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347.第347章 心意
    “趙哥,什么事兒?下午我還要帶著華哥他們在金陵玩玩呢……”</br></br>來到趙洪濤的辦公室,方逸開口問道,昨兒他已經和華子易等人約好了,今天下午去夫子廟等地方,然后再來個夜游秦淮河,華子易來到金陵了,他總是要盡一下地主之誼的。 ( .. )</br></br>“你小子手上還有錢嗎?”趙洪濤逸笑道。</br></br>“還……還有幾千塊錢吧,怎么了?”</br></br>方逸聞言愣了一下,他早上從三炮那里預支了五千塊錢的營業款,要不然身上不說是身無分文吧,但僅剩的那幾十塊錢怕是連打車都不夠。</br></br>“幾千塊錢夠干什么?”</br></br>趙洪濤撇了撇嘴,打開了身前的抽屜,從里面拿出一張信封和一個銀行的袋子,說道:“我手上一時半會的也沒那么多現金,這張卡里有一百萬,袋子里是十萬,你先拿著用吧……”</br></br>“趙哥,你……你給我那么多錢干什么?”方逸聞言愣住了,并沒有伸手去接趙洪濤遞來的信封和裝錢的袋子。</br></br>“本來就是你的啊……”</br></br>趙洪濤將東西放到方逸面前,說道:“你交給我的那些玉器和黃花梨的雕件,一共賣了不到八十萬,我那一半就不要了,另外多出來的三十萬,雖然不多,但這是趙哥的一點心意,你就收著吧……”</br></br>方逸交給趙洪濤的玉器,一共是賣了六十多萬,加上黃花梨的雕件,加起來差不多有八十萬的樣子,不過黃花梨的材料本來就是趙洪濤的,按照之前的說法出手之后,他們倆一人一半,所以趙洪濤原本需要支付給方逸七十萬左右的錢款。</br></br>但是昨天在孫連達那里聽聞到法器的真正價值之后,趙洪濤卻是知道方逸在瓊省送給自己的那塊玉牌,根本就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遠的不說,單是在酒桌上,藍蓮就開出了五百萬的價格來。</br></br>所以回到家里一思量,趙洪濤決定把售出黃花梨的錢全部都交給方逸,另外自己再拿出幾十萬來。</br></br>趙洪濤拿出的這三十萬,度把握的很好,錢不是很多,讓方逸不好拒絕,但又能表達出自己的一點心意,這也是趙洪濤做事的老到之處。</br></br>“趙哥,你這是干什么呀……”</br></br>方逸腦子一轉,就明白趙洪濤的意思了,當下有些不滿的說道:“趙哥,那玉牌我是送給你又不是賣給你的,你是我師兄,咱們之間的關系,就別用錢來說話了吧?話再說回來了,那房子戶口還有商鋪上的事情,我可都欠著你的人情呢……”</br></br>方逸知道,老師雖然沒收趙洪濤為弟子,但是對這個學生還是很上心的,否則趙洪濤也不可能剛年過四十就在體制內有這般的成就,要知道,他的級別要是放在地方上,都可以主政一方了。</br></br>所以方逸也沒拿趙洪濤當過外人,有事都會直接向趙洪濤開口,從下山一來,趙洪濤可沒少幫過他的忙,不管是現在古玩市場的攤位,還是他們哥幾個的房子戶口,都是通過趙洪濤才得以辦成的,方逸這人情可是欠了不少。</br></br>“別管是送還是賣,那東西最少值五百萬不假吧?”</br></br>趙洪濤擺了擺手,說道:“東西是你送的,哥哥領你這個情,五百萬我是沒有,但你最近手頭緊,我給你湊個三五十萬的還行,拿我當師兄,這錢你就收下吧……”</br></br>“對了,我還有句話要說,你們哥幾個既然打算和滿軍合伙做生意,那么以后在資金注入上就要注意一點了,是你的錢還是生意上的錢一定要分清楚的……”</br></br>趙洪濤想了一下,又叮囑了方逸一句,在趙洪濤在生意的初期,最忌諱的就是合伙,他見多了因為分錢不均打官司的事情,這也是他沒在方逸的生意里攙和上一腳的原因。</br></br>“趙哥,我知道了……”</br></br>方逸點了點頭,將卡從信封里抽了出來,眼信封上的六個數字,知道那是卡的密碼,拿著卡在手里揚了揚,說道:“趙哥,那我就不客氣了啊,錢我收下了……”</br></br>趙洪濤這錢還真是給的及時,因為方逸下午就要用錢,就兜里裝著的那幾千塊錢,他還真是有點兒心虛,可眼下有了這十萬塊錢現金,就是可勁的花也足夠了。</br></br>“別廢話了……”趙洪濤擺了擺手,說道:“你直接去停車場,我現在就讓司機過去,這兩天館里的那輛中巴車你先用著,有什么需要再給我說……”</br></br>孫連達和方逸雖然沒開口,但趙洪濤做事情卻是很周到,不但安排好了酒店,接送客人的車子也都是博物館出的,有老館長的面子在里面,他也不怕別人說閑話。</br></br>“三炮,走,跟我去招待下客人……”</br></br>方逸沒先去停車場,而是到了市場里把三炮給拉出來了,從趙洪濤剛給的那十萬塊錢里面拿出了三萬扔給三炮,說道:“這次來的人你不熟悉,我回頭給你介紹下,別怕花錢,把人招待好就行……”</br></br>“方逸,這錢……是從哪里來的?”</br></br>逸隨手就扔出了三疊鈔票,三炮一時間有些愣神,這早上方逸還窮的叮叮當當的從自己這里拿了五千塊錢,怎么一轉眼就變出來三萬了?</br></br>“趙哥幫我賣了幾塊玉和一些黃花梨的雕件,剛把錢給我……”</br></br>方逸隨口答道,不是他不拿趙洪濤的話當回事,而是方逸根本就沒把錢當回事,或者準確的說,他相信三炮和胖子,不會因為錢這東西傷了兄弟感情的。</br></br>“方逸,咱們下午是招待華哥他們吧?”</br></br>里的錢,三炮猶豫了一下,說道:“方逸,華哥給咱們介紹了進貨的渠道,這接待他的事情,應該算到公賬里的,這錢你自己出不合適,還是從咱們公賬里走吧……”</br></br>“嗯?三炮,有什么不合適的?”方逸聞言皺了下眉頭,怎么今兒所有人都和錢較上勁了?</br></br>“方逸,從房子到生意,全部都是你出的錢,我知道你把我和胖子都當成親兄弟了,但親兄弟還有結婚分家的那一天呢……”</br></br>三炮不像胖子那樣沒心沒肺的,他想的事情要多一點,而且經過這段時間夜校的學習,也察覺到了他們現在的生意運轉有點太不正規,眼前么,但時間長了總是會出問題的。</br></br>所以昨兒和滿軍還有胖子商量之后,三炮就決定將財務制度健全起來,他可以接受方逸注入生意里的資金,但會將其做成借款的形式,等錢周轉過來之后,還是會歸還給方逸的。</br></br>“以后就按照你說的辦,不過這次招待的費用算還是算我的吧……”</br></br>聽完三炮的話后,方逸點頭同意了下來,他承認三炮說的有道理,因為結婚之后面對的事情要復雜一些,他們兄弟誰付出多一點誰付出少一點無所謂,但架不住媳婦也能理解啊。</br></br>本書來自/book/html/32/32628/index.html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