156章到家

    秦勉和雷鐵先讓孫掌柜照顧圓圓和滿滿,到食肆和飲品鋪里露了個臉,問了問近況。

    之后,兩人返回雙饗樓,在雙饗樓吃了午飯后讓一個伙計駕馬車送他們一家人回青山村。

    圓圓和滿滿從車窗里看見外面熟悉的景色,了然地道:“回來了!

    秦勉輕笑,問道:“兒子,這些日子在外面玩了這么久可覺得開心”

    “開心”圓圓仰著小臉問,“爹爹,以后還能出去玩嗎”

    “當然!鼻孛憧隙ǖ攸c頭,“只要圓圓和滿滿以后都乖乖地聽爹爹和老爹的話,只要有機會,爹爹和老爹就再帶你們出去玩!

    “好”滿滿不迭點頭。

    “金毛”圓圓指著外面。

    不遠處的村道上,一個金色的碩大身影正飛快地向這邊跑來。

    圓圓和滿滿開心地大喊:“金毛,金毛”

    這里離村莊已不遠,秦勉讓伙計停車,幾人下了車,打算走回去;镉嫳阙s著空車返回鎮上。

    一點白跑得最快,和金毛碰碰鼻子打招呼。

    圓圓和滿滿邁著小短腿奔向金毛,摟著金毛的腿咯咯地笑。

    金毛小心翼翼地用腦袋蹭著他們的小胸膛。

    圓圓朝雷鐵伸出兩只小胳膊,“老爹,我想騎在金毛的背上!

    雷鐵把小哥倆都抱起來放在金毛背上,和秦勉一左一右護著他們。

    金毛邁著穩健的步伐,走得穩穩當當。兩個小家伙抓著金毛金色的毛發,開心得大笑,口中不時發出“駕駕”的聲音。

    田間插秧的村民主動而友好地和他們一家人打招呼。

    秀蘭嬸子站在水田里喊,“鐵子媳婦,你們五弟和妹夫考中了嗎怎么沒和你們一起回來”

    秦勉也揚聲喊:“我們先回來的,他們還要晚幾天才回!

    秀蘭嬸子代表所有好奇的人問出最關心的問題,“他們考中了嗎”

    和他們解釋什么是貢士,什么是進士,三言兩句說不清楚,秦勉只說道:“不清楚,我們回來時他們還沒參加殿試!

    江大爺兩眼一亮,“殿試聽說參加殿試的話能見到皇上他老人家!

    “是啊。等五弟他們回來,咱們可以好好地問問他們!鼻孛忝嫔闲σ饕鞯,心里在得瑟。他能說他已經見過皇帝了嗎

    在和不同村民的閑聊中,一家四口加兩獸慢悠悠地走完村道,穿越村莊。村里的小孩都羨慕地看著圓圓和滿滿。

    圓圓和滿滿昂首挺胸,一副得瑟的小模樣笑煞人。

    不一會兒就到家門口,福叔打開大門,一見是他們,激動地大喊:“大爺、小爺、大少爺、小少爺你們都回來了”

    “福叔,家里如何”秦勉抬手示意他免禮。

    “一切都好,一切都好!备J逵行┱Z無倫次,“我這就讓人燒熱水去!

    秦勉四人散步般地穿過碩果累累的果樹林,經過櫻桃樹下時,看到滿樹的紅瑪瑙。兩個孩子吵著要摘櫻桃,雷鐵回去取了籃子來,和秦勉一人托起一個孩子,讓他們摘個夠。玩夠了回到家,熱水已燒好。一家四口洗了個熱水澡,收拾得清清爽爽。

    下人來稟告,“大爺、小爺,三公子媳婦和五公子媳婦來了!

    “請她們進來!

    李氏聽說秦勉和雷鐵回來了,便喊了錢氏作伴,一起來悠然田居打聽雷向智的情況。

    李氏出自,懂得科舉之事。除了雷向智中毒的事,其余的,秦勉都細細講了。

    得知雷向智和霍思睿都上了會試榜,李氏大喜。

    錢氏還有些茫然,李氏為她解釋一遍后,她也高興不已,“也就是說,就算五弟不能中狀元、榜眼和探花,也是進士”

    李氏笑道:“不錯,進士多入為翰林官。不管怎么說,都是在京城。大哥、大嫂,想也知道,這一路上你們對相公多有照顧,給你們添麻煩了。等相公回來后,我們夫妻二人再一起來向大哥和大嫂致謝!

    秦勉淡笑著道:“不必見外!

    李氏面事笑容地拉著錢氏匆匆告辭,低聲交代錢氏先別把這件事說出去。

    第157章榜眼和探花

    福叔送走錢氏和李氏回來,在門外踟躕,一副有話要說又不好說的表情。

    雷鐵皺眉,“福管家,何事”

    秦勉疑惑地看過去。

    福叔忙俯首請罪,“大爺恕罪,是這么回事這段時間,村里有些閑話粉條作坊、酒作坊請的工人都是村里的人,卻唯獨沒有請大爺您的幾個兄弟二公子媳婦有些不安份,三公子媳婦似乎也有些怨言!辈还茉趺凑f,大爺和他的幾個兄弟都是血緣兄弟,他作為一個下人說這些話就像是在挑撥似的,所以才如此猶豫。

    秦勉一言不發。他的想法依舊沒變,不想在生意方面和雷向仁、雷向義、雷向禮以久雷向智中的任何一個有太直接的牽扯。如果真把他們安排在作坊里,是把他們當親戚還是當工人看不過,也不怪村民們說閑話,在他們的觀念里,親戚比外人可靠,自家親兄弟都不拉扯一把說不過去。

    “村民不知燒炭秘方之事”雷鐵問。

    福叔道:“小的一聽到那些閑話就讓人把當初小爺送了他們燒炭秘方的消息放出去了!

    雷鐵道:“你找機會和雷向義、雷向禮談一談,若他們想做小生意,我們可以借錢給他們。多余的話不必多說!

    秦勉聽著,暗自點頭,這倒是個好主意。

    福叔也明白了,“小的這就去!

    福叔離開后,秦勉賞給雷鐵一個贊賞的眼神。

    雷鐵順勢摟住他的腰。他不會允許任何可能讓媳婦覺得為難的事存在。

    雷向義和雷向禮比鄰而居,兄弟倆都在,看到福叔,忙迎進去。

    “福管家,是不是大哥和大嫂有事對我們說”雷向禮問。

    福叔笑道:“三公子、四公子,大爺讓小的來問問你們以后可有什么打算。如果想做點什么小生意的話,我們大爺說可以借錢給二位公子做本錢!

    雷向義和雷向禮一聽就明白了,雷鐵和秦勉寧愿借錢給他們做生意,也不想讓他們插手加工園的事。兩人心里肯定是有些不舒服的,覺得自己在大哥大嫂心里還比不上外人,但再一想,也能理解雷鐵夫妻的做法。牙齒都有咬到舌頭的時候,更何況是人與人之間兄弟間少牽扯些利益,情誼才能更長久。再說,做人要知恩和知足,長久以來,秦勉和雷鐵對他們的照顧還少嗎”

    如此一起,兄弟二人都釋然,告訴福叔,他們要仔細想想,如果決定借錢的話,會親自去悠然田居拜訪。

    至于雷向仁,兄弟仨都若無其事地忽略了。

    秦勉按照過去所計劃的那樣,開始擴展家里的生意。因為一個月后就要進行廚藝大賽,他暫時只從飲品鋪入手,在飲品鋪里加入各式糕點的銷售,有甜的,也有咸的,蜜棗缽仔糕、桂花糕、紅豆糕、香酥卷、蛋糕、蛋撻、布丁、餅干等,不少品種都可以用不同的水果做成不同的口味。尤其是蛋糕和餅干,還可以做成不同的形狀,比如星星,月亮,動物,花朵等。新品一出,“一線天堂”再次在整個昭陽縣引起轟動。

    圓圓、滿滿和雷鐵總能最先享受到新品種,圓圓和滿滿每天都直呼好幸福。

    兩個小家伙如今三歲多了,秦勉和雷鐵不再總把他們拘在家里,只要他們完成每天的學習任務,要么是秦勉和雷鐵,要么是家里的下人,會帶他們出門,在村里和其他年齡相仿的小伙伴們一起玩耍。

    圓圓和滿滿長得可愛,又比同齡人更聰明,在一群小伙伴中,人緣相當不錯。

    秦勉給兩個孩子設計了一款可愛的腰包,讓福嬸她們每種顏色的做兩個,腰包上繡著不同的動物。兩個小家伙每次出去玩,都會系上腰包,里面裝滿各種稀奇的零嘴。兩個小家伙也大方,經常會分給其他小伙伴。

    幾天后,雷向智和霍思睿分別中了榜眼和探花的好消息像風一樣傳回青山村,從京城來的報喜的官兵親自護送兩人回到青山村。

    雷向智被皇帝欽點為正七品編修,在翰林院入職,兩個月內到任;霍思睿則被皇帝欽點為崇恩縣的縣令,正七品,三個月內到任。編修的實權顯然沒有一縣父母官大,表面上看,雷向智的官職比不上霍思睿,但雷向智是在京城入職,相對來說,升官的機會更多,發展人際關系也比霍思睿更方便。

    順便一提,狀元是趙顯之;实酃缓芟矏鬯,直接封他做了從五品翰林院侍讀。

    昭陽縣的縣令、縣丞、主薄等都親自來到青山村向雷向智道賀?h里的大戶人家里有七成都送了架禮。

    兒子和女婿都有大出息,杜氏和雷大強二人在青山村里一時風頭無兩。村里不嫉妒他們夫妻的人一個巴掌都數得過來,村民們暗地里都調侃,杜氏和雷大強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女。

    雷向仁和趙氏無比后悔當初為了貪那一百兩銀子分了家,死皮賴臉地搬回老宅住,美其名曰,在五弟上任之前和五弟好好地培養下感情。不知道雷向智對他們說了什么,第二天上午,夫妻倆又灰溜溜地搬了回去。

    老宅里宴客足足熱鬧了三日,秦勉和雷鐵照舊只派人送了賀禮,沒有現身。

    又過兩日,雷向智夫妻和霍思睿夫妻約在一起,來到悠然田居,鄭重地向秦勉和雷鐵道謝;羲碱_了當初的五十兩銀子,并給秦勉、雷鐵、圓圓和滿滿各備了一份厚禮。雷向智也一樣。

    秦勉關心地問起當初中毒案的結果,原來真是賭坊的人下的手,官府頗通情達理,給雷向智五人各補償了五十兩白銀。

    崇恩縣離昭陽縣有一個多月的車程,再過兩日,霍思睿和雷春桃便要啟程;粼洪L和霍夫人如今年紀都不大,能照顧好自己,而且都想著抱孫子,很支持雷春桃跟著霍思睿去上任。

    雷向智幾天后也要啟程去京城。翰林院本來有專門供給小官員居住的宿房,但都是統一格局,而且都不大,更適合單身者。而杜氏和雷大強早就想跟著小兒子享福,決定一起去京城,雷大經去了,衛氏自然不愿獨自留下。因此,雷向智要提前去京城。

    雷向智夫妻和霍思睿夫妻在秦勉家吃了午飯,又坐了一會兒,一起告辭。

    雷鐵送他們出去。

    雷向智有意落后另外三人幾步,低聲對他說道:“大哥,這次去京城,爹和娘想在京城買一棟宅子,以后就在京城定居。實則,回來之前,我已請袁大哥幫忙租下一棟小宅。進京只是一個開始,他們都把事情想得太簡單。我不想慣著他們,便謊稱手中銀錢只夠租房。只怕他們又來找你和大嫂,我便先與你說一聲,還要勞煩你和大嫂再多包涵爹娘幾日!逼鋵嵗紫蛑菦]好意思實說,他對雷大強和杜氏說手里沒錢的時候,雷大強和杜氏當時就讓他找雷鐵和秦勉借,被他拒絕。所以他才擔心雷大強和杜氏不甘心,會親自找上門。

    雷鐵淡淡地點點頭。

    果然不出雷向智所料,當天下午雷大強和杜氏就跑到悠然田居來。門房沒讓他們進門。夫妻倆估計是想到馬上就要離開青山村,也不怕丟臉,索性將事情鬧大。在外面喊了雷鐵和秦勉半天沒得到回應后,杜氏居然在大門外撒起泌來,雷大強更是一字一句都直指雷鐵不孝。

    秦勉授意嘴皮子最利索的雷秦樂一句一句地反駁雷大強的話。雷秦樂是個機靈的,罵人不帶臟字,把雷大強和杜氏氣了個倒仰,最后狼狽而逃。兩人在青山村的名聲徹底臭了。

    秦勉非常同情雷向智,但愿以后他不會被杜氏和雷大強連累。

    兩天后,霍思睿一家三口離開昭陽縣,前去崇恩縣上任。秦勉和雷鐵去送了一程。

    又過兩日,老宅里該賣的都賣掉,該收起來的都收了起來,最后只剩下一棟宅子和幾畝田。

    離開之前,雷向智和李氏又去了一趟秦勉家,說是等安頓好之后再請他們去京城玩。

    雷向智將老宅托付給雷向義和雷向禮照料,田都租給他們種,帶著李氏、蟲蟲、雷大強、杜氏、衛氏、晴晴、杜氏的丫鬟小翠和衛氏的丫鬟小喜離開青山村,前往京城。

    秦勉和雷鐵根本不想多看杜氏和雷大強一眼,都沒去送。

    少了杜氏和雷大強,秦勉覺得青山村的空氣都新鮮了幾分,以前能不從老宅門前經過就絕對不從老宅門前經過,如今,覺得哪條路近就走哪條路,好不自在。

    第158章全國廚藝大賽

    雷向仁經過老宅門前,已經走遠還忍不住回頭看緊鎖的大門。

    趙氏理解他的心思,嘆了一口氣,咬牙切齒地道:“當家的,當初我們上了老五的當了。若不是他用一百兩銀子誘哄,我們怎會應下意分家若是沒有分家,如今我們早已經在京城吃香的、喝辣的!

    雷向仁想的和她說的一樣,但被婆娘埋怨了覺得很沒面子,嘴上還要反駁,“老五現在還只是一個小官,能有甚油水可撈”

    珠兒站在他們身后,扛著兩把沉重的鋤頭,偷偷看了看雙手上磨出的繭子,無聲地嘆一口氣。

    “總比我們待在山旮旯強許多”趙我撇嘴,“咱家的錢快用完了,以后可怎么辦喲!

    “什么這么快就要用完了”雷向仁瞪著她,不敢相信。

    趙氏雙手叉腰,兩眼圓瞪,“我還能騙你當初老五給了”

    雷向仁忙打斷她的話,“回去再說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

    二人快步回家。

    “珠兒,把大門插上”

    “哎!

    雷向仁回頭看了看珠兒,目光落在她挺翹的屁股上,吞了一口口水。

    趙氏渾然未覺,拿出鑰匙打開堂屋的門。

    “當家的,去打盆水給我洗洗臉。我去拿錢匣子!

    “自己打去!崩紫蛉驶剡^神,想起正事,跑進房間,從衣箱的最底下掏出一個木匣子,取下掛在脖子上的鑰匙打開,一見匣子里只剩下兩塊碎銀和二十幾個銅板,他兩眼一瞇,朝外面怒吼:“臭婆娘,磨嘰什么呢還不快進來”

    “來了,來了!壁w氏用面巾抹著臉上的水,不滿地道,“催什么催”

    “你把銀子藏哪去了老子不信家里就剩這些錢!崩紫蛉世溲鄱⒅,狐疑地道。

    趙氏一愣,接著就委屈得直拍大腿,呼天搶地,“你個殺千刀的我幾時藏銀子了你拿了多少次錢你自己不清楚哎喲,這日子沒法過了”

    “夠了”雷向仁被她吵得頭疼,掰著手指算起帳來。他和趙氏一向都懶,沒分家前,兩人都很少找零活干,一點錢都沒攢著,最多只是在杜氏給錢讓他們倆給家里添置什么物價或者買菜的時候趁機扣下一些?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