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穿越之勉為其男 > 第90節
    姓們修路的積極性,以及確實他們每一頓都能吃飽。當然,他還安排了雷秦堅和雷秦圓給蔡知府做幫手。說是做幫手,雙方都明白,這是為了防止蔡知府借機克扣勞工們的伙食,從中得利。

    蔡知府對此并不是十分介意,秦勉不了解他的為人,防備他也不稀奇。他蔡永信或許不算什么大好官,但也不至于從受災的老百姓嘴里搶食。

    秦勉和雷鐵則負責新縣城那邊的所有事務。秦勉努力回憶前世見過的曲轅犁,琢磨了兩三天又請工匠們試做了幾個,終于把曲轅犁給做了出來。曲轅犁由犁鏵、犁壁、犁底、壓镵hán、策額、犁箭、犁轅、犁梢、犁評、犁建和犁盤組成,在轅頭安裝可以自由轉動的犁盤不僅使犁架變小變輕,而且便于調頭和轉彎,操作靈活,節省人力和畜力。

    此犁一出,蔡知府震驚不已。老百姓們所慣用的長直轅犁,回轉困難,耕地費力,效率極低。而曲轅犁只在其基礎上略作改動就事半功倍,怎能不叫人吃驚若是將此犁推廣到全國,大夏國的生產力水平豈不是要更上一層樓但看秦勉的樣子,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其中的重大意義。

    秦勉以前并不具備“偉大”到想提高大夏國生產力的思想高度,所以就沒往這方面想。如果不是要重建巋縣,他依舊不太可能想到這一點上來。如今,他自然知曉曲轅犁對莊稼人的重要性,但他還是拒絕了蔡知府“立即將此事稟明朝廷”的建議。他敢說,一旦孝惠帝得知此犁的事,一定會派高官來實地考察。在巋縣,他和雷鐵的身份是最高的,所以不會有人就重建巋縣一事指手畫腳、唧唧歪歪,如果再有高官來就不一定了,到時候一定會阻礙進度。

    所以,他的想法是,至少得等到巋縣附近的田地全部開墾出來之后才能把新犁的事告訴皇上。反正老百姓們用舊犁也用了幾百年了,再等幾個月也不打緊。

    秦勉和雷鐵身上是有圣旨的,雷鐵還有可以先斬后奏的尚方寶劍,對于兩人一致的決定,蔡知府也不敢反對。

    秦勉承諾將來會給蔡知府記上一功,蔡知府也就冷靜了下來。

    于是,在秦勉和蔡知府分別寫給孝惠帝的第一道匯報重建新縣進度的奏折里便一句也沒有提到曲轅犁。

    有了曲轅犁,開墾田地的進度更快。老百姓們看著湖邊方方正正的田地一天比一天增多,臉上都掛上了真心的笑容,眼中重燃起對生活的希望。

    湖邊,一排排房屋也逐漸有了雛形,從遠處看去,排列整齊,比舊縣城漂亮得多。

    第205章分田咯,分房子咯

    因為目前最主要的是解決近三萬人的住宿問題,不可能將房屋建造得那么高級,是以,除了縣衙和學堂,每一棟房屋的格局都一樣,都是三個大間。但每棟房屋后都留了足夠的空地,等房子分下來后,戶主如果有足夠的財力,可以再自己掏錢加蓋或者改建。所有房子都很結實,絕對沒有偷工減料。

    等所有的田地和房屋都打理好,至少還得再過三四個月,先開墾出來的田不能荒著。這個季節不適合種植小麥,秦勉問過當地的農民后,讓人從其他縣城買回適合當季播種的種子,包括紅薯、玉米、黃瓜、通心菜、冬瓜、芹菜、西紅柿、辣椒等,按照每五畝地里有三畝玉米地、一畝紅薯地和一畝蔬菜地的比例來播種。山高皇帝遠的,不必擔心被朝廷發現地里的異常,便和雷鐵悄悄地用了一些靈泉水稍策改善土壤質量,至少確保所有種子能順利成長。

    老百姓們原本對新縣令的印象非常糟糕,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發現新縣令是真真切切地為他們辦實事,打心底尊重新縣令,干起活來更加心甘情愿,更加賣力。

    白天,所有老百姓一起干活,晚上,就在已蓋好的房屋里休息;蛟S是一同經歷過大災難的緣故,老百姓們相處得相當和諧,就算有一些或大或小的矛盾,經過旁人規勸也能很快放下心結。

    眾人拾柴火焰高。七月中旬,從新巋縣通往山外的道路完工;十月中旬,所有農田開墾完畢,并種上各種各樣的農作物,最先播種的田里,蔬菜早已摘過幾茬。直到十二月下旬,新縣城的所有房屋全部蓋好。

    站在半山腰俯視山下的新縣城,幾乎所有老百姓眼中都飽含歡欣、驚喜,還有驕傲。只見,一塊塊大小相當、規劃整齊的農田如同棋盤上的方格一樣,環繞著寬闊的湖泊。連綿的農田外圍,二十四排房屋構成六個大小不同的“口”形,一個套一個,相互平行,整齊之極。這其中有十六排磚瓦房,四排是木屋,四排是竹屋。因為木屋和竹屋在保暖性上比磚瓦房差些,所以在面積上有所提升都是兩層。設計圖是秦勉提供的,外形美觀,很受喜愛。除此之外,在縣城的四個角落還有四棟瞭望塔,這是為了更好地發揮巋縣鎮守國門的作用。正東面的一塊開闊地是兵營。

    一言以蔽之,新的巋縣比原來的巋縣更受歡迎。

    接下來的一件大事就是分田和分房子。有些人家里只剩一口人,有些人家里有五六口人,所以這房子和田怎么分,秦勉仔細地研究過才確定下來。

    田,按照人頭分,不管是行將朽木的老人還是剛出生的嬰兒,不管是男還是女,每人都能分到一畝田。至于是分種了玉米的田還是種了蔬菜的田,抓鬮決定,全憑運氣。因為先播種的田地已經有了產出,后播種的田里種子還沒發芽,所以,萬一有人抽到后播種的田地,縣里面會按照實際情況給予他們一定的補助,至少保證他們能熬到來年春天。畢竟有近三萬人,要做到絕對的公平是不可能的,就比如說離湖泊近的田地,灌溉的時候肯定更方便。

    房屋的分配了采用抓鬮的方式?h城里的人口是在重建縣城之前就統計過的。家里只剩一口人的,無權獨享一棟房屋,需要與人合住。也別認為這樣不公平,只有一個人的家庭干的稍大總量肯定比人口多的家庭干得少。就比如說,如果有幾戶人家家里都只剩一個未出嫁的姑娘或者孤寡的婦人、老太太,可以讓她們合住一棟房屋。如果某戶人家想要某兩棟相鄰的房子,也行,等分配好之后,再和鄰居商量,或是租賃或是買下,那就是個人自己的事,不歸縣令管。

    還有其余更細致的規則,秦勉都一一說清楚,讓人詳細地寫下,在縣城里特設的四個布告欄那里貼上告示,諸人自去細細琢磨,于次日辰時初到操練場上集合,分配房屋和田地。

    第二天,全縣城的老百姓吃過一頓囫圇早飯,早早地來到操練場上集合。這是新縣城建立后的第一件大事,學堂里也給學生們放了假。操練場上人聲鼎沸,熱鬧極了。

    蔡知府提前幾天就知道巋縣要分田地和房子了,也趕了過來。

    操練場上的點將臺上,擺放著三套桌椅,秦勉、雷鐵和蔡知府都在。雷鐵面前擺放著兩個抓鬮的大箱子,一個上面綁著紅布,另外一個上面綁著藍布。秦勉面前則放著一張名單和新縣城的地圖。這名單當然是為了防止有人渾水摸魚。告示上說過,如果有人謊報家中人口,舉報有獎,意圖行騙者則重罰。

    秦勉環顧一圈,估計人來得差不多了,走到前方。

    “都安靜!

    下方很快安靜下來。

    “現在開始分田、分房”

    秦勉的話還沒說完,老百姓們就喧嚷起來。

    “縣令大人,您先挑一棟房子和幾畝田吧”

    “是啊,縣令大人是好官啊,理當如此”

    “對,縣令大人家有兩個孩子呢,應該挑兩棟房子!

    “”

    秦銳麒和雷銳麟站在一旁,相視一笑,為爹爹如此得民心而驕傲。

    秦勉窩心之極,目光變得柔和起來。這段時間的辛苦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既然如此,本官也不客氣,就挑一棟房屋;至于田,就不必了,等所有人分完田后,如果有多余的,本官再來挑幾畝來種!

    老百姓們紛紛讓他也挑幾畝田地,秦勉揮手制止,“不必多說。我們一家就挑南邊第一排的第一棟竹樓。好了,現在開始抓鬮,上來的人都自覺報上自己的名字,以及家里有幾口人!

    他說話用上了真元,音量甚大,保證所有人都能聽清楚,說完之后回到座位上。

    “第一位!迸旁谧钋懊娴氖且晃蝗鲱^的男人,面露喜色,快步跑上臺階,因為太激動,險些摔倒,眾人不禁都善意地大笑起來。

    “嘿嘿”男人憨厚地一笑,跑到桌前,老實地跪下磕了一個響頭,“參見三位大人,小的叫陳老大,家里五口人!

    “不必多禮,快起來!鼻孛愕溃骸霸诩t布箱子里抓一個紙團,藍布箱子里抓五個紙團!苯壷t布的箱子是用來分配房屋的,綁著藍布的箱子則用來分田。

    “是!蹦腥藢⒓垐F抓出來后遞給秦勉。

    秦勉打開六個紙團,上面寫著“東0211”,“南0511”、“西030”、“西1023”、“西102”、“北0101”,念道:“陳老大一家,房屋,東面第二排第十一戶;田地,南邊第五排第十一塊地以及北面第一排第一塊地!

    雷鐵和蔡知府各記錄一份,一份留下來存底以便辦理房契和田契,另外一份遞給一旁待命的士兵,讓他領著陳老大一家去認一認自家的房屋和田地。

    陳老大激動得熱淚盈眶。如今分到的房子和田比他們原來擁有的還要多,如何不激動他叫上等在一旁的家人,高高興興地跟著那位士兵離開。

    “下一位!

    分到房子和田地的人越來越多,操練場上的氣氛也愈發熱烈。

    秦銳麒和雷銳麟在一旁看了半天,覺得十分有趣。

    “哥,如果我們也能去抓一次鬮就好了!崩卒J麟遺憾地道。

    秦銳麟雖然沒開口,從神色上可以看出很感興趣。

    旁邊排隊的一位老爺子聽到了,笑呵呵地對他們招招手。

    “來!

    秦銳麒和雷銳麟極懂禮貌,又絲毫不擺貴公子的威風,在縣城里,幾乎沒人不認識他們,還十分受喜愛和歡迎。

    聽到有人叫,兩人快步走了過去。

    “老爺爺!

    “哎!崩蠣斪愚哿讼潞,“老頭子年紀大了,胳膊不靈活,一會兒,你們哥倆幫老頭子抓鬮可好”

    秦銳麒看出老爺子有意讓他和弟弟過一次癮,“只怕萬一抓到不好的位置,會讓爺爺失望!

    老爺子還是笑瞇瞇的,“無妨,老頭子一家都是能干的,就算抓到不好的位置,也不會過得比其他人差!

    哥倆相視一眼,微微一笑。

    “好,我和哥哥一定給您抓個好的!崩卒J麟朝他咧嘴一笑。

    哥倆最近在換牙,上門牙都只剩下一顆。但雷銳麟笑起來并不會讓人覺得丑,反而覺得充滿純真和可愛。

    第206章歸隱田園

    不一會兒就輪到那位老爺子。

    秦勉看到兩個兒子屁顛跑上來,挑起眉。

    雷銳麟背著手,搖頭晃腦地道:“爹爹,我們是來幫陳有余老爺爺抓鬮的。老爺爺家里有六口人!

    秦勉看了一眼那位老者,老者笑著點頭。他這才示意兩個兒子可以動手。

    秦銳麒和雷銳麟很默契,秦銳麒從紅布箱里抓一個紙團,雷銳麟則從藍布箱里抓出六個紙團。

    秦勉打開紙團,念道:“陳有余,房屋,西邊第一排第三戶;田地,東邊第一排第五塊地,南邊第二排第一塊地東邊第一排第九塊地!

    老百姓們都羨慕地看著陳有余,這六塊地幾乎都在第一排和第二排,離湖泊近,將來灌溉可方便得很。

    陳有余也很高興,哈哈大笑,“多謝兩位小公子!

    其余人都覺得縣令大人家的兩位公子福澤深厚,紛紛請求秦銳麒和雷銳麟幫他們抓鬮。秦銳麒和雷銳麟興致勃勃地幫了十幾個人,房屋和田地的位置確實都不錯。但兩個小家伙很快就失去了興趣,道個歉,溜溜達達地跑了。

    為了收攏人心,上午,一直是秦勉、雷鐵和蔡知府親自坐鎮。家將都識得阿拉伯數字,下午,秦勉把活兒交給了雷秦忠幾個人去做。

    秦勉和雷鐵帶著兩個孩子先回家安頓。竹樓一共兩層,下面是廚房、堂屋、秦銳麒和雷銳麟的書房、秦勉和雷鐵的書房,上面是秦勉和雷鐵的房間、秦銳麒和雷銳麟的房間。只不過,因為條件限制,屋內的布置暫時不可能和以前相比。

    到天快黑時,所有老百姓都分到房子和田地。老百姓們熱情高漲,對于搬入新家已迫不及待,點燃火把搬家,漆黑的縣城里到處閃爍著火光。

    秦勉和雷鐵忙了一天,洗過澡躺在床上才享受到清閑。

    “累了”雷鐵將枕邊人攬入懷中。

    秦勉的下巴在他的肩膀上點了點,“比以前累!弊鳛樾奘縼碚f,最近的勞動強度算不了什么,但相對于以前的生活來說,這幾個月確實是最累的,但不可否認,也很充實。

    雷鐵的手慢慢探入他的睡衣里,兩人剛動了一下,竹床就吱吱呀呀地叫起來,整棟竹樓也隨之搖搖晃晃。兩人都一愣。

    雷銳麟脆生生的童音在對面響起,“爹爹、老爹,你們還沒睡著我和哥哥也還沒有睡著!

    秦勉趴在雷鐵身上,埋在他胸口大笑。

    “不該選竹樓的!崩阻F悶聲道,“隔音效果不好!

    秦勉失笑,“銳麒、銳麟,快睡,我和你們老爹這就睡了!

    雷鐵掐出一個隔音靈訣,將人攏入懷中

    并不是說,田和房分到老百姓手里,事情就算完了。秦勉在縣中招聘了一些為人正直、做事靈活的年輕人來做衙役,讓雷秦忠和雷秦順帶一帶他們,到田地實地考察。如果某家人太倒霉,分到的田地大部分或者全部是最后播種的,縣里面會拿出一部分銀錢補償他們。

    此外,秦勉還問雷鐵借來幾個擅長打獵的人,在縣城里開了一個打獵培訓班,教人打獵,讓家里條件差些的人可以通過打獵補貼家用。不管怎么說,先把這個冬天過過去。

    因為所有人都在忙著討生活,縣城里幾乎沒有任何犯罪活動。秦勉這個縣令當得相當輕松。

    他和雷鐵還抽空往山外跑了幾趟,給兩個兒子“買”回不少好東西,將他們的房間好好地布置一番。

    轉眼就到了過年。

    這個年,巋縣的大部分老百姓都過得比較清苦。秦勉一家雖然有那條件,也不如招人眼,除夕這天也只做了兩葷兩素一共四道菜,但份量十足。

    大年初一這一天,照舊是出門拜年。秦銳麒和雷銳麟收到的紅封比往年少了很多,這些紅封都是老百姓給的,差不多都包著一文錢。秦銳麒和雷銳麟十分懂事,原本是推辭不受的,但眾人認為過年不宜將福氣往外推,硬是塞給他們,他們只好收下。

    到秦勉家拜年的,秦勉都沒有虧待,只要是年紀在十六歲以下的,一律以他和雷鐵個人的名義給一個二十文錢的紅封。

    正月就在清苦卻熱鬧的氣氛中漸漸過去。

    三月初,大地回春。老百姓們抓緊時間犁田,準備種植春小麥以及其他農作物。

    秦勉也展開發展巋縣的下一步。如今的巋縣只有一排排房屋和農田,縣城里連一棵樹都沒有,毫無美感。秦勉號召富余的勞動力跟著他上山,挖掘一些野花和野果樹回來有規劃地種植在縣城的各個角落,比如鴨嘴花、迎春花、映山紅、玉錢草、杜鵑花、小刺玫、野棗樹、野桃樹、野梨樹、野蘋果樹、野葡萄樹等等。

    秦勉沒打算在巋縣多留,是以,沒有在自家的竹樓上花太多心思,只在門前種了兩棵果樹,二樓的陽臺上種了幾盆花。

    不想虧待兩個兒子,秦勉偶爾會從空間里拿出一些水果和蔬菜,秦銳麒和雷銳麟第一次看見時還問過父親是怎么回事,父親笑而不答,兩個孩子便猜到可能有什么事不適合讓他們知道,便也聰明得不再問。其實兩個孩子早就有些懷疑他們練的“武功”并不是內力型的武功,但兩位父親既然要瞞著他們,自然有其中的道理,該讓他們知道的時候總會知道的。

    另一方面就是修路。雷鐵派出五千人在附近方圓二十里以內找到石灰石,運回來后,由秦勉將簡易版的水泥制作出來,強度比不上混凝土,但用來修路綽綽有余。

    這一忙就又到了七月份。

    有了寬闊而又平坦的道路,巋縣的老百姓進出城都容易得多,農業和商業的發展越來越快。

    眾人都看得出來,他們的生活在越變越好。

    秦勉和雷鐵往京城里送去第三份請辭的奏折,依舊沒有回音。

    秦勉開始變得急躁起來。

    “阿鐵,陳光輝不會是想食言而肥吧他強行把我們留在這里有什么意思”

    陳光輝就是孝惠帝的名字,只不過通常沒有人敢直呼其名。

    雷鐵心中早有成算,安慰道:“媳婦,再等半個月,若半月后仍無果,我們就把當初和他做的交易宣揚出去!

    “好主意!鼻孛愫敛华q豫地贊同。他們不能直接把一個皇帝怎么樣,但可以利用輿論的力量。

    這時,一個士兵慌慌張張地在門外叫喊:“大將軍、秦大人小的有急事求見”

    秦勉和雷鐵疑惑地對視一眼,一起下樓。整個縣城的情況都在兩人的掌握中,還有什么事能稱為“急事”

    “什么事”

    士兵急聲說道:“啟稟大將軍,蔡知府派人來傳話,圣駕到了,命大將軍和秦大人即刻準備迎駕”

    孝惠帝來了秦勉很吃驚,對雷鐵傳音,“這里離京城可不近,他的膽子還真不小!

    “媳婦,用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回青山村了!崩阻F篤定地道。

    “喔”秦勉倒是沒有急于問他為什么。

    兩人換上官服,直接施展“輕功”,分別去縣衙和兵營,帶上所有衙役和將士到縣城入口準備迎駕。

    等了近一個時辰,遠遠地看見一條長長的隊伍越來越近,皇帝獨有的金色華蓋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孝惠帝一身明黃色帝袍,端坐在寬大的寶座上,隨意地打量道路兩旁的景色。氣勢威嚴的禁衛軍將鑾駕護在正中間,銳利的目光不時警惕地左右環顧。

    待圣駕到了跟前,秦勉和雷鐵一起跪下見禮。

    “微臣恭迎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孝惠帝打量二人,良久都不出聲。光是看到這一條出山的路,他就預料到秦勉和雷鐵上奏巋縣已重建完畢并非妄言,正因為如此,他更舍不得放過這樣出色的兩位人才。但他心底也明白,這一次,他留不住秦勉和雷鐵。他并非沒有手段可用,但他有一種預感,一旦真用不光明的手段對付他們,只會導致秦勉雷鐵和他對立,還不如痛快地放他們離開,萬一以后皇家再遇到棘手的事,還能再次起用他們。

    想通之后,孝惠帝無聲地深吸一口氣,溫聲道:“兩位愛卿快平身!

    “謝皇上”

    秦勉和雷鐵站起身,退到一側待命。

    孝惠帝輕撣了一下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塵,緩緩地走下鑾駕,來到秦勉和雷鐵跟前,神色親切,語氣溫和,“哈哈哈兩位愛卿別來無恙”

    “托皇上鴻福,微臣二人一切安好!崩阻F言簡意賅地道。

    孝惠帝輕輕一笑,“如此便好。朕多次在奏折中聽二位愛卿提及新巋縣新貌,好奇不已,二來也是向往田園風光,便決定親自來看看。若新巋縣讓朕滿意了,朕便允你二人歸隱田園!

    秦勉大喜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