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警鐘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柏初夏一著急,卻是越解釋越亂,一張白皙的臉頓時飛上了兩片紅暈,那種嬌羞的樣子第一次流露在了柏初夏的臉上,讓已經是四十多歲中年人的孫超滿軍他們都看的一陣失神?葱≌f到網

    方逸是更不用說了,堅守了二十年的心神,在此時柏初夏的面前也露出了絲絲裂縫,他從來都沒有想到,一個女人竟然可以流露出這種讓人心動的神情來。

    “哎呀,余老,他……他欺負我……”

    最后柏初夏實在是說不下去了,她終究只是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女孩子,當下干脆一摟余宣的胳膊撒起嬌來了,不過他指責的人卻不是剛才說話的趙洪濤,而是一直沒作聲的方逸。

    “我?我怎么欺負你啦?”聽到柏初夏說自個兒欺負她,方逸頓時有些傻眼,自己除了拿出珠子說了句讓余老掌眼的話,其他可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啊。

    “嗯,方逸,你怎么能欺負柏小姐呢?”趙洪濤笑著說道:“快點給柏小姐道個歉,不然余老可饒不了你……”

    “趙哥,這……這還有天理嗎?”方逸聽出了趙洪濤開玩笑的意思,當下夸張的說道:“柏小姐,求求你原諒我吧,以后我可再也不敢欺負你了……”

    “哼,諒你也不敢……”被方逸這么一說,場內那種尷尬的氣氛倒是消失掉了,而柏初夏原本就是個外向爽朗的性子,過去那一陣也恢復了正常。

    不過只有柏初夏知道,她現在心里還在納悶呢,一向都是自己開別人玩笑的。今兒居然被別人給開了玩笑,更重要的是,她還感覺到了不好意思。這要是讓那些從小被她打大的那些大院子弟知道,恐怕會跌碎一地眼鏡吧?

    “余老。您還是給看看這串東西吧……”方逸也被剛才柏初夏那小女兒狀搞的心頭像是敲鼓一般,當下將眾人的注意力引到了余宣手中的珠串上。

    “這串金剛的包漿倒是不錯,年代也有二十年左右的樣子,雖然里面稍微有點污垢,但并不妨礙其本身的品相,算是一件接近完美的老金剛珠子了……”

    余宣拿在手里只是微微一捻搓,就大致說出了金剛被盤玩的時間,而且給出的評價和趙洪濤差不多。都是接近完美,這在現代文玩中可是極其少見的。

    “不過這東西賣五萬,有點貴了吧?”

    余宣微微皺起了眉頭,就算是完美品相的大金剛手串,受材質的限制,也并不值那么多錢,如果要讓余宣出價的話,三萬塊錢都已經算是貴了。

    “余老師,您再看看,方逸的這個手串可是不怎么簡單啊……”

    趙洪濤見到余宣并沒有進一步的鑒定下去。當下出言提醒了一句,和普通文玩的包漿不同,法器的包漿中蘊含著一股很奇特的光澤。只有對其非常熟悉的人借助放大鏡才能看出來。

    當然,另外還有兩種人能識得法器,一是像是方逸這樣的人,本身就具備真氣,對于法器會有一種很敏銳的感應能力,即使不借助肉眼也能感應到法器中的法力。

    第二種就是像趙洪濤這樣的人了,朝天宮作為當年的道家圣地,就算歷經數次戰火,流傳到現在也是庫藏了不少法器的。趙洪濤平時可沒少上手把玩,摸的多了自然就有了分辨的能力。

    “這里面還有玄虛?”

    余宣聞言愣了一下。繼而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說道:“看來我真是老了。最近看東西總是不專心,那本《永樂大典》如此,這珠串也是如此啊……”

    趙洪濤說話的聲音不大,但卻是像警鐘一般在余宣耳邊敲響了起來,仔細回顧一下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余宣心中不由一驚,他是有點過于自滿了。

    “老余,經驗害死人啊……”

    孫連達上前拍了拍老朋友的肩膀,說道:“老余,咱們搞鑒定的,就是要大膽推演小心求證,光是靠經驗那可不行,就像是這本書,你看一眼就會放下來,這個漏也就歸小滿所有了……”

    “老哥,你說的是,是我的心理有些膨脹了……”

    余宣臉上露出了一絲慚愧的神色,作為國內古玩雜項類數一數二的專家,他平時所受到的奉承實在是太多了,這也導致余宣心理起了一種微妙的變化,能看一眼斷出真假的東西來,他往往就不再看第二眼了。

    “老余,你接著鑒定吧,我告訴你,這東西我和洪濤都看出來了,你要是看不出來,那就要丟人了啊!

    孫連達并沒有給老友留情面,在他看來,鑒定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容不得任何的虛假,余宣要真是看不出這是一件法器的話,那只能說他對相關學問的研究不夠,稱不上是最頂級的鑒定專家。

    “我先看看……”

    余宣擺了擺手,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孫連達的話給了他不小的壓力,要真是被面前的晚輩們給比下去了,那他的臉面真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嗯?這物件透著一種寶光?”

    余宣仔細端倪了一會,眉頭一挑,臉上露出了幾分驚容,抬起頭說道:“洪濤,這串金剛被得道高人加持過,算是一件不錯的法器,怪不得小方開出那么高的價格呢……”

    佛道兩門的法器,除了祭祀所用的大型法器之外,很多法器其實都是手持的,可以歸類到雜項古玩之中,所以余宣對其并不陌生,稍微一打量就看出了方逸這串金剛的不同之處來了。

    “余老,什么是法器?”余宣說到法器,在場的人除了柏初夏之外,幾乎全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初夏,法器是佛道中人經過長期的加持,將自身念力法力注入其中的器物……”

    對柏初夏的問題,余宣感覺有點不太好回答,因為法器這東西牽扯到了宗教信仰和神秘玄學,不是對此深有研究的人,通常都會認為那只是一些虛無縹緲的傳說故事。

    但見多識廣的余宣卻是知道,法器在一些特定的環境下,的確有著神奇的功效,遠了且不說,就是面前的這一串金剛法器,平時佩戴在身上也是能趨吉避兇的。

    余宣在十年前的時候,曾經去過一次藏區,在一座破舊的喇嘛廟里結識了一位活佛,當時那位活佛說余宣在三年后會有血光之災,于是取下了自己佩戴了幾十年的一串鳳眼菩提送給了余宣。

    當時的余宣雖然知道法器包漿和普通的文玩略有不同,但并不認識活佛所送的法器真有什么作用,等他回到家之后就將那串鳳眼菩提當成了一串文玩珠子放置在了文玩箱里。

    三年后的一天,余宣應邀參加一次電視節目,節目中請求他自帶幾件文玩作為展示品,當時余宣鬼使神差的就選了這一串鳳眼菩提和另外幾樣東西。

    但是余宣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前往電視臺錄制節目的路上,卻是遇到了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電視臺前來接他的司機當場就死于非命,但坐在后排的余宣卻是很神奇的毫發無損。

    一場車禍讓余宣想起了三年前那位活佛的話,連忙將隨身帶著的那串菩提子給找了出來,讓余宣不敢相信的是,質地堅硬的一百零八顆鳳眼菩提子,竟然毫無緣故的全部碎成了粉末。

    經歷了這件事,余宣對于法器也變得重視了起來,他為此專門又跑了一趟藏區,想和那位活佛探討一下法器存在神秘力量的原因,但讓余宣失望的是,那位活佛在他走之后一年就轉世重生去了。

    --

    ps:第二更,求月票求推薦票求訂閱啊,除了打賞之外啥都要!

    。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