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萬古最強宗 > 第797章 第十方天地
    上官歆瑤沒選錯宗門,因為不僅有宗主支持她,還有同門支持。

    但是。

    夜星辰好像選錯宗門了。

    因為自從入門后,裝逼次數不多,出糗次數卻挺多的!

    比如這第七方天地的考驗,來源于負面情緒,武者不僅要有絕對毅力,而且還必須有積極向上的心態,否則很容易被侵蝕,從而走向絕望和自卑。

    夜帝毅力沒的說,心態為了復仇也算積極向上,如果正常闖關,倒也能扛得住。

    不過。

    非挑戰難度系數最高的。

    怎么才算最難?

    自然是啟動年齡和靈魂的限制!

    當數倍于正常模式的負面情緒一擁而上,夜帝連抵抗都沒抵抗,直接蹲在地上嗷嚎起來,甚至自卑到失去活下去的勇氣了。

    哎。

    不能怪他選錯宗門,只能怪他自己作死啊。

    “快快!”

    君常笑急忙道:“趕快停下來!”

    前兩方天地好不容易把夜星辰的強勢烘托出來,這丫蹲在地上和小媳婦似的一哭二鬧三上吊,先前努力不就白費了嗎!

    “咻!”

    上官歆瑤急忙將考驗模式關掉。

    “我太垃圾了,我活在這個世上就是在污染空氣,污染……”絕望嗷嚎的夜星辰突然停下來,旋即整個人愣在當初。

    我……

    剛才在說什么?

    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識海雖然被各種負面情緒控制,說了不該說的話,可等結束以后,自己竟然記得清清楚楚!

    那一刻。

    夜星辰蹲在地上,遲遲沒有站起來。

    手捂在沾滿淚水的臉上,心里嘶吼道:“我他媽到底在說什么!”

    這時候,如果來首一剪梅作BGM,肯定很應景。

    ……

    “怎么回事?”

    “夜星辰說自己垃圾?”

    “我聽著,他好像還哭了呢!”

    雖然上官歆瑤及時取消考驗模式,但夜星辰剛才說的話,以及做出的動作,完完整整傳到外界,呈現在全大陸武者眼中。

    本來還在呼喊的粉絲們一個個愣在原地,一個個含著淚花。

    愛豆在他們眼里是最優秀的,最勤勞的,最努力的,如今卻在否認自己,不能接受,不能承受!

    “諸位!

    就在此時,君常笑忙著打圓場道:“第七方天地存在的考驗是讓人心灰意冷,心生絕望,我這位弟子是向你們展示,什么叫心灰意冷,什么叫絕望無助!”

    “星辰!

    傳音道:“還蹲著干嘛,趕快站起來!”

    “……”

    夜星辰站起來,背對鏡頭。

    想到,自己剛才在映像陣法做出那樣的事情,說出那樣的話來,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

    “原來是在表演!”

    “還別說,演的可真像,我差點就信了!”

    經過君常笑這么一解釋,各路武者恍然大悟,星飯粉絲們也是破涕而笑,并自豪的想著,這就是我家愛豆的演技,以后誰還敢去質疑!

    當然。

    也有人頗為納悶。

    既然第七方天地存在各種負面氣息,為何他們站在其中一點事情都沒?

    “來來!

    君常笑傳音道:“好歹在現場直播闖關,不能太隨意,都給本座演起來!”

    掌控陣法的事情肯定不能被外人知道,所以既然身在第七方天地,就算做戲也得做足!

    “啊————————”

    蘇小沫嗷嚎一聲的趴下來,雙手握成拳頭,在地面敲打著,嗷嚎道:“太丟人了,不活了!”

    “我為什么還有勇氣,活在這個世界上,我為什么不去死!”李青陽握拳頭低頭,努力眨眼睛讓眼淚落下來,可怎么擠都沒感覺。

    恰在此時,回頭看向蕭罪己,便見他背對鏡頭,偷偷拿出一根大蔥在眼角抹來抹去,一會便是滿目淚水。

    “人生毫無意義!”

    李青陽嗷嚎著走過去,胳膊搭在蕭罪己肩膀上,背對鏡頭傳音道:“師弟,給我點!

    “鏘!”

    劍出鞘聲音傳來!

    君常笑將劍架在脖子上,仰首悲痛道:“萬古宗雖然傳承上古,但始終卑微于世,君某愧對先輩在天之靈!”

    其聲悲壯,其語悲憫!

    臥槽!

    還是宗主牛逼,還是宗主演技派!

    “你們這群混蛋還看什么,快來過來奪劍啊,真打算讓本座自刎人前嗎?”君常笑傳音道。

    “宗主!”

    蘇小沫反應最快,當即沖過來將劍奪走,然后夾在自己脖子上,哭著道:“弟子活著就是個累贅,愿意先一步去九泉!”

    等了一會兒,李青陽和蕭罪己等人只顧得自己在絕望,沒人來勸阻他,只能將劍放下來,嗷嚎道:“我這樣的垃圾,怎么能再去玷污一把劍呢!”

    眾人:“……”

    他們也算看出來了,萬古宗弟子吵著鬧著不活了,可真正想死的一個沒有!

    就這樣,在全天下的目視下,君常笑和部分弟子足足表演了半個時辰,才佯裝突然清醒的恢復理智,并愕然道:“我……剛才做了什么!”

    “宗主!”

    李青陽指著前面道:“通往第八天地的階梯出來了!”

    “通過了?這就通過了?”

    ……

    君常笑并沒急著進入第八方天地,繼續原地休息。

    就目前來說,存在于十方絕命塔的整個陣法系統,已被上官歆瑤控制,但負責獎勵體系的那片區域處于損壞狀態,所以還需繼續努力。

    “加油,你能行!本P膭畹。

    “嗯!”

    上官歆瑤也有了足夠的信心,并非掌控陣法緣故,而是宗主和師兄們都相信自己。

    “走!

    第二天,君常笑帶弟子登上第八方天地。

    這里的考驗和負面情緒截然相反,進入其中的武者會陷入心想事成的幻境。

    有人想成為強者,會出現已成為武帝,擁有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幻覺。

    有人渴望美色,此刻已妻妾成群,逍遙快活。

    只要敢想,第八方天地就會給予你想要一切,不過前提是,如果徹底沉淪其中不可自拔,將會永遠陷無法走出來。

    聽到幻化武帝介紹,君常笑沒讓上官歆瑤開啟考驗,繼續和弟子表演出一副醉生夢死樣子來。

    等‘結束’后,便是登上第九天地。

    “藥藥藥!”

    周長老急促的喊道。

    甄長老這邊急忙拿著一堆丹藥塞入了易天行嘴里。

    闖過第三方天地,就等于創造了近代的紀錄,如今萬古宗又踏入了第八方天地,那就等于打破了上古時代存在的紀錄!

    想到以后出門去和其他認證館的人裝逼,不僅可以自豪說出自己負責的地區,有一個奪得龍虎爭霸冠軍的宗門,還可以自豪說出,他們破掉了封存萬載的十方絕命塔紀錄,易天行頓時激動的不能自已!

    ……

    第九方天地。

    這里的考驗比較牛逼,因為結合了前八方天地的肉身、身法、靈能、淬骨、靈魂、五行、負面、誘惑。

    當然。

    不是一個個來,是靠雷電來轟!

    用第九方天地創造者雷罰武帝的話講,此地為雷罰天地,降下的雷劫蘊含前八關所有考驗,只要能承受一擊,才有資格進入第十方天地。

    “歆瑤!

    君常笑道:“把難度跳到最低,本座來試一試!

    系統:“……”

    看看人家夜星辰,要玩就玩最難的,你丫竟然把難度調到最低,這有什么意思,又有什么樂趣!

    “嗯!”

    上官歆瑤操縱陣法。

    “呼呼!”

    稍許,類似黃昏的上空,滾滾雷云逐漸凝聚,噴吐一道道雷蛇來!

    “轟——————”

    蘊含諸多考驗的雷電噴下來,瞬間照亮整個空間,并精準無比擊中君常笑。

    帶來的肉身、筋骨、靈魂以及各種負面情緒和幻境全爆發出來,頓時讓他進入非常酸爽的節奏中。

    好在,難度因為是最低的。

    經歷短暫萬念俱灰后,君常笑便恢復如初,驚出一身冷汗道:“這要再強一點,根本扛不!”

    “星辰,要不要嘗試一下?”

    “……”

    夜星辰沉默。

    這時候,他不敢裝逼了。

    “歆瑤,把通往第十方天地的階梯打開吧!

    “嗯!

    “嗡!”

    通往第十方天地的階梯逐漸呈現出來。

    “通過了?”

    “被雷劈一下就完事了?”

    “這十方絕命塔怎么越到后面越簡單?”

    觀眾們瞪大了眼睛。

    不是越來越簡單,而是君常笑必須要讓它簡單。

    “還剩下最后一方天地,會是什么呢?”

    十方絕命塔和歷練塔非常相似,但后者僅僅只有九層,所以君常笑比較好奇第十方天地到底存在什么考驗。

    如果是關卡所有考驗大雜燴,可第九層已經是了啊。

    越是想不通,越非常好奇。

    “走,上去!

    休息了一整天后,在萬眾矚目下,君常笑帶弟子踏入通往第十方天地的階梯,光幕上的景象也再次消失。

    所有人都在翹首以盼最新畫面傳來。

    可是等了足足一刻鐘,光幕仍然一片黑暗,沒全新映像傳送進來!

    “怎么回事?”

    “嗡!”

    光幕上出現畫面。

    并非所謂的第十方天地,而是塔外。

    甄德俊站在鏡頭前,頗為無奈的宣布道:“第十方天地存在禁制,無法獲取映像信息!

    “不是吧!”眾人集體崩潰。

    十方絕命塔共有十方天地,最重要的肯定是最后一方天地,結果無法傳送出來,無法親眼目睹,換誰也難以接受啊。

    這就好比看電視劇,千辛萬苦等到大結局,結果來了一個停播,肯定氣得要罵娘。

    雖然沒有最新映像傳送過來,但各路武者仍然關注著塔外的畫面,因為在等萬古宗能不能出來,如果出來,就代表他們通關了十方絕命塔!

    這種在高手如云的上古時代,也僅僅只有武者闖到第六方天地,如果真打通關,帶來的震撼性肯定非常強烈!

    ……

    第十方天地。

    這里是一個更加虛無縹緲,似真似幻的場景,而進入其中的君常笑和弟子們則是呆然里在原地。

    此刻,他們眼中呈現出一幅幅畫面,如過眼云煙般閃過,最后定格在一片靈氣充沛的環境里。

    那里有山、有水、有各種飛禽走獸,空氣中透發著荒涼而古老的氣息,而君常笑和弟子們好似化作靈魂體,懸浮在高空中,下面景象盡收眼底。

    “宗主……”李青陽傳音道。

    “轟!”

    “轟!”

    倏然,震耳欲聾的聲音傳來!

    眾人老不及去思考,本能的轉頭看去,就見蒼穹間,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手舉一座山……

    那不是山!

    更像是一個縮小版的天地!

    “大荒毀滅!”

    中年人怒喝一聲,托舉的天地猛然飛出,然后迅速擴大,仿佛瞬間將整個世界籠罩!

    “呼呼——————”

    狂風呼嘯,空間碎裂!

    君常笑和弟子們雖然只是以靈魂體在旁觀,卻能真切感受到那種恐怖力量的爆發。

    一瞬間,他們從‘大荒毀滅’四字以及聲音中聽出,這名中年人,必然是十方絕命塔第一層的大荒武帝!

    “擊碎它!”

    大荒天地下面傳來怒吼聲!

    幾名修為不弱于大荒武帝的強者全身閃爍耀眼光芒,旋即爆發恐怖力量,化作一只只拳頭轟了過去!

    嘭!嘭!嘭!

    每一拳的攻擊都在震撼君常笑等人的心神,并認定這些人修為也已達到帝級!

    當時之中,武帝少之有少,如今卻出現那么多,又結合荒涼滄桑環境,使他們頓時意識到,自己現在看到的,肯定是萬載前諸帝之戰的畫面!

    不錯。

    呈現眼前的便是諸帝之戰中,大荒武帝對戰數名武帝的鏡頭。

    “嘭!嘭!嘭!”

    “呼呼————————”

    大荒天地在力量轟擊下,已經開始呈現裂痕,但仍在不斷下沉,最終在君常笑等人目視下,狠狠與地面撞在一起!

    “轟隆!”

    接觸瞬間,大陸一角無法承受負荷,頓時崩裂開來,然后在余威波及下,一路向東飄走了。

    我擦!

    直接把世界打崩了!

    君常笑和弟子們紛紛瞪圓了眼睛,就連夜星辰也是心神震撼。

    原來,上古時代的武帝實力如此強悍,巔峰時期的自己與之交戰,妥妥是送虐的!

    “刷!”

    大荒武帝落下來,盤坐在大荒天地上。

    從視角來看,剛好背對君常笑等人,身體從腿部開始逐漸石化。

    什么情況?

    眾人臉上泛起愕然。

    “咔咔咔——————”

    倏然,破裂聲傳來,大荒天地原本裂開的縫隙不斷擴散,不斷擴大。

    “要碎了!本Pδ剜。

    “咔咔咔!”

    “咔咔咔咔————————”

    大荒天地裂開時候,大荒武帝已逐漸石化的下半身,也開始呈現密密麻麻裂痕。

    那一刻。

    眾人頓時意識到,大荒天地和他是相連的!

    “哎!

    大荒武帝長嘆一聲,趁著還沒完全石化的時候,努力轉頭看來,聲音蒼老道:“本帝的大荒之地,就由你來繼承了!

    君常笑一怔。

    下意識跟隨這名強者的目光看向蕭罪己。

    不對!

    他能發現我們?

    蕭罪己道:“多謝前輩!”

    兩人目光相視,臉上浮現微笑。

    這一刻,他們仿佛跨越時間,跨越空間,又好似兩個不同時代的人,在特殊節點完成了某種儀式上的交接。

    “咔咔咔——————”

    碎裂聲還在持續,大荒天地已傷痕累累,大荒武帝徹底石化,最后在眾人目視下徹底崩碎,化作漫天灰塵。

    被鎮壓在下面的兩名武帝,也已血肉崩裂。

    “……”

    君常笑等人紛紛沉默。

    上古時代的武帝,說涼就涼,實在有點酸楚。

    “咻——————”

    就在此時,眼前景象再次發生變化,一道光影在無窮無盡的大地中疾馳,速度快到讓人嘆為觀止。

    “踏!”

    也不知跑了多久,那人逐漸停下來,然后瀟灑一甩頭,看向上空的蘇小沫,笑道:“小家伙,這狂風之體,送給你如何?”

    “多謝前輩!”蘇小沫激動道。

    “嗡!”

    空間震蕩,眼前畫面再次轉變!

    一名強者正與數人交手,雖然孤身作戰,但爆發出的靈能強度和純度,遠遠比他人要高很多!

    “轟!”

    “轟!”

    這一戰打了很久,打的石破驚天!

    南邊天地無法承受力量擠壓,直接和大陸脫離出去。

    君常笑等人看得心神震撼。

    上古時代的帝級強者,修為如此恐怖,說是毀天滅地一點不為過!

    按他們這種層次的打斗,世界只是被打分奔離析沒徹底完蛋,已然算幸運了!

    經過激烈交戰后,孤身而戰的武帝擊敗了數名同級別強者,不過卻也身負重傷,然后看向君常笑等人,道:“本帝的靈脈之體,何人來繼承?”

    “我!”

    夜星辰先一步開口道。

    如果換做其他體質,夜帝肯定會保持高冷范兒,但這靈脈之體,必須不能退讓!

    靈絕武帝看向夜星辰,眼中有著一絲嫌棄。

    臥槽!

    這什么眼神!

    難道我堂堂一代武帝,繼承靈脈之體,是件讓他覺著很丟人的事情嗎!

    “刷!”

    眼前景象繼續轉換,更多的武帝粉墨登場,更炸裂的戰斗還在眾人眼前一一上演。

    陸續又看了幾場戰斗后,君常笑算是明白了,第十方天地并沒考驗,只是將武者帶回萬載前,親身目睹當年石破驚天的諸帝之戰。

    然而。

    讓他不解的是。

    從景象來看,明明是提前留下的畫面,為何大荒武帝和乘風武帝等人會捕捉到自己和弟子的存在,還會選擇體質傳承者?

    難道說,這并非留下類似電影般的映像,而是由某種神通,可以讓兩個不同時代的空間折疊在一起,從而彼此都能窺探到彼此?

    “有可能哦!毕到y道。

    “刷!”

    就在此時,眼前景象再次轉變,眾人出現在一片枝繁葉茂的山林間。

    “這里是……”

    君常笑驚訝道:“十方絕命塔所在地?”

    環境是對,但并沒塔!

    “刷!刷!刷!”

    就在此時,一道道流光飛過來,赫然是先前隕落的大荒武帝等人!

    其中還有一個未曾在先前景象中見過的黑袍老者,他立在原本應該存在十方絕命塔的地方,道:“諸位,在此設立一座石塔,將各種體質封存,留給后世之人繼承如何?”

    君常笑頓然恍悟。

    難怪沒十方絕命塔,原來還沒建立!

    “可以!

    “沒意見!”

    大荒武帝和乘風武帝等人紛紛贊同。

    黑袍老者道:“開始吧!

    九名上古武帝頓時各自施展神通,從附近取出一塊塊四方四棱的石塊,然后以最短時間堆砌出共有十層的高塔。

    塔建好后,畫面轉入內部。

    黑袍老者在第一層布置陣法和陣線。

    整個過程好似無限放慢,但因為程序過于復雜,李青陽和蕭罪己等人看的眼花繚亂。

    上官歆瑤滿臉欣喜!

    隨著黑袍老者不斷的布置,讓她逐漸對第一層存在的陣法有了更全面、更直觀的了解。

    “記下了沒?”君常笑詢問道。

    上官歆瑤激動道:“宗主,我都記下了!”

    “刷!”

    恰在此時,畫面再次轉換。

    黑袍老者出現在第二層繼續布置,如此接連在第三層、第四層……乃至第十層都布置了陣法。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雖然這種陣法非常復雜,但上官歆瑤全記在心中,并對里面構造又有了全新理解!

    “諸位!

    黑袍老者道:“每一方天地陣法已經布置,如若有人隕落,自身體質就會脫離出來融入其中被永久封存下來!

    “但是!

    他頓了頓道:“也不能隨隨便便被人取走,所以老夫建議,你們一人選擇一方天地來鎮守并留下考驗,唯有有緣者方可獲得!

    大荒武帝首選開口道:“我來鎮守第一方天地!”

    “我第二方天地!”

    “我第三方天地!”

    “……”

    一到九層被九名上古武帝分別占據,并施展神通留下考驗。

    黑袍老者道:“第十層由老夫坐鎮,后世之人如果能闖到這里,不僅可以獲得存放其中的體質,也會從中窺探到陣法奧秘,從而掌控整座十方機緣塔!

    原來石塔的真正名字叫做十方機緣塔,只是因為挑戰難度系數太大,很多武者隕落其中,所以久而久之便被成為絕命塔。

    “接下來!

    黑袍老者抬起頭,看向上官歆瑤,和藹一笑道:“是時候布置獎勵機制的陣法了,女娃,你可要看仔細了!

    “刷!”

    “刷!”

    流光閃爍,一道道陣旗飛出,不僅插在第十層,還插在塔外四周,形成類似五行八卦圖圖案。

    “咻咻咻!“

    亂七八糟的紋線被勾勒出來,然后與陣決相連,整個過程可謂一氣呵成,無不代表布陣者絕對是最頂尖的陣法大師。

    上官歆瑤目不轉睛看著,識海內頓時呈現出一幅幅畫面,然后不斷重組,不斷擴散,最后演化出極其復雜的星羅棋盤。

    “好亂!”

    “根本看不懂!”

    李青陽和蕭罪己等人沒陣法天賦,看到一筆一劃勾勒出來,感覺就像在看天書。

    君常笑雖然看得懂,但一下子接受那么多信息,頓時覺著腦子有點炸。

    “宗主!

    也不過了多久,上官歆瑤道:“弟子已經明白了塔內陣法構造,可以輕而易舉掌控,封存的各種體質也可以隨便拿!”

    君常笑大喜不已。

    “咻!”

    就在此時,眼前景象消失,眾人回到第十方天地虛無縹緲的幻境內。

    “嗡!”

    上官歆瑤心念一動,瞬間融入已經損壞的陣法區域,然后重新將破損陣線連接上。

    “嗡!”

    “嗡!”

    修復完畢以后,空間輕微震蕩,只看到一道道好似精靈般的光芒呈現而出。

    “宗主!

    上官歆瑤道:“這是封存塔內的十種體質,從左到右,分別為大荒之體、狂風之體,靈脈之體……以及最后的陣靈之體,全讓弟子召喚出來,你現在可以隨意分配!

    ---

    PS,三合一大章。

    </br>

    </br>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