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70節
    珠兒怎么了”張嫂關切地問。

    另一位婦人道:“不會是吃壞了肚子吧”

    珠兒來不及說話,又是“哇”的一聲,吐出一口穢物。

    方紅柳注意到她臉色煞白,眼中含著幾分慌亂,半開玩笑地道:“我看著怎么這么像是有了”

    趙氏難得敏銳起來,細看珠兒的神色,臉上閃過一陣憤怒和難堪,沖過去揪住她的耳朵,惡狠狠地問:“珠兒,你說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有機會對珠兒下手的只可能是雷向仁。

    “不是,不是,奴婢只是吃壞東西”珠兒驚慌地辯解,右手不自覺地捂著腹部的動作卻出賣了她。

    趙氏尖叫一聲,狠狠一巴掌甩在她的臉上。

    珠兒跌倒在地,慘叫一聲捂住肚子,“好疼,我的肚子好疼”

    看見她淡色的衣裙上染上了紅色,周翠花驚呼道:“流血了”

    這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趙氏怒火中燒,哪兒還顧得上珠兒,扭身就往家里跑,扯著嗓門哭,“雷向仁你個殺千刀的,老娘要殺了你”

    留在原地的幾位婦人生怕鬧出人命,只好先把珠兒就近抬去張嫂家,然后去請村里的大夫。

    這件事很快傳到了秦勉的耳朵里,一笑置之。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雷向仁家的熱鬧還沒完。

    兩天后,一位三十出頭的華服男子帶著一群打手來到青山村,二話不說砸開雷向仁家的大門。

    “你們是什么人想干什么”雷向仁警惕地問。

    華服男子淡淡一笑,“我叫劉寶富。雷向仁,你對我的名字應該不陌生才對!

    雷向仁大驚失色。劉寶富

    當初,燒炭方子的內容只有雷向仁、雷向義和雷向禮三人知道,雷大強一心只放在衛氏身上,沒有過問;雷向智忙于求學,也沒有過問。方子還沒賣掉的時候,雷向仁干的活兒最少,卻和雷向義、雷向禮平分賣炭的錢。雷向智之所以主張賣掉方子,就是因為看他不順眼,為雷向義和雷向禮抱不平。賣掉燒炭方子的時候,擔心賣掉方子之后雷向仁可能還會生事,雷向智特意將文書的內容念給雷向仁、雷向義和雷向禮聽過,要求他們三人都按了手印不說,還在文書中說明,萬一發生方子泄露之事,只追究泄露方子的那個人,不追究連帶責任。這其實是為了保護雷向義和雷向禮。雷向智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的,為了錢,雷向仁果然做了蠢事。

    雷向仁頗有些急智,很快鎮定下來,若無其事地問:“原來您就是劉爺,不知劉爺找我有何貴干”

    劉寶富不急不怒,“和爺裝那爺就和你明說,前段時間萬柳縣的一間炭鋪里出現了與我劉記一模一樣的無煙炭,是你把燒炭的方子賣給他的吧!

    “居然有這事”雷向仁立即否認,“絕對不是我劉爺,你應該知道當初知道方子的不止是我,還有我的三弟和四弟難道是他們”

    劉寶富怒極反笑,“早就聽說青山村的雷向仁沒皮沒臉今日爺我算是見識到了。雷向仁,你以為如果沒有調查清楚的話,爺會打草驚蛇要不要爺去把所有見過你出現在萬柳縣的人都找來嗯”他一腳將雷向仁踹倒。

    雷向仁疼得臉色雪白,半晌說不出話。

    “當初的文書上寫得清清楚楚,一旦泄露秘方,要么賠償一萬兩白銀,要么就去坐一輩子牢。雷二爺,不知你打算選哪條路劉寶富冷聲問。

    雷向仁死鴨子嘴硬,“劉爺,真的不是我”

    “抓起來”劉寶富懶得與他羅嗦。

    兩個打手立即像拎小雞似的將雷向仁提起來。

    “不,你們不能抓我我五弟在京城里當官,我妹夫是崇恩縣的縣令”

    劉寶富被他逗樂了,笑得閃俯后爺;他的打手們也都捧腹大笑。

    有一個打手眼淚都笑出來了,好心地提醒被他們笑懵了的雷向仁,“你五弟只不過是個七品芝麻官,妹夫也是山高皇帝遠。我們家爺的表叔可是京城里的四品大員不知死活的東西。呸”

    雷向仁雙腿一顫,霎時,一陣騷味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趙氏從外面回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一見有人要抓雷向仁,立即跑過去護住他。

    “你們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還有沒有王法”

    劉寶富耐心全失,“帶走”

    “來人啊,救命啊”趙氏大聲尖叫。

    一個打手一掌把她揮開。

    趙氏跌坐在地,腹部一陣劇痛,低頭一看,淺綠色的衣裙被鮮血染紅。她微微一愣后,反應過來,又氣又恨,失聲痛哭尖叫,“你們殺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劉寶富冷漠地她一眼,一甩袖子,“走”

    兩個打手一臉嫌棄地抓著雷向仁的胳膊,被尿騷味逼得真皺眉。

    雷向仁急中生智,“你們抓她,是她讓我把方子賣給其他人的”

    劉寶富一行人均停下腳步,看著雷向仁的目光就像看著一坨狗屎,充滿鄙夷而不屑。

    雷向仁還以為說動了他們,賠笑道:“抓她,抓她,都是那婆娘惹的禍”

    趙氏難以置信地瞪著雷向仁,眼珠一動不動,臉上的肌肉完全扭曲,猙獰可怖。

    幾個打手拖著雷向仁繼續往前走。

    “劉爺,求求您放過我吧,我不想坐年”雷向仁眼淚鼻涕一起流,一計不成又生另一計,“等等,等等我賠錢,賠錢我大哥雷鐵你們都知道吧他是雙饗樓的老板,他有錢”

    看熱鬧的村民原文缺

    “喔”劉寶富懷疑地看著他,“你們家的情況爺都調查過,你和你大哥的關系可不怎么好!

    雷向仁自信地道:“再怎么說我和他也是親兄弟,他敢不管我”

    他還不知道,他家的鄰居聽到他家的動靜就跑動悠然田居把事情告訴了福叔。福叔又將事情匯報給雷鐵。

    一行人走到半路,雷鐵就出現了,面無表情地站在路中央。

    “大哥,救我”

    這聲“大哥”是雷向仁唯一用了真情的一次。

    可惜,雷鐵根本沒看他一眼對劉寶富說道:“我和他沒關系。你不必帶他去悠然田居礙我媳婦和兒子的眼!

    “閣下就是雙饗樓的雷老板”劉寶富是精明的商人,無意與他為敵,很是客氣,“久仰大名!

    “幸會!崩阻F淡淡點頭,飛身離開,輕功出神入化。

    劉寶富慶幸自己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雷向仁絕望地看著雷鐵離去的方向,兩眼一翻,暈死過去。

    圍觀的村民沒有一個同情他,村民們的心早就偏到秦勉和雷鐵身上了。

    當天晚上,聽到大寶和二寶的哭聲,鄰居才發現趙氏怒火攻心居然坐著就斷了氣。

    第163章雷老三、雷老四和雷老五

    雖然雷向仁和趙氏都很招人厭,村民們也沒想到他們夫妻倆會是這樣的結局,可憐大寶和二寶小小年紀就失去父母。

    雷向義和雷向禮只能請了大伯娘來操持趙氏的喪事,一面火速寫信去京城報喪。等二人收到回信,已是十幾天后。

    信是雷向智寫的,雷向智在京城也不容易。

    雷大強和杜氏得雷向仁出了事之后,讓雷向智寫信給雷鐵,想讓雷鐵和秦勉出錢把雷向仁給弄出來。雷向智沒有照做,他認為,讓雷向仁在牢里蹲幾年是好事,興許吃些苦頭會受到教訓,如果過個兩三年雷向仁有長進的話,他再想辦法;如果雷向仁毫無長進,也就作罷,只當沒有這個哥哥。雷大強和杜氏權衡之下,還是決定聽小兒子的話。畢竟,他們要靠小兒子養老,而不是二兒子。趙氏之死,雷大強和杜氏只唏噓了兩句,沒有任何交代。至于雷大寶和雷二寶,雷大強和杜氏的意思是,讓雷向義和雷向禮收養。雷向智就此事致歉,在信中坦言,他在京城還沒站穩腳,顧不上大寶和二寶,隨信送回二十兩銀子。

    雷向義和雷向禮都不愿意收養大寶和二寶。如果只是將兩個孩子拉扯大,肯定沒有問題,但是,教導他們成人卻是一項很大的責任。大寶和二寶的性子早就被雷向仁和趙氏養歪,雷向義和雷向禮自認沒有本事把他們扳回來,而且還擔心大寶和二寶無形中會給自己的孩子帶來不良的影響。人,都有有私心的。

    兄弟倆商量了一下,又給雷向智寫信,將他們的顧慮說了。在等待雷向智回信期間,兄弟倆都沒將大寶和二寶領回家,只每天給他們送三頓飯,并督促他們去學堂。在吃和穿上,兄弟倆都沒有虧待大寶和二寶,自家孩子有的,大寶和二寶肯定有。但是,雷大寶和雷二寶還沒有意識到,如今的他們沒有雷向仁和趙氏護著,已經沒有任性的資格。小兄弟倆還是像以前一樣頑劣和蠻橫,甚至對飯菜稍有不滿就對錢氏和孫氏破口大罵,將趙氏學了個九成,以致于雷向義夫妻和雷向禮夫妻對他們二人更加不喜。

    沒過多久,雷向智回信。雷大強和杜氏讓雷向義和雷向禮將大寶和二寶送回趙氏的娘家,雷鐵、雷向義、雷向禮和雷向智四人每年出二兩銀子給趙家,到大寶滿十六歲為止。

    雷向義和雷向禮作為大寶和二寶的親叔叔,出些錢扶助孩子長大是應該的,兩人都沒有意見,但默契地都沒有對秦勉和雷鐵提出錢的事。

    兩人抽時間到里正那里去了一趟,說明要將大寶和二寶送回趙家之事;雷向仁的房屋,能租出去就租出去,畢竟房子長期無人居住的話壞得快,租房所得自然都歸大寶和二寶所有,雷向義記下帳,暫時代為保管。雷向仁家的田產也租出去,所得同樣歸大寶和二寶,等二人長大后再交還給他們。這幾件事都要麻煩里正做個見證。

    趙氏的娘家沒有分家,本來不同意收養大寶和二寶,但一聽說每年有六兩銀子可拿,又同意了。

    大寶和二寶被送走后,雷向仁家的事全部了結。

    過了幾日,雷向禮來到秦勉家向他和雷鐵借錢,打算在家里開一間雜貨鋪。

    秦勉對此非常支持,以前他就發現雷向禮有些生意頭腦,如今看來,確實如此。這幾年,因為加工園的存在,村民們家里的條件比以前好了許多,隔三差五地都舍得花錢買一些小菜給飯桌上加個菜;不少村民很樂意時不時地給孩子一兩個銅板,等到賣貨郎來了可以買些零嘴吃;此外,附近的幾個村也有人到加工園來上工,如果青山村有雜貨鋪,他們家里想買個針頭線腦的就方便多了,不用大老遠地跑到鎮上去。所以,雷向禮在村里開個雜貨鋪確實是有賺頭的。

    秦勉很大方地借給雷向禮二十兩銀子,并且給他傳授了一些生意經。

    雷向禮頗有所得。過了十來天,禮記雜貨鋪開業,賣的都是村民們經常用到的東西,比如油、鹽、醬、醋、茶、糖、酒、針、線等等,還有一些小菜,比如炒花生米、油鹽炒黃豆、酸菜、醬肉這類,以及各種便宜又好吃的零嘴,對村里人來說貨物非常齊全,而且基本上每一樣都比鎮上要便宜半文錢或者一文錢。不僅如此,禮記還允許本村人賒帳,一個月結一次帳,但如果有人連續三次拖欠,以后都不再賒帳給他。此外,這里還幫村民們代賣他們做的小手工藝品,比如小蘿筐、小籃子、小荷包等,為村民們提供了方便。

    為了給雷向禮拉生意,秦勉還讓雷秦樂把家里的腌制的留著自己吃的咸雞蛋抱了一壇去寄賣,每個咸雞蛋賣一文錢,受歡迎得很。

    孫氏心靈手巧,偶爾還給一些熟客贈送一些自己做的小點心。雷向禮熱情,孫氏善良,本村的村民以及隔壁幾個村的村民們逐漸習慣了來這里買東西。學堂的孩子們下了學時不時地就要跑去買一些小零跑,比如炒瓜子,一文錢的分量不少,能吃得很過癮。不到半個月,禮記雜貨鋪就站穩了腳,生意紅火得很。

    一看四弟也有了賺錢的營生,雷向義和錢氏都坐不住了。兩人都不懂手藝,只會種地,一時半會兒要想出來錢的主意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后,還是錢氏有了主意,村里的吳敵不是養雞發了財他們可以養鴨子。村里有好幾個大池塘,還有一條河,完全具備養鴨的條件。不過,還有一個問題:吃雞蛋和雞肉的人多,所以養雞能發大財;他們養了鴨子,鴨蛋和鴨賣得出去嗎

    夫妻倆想到秦勉是個會做生意的,便去向秦勉請教。

    秦勉對他們的主意表示贊賞和支持,建議他們先少養一些積累經驗,因為兩人都還年輕,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去嘗試,完全不必著急。學到經驗之后,再增加養殖的數量也不遲。至于鴨蛋和鴨肉的銷售,更不用擔心,只要開發出鴨蛋和鴨肉的多種吃法,一定賣得出去。

    夫妻倆對秦勉的生意頭腦非常信任,接受了他的建議。

    秦勉同樣借給他們二十兩銀子。

    沒過多久就是臘月。

    雷向智延續每兩個月給三位兄長各寫一封信的習慣,年前又來了一封信。今年是入京的第一年,得留在京城,以便能及時給上封拜年留下好印象;他在信中給兄長道歉并提前拜年,和信一起到的還有給三位兄長全家人的年禮。

    至于雷大強和杜氏,一猜就知,見識了京城的繁華后,他們會樂意再回到山旮旯里

    沒有雷大強、杜氏和雷向仁,雷鐵、雷向義和雷向禮三家反而更親切,和雷大剛一家也走得比以往近。正月里拜年,四家之間你來我往,并輪流請了飯,熱鬧得很。

    圓圓和滿滿在一眾小輩里是最受歡迎的,正月里,光是親戚的紅封就收到了二十多個,加上村民給的紅封,一共有八十多個。

    兩個小家伙美滋滋地抱出自己的錢匣子,將紅封里的銀錢都拿出來裝在錢匣子里,還讓秦勉和雷鐵給他們倆專門準備了一個帳本,鄭重地在帳本的第一頁寫上自己的名字。

    兩個小家伙的名字筆畫確實有些多,而且不久前才學會寫名字,三個字就占滿了一頁紙,而且“銳”、“麒”和“麟”都寫得更像是兩個字,秦勉偷笑了好半天。

    雷鐵被兩個兒子逼迫著將他壓倒在炕上,三人一起撓他癢癢。

    開春后,村里多了一群小黃鴨,一共五十只,搖搖晃晃地跟在雞媽媽注釋的屁股后面到處跑,毛絨絨的一團如同一顆顆黃色的毛球。

    四月份,雷向智又寫了信回來,已升為從六品翰林院修撰。

    秦勉有些意外,雷向智升官的速度未免太快。但不管怎么說,升官了是好事,和雷鐵一起寫了回信祝賀一番。

    過完農忙差不多是七月,天氣太熱,并不是出門游玩的好時機。而且,他們家今年會是很忙碌的一年。圓圓和滿滿已經四歲,除了學習之外,還要開始跟著秦勉和雷鐵修煉。四歲是最適合筑基的年齡階段之一。

    圓圓和滿滿筑基不必像上次秦勉筑基那樣,而是直接用秦勉煉制的筑基丹筑基。而且圓圓和滿滿本來就孕育于空間,體內幾乎沒有雜質,兩人筑基的過程幾乎沒有任何痛苦。

    修真一共有筑基、開光、融合、心動、金丹、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洞虛、大乘和渡劫十二個階段,每一階段分為初期、中期和后期,秦勉如今是心動初期,雷鐵是元嬰中期,有他們兩人教導圓圓和滿滿,圓圓和滿滿的修煉將會非常順利。

    注釋:此處非bug。鴨子不會孵蛋,小鴨子是由母雞孵出來的,在小時候會跟著母雞跑來跑去。

    第16章要想富,先修路

    圓圓和滿滿到底年輕還小,一不小心可能說漏嘴。秦勉和雷鐵沒告訴他們,他們教的是修真之法,只說是一門高深的武功秘決?臻g里靈氣充沛,是修煉的最佳去處。秦勉和雷鐵每次帶圓圓和滿滿進入空間修煉,都是等他們睡著后再帶入空間,圓圓和滿滿醒來后問起,也只說是青山村深山里的一個神秘所在。這所以如此謹慎,是為了保護他們一家人。圓圓和滿滿沒有懷疑,筑基之后,順利地進入開光初期。

    一點白和金毛一年來的變化也很大。秦勉不知妖修是如何劃分等級,但根據一點白丹田內真元的凝練程度可以判斷出它如今的修為相當于人類的融合初期,進步不小。金毛和一點白之間似乎能夠交流,金毛如今也踏上修行之路,修為相當于人類的開光中期。

    一點白和金毛能夠活得更長久,對秦勉一家四口來說,是一個好消息。

    新的一年里,秦勉的發展重點不止是放在自己家,還放在青山村。青山村山清水秀,如不好好開發一番,未免太過可惜。但他畢竟只是青山村的一個小老百姓,此事還得和里正打招呼。

    里正一看見秦勉、雷鐵、圓圓和滿滿來到家里,就猜又有好事上門,笑呵呵地將四人迎進去,催促自家婆娘趕緊給圓圓和滿滿準備點心。

    里正家變了模樣,院門和院墻都煥然一新,院子里還學秦勉家種了一顆果樹和一棵花樹。自從秦勉家在院子里種果樹和花樹后,村民們都跟著學,幾乎家家戶戶院子里都種著花樹和果樹。這儼然已經成為青山村的一種特色。還別說,院子里種了花和果樹就是比光溜溜的時候看得順眼,在屋子里住著也舒心,尤其是春天,聞著花香,神清氣爽。

    好幾個村民看到秦勉一家進了里正的家門后過了近半個時辰才離開,里正的神色有些奇怪,既有高興又有憂愁,背著手在院子里踱來踱去。

    村民們都納悶: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走在回去的路上,圓圓和滿滿唱起秦勉教給他們的兒歌不上你的當。

    滿滿唱:“我不上,不上,我不上你的當,我不上,不上,我不上你的當”

    圓圓唱:“不上學的早上我陪爹爹買菜,爹爹說我真聽話,越來越乖”

    滿滿再唱:“爹爹有事離開,叫我在原地等待”

    兩個小家伙配合得還挺默契,每人唱兩句后換人,唱到“我”、“你”、“不”等字眼的時候,小手像模像樣地做出相應的手勢,臉上擺出或歡喜或冷淡的表情,好玩極了。

    秦勉并沒有教過他們這么做,因此格外驚奇,想笑又怕把兩個小家伙惹毛,兩手搭在雷鐵的雙肩上,躲在他背后哧哧地偷笑。

    笑時噴出的熱氣一下一下地吹拂在雷鐵的后頸,似有似無的撩撥,雷鐵忍無可忍地把人撈到身側,在他耳邊低語,“媳婦,若是圓圓和滿滿知道你在偷笑,興許會讓你跟著學!

    秦勉立即閉嘴,板起臉裝正經。

    雷鐵眼里閃過一絲笑意,輕輕拍拍他的腦袋。

    一首歌唱了兩遍后,四人進了院門。

    圓圓仰頭看秦勉,“爹爹,我們想去游樂園玩!

    “可以,”秦勉點點頭,“不過,今天要多學十個字!

    “好!

    兩個小家伙手拉手往前沖。

    秦勉和雷鐵不緊不慢地跟著。

    游樂場就是以前的小樹林,被秦勉重新設計,雷鐵親手改造,自成一個小天地,充分地利用了樹被砍掉后留下的木墩,充滿趣味。里面不僅有蹺蹺板、秋千、滑梯、旋轉椅、獨木橋等,還有攀爬網。攀爬網既長又寬,可以變換設計,秦勉有時將它懸掛起來成為一面網墻,有時將它折疊成三層樓,有時做成小迷宮圓圓和滿滿最喜歡的就是攀爬網,每次都玩得爬不動了為止。

    “老爹,我要玩攀爬網!睗M滿迫不及待地開口。

    雷鐵給兩人綁上安全繩。

    兩人立馬朝攀爬網沖過去,不一會兒,游樂園里傳出歡快的笑聲。

    下人們送來水果、茶水和點心,秦勉和雷鐵就坐在一旁守護著兩個孩子

    兩天后的早晨,里正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