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 第1071章 居然是你?!
    人生就像是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在無數選擇的岔路口上做出抉擇,最終達到一個自己都不知道會停在哪里的終點。

    米埃爾教授覺得,此時此刻的自己就站在這么一個岔路口上?此乒饷饕黄那巴颈澈髤s藏著各種各樣的風險,雖然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但仔細想想,自己的決定其實還是有些太草率了。

    不過,在經過了整整三天的反復糾結之后,最終他還是收拾了行李,踏上了前往滬上的旅途。

    雖然這位Z博士的身份相當可疑,但如果就這么待在這家研究所里默默無聞一輩子,卻又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與他同行的還有他的老朋友薩羅特教授。

    雖然材料學的教授和人工智能領域的峰會放在一起好像怎么都有點兒不搭邊的樣子,但這些年來碳材料的應用越來越廣泛,尤其是最近華國弄出來的那個碳基芯片,碳材料這一塊的研究和信息技術之間的聯系,忽然就變得緊密了起來。

    對此,他曾不止一次表示過羨慕。

    明明大家都是搞計算機出身的,明明一樣都是半路出家搞起了別的,轉眼之間連人工智能都開始蹭起了碳材料的熱度,憑什么他的研究方向到現在都還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每次想到這個問題,他都覺得好氣。

    “……這大概是我參加過的最無聊的學術會議!

    顯然,和羨慕嫉妒恨的米埃爾教授有不同的想法,從報告會的現場出來之后,與他一同走在大街上閑逛的薩羅特教授,用略感無聊的聲音說道,“一群根本不了解石墨烯究竟是什么東西的人,期待著它能變成解決一切問題的靈丹妙藥,這種想法實在是太蠢了。不管是人工智能還是量子通訊,問題的關鍵根本就不在材料上……這群蠢貨為什么就是不懂?”

    “……也許是因為他們已經嘗試過了可以嘗試的所有方法?”不想承認自己也是那樣的蠢貨,米埃爾教授用了個委婉的說法,“當本領域的知識已經無法在這個問題上打開突破口時,從其他研究方向甚至是截然不同的領域中借鑒經驗,這不是很常見的一種研究思路嗎?”

    “話是這么說,但我還是覺得這些不切實際的期待實在是太蠢了……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來華國,”環顧四周的街道,薩羅特感慨道,“沒想到這邊已經變得這么發達了。相比之下,阿姆斯特丹簡直就像是鄉下!

    米埃爾:“BBC的新聞看多了確實容易產生這樣的想法,不過說實話,我還是更喜歡阿姆斯特丹一點。那里的建筑雖然矮了點,但更漂亮,就像美麗的荷蘭姑娘……”

    薩羅特怪笑著說道:“我總感覺你真正感興趣的不是建筑!

    米埃爾教授糊弄了一句說道:“這是一定是你的錯覺……說起來你不是有個華國的老朋友嗎?每次我問你他是誰,你都不愿意告訴我。難得來一趟,你不打算去拜訪一下?”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薩羅特的表情忽然變得有些微妙了起來。

    “關于這件事情我還沒想好,畢竟已經有些年沒聯系了,他現在又混得不錯,我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

    自從那個電話之后,陸舟處理掉了在硅谷的實驗室,回到阿姆斯特丹之后的他也再沒有和陸舟聯系過了。

    事實上,他還是有些害怕的。

    以前就經常聽到類似的傳聞,某些研究人員和美國“不喜歡”的國家往來太密切,結果被秘密處理掉。那個最著名的吉拉德·布爾,不就是在接到了匿名電話之后,被槍殺在了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家中嗎?

    他曾經憑借自己的經驗,幫助陸舟在鋰硫電池領域建立了一系列的專利壁壘,而這些專利現在正讓美國佬的新能源企業叫苦不迭。也正是因為這個,自從被FBI調查了之后,他一直都有點兒神經過敏。

    停頓了半秒鐘,他岔開了話題說道。

    “那邊有個咖啡廳,我打算喝點什么,需要幫你帶嗎?”

    米埃爾教授:“一杯卡布奇諾就行!

    薩羅特:“在這等我!

    看著薩羅特教授轉身朝著星巴克走去的背影,米埃爾教授將手插進了兜里,有些無聊的站在路邊上左右踱步著。

    就在這時候,一名穿著褐色夾克的男人忽然走了過來,用流暢的英語禮貌問道。

    “您好,請問您是米埃爾先生嗎?”

    停住了腳步,米埃爾回頭向他投去了疑惑的視線。

    “是的,有什么問題嗎?”

    他不記得自己在這個國家有什么很熟的朋友。

    那個男人開口說:“有人找你!

    一瞬間,聯想到了臉書上那個關于Z博士是一名華國人的猜測,米埃爾立刻問道。

    “是Z博士?”

    那個男人的表情忽然有些微妙,左右看了眼,才輕聲說道。

    “算是吧!

    也不管那個去星巴克買咖啡的老朋友了,米埃爾立刻迫不及待地催促道:“帶我過去吧……你怎么不走?”

    “Z博士讓我問你一句,是否想好了!

    聽著這莫名其妙的話,米埃爾微微愣了下,盯著那個男人皺眉道。

    “這還用問嗎?如果不是想好了,我會坐飛機來幾千公里外聽一場我根本不感興趣的學術會議?”

    似乎是接受米埃爾教授的這個說法,那男人點了點頭。

    “行吧,那請跟我來!

    說罷,他想米埃爾教授打了個手勢,便轉身帶著他向停在旁邊的一輛黑色別克走去了……

    也幾乎就是同一時間,手中拎著兩杯咖啡的薩羅特,從星巴克走了出來。

    回到了先前和米埃爾教授分開的路邊,看著周圍人來人往的人潮,薩羅特微微愣了下。

    人呢?

    怎么不見了?

    ……

    關于Z博士的身份,華國的安全部門其實是知道的。

    當時能夠接觸到火星細菌的就那么幾個人,提取液送到了地面發射中心之后,甚至連國門都沒有出過,光憑推測就能斷定這個Z博士肯定在華國境內。

    不管拯救沒拯救世界,火星細菌這種不穩定的東西如果握在不安全的人手上,毫無疑問是相當危險的。

    幾乎是第一時間,總參便介入了調查,一把手甚至親自打電話給陸舟了解下情況。

    然后……

    然后就啥事兒也沒有了。

    畢竟本來也不是什么值得隱瞞的事情,見國家的安全部門還以為是病原體泄露了一樣,搞的這么緊張,陸舟直接就告訴他了。

    當然,這事兒也只有華國安全部門的人知道,甚至是只限于高層和部分負責陸舟安全工作的保衛人員,就連同樣參與過那個項目的劉作冰教授都被蒙在鼓里。

    倒不是陸舟有意去賣這個關子,只是許多東西解釋起來實在是太麻煩了,不如直接套件馬甲穿在身上。

    反正他也沒打算用這個馬甲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

    然而,米埃爾并不知道,也跟本沒有想到。

    在來這里的一路上,他做過許多猜測。

    包括這個Z博士實際上是一個像史塔克一樣的軍工巨頭,包括這個Z博士其實在為華國秘密開發一種強大的信息技術武器……

    卻沒想到,居然是這位……

    當看到到坐在辦公桌后面的那個轉著筆的男人時,米埃爾整個人都驚呆了,指著他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你,你,你……我認得你,你就是那個——”

    “重新自我介紹一下,陸舟!蔽⑽⒁恍,陸舟用輕松的口吻說道,“歡迎來到華國,米埃爾先生!

    見陸舟如此干脆的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前一秒大腦還在宕機狀態的米埃爾,整個人忽然緊張了起來。

    “你的身份直接告訴我真的好嗎?”

    陸舟隨口說道:“本來也不是什么說不得的事情,只是我個人比較怕麻煩,所以才要求有關部門保守了下秘密,滿足一下你的好奇心也沒什么!

    米埃爾戰戰兢兢地說道:“我發誓,我一定不會到處亂說!

    “別緊張,”看著大氣不敢喘一個的他,陸舟開了句玩笑,“這里是文明國家,就算你把這種事情到處亂說了,我也不可能讓你人間蒸發!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

    “頂多,清空掉你所有社交賬號和郵箱……還有硬盤!

    一聽到這句威脅,米埃爾的臉頓時垮了下來,愁眉苦臉道。

    “……你還是殺了我吧!

    在這個時代。

    失去了這些東西,基本上等于社會性死亡了。

    “所以說,你只需要管住嘴就不會發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陸舟聳了聳肩說道,“我允許你參與我的項目,本身也不是讓你來打聽八卦的!

    米埃爾教授小雞啄米似的點頭:“我明白……說起來,我真沒想到,沒想到陸教授居然還是個電腦高手!

    感受到兜里手機邀功似的震動,陸舟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微妙:“算是吧……業余的時候我會研究些數學之外的問題!

    “我懂,一般數學學得好的人,對于計算機的領悟也相當的——”

    輕咳了一聲打斷了米埃爾教授的話,陸舟繼續說道:“別急著拍馬屁,我先和你簡單地說下這里的工作……”

    這時候,擱在他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鈴聲。

    這回不是小艾的短訊騷擾,而是真正的來電。

    止住了話頭,陸舟取出了手機。

    “稍等,我接個電話!

    電話是學姐打來的。

    沒有停留,他按下了接通的按鈕。

    就在他正想問是什么事情的時候,興奮的聲音便從電話那頭飄了過來。

    “實驗者的問題已經解決了!”

    “你大概什么時候需要?”

    </br>

    </br>
注册一波中特