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八百二十七章 突襲 二
    “看守好這里,發現有什么不對,馬上開槍……”

    在進入到克耶邦議會室的時候,哥丹威對他的兩個保鏢交代了一聲,不知道為何,在聽到彭斌出現的消息之后,他就一直都感覺心神不寧,好像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一般。

    所以即使在克耶邦內被數千全副武裝力量保衛著的族邦重地里,哥丹威還是有一種不安全感,要不是身為克耶邦武裝勢力的領導人,哥丹威恨不得能躲到一個任何人都找不到他的地方去。

    來到族邦的會議室,哥丹威發現克耶邦的幾位家老都已經到了,看到哥丹威,家老們的臉上均是露出了憂慮的神色,顯然他們都知道,克耶族這次已然是將彭家給得罪狠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彭斌還活著……”走到長桌的第一個位置上,還沒等坐下,哥丹威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是彭斌帶人襲擊的邊界山集鎮,剛才我們逃出來的人打電話過來了,的確是彭斌無疑……”一位家老的話,嚇得哥丹威渾身冷汗淋漓,他知道以自己做下的事情,彭斌回來之后肯定不會輕饒了他。

    “他……他怎么還活著?不是說死在柬埔寨了嗎?”

    哥丹威面無血色的喃喃自語著,這個消息他是從軍政府方面得知的,所以哥丹威一直都是深信不疑,在軍政府的挑撥下,克耶邦也是第一個對彭家發動攻擊的武裝勢力。

    “大家說說,咱們現在應該怎么辦?”想到彭斌對敵人的殘酷手段,哥丹威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六神無主的開口問道。

    “我覺得,咱們應該求和!”

    “不對,應該求戰,反正已經打了,那就打到底……”

    “彭斌可不容易對付,要是殺不死他,死掉的就會是咱們,我建議求和……”

    “難道咱們打下來的地盤,就這么還回去嗎?他彭斌也沒長著三頭六臂,你們怕什么?”

    哥丹威幾乎話聲剛落,會議室里就響起了紛雜的吵鬧聲,有人提議和彭家和解,而有人則是不肯放棄已經到手的利益,還是決定打下去,場內分為了求和派和求戰派兩種思想。

    至于哥丹威,這時已經沒有人去顧及他的想法了,說實話,克耶邦的現任領導人雖然是哥丹威,但場內的這些家老們都是跟隨他父親打天下的老人,哥丹威還沒有足夠的威望去壓制他們。

    在可以為族邦帶來利益的時候,家老們承認哥丹威是領導人,但如果像現在這樣出現分歧,哥丹威的話就變得無足輕重了,吵鬧中的雙方沒有一個人去詢問哥丹威的意見。

    “夠了,吵吵鬧鬧的能解決問題嗎?”

    場內的吵鬧聲反而把哥丹威給喚醒了,猛地一拍桌子,哥丹威咬了咬牙,說道:“咱們是第一支向彭家發動攻擊的勢力,以彭斌的性格,肯定會對彭家開戰的,咱們躲是躲不掉的……”

    “哥丹威,你的意思是,咱們繼續和彭家打下去?”

    主戰那方面的人聞言一喜,他們都是從和彭家的沖突中得到利益的人,想要再讓他們把吃進肚子里的東西乖乖吐出來,這些人自然是不樂意的。

    “和彭斌開戰?不,不,不……”哥丹威連連搖頭,接連說出了三個不字。

    和彭家開戰與和彭斌開戰,看似只有一字之差,但幾乎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意思,沒有彭斌的彭家在各方勢力看來,就像是沒有了牙齒的老虎,但如果彭斌在,那這只老虎非但牙齒鋒利,而且兩肋間還長了一對翅膀,變得銳不可當。

    “哥丹威,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咱們到底是打還是和?”

    哥丹威的態度,讓主戰與主和兩個派別的人都不滿意了,相比他的父親,哥丹威優柔寡斷的性格顯露無疑,要不是前任領導人的威望太高,根本就輪不上哥丹威來坐這個位置的。

    “我的意思是,咱們做好打的準備,但最好還是用談判來解決這件事情……”

    哥丹威現在比誰都要糾結,他既害怕彭斌和自己秋后算賬,同樣也不想把打下來的地盤給交出去,要知道,之前彭家的兩個鐵礦,可是成了他哥丹威的私人產業,他才是這次沖突中的最大受益者。

    “哥丹威的話有道理,彭斌血洗了邊界山集鎮,等于是和緬甸所有勢力都開戰了,他既然觸犯了眾怒,咱們也沒必要怕他的……”

    一位家老給眾人打著氣,不過他的話也有道理,彭斌就算是再能打,難道他能打得贏包括政府軍在內的所有武裝嗎?在那位家老看來,彭斌這就是倒行逆施自取滅亡的前兆。

    “恩,咱們可以派人去彭家談判,告訴他們,只要彭家承認咱們現在打下來的地盤,那么咱們就撤軍,和他們簽訂友好合約……”

    另外一位家老提出了自己的建議,贏來了眾人的齊聲贊同,在他們看來,是打還是和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吃到嘴里的東西絕對不能夠再吐出來。

    只是他們全都忘記了,彭斌在緬甸的赫赫威名全都是一刀一槍打出來的,往日里只有他攻擊別人的事情發生,眼下彭家被打的差點四分五裂,彭斌又豈會善罷甘休。

    “好,那派誰去見彭斌呢,那個人的脾氣可不怎么好……”

    那位家老的建議很合哥丹威的心思,不過誰都知道彭斌可沒有什么兩國交戰不斬來使的規矩,尤其是有過前車之鑒,現在那些和彭家處于敵對的勢力,派出人去談判都要小心翼翼的。

    一個族邦的會議,沒有那么容易就結出定論,單單是派誰去彭家談判就討論了差不多有半個小時,誰都沒有發現,一輛摩托車悄無聲息的停在了克耶邦議會大樓的外面。

    “二哥,就是這里了,看他們這戒備的樣子,重要的人物應該都聚齊了……”

    趙志豪將摩托車停在一棵大樹下,此時的天色已經亮了,街上也有些早起的克耶邦民眾,再加上在緬甸摩托車是最主流的交通工具,所以穿著緬甸人服飾的方逸和趙志豪,并沒有引起過多的關注。

    “二哥,他們的戒備有點森嚴,不大好混進去啊……”

    打量著門口那幾個荷槍實彈的武裝分子,還有里面的那些雖然沒拿著槍,但均是虎視眈眈看著外面的保鏢,趙志豪皺起了眉頭,開口說道:“要不要我惹點事出來,分散一下他們的注意力?”

    在克耶邦的老巢,這樣的戒備已經算是很嚴密的了,因為只要槍聲一向,分散在城內的數百武裝人員,在幾分鐘內就可以趕來。

    在更遠一些的地方,還有數千個克耶邦士兵,所以那些克耶邦的大人物們,根本就沒有想過他們在城里的安全會受到威脅,今兒之所以戒備森嚴,還是因為邊界山的事件影響的。

    “你怎么惹點事出來?”方逸一臉淡然的看著那個入口,這槍也要分是誰拿,拿在那些士兵和保鏢們的手里,方逸壓根就感覺不到半點威脅。

    “我會克耶邦的語言……”趙志豪想了一下,說道:“我裝作喝醉了,過去鬧事,他們肯定會過來過問的……”

    “不用那么麻煩,我直接走進去就好了……”

    聽到趙志豪的話,方逸笑著搖了搖頭,站在那里伸展了一下身體,將背上的背包隨手放在了摩托車上,說道;“你等在這里,看好這背包就行了,我幾分鐘就出來了……”

    “吱吱……”

    小魔王從背包里伸出了個腦袋,沖著方逸叫了一聲又縮了回去,對于它而言,背包里有酒有靈石,那就是它的洞天福地,小魔王恨不得一輩子住在里面才好。

    “二哥,你打算怎么進去?”

    趙志豪剛話問出了口,就看到方逸居然兩手空空施施然的向那棟法式建筑的小樓走了過去,和街上那些早起賣菜行走忙碌的人相比,方逸的腳步顯得非常的悠閑。

    方逸的舉動也引來了門口士兵們的注意,不過他此時距離小樓的大門還有二十多米的距離,那些士兵們并沒有特別的在意,只是有幾個人的槍口有意無意間的對向了方逸的方向。

    相距還有二十多米遠,那些人雖然有了警覺,但也沒太在意,這時有人拿出香煙點著了,幾個人均是靠在門柱上抽起煙來,身在克耶邦的大本營里,他們并不認為這里會發生什么意外。

    但就在幾個人的警惕性稍稍放松的時候,他們忽然發現,原本在二十多米外的那個年輕人一腳跨出后,整個人就那樣突兀的消失掉了,還以為是自己眼花,那幾人連忙眨巴了下眼睛。

    用眨眼的功夫來形容方逸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一點,幾乎就在他們閉上眼睛的那一瞬間,方逸就出現在了幾人的面前,也沒見方逸如何動作,那幾個人只感覺身體一僵,站在那里就動彈不得了。

    世人常在武俠小說里見到諸如點穴這樣的功夫,實際上點穴是真實存在的,不過在其后面還要加上封脈兩個字,點穴封脈封閉住人的氣血運行,的確可以有武俠小說中那般神奇的效果。

    泰國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復制)!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