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神獸
    和劍迷離、破千軍不同,寂滅劍法就只有一個層次。

    方逸識海中感受著寂滅的威力,一劍刺出,劍氣鋒芒摧毀一切,劍身周圍的虛空被割裂開來,劍尖所指,虛空都一片片塌陷。

    “這劍法,太變態了!毙∪耸┱辜艤绲耐瑫r,這劍法的要領也都傳進了方逸的識海之中。

    威力變態,學習起來的難度也是變態,方逸識海中仔細學習推演,足足七天七夜才睜開眼睛。

    本命飛劍出現在手上,方逸按著識海之中小人的動作向前遞送,一道鋒銳劍氣順著劍尖刺出,但也僅此而已,和識海中小人施展出來的寂滅相比,似乎完全不是一回事。

    “這寂滅,看來要比劍迷離和破千軍還要難上手!

    方逸苦笑,他在這條山路上已經待了不知道多少時間,體內靈力早已填滿全部經脈,但即使如此,方逸剛才施展那一下,已經耗去了他一成多的靈力。

    也就是說,按照普通修者的靈力儲備,筑基初期修者的靈力,根本不足以支撐這一招劍法。

    而且逸還知道,自己這一下還遠遠沒有達到‘寂滅’劍法的精髓,真正的‘寂滅’,還不知道要消耗多少靈力。

    方逸試圖嘗試著繼續向上,但是不出所料,還是被無形的膜壁給擋了回來,只能繼續修煉寂滅。

    日以繼夜的練習,方逸甚至感覺單單練習這寂滅都已經過去了幾個月之久,可是沒辦法,這寂滅實在太變態,練到現在,方逸一劍刺出,要消耗掉全身靈力的一半還多,甚至神識也會消耗不少。

    到現在,每練習一次,方逸都要休息兩三天才能繼續。

    這真是躲在深山不知年月,好在體內還有北元初水供應著身體所需,好在這山中的靈氣充沛,能短時間為自己補充靈力。

    這一日,方逸屏氣凝神,本命飛劍順手刺出。

    ‘轟!’

    空氣中傳來陣陣隆隆之聲,就見方逸本命飛劍劍尖所指方向,空間都震蕩起來。

    “噗”刺出一劍的方逸,噴出一口鮮血,倒在地上昏迷過去,就在神識昏迷的一瞬間,方逸嘴角露出滿足的微笑,不管怎么說,這寂滅,應該算是初步煉成了。

    -------

    再次醒來,方逸發現自己居然躺在一張床上,身下鋪著草席,草席下面似乎墊著一層干草,躺在上面倒也柔軟舒適。

    感受著空空蕩蕩的經脈,方逸無奈苦笑,想起之前那一招寂滅,應該是領悟了一點精髓,但是那一下,不但體內靈力消耗一空,神識也耗盡,劍氣激蕩引起的反震瞬間就讓自己吐血昏迷,這一招還真是大殺器,不過是殺人還是殺己就不好說了。

    方逸推開房門,入眼是一間院子,院墻角長著一棵參天大樹,樹下搭了一張吊床,有個老者正躺在吊床上小憩。

    雖然有一肚子的問題,但方逸也不想打擾正休息的老人,見院門虛掩著,方逸就過去推開院門,打算看看這究竟是什么地方,不過院門推開,倒是把方逸嚇了一跳,這院門居然是臨著懸崖搭建,要是再往外邁一步,就直接掉下懸崖去了。

    方逸探頭下望,雖然空氣清澈通透,但是以他的目力,根本看不到地面。

    “你醒了?”突然,方逸的身后傳來一個有些衰老沙啞的聲音。

    方逸回頭,就見原本躺在吊床上的老人正佝僂著身軀站在院子里。

    方逸躬身行禮,問道:“您就是白虎前輩吧!贝┻^了霧谷,站在這望不到底的高山上,方逸立刻就知道了眼前這老人是誰。

    “嗯,沒錯!卑谆Ⅻc了點頭,說道:“過來坐吧!闭f著,白虎手一揮,院子里憑空出現了一套木質桌椅,桌子上面擺放了茶壺茶碗。

    “那晚輩就卻之不恭了!狈揭輥淼侥咀狼白搅税谆⒌膶γ,白虎給方逸倒了一杯茶,然后又給自己倒上一杯,說道:“先喝口水吧,”

    “多謝前輩!狈揭荻似鸩璞,放到口中輕輕抿了一口,笑道:“前輩這茶倒是普通!

    白虎搖頭一笑,說道:“我對這種東西沒什么講究,只不過……”

    白虎看了看方逸說道:“我原本還以為你要先突破筑基中期然后才能學會寂滅,畢竟你的靈力儲備還是太少,經脈塑造還是差了一些;不過沒想到你居然以筑基初期的修為就勉強入門了,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不錯,不錯!

    “前輩謬贊了!狈揭菘嘈σ宦曊f道:“之前在黑水寒潭,聽那條蛟蛇說白虎前輩是這座世界的掌控者,現在看來所言非虛,我在山路上的一切,白虎前輩都看的清清楚楚!

    白虎微笑著點頭道:“不錯,目前來說,我應該還算是這座小世界的掌控者,不光是山路上,你們的一切我都看的清清楚楚,你有很多疑問吧!

    “哦?”方逸眼睛一亮,說道:“晚輩的確有很多疑問,還希望前輩解惑!

    “你能來到這座小世界,穿過了霧谷,又上了劍山,我就有義務解答你的一切問題,只要我知道的!卑谆⒄f道:“你盡管問!

    “其實我現在最想問的,是如何離開這里!狈揭菘嘈Φ。

    “哈哈!卑谆⒐恍φf道:“想要離開自然沒問題,不過要等到你靈力和神識全部恢復之后,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該怎么離開了!

    “好吧!狈揭蔹c頭道:“前輩,我還有三個朋友,他們……”

    “放心!卑谆⒄f道:“個人有個人的緣法,你們斬殺了蛟蛇、穿過霧谷來到劍山就是緣法,你的緣法得到了,他們也該有他們的緣法!

    “原來如此!

    方逸點頭,又問道:“白虎前輩,不知道袁金剛能不能跟我們離開這個世界?”雖然和袁金剛認識的時間不長,但這段時間真正是成了生死相托的伙伴,方逸打心底想把袁金剛帶出這個世界。

    “不行!卑谆⒊谅曊f道:“袁金剛的確是可惜了,它是真正的神獸后裔,相比較起來,那條蛟蛇反倒算不了什么。我也很想它能離開這個世界,但是不行!

    “你們只知道那些妖獸管這世界叫做囚籠世界,卻不知道為什么叫做囚籠世界!卑谆⒄f道:“在這座小世界里誕生的生靈,魂魄便與這世界綁定在一起,即使肉身離開,魂魄也會留下!

    “你大概也知道了,這里的妖獸死后,妖丹會消散,以靈氣的方式回補世界,你不知道的是,這個世界中所有的生靈死后,靈魂也要回補這個世界,F在這個小世界是殘缺不全的,也只有這樣才能維系整個世界的運轉;蛘哒f,你可以理解,這就是這座世界的規則,我雖然身為掌控者,對此也無能為力!

    方逸沉默了一陣,繼續說道:“白虎前輩,這座世界的妖獸,真的只能修煉到妖丹后期嗎?”

    “那倒不是!卑谆⒄f道:“就像我剛才說的,這個世界需要能量來維持,假如有妖獸突破了妖丹期,成了大妖甚至妖王級別,所需要的靈氣可能會影響這個世界的平衡,我掌控這座小世界,做出了妖丹期的限制!

    “不過袁金剛情況特殊,這次闖過霧谷,我也給了它一份緣法,可以讓它成就大妖,運氣好的話,妖王也有可能!卑谆⑿Φ溃骸爸欢嘁粋大妖或者妖王的話,倒也能夠承受!

    “有前輩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狈揭輫@了口氣說道,能夠修煉到大妖,起碼能多個幾百年的壽命,而且在這囚籠世界中,也再沒有威脅它的存在,也算是不錯的結局了。

    “說起妖獸……”方逸看看白虎,問道:“敢問,白虎前輩什么修為?”

    “我嘛……”白虎停頓了一下,微微瞇縫起了眼睛,說道:“在妖王之上,你可以理解為神獸境!

    “在妖王之上?”

    方逸深吸了一口氣,神獸是個什么級別方逸還真不知道,但是妖王方逸還是有些了解的,傳說厲害的妖王,能媲美人類修者之中的元嬰境界,那豈不是說,眼前這白虎前輩,修為實力還在元嬰期修者之上?

    “什么修為都不重要了,我現在和這里的妖獸一樣,也只能待在這座囚籠之中,出不去嘍!卑谆u頭輕笑道。

    “那真是可惜了!

    方逸搖頭嘆息說著,嘴上說著可惜,其實心里也是暗暗松了口氣,這白虎要是能離開這個世界到達連云海域,那就是無敵的存在,根本沒有人能夠制衡,到時候說不得就會掀起一片腥風血雨。

    “白虎前輩!狈揭萦珠_口問道:“其實我很想知道,霧谷是怎么回事?算是陣法嗎?”

    “霧谷啊……”

    白虎說道:“其實也算是一方小世界吧,當年主人隨手煉制出來考驗弟子心性的,我掌控了霧谷,安排考驗都是我說了算,看你們實在沒轍了,我才稍稍控制了下袁金剛,賣個破綻給你們,也想看看你們經歷生死的時候,互相之間究竟有多少信任!

    方逸凝噎無語,不過還是問道:“也就是說,如果前輩愿意,我們真的有可能全部死在霧谷之中?”

    “的確可以!卑谆⒌溃骸霸陟F谷之中,我沒把你們互相分開,要不然讓你們獨自在那個地方困個幾十年,都不用其他的手段,你們自己就自殺了!

    “幾十年?”

    方逸想想都不寒而栗,不過這話說出來,方逸突然想到個問題:“白虎前輩,我們在霧谷之中待了多長時間?還有我在上山路上一路學劍,好像也用去了不少的時間!

    “嗯,的確不短!卑谆⒄f道:“你們在霧谷之中待了將近兩年,而你一路練劍,大概用了三年多一點的時間吧!

    “什么?”方逸心中一驚道:“也就是說,加起來外界一共已經過去五年了?”

    這個時間算出來,方逸就覺得百般滋味上心頭,也不知道初夏和方方怎么樣了。

    “沒有!

    白虎擺了擺手說道:“霧谷和劍山的時間流速和外界并不相同,大概是一比二十的比例,就是說,你在霧谷和劍山之中五年,外界實際上也就過去了三個月左右。

    “三個月?那還好!

    聽了白虎的解釋,方逸長出了一口氣,繼續問道:“我記得最初我們來到這座島上的時候,從外面并沒有看到空間中的膜壁,而且很輕易就進來了。想必白虎前輩也知道有人在追殺我們,那兩個人應該是沒能進來,這是怎么回事?”

    “筑基期以下的修者都能看到這座島,不過對于普通修者來說,這座島在他們眼里也不過是鏡中花水中月,看得見摸不著!卑谆⒄f道:“你們能進來,是因為你身上有鑰匙!

    “真的有鑰匙?”方逸一愣,沒想到當初忽悠那條蛟蛇時隨口一句話竟然成了真。

    “那鑰匙是?”方逸心中隱隱有些猜測,大概不是識海深處那個意念就是那幾把小劍。

    “庚金劍元!”白虎說道:“就是你們口中說的白玉小劍,就是進入這座島嶼的鑰匙,你那個同伴和妖獸,因為身上有你的氣息牽引,所以都可以進入這座小世界來。

    “庚金劍元?”方逸心中微動,問道:“我之前有聽說過,東方青木、南明離火、西極庚金、北元初水、中央戊土都是最純粹的五行至寶,難道這庚金劍元,和西極庚金有什么關系?”

    “呵呵!

    白虎呵呵一笑:“或者,我們本就該叫它西極庚金劍元,當年主人采集五行至寶,以無上法力煉制出五行劍元,分別就是東方青木劍元、南明離火劍元、西極庚金劍元、北元初水劍元、中央戊土劍元,F在你身上除了庚金劍元之外,應該還有東方青木劍元和北元初水劍元!

    “前輩的意思是……”方逸此時覺得自己的心跳都在加速,聲音略帶著顫抖問道:“這些小劍,全部都是用五行至寶煉制?”

    白虎微微頷首。

    方逸張大了嘴巴,雖然早就猜測過這些小劍來歷不凡,但是如今知道了事實真相后才發現,自己曾經看似大膽的猜測在事實真相面前竟然如此微不足道。

    在黑水寒潭得到的一滴北元初水,為他重塑經脈、滌蕩靈力,供養全身所需,一直到現在,也就消耗了三分之一。方逸難以想象,煉制這一把劍元,究竟要消耗多少滴北元初水。

    “你也不用太激動!卑谆⒖粗揭莸臉幼有Φ溃骸皩δ銇碚f,現在青木劍元和初水劍元其實用處都不大,最重要的還是庚金劍元!

    “前輩的意思是?”方逸疑惑問道。

    “因為你學的最后三式劍法,劍迷離、破千軍、寂滅,合起來叫做白帝庚金劍,雖說你練的有些勉強,但好歹也算入了門,等到你的靈力和神識完全恢復,你就可以嘗試溝通庚金劍元,其中具體玄奧,等你靈力和神識恢復了自然就知道了!

    (本章完)

    </br>

    </br>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