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萬古最強宗 > 第940章 美好時光,總是短暫
    事情回到……

    算了,簡而言之吧。

    太玄圣宗去怒濤湖鏟除一小撮魔門余孽,結果遭到偷襲,雙方展開激戰,最后弟子和高層失散。

    蘇小沫和夏水蕓在一起,突然有實力達到巔峰武宗層次的面具黑衣人殺過來,于是急忙用后背幫她擋了一掌,然后雙雙踉蹌的逃到深山老林中。

    危急時刻為妹紙擋子彈擋傷害,好感度肯定蹭蹭上漲!

    “夏師姐!

    沒一會兒,蘇小沫端著泉水走進來,笑道:“這里泉水很清甜!

    夏水蕓接過將其飲盡,然后努力站起身,因為傷勢還沒徹底痊愈,頓時搖搖欲墜起來。

    蘇小沫急忙伸手攙扶住,道:“傷的那么重,就別勉強站起來了啊!

    夏水蕓臉色微變。

    想要推開這家伙,但怕牽動傷勢,于是再次盤坐下來,道:“手松開!

    “……”

    蘇小沫松開,然后撤到山洞門口,道:“你養傷,我護法!

    “記住,任何時候都要找到感動點,來感動對方……”魏老的話在耳邊想起。

    “刷!”

    蘇小沫坐下來,背對夏水蕓。

    后背衣服上豁然有一個陰暗掌印,那是硬接面具黑衣人攻擊遺留下來的。

    夏水蕓見狀,想起他先前為救自己舍身而出,痛的滿地打滾嗷嚎,臉上寒意消散,輕輕低下頭,聲如蚊蠅道:“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蘇小沫笑著說道:“能幫夏師姐擋一掌,師弟倍感榮幸!

    魏老!

    我好像快要成功了!

    如果魏老在場,肯定也會欣慰而笑。

    “油腔滑調!

    夏水蕓白了他一眼,然后再次嘗試站起來,扶著石壁道:“我的傷勢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你先調養吧!

    “我……”

    蘇小沫剛說了一個字,看到這女人在瞪著自己,于是走進來,道:“好吧!

    “呼呼!”

    心法運轉,靈氣籠罩。

    艱難移到洞口前的夏水蕓見狀,明眸泛起詫異道:“他竟然已經將臨心訣參悟到靈氣化實的層次了!”

    臨心訣是太玄圣宗外門層次最高的心法,唯有得到高層認才會給予修煉。

    已經被列為下一批內門指定弟子,蘇小沫獲得后,僅僅用了一個月時間就領悟到大成之境。

    讓一個高品武王且擁有圣品靈根的強者去修煉這種外門弟子修煉的心法,肯定輕而易舉。

    當然。

    蘇小沫不過做做樣子,其實一點傷都沒。

    兩個時辰后,存在于后背上的陰暗掌印弱化不少,他佯裝精神抖擻的站起來,道:“夏師姐……”

    夏水蕓因為傷勢的緣故,靠在山洞口石壁上睡著了。

    看著那臉色略顯蒼白的臉龐,蘇小沫不禁暗道:“若非有我保護,這女人早就死在在怒濤湖了!

    走過去。

    從空間戒指取出一個毯子蓋在夏水蕓身上。

    雖然已經很小心翼翼,但還是驚醒了她,猛然睜開眸子并閃過一絲冷意,直至確定是誰后,這才變得溫和下來。

    “傷好了?”

    “嗯,差不多了!

    “那面具人實力為巔峰武宗,而且武技很詭異,你怎么能好這么快?”

    面對夏水蕓的質疑,蘇小沫取出一個呈碎裂狀的瓦片,道:“這是師尊留給我防身用的至寶,化去了大部分力量!

    “原來如此!毕乃|恍悟。

    “可惜!碧K小沫苦澀道:“現在損壞了!

    “回到宗門后,我會讓我爺爺再送你一件防御至寶!毕乃|道。

    蘇小沫笑道:“師姐已經給了我一瓶清心冰肌丸,我又怎么能再要你的東西呢?”

    說著,下意識的摸向腰間,驚道:“瓶子呢,我瓶子呢!完了,完了,肯定掉在外面,我去找找!”

    夏水蕓道:“一個空瓶子而已,有必要那么在意嗎?”

    蘇小沫停在山洞口,道:“對很多人來說這不過是普通瓶子,可對我蘇錦堂來說,卻比命還珍貴,因為……它是夏師姐送的!

    “白癡!

    夏水蕓淡淡說了一句。

    然后揮手將清心冰肌丸的瓶子拿出,道:“你剛才找水的時候掉洞里了!

    蘇小沫欣喜不已的捧起來,然后用袖口擦擦,正要放在腰間,但覺著不安全,于是直接塞在懷里。

    夏水蕓看在眼里,心里嘀咕道:“這么喜歡瓶子,回去后送一堆給你!

    “那個……”

    “把碎裂的至寶拿來,我看看還有沒有修好的可能!

    “已經七零八碎了,應該修不好吧!

    蘇小沫將瓦片遞過去,暗道:“這只是我隨便找的瓦片,千萬別被她看出破綻來!”

    夏水蕓審視了一番,然后收入袖口內,道:“已經碎了,連至寶氣息都沒了,修是不可能修好了!

    “……”

    蘇小沫嘴角微抽。

    大姐,修不好給我啊,你收走是什么意思!

    夏水蕓看出他有點不舍得樣子,淡淡道:“我送你一個瓶子,你給我一個瓦片,咱倆扯平了!

    “呃……”

    “不愿意嗎?”

    “愿意!

    ……

    夏水蕓傷勢很嚴重,又沒特效療傷丹藥,所以蘇小沫沒急著帶她離開,而是細心負責照顧,偶爾也會出外采集藥材,為其熬制恢復經絡的湯藥。

    “你學過藥道?”

    “師尊對丹藥之道很精通,我跟著他修行的那段時間學了一點皮毛!

    “哦!

    夏水蕓道:“你師尊君天老人很厲害,一個眼神就能驚退獸群!

    蘇小沫一邊熬制藥材,一邊說道:“不是師弟吹牛,我師尊博古通今、學富五車,絕對是當今世上一等一的奇人!

    “學富五車?”

    夏水蕓來了興趣,問道:“都會什么?”

    “會武道劍道丹道陣道,還會……”

    蘇小沫嘟嚕嘟嚕說了一大堆道,直接把君常笑塑造成超全能存在。

    好在狗剩不在現場,否則肯定一個大腳丫踹過去,咆哮道:“你把本座說的這么牛逼,以后還怎么演戲!”

    夏水蕓道:“真的很羨慕你師尊,可以逍遙自在活著,而不是像我一樣每天都必須按規定好的事情拼命的忙碌!

    蘇小沫苦笑道:“夏師姐有特殊冰系體質,有一個做爺爺的長老,又備受宗門看重,前途一片光明,難道還不知足嗎?”

    夏水蕓道:“宗門規矩太多,你不覺著壓抑嗎?”

    蘇小沫自嘲一笑道:“對夏師姐這樣的天才來說可能壓抑,但對我這種出身普通的人來說,只要稍微不努力,就會失去一切,就會淪為大家嘲笑的存在!

    多么痛的領悟。

    “你聽說過陸芊芊嗎?”夏水蕓冷不丁兒問道。

    “陸芊芊?”

    蘇小沫道:“聽孫師兄提及過,好像曾是我們太玄圣宗數一數二的天才,后來犯戒被驅逐出去了!

    “是啊!

    夏水蕓搖頭道:“僅僅是沒經過高層同意擅自進入冰泉修煉,就被驅逐出去,陸師姐天資比我高,也無法突破宗門規定限制,這是何等的悲哀!

    “大師姐是這個原因被驅逐出去的?”

    蘇小沫心中暗驚,這也是他來太玄圣宗臥底,目前所得到最關鍵的情報了。

    可是。

    一個頂尖天才,因擅自去什么冰泉修煉就被驅逐,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不可能,不可能!

    蘇小沫暗道:“這恐怕是高層對外的說辭,或許另有原因!

    夏水蕓調整一下略顯沮喪的心態,寒著臉道:“這件事不許告訴任何人,永遠爛在肚子里!

    “嗯!

    蘇小沫點點頭,然后問道:“夏師姐,我聽說這個陸芊芊后來加入了萬古宗,還參加了龍虎爭霸呢!

    “不錯!

    夏水蕓道:“我也沒想到,被高層廢了修為,剝奪太玄圣宗所有武學記憶,她竟然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臥槽!

    蘇小沫暗驚道:“大師姐竟然被太玄圣宗廢過修為,這要讓宗主知道肯定原地爆炸!”

    “萬古宗弟子很強,也不知吃了什么仙丹妙藥!毕乃|道。

    她曾從光幕上看過龍虎爭霸,也見識過這個新興宗門弟子的強悍。

    蘇小沫暗道:“你們只看到了我們的強,卻沒看到怎么修煉的!

    塑造房、歷練塔以及生死秘境,這種武道設施固然可以提升實力,但付出的努力和流的汗水也是普通人數十倍。

    “咕嘟,咕嘟!”湯藥開始沸騰起來。

    蘇小沫收回心神,在又熬了是十多分鐘后,小心翼翼倒在碗里。

    ……

    “噗通!”

    平靜的湖面頓然蕩漾水花。

    “抓到了,抓到了!”稍許,蘇小沫的腦袋從水里探了出來,抓著一條大魚笑道:“師姐,晚上我們有魚吃了!

    不得不說,魔改面膜真牛逼,泡在水里都沒把陣容顯露出來。

    “啪!”

    大魚尾巴用力一甩,狠狠打在蘇小沫臉上,然后咻一下鉆入水中。

    “不是吧!”

    “這條魚的力量那么大!”

    “噗嗤!”

    看到他左臉被打紅,夏水蕓掩口笑起來,然后道:“你抓的是一條力魚,瞬間爆發的力量不遜于巔峰武徒!

    “難怪!”

    蘇小沫揉了揉臉,怒道:“今天必須把它抓到烤著吃!”

    “咕嘟!”

    鉆了下去,飛速朝那逃竄的力魚抓去。

    ……

    深夜。

    蘇小沫去掉魚鱗和五臟六腑,將那條打臉魚串起來,然后架在火堆上烤起來。

    夏水蕓一如往常盤坐修煉。

    這段時間,在湯藥調理和心法修復下,她的經脈已恢復七七八八。

    “師姐,魚烤好了!

    “嗯!

    夏水蕓睜開明眸,然后接過烤魚,道:“我的傷勢恢復差不多了,明天返回宗門!

    “好!

    蘇小沫頗為沮喪的低聲道:“美好時光,總是短暫!

    “你嘀咕什么呢?”夏水蕓道。

    蘇小沫道:“和夏師姐相處的這幾天,我很開心!

    “……”

    夏水蕓白了他一眼,道:“我受傷在這里調養的事情,回去以后別亂說!

    “嗯!

    “魚烤的不錯!

    “謝謝!

    ……

    第二天。

    蘇小沫和夏水蕓動身返回太玄圣宗。

    “什么?”

    萬古宗,得到最新回報,君常笑滿臉愕然道:“小沐那小子和夏水蕓在一個山洞里單獨相處了五六天?”

    “嗯!

    黎洛秋道。

    “這小子可以啊!本PΦ。

    剛巧,魏老也書房內,頗為滿意的笑道:“小沐悟性還是可以的!

    說到這里,下意識看向宗主,在心里嘀咕道:“天差地別!

    “哦,對了!

    黎洛秋又道:“小沐說,陸芊芊被驅逐的原因,是因為沒有得到高層首肯,擅自進入冰泉修煉的緣故!

    “就這么簡單?”君常笑道。

    黎洛秋道:“小沐猜測可能是太玄圣宗方面的說辭,其中或許另有隱情!

    “讓他多上點心,別只顧著撩妹!

    “嗯!

    ……

    從映輝山回來后,君常笑繼續將心思放在管理宗門上,并決定親自參與下月的弟子招募,因為現在成員已達到48000多名,距離破5萬已非常近了。

    不過。

    外界有點亂了。

    確切說,很久沒帶來震撼的萬古宗,再次攜爆炸話題席卷整個星隕大陸。

    “各宗門在映輝山共商大事,萬古宗宗主也去了,聽說和大佬們都懟起來了,就差捋袖子動手了!”

    “魔帝門副門主帶四名武圣趕過去鬧事,結果被君宗主虐的站不起來!”

    “聽目擊者說,當時君宗主施展出一種詭異的武技,直接在半空匯聚某種幻象,威力相當爆炸!”

    “還有一個滿頭紫發的家伙,僅僅光著身子就威懾四名武圣,讓他們不敢動彈分毫!”

    “我的天!這萬古宗最近始終沒動靜,還以為消聲覓跡,沒想到等有了消息傳來,依舊是那么爆炸!”

    有關君常笑在映輝山裝逼的事情,注定會成為星隕大陸武者飯后拿來交談的話題。

    當然。

    他們更在意的是。

    各大宗門結盟,什么時候向魔帝門發起攻勢?

    就在全大陸武者都在焦急等待的時候,又有一個消息從西運州傳來,魔帝門這個勢力突然憑空不見了,先前基地也是人去樓空。

    “不是吧?”

    君常笑獲知后,無語道:“本座還指望你和名門正派硬剛,結果被我打一頓就直接縮到暗處去了?”

    魔帝門雖然不見了,但戴面具的黑衣人仍在江湖上行動,短短幾天,又有幾個宗門慘遭滅門。

    很明顯。

    這個勢力改變了策略,由明轉暗的去針對名門正派。

    ……

    “嘭!”

    某陰暗洞府內,傳來爆響聲,只看到一面墻體凹陷處拳印。

    “可惡!”

    莽夫怒然握拳,道:“副門主被打成這樣,為何還要攔著我們去找萬古宗麻煩!”

    “就是!笨吭谂赃呏忧暗墓眵炔凰。

    影道:“副門主有自己的打算,我們只需聽令便是!

    莽夫目眥欲裂道:“這口氣我忍不下去,必須要去找這個宗門麻煩!”

    影柳眉微皺,就要勸阻。

    陰鳩先一步開口道:“副門主被君常笑一掌轟成重傷,你確定是找麻煩,不是送死?”

    “我……”

    莽夫頓了頓道:“我打不過萬古宗宗主,可以打萬古宗弟子!”

    “對呀!”

    鬼魅眼睛一亮道:“我們可以去欺負萬古宗弟子!”

    “沒副門主的命令,你們別亂來!庇暗。

    “哎!

    鬼魅聳聳肩,道:“我不過隨口說說!

    當天晚上。

    影發現鬼魅和莽夫不見了,于是皺眉道:“這兩個家伙一定去找萬古宗麻煩了!”

    --

    pS,4400+字,今天3更萬字,祝大家五一快樂,月底求月票,推薦票。

    </br>

    </br>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