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 第753章 唯一補救的辦法
    雖然不是很相信陸舟真的能夠解決這個問題,但想到這位大佬創造的一系列奇跡,張主任心里還是忍不住踹上了幾分期待。

    沒辦法,現在掉鏈子的是他們,搞不好就因為這環路熱管的問題,今年一整年的發射計劃都得推遲。

    這個鍋實在是太大了,相關責任人都得挨批不說,他們自己心里那關都過不去。哪怕是匹死馬,只要還有一口氣在,也得當活馬醫一下!

    于是,在聽聞陸舟已經想到了解決辦法之后,張主任立刻把電話打給了航科集團總工程師袁煥民院士,然后又是招呼著他的助理趕緊給兩位安排住宿,把人招待好。

    前往酒店的車上,坐在副駕駛位上的張主任剛剛系上安全帶,還沒等車子上路,便忍不住回頭看向陸舟說道。

    “陸,陸教授,你到底想了個什么法子?能不能先透露一下?我們找幾個專家開會討論討論,研究下看看到底行不行——”

    陸舟搖了搖頭說:“具體的現在不能告訴你,其中涉及到一個我們還在研發階段的新材料……而且能不能成也不好說,只有試了以后才知道。所以你也不用抱太大期望,我這邊也只能說盡力而為!

    一聽到陸舟打算把還在研發階段的新材料拿出來給他們用上,張主任心中是又感動,又擔心。

    感動當然是感動陸舟的慷慨,至于擔心……

    那還用問嗎?

    還在實驗室里躺著的東西直接拿出來用,這特么是個人都得心里打鼓。

    愁眉苦臉地看著陸舟,張主任開口繼續說。

    “……這新材料,靠譜嗎?”

    坐在后排的楊旭輕咳了一聲說:“您還是別問了,靠不靠譜……我們現在也沒法回答您!

    見陸舟沒有半點松口的意思,張主任終于惺惺地閉上嘴不說話了。

    陸舟也不去管他,靠在座椅靠背上,一邊在腦中完善解決的方案,一邊合著眼睛閉目養神。

    事實上,他想出來的方案并不算很復雜,只不過準備材料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到了酒店之后,陸舟徑直返回了自己的房間,接著便給金陵高等研究院那邊打了個電話之后,讓錢師兄幫忙把他要的材料準備好。

    而他需要的材料,正是計算材料研究所剛剛解決制備問題的N-1材料!

    除了擁有高強度的抗拉、抗壓等力學性能之外,N-1碳納米管導熱性能上也展現出了相當大的潛力。

    至于是怎么想到用這玩意兒,陸舟主要是聯想到了殘骸三號上。

    當初他剛剛把那玩意兒拆開的時候,里面各種亂七八糟的管線上都抹著一層結構被破壞的石墨。

    這些石墨一部分是來源于碳基芯片,這個陸舟是可以確認的。

    至于另一部分,他做過許多猜測,其中可能性最高的便是散熱涂層。

    考慮到前段時間對N-1材料做的導熱性檢測,水平方向導熱系數高達2000w/(m·k)!比銅鋁合金足足高出一個數量級!

    如果將這種材料應用到環路熱管與發熱部件的連接口處,說不準還真有希望解決環路熱管毛細結構導熱性能不足的問題。

    當然,雖然解決問題的思路是有了,不過有些東西還是需要因地制宜地改進一下的。

    比如直接用N-1碳納米管肯定不行,要讓N-1材料與鋁銅合金完美結合在一起,還得在N1材料的外面鍍上一層銅元素。

    相關的工藝其實也很簡單,就是經常在碳基粉體上會用到的化學鍍法。

    即,先將被鍍物表面用氯化亞錫敏化,再用氯化鈀進行活化,最后再用甲醛為還原劑用可溶性銅鹽進行化學鍍,類似的文章隨便一搜都能搜出來一大堆。

    就在陸舟交代著工作的時候,航科集團五院這邊卻是上上下下全都沸騰了起來。

    總設計師陸教授親自來津門航天城視察了月宮號核心艙!

    散熱系統整個報廢的月宮號居然還有救!

    聽聞陸舟想到了解決的方法,航科集團五院這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什么好吃好喝的都給兩個人安排上了,就差連好玩的一起安排上了。

    如此熱情的款待,搞的楊旭好一陣子不好意思,吃晚飯的時候找了個機會便拉著陸舟問道。

    “你說的那個方法……能行嗎?”

    陸舟想了想,點了下頭。

    “大概能行的!

    楊旭:“大概?”

    陸舟瞟了他一眼。

    “廢話,我又沒試過,怎么知道一定能不能?”

    楊旭忍不住提醒道:“那玩意兒可是空間站……”

    陸舟:“我知道!

    楊旭:“造價至少得幾個億吧!

    陸舟:“不止,還得加個零!

    “……那咱們要是搞壞了!

    陸舟給了他一個眼神。

    “我心里有數!

    見陸舟已經鐵了心,楊旭知道自己再怎么勸都沒有用,于是搖了搖頭,不再勸說,埋頭吃著盤子里的飯。

    先前他原本還有些擔心到最后如果解決不了,這事兒恐怕難得收場,不過后來他轉念一想,坐自己對面的可是月球軌道施工委員會總設計師,心里頓時就意識到自己的擔心純粹是多余的了。

    晚飯過后,陸舟叫上了王鵬,準備打算出去轉一圈。

    不過正巧就在這個時候,航科集團的人找到了酒店這里。

    帶頭的兩人分別是袁院士和鄭副總,先前在上京開會的時候,陸舟和兩位有過一面之緣。

    揮了揮手,算都是打了招呼,陸舟正準備走上前去寒暄兩句,快步走來的袁院士便搶先開口了。

    “你真的有辦法?!”

    被老人家激動的模樣給怔了怔,陸舟定了定神,謹慎的點了下頭說:“不敢說百分之百,但死馬當活馬醫地試一試還是可行的!

    一聽陸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緊緊跟在袁院士身后的鄭向東立刻緊張了起來,聲音不自覺地就往上調高了八度:“你可別瞎搞!我們這本來還是能修一下的,要是搞到最后連修都修不好了,這個責任誰來承擔?”

    面對這有點兒咄咄逼人的語氣,陸舟似笑非笑地看了鄭副總一眼,打趣的說了句。

    “那您覺得,誰來承擔這個責任比較合適?”

    鄭向東剛想說什么,突然到了嘴邊話又咽了回去,訕訕一笑說道。

    “……這個,這個當然和您沒關系,我們企業內會做好責任認定,怎么也不可能賴到您頭上!

    就在剛才他才突然想起來,這家伙已經不是什么登月工程的總顧問了,而是月球軌道施工委員的總工程師!

    相比起以前那個虛銜,這個頭銜可是有實權的。

    真要是追責的話,誰追誰的責還不一定……

    這么一想,冷汗瞬間就冒出來了。

    看了眼忽然認慫的鄭副總,陸舟也不說什么,只是淡淡地說道。

    “發射計劃時間表上個月就已經送到長老院那邊簽了字,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打算推遲。我的要求在你們看來也許有點亂來,但目前來看這是唯一的補救方法,能夠挽救月宮號在散熱系統設計上的失誤!

    “如果你要是擔心我把你這玩意兒弄壞了,到時候出了意外,算多少錢,我賠給你們就是!

    </br>

    </br>
注册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